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南楚之外,周邊各國的使出紛紛上書向郡主求親

南楚因為多年跟穆家廝殺,雙方結仇結很大才沒有派人來求親

書中皇帝舉開比武大會,其實是因為大渝跟北燕都派人來向郡主求親

(書中也暗示雙方如此不約而同派人來求親,一定是有"高人"指點)

皇帝不想得罪兩國也不想讓掌握十萬鐵騎的郡主外嫁,這才舉辦比武大賽

讓郡主選婿的人選不限於兩國皇子,而是人人都有機會,當然包括他們大梁子弟

只是雖說郡主說服皇帝接受她的條件—優勝者必須打敗她才會下嫁

但不管郡主有沒有成功出嫁,皇帝都不會輕易的放郡主回雲南

001.jpg


能上陣殺敵,以幼女之身擊敗南楚的霓凰當然不只有異族人眼紅

手握十萬鐵騎的霓凰對有志於皇位的太子跟譽王也是很大的誘因,兩人都物色自己的親信前去比試

譽王更讓排名琅琊榜高手第二,大梁第一高手禁軍統領蒙摯考教求親者的武功

由於皇上已派夏冬去濱州查慶國公侵地案,慶國公不一定能保的住

譽王亟需自己的人當上郡馬,這樣就算失去慶國公,得到郡主的力量他也能保住在軍方的影響力

002.jpg


太子跟譽王都派人到廊州卻撲空,沒想到他們心心念念的梅長蘇早已在京城

宗主每天在侯府的雪盧只做三件事:喝茶看書玩飛流~

(好啦,是看飛流玩,玩飛流是胖鴿主的愛好)

003.jpg004.jpg005.jpg


來看望蘇兄的豫津景睿謝弼三人組聽到宗主放飛流出去玩不禁傻眼

因為飛流雖然心智不全卻武功高強,而且只認他家蘇哥哥,其他人在他眼中都是雜魚

難保放出去不會出事…偏偏宗主表示我們家飛流脾氣多好多可愛多溫順決不會出事

搞得教養良好的三位世家子弟憋笑憋的很辛苦,差點沒失態噴茶

006.jpg007.jpg008.jpg009.jpg

(交換小眼神~)

010.jpg

(景睿裝死中)

011.jpg

(景睿表示我什麼都沒有聽見我什麼都沒有聽見)


金陵城因為比武大會湧入各國的求親者,出入繁雜

掌管禁軍的蒙摯跟掌管巡防營的謝玉回侯府討論京城防衛之事

武功高強的蒙摯注意到我們人如其名,出門絕不走門只用飛的飛流在侯府屋頂飛來飛去

兩人當場打的難解難分,聽到動靜趕到的蘇兄一句住手就攔下了飛流

蒙摯身為大梁第一高手說出「百招之內,不敢言勝」的評語

這樣的高手在蘇兄身邊當護衛,自然引起謝玉的另眼相看

012.jpg013.jpg014.jpg015.jpg 


雖說蒙摯沒有盡全力,但已壓制的飛流無法脫身,難得碰上高手的飛流鬱悶不已

豫津喳呼著飛流的實力,好孩子景睿卻在擔心謝玉現在不會相信蘇哲只是普通江湖客

蘇兄表示我梅長蘇又不是朝廷欽犯,就算被知道又如何?

而蘇兄自然沒有放過正在偷聽的謝弼,他就是要借謝弼之口讓譽王知道他人早已在金陵

畢竟宗主是來金陵做正事的,藏的太深搞得沒人知道他在哪是在搞笑嗎

梅長蘇最厲害的就是他有很多話想說,但他從不自己說

他總是有辦法讓別人幫他說,本人卻一副不關己事的樣子

016.jpg017.jpg

(小飛流鬱悶中)

