靖王借走了翔地記,蒙摯看梅長蘇面有難色,問是不是書裡有問題

梅長蘇說內容和批注都沒有問題,只是有兩個字他為了避諱減了筆劃

書中有處地名跟晉陽的閨名一模一樣,梅長蘇照著習慣減兩筆以避諱母親的名字

不過靖王並不知道晉陽的閨名,也從未發現過林殊有這個習慣,可能根本不會發現

文章標籤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