018.jpg019.jpg


藉著謝玉父子,太子跟譽王都知道了麒麟才子現在已經在金陵

明明知道兩邊人馬都在招攬他,卻悄無聲息的進金陵住進侯府中

擺明不想任人擺佈的姿態讓雙方都不敢小覷他

不過差別在於譽王把禮賢下士的形象維持的很好,他首先想到的是讓皇后娘娘出面接觸

輔佐太子的謝玉則已經考慮到了如果麒麟之才不能為他們所用,就要毀掉他

再加上之前謝玉曾讓卓家的人馬暗殺譽王,可以看出謝玉這人多麼的不擇手段

020.jpg021.jpg

書中謝玉的立場埋得很深,連梅長蘇都是後來才知道謝玉根本是兩邊壓寶

謝弼支持譽王眾所皆知,但謝玉卻始終沒有表態,連自家兒子都以為父親沒有介入奪嫡之爭

謝玉一邊默許謝弼支持譽王,私下卻給太子出謀劃策,只要告訴太子謝弼是內應就解決了

只要沒有人知道謝玉支持太子事實,不管以後誰登基謝家都是有功之臣

心機之重可見一斑,而且謝玉其實是更希望太子登基的

第一,對太子來說,謝家父子都是功臣

第二,太子更好控制

太子在書中沒那麼沒腦,劇中卻蠢到像小丑,讓人懷疑皇帝是不是傻了才立他當太子

譽王在氣度、才智上都贏過太子,謝玉選擇好忽悠控制的太子,更有利於他私下運作


霓凰去給準備出發去濱州的夏冬送行,碰上換防回營的靖王

夏冬身為掌鏡史卻對身為皇子的靖王視而不見,靖王不以為意

不過卻譏刺夏冬這次難不成又是查什麼逆謀大案,顯示他對懸鏡司的不以為然

因為當年赤燄軍謀逆就是懸鏡司定案的,夏冬身為掌鏡史自然是對此深信不疑

而靖王跟霓凰不只相信林殊,更相信林燮不是會謀逆的人

面對夏冬的質問,霓凰選擇沉默以對,她相信林殊,只是不願跟好友起衝突

三個人,三個立場,其實就是當年那場血案後的縮影

深信不疑的人,選擇沉默的人,堅定立場的人

022.jpg023.jpg024.jpg 


靖王回宮見駕,卻因為沒有御賜腰牌不能隨意進宮,只能在宮外候旨

梁皇明明沒在幹正事,只是在賞玩太子跟譽王獻上的古玩字畫

卻絲毫沒把剛換防回營的靖王當作一回事,有這麼輕重不分的皇帝大梁到現在都沒倒真是奇蹟…

靖王在宮外等了一個多時辰,戚猛抱怨為什麼不能先回府

列戰英忿忿不平的解釋上次因為見駕前先回府,被罰去皇陵前跪了三個月

好不容易入宮見駕,太子又挑剔靖王沒有先回府整理儀容,穿著鎧甲上殿對父皇不敬

靖王回旨意說必須三日內入京,來不及回府,太子又說他頂嘴…@#$%^&*

這些皇帝都看在眼裡,卻無視靖王的辛勞,只在乎靖王不夠圓滑,反而斥責靖王幾句就打發他走了

025.jpg026.jpg027.jpg

我很喜歡劇中靖王的出場,因為劇中靖王出場的時機跟書中不一樣

這一段完全是書中沒有的橋段,卻道盡了景琰這12年來並不好過的處境

因為他對12年前赤燄舊案的立場,導致皇帝始終不信任他,猜忌他

12年來征戰沙場,戰功累累,卻依舊得不到一個親王之位

連夏冬都可以對他視而不見,就知道他這個皇子當的多沒尊嚴

但他仍然堅持本心,不管在宮外、在殿前,他不為自己做任何辯解

即使受盡冷遇,他仍剛直不屈,做好自己的本分,堅信自己所信

短短幾分鐘的出場,靖王的形象就已經深入人心


梅長蘇跟景睿兄弟回府,被告知皇后跟霓凰來府中賞花,順道想見見鼎鼎大名的江左梅郎

謝弼的立場太明顯,連一向不過問朝政的景睿都知道是謝弼的安排

景睿很聰明,也很有原則,他理清去面見皇后對梅長蘇有弊無利

面對皇后的招攬,梅長蘇的意願不能獲得保證

他自認是梅長蘇的朋友,基於朋友道義,不能讓梅長蘇限於兩難之中

硬是擋下了謝弼,讓他替梅長蘇回絕了這個鴻門宴

事後卻又幫謝弼向梅長蘇求情,讓梅長蘇體諒謝弼侯府世子的身份讓他身不由己

景睿的個性真是好到不行,有情有義又有腦子(喂),可惜注定不會有個平順的人生…

028.jpg029.jpg030.jpg031.jpg032.jpg033.jpg


比武大會終於開始,場上的人各顯神通,場外的人也沒閒著各自心懷鬼胎

因為太子跟譽王都等著明明知道他在侯府卻又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蘇哲現身

可惜蘇兄完全沒體諒兩人的焦急,跟景睿在雪蘆裡悠哉的替小飛流打扮

可憐的豫津也不小心變成了犧牲品XDDD

034.jpg035.jpg036.jpg

書中這裡有個豫津的橋段被刪掉有點可惜

因為皇后之事,景睿很猶豫要不要帶蘇兄去比武大會,怕太子跟譽王都會藉此來招攬蘇兄

但豫津分析局勢,認為既然這樣反而更該帶蘇兄去會場

反正兩邊的人都已經知道蘇兄住在侯府,藏也藏不住

待在侯府裡讓太子和譽王輪番上場只會惹來另一方的猜忌

不如大大方方的去會場讓太子譽王各憑本事,誰說了什麼誰送了什麼都清清楚楚

豫津總是一副公子哥兒的樣子,但總能看透事物的本質,連蘇兄都暗暗讚嘆了一番

豫津的豁達建立在他看透人生,與其與之對抗不如順其自然的人生觀

劇中豫津雖然保留樂觀的一面,卻沒表現出聰慧的那面有點遺憾就是


過了午時,一行人終於慢悠悠的晃進會場,一到場就引來太子和譽王的熱情注視

不過他們注意的是蘇兄,蘇兄注意的卻是喳喳呼呼的穆小王爺

我很喜歡穆青的選角,雖然年紀偏大不像書中剛成年的樣子

但卻演出了書中充滿稚氣的感覺,像是個大孩子一樣

整部琅琊榜大家都隱忍在心,只有他喜怒全寫在臉上,讓人看到他心情就很好

037.jpg

(蘇哥哥一坐下就把茶點推到飛流面前,超有愛~~~~~~)

038.jpg039.jpg


太子跟譽王一直偷偷觀察對方,但首先沈不住氣當然是逗逼王太子

但既然太子都去了,譽王當然不甘落於下風,兄弟倆搞了半天一起出現在寧國侯府的棚子裡

譽王一來首先裝熟,大讚江左盟讓江左十四州安康平穩

蘇兄一句不鹹不淡的「拎北不是梅長蘇」「在下蘇哲,與江左盟並無關係」把譽王擋了回去

Round1:譽王敗。

040.jpg

太子看到譽王吃了軟釘子樂翻,提議蘇兄去郊外皇家園林走走

送上加蓋璽印的玉牌讓蘇兄得已通行無阻,結果蘇兄順手就給了飛流,讓飛流出去玩可以用

Round2:太子敗。

041.jpg042.jpg

看到皇兄敗下陣,譽王趕緊接過話頭,想要投蘇兄所好

提起自己有前代大儒黎崇老先生的手稿,讓蘇兄有空到自己府上看看

太子看情形不對,說不過就幾本書罷了,「老子買了」我買下送蘇先生就好

譽王被搶白後反擊,「黎老先生是要放在心裡尊重的,你隨便掛在嘴上,是何居心?」

Round3:太子敗於譽王。蘇兄兵不血刃,大獲全勝。

043.jpg 


就在蘇兄在旁邊涼涼的看戲時,太皇太后有旨宣幾個年輕小輩上去請安

蘇哥哥還特地囑咐飛流不管太皇太后說什麼做什麼都乖乖聽著

044.jpg045.jpg 

太皇太后已經九十幾歲,早就認不得人,旁人說是誰,她就叫誰

但在蘇兄自我介紹蘇哲後,太皇太后卻準確無誤的向著蘇兄叫出「小殊」

對其他人來說只當太皇太后口齒不清,但身為當事人,林殊很清楚他的太奶奶知道是他回來了

即使他容貌已改,聲音已變,外觀沒有半點舊日的影子,但太奶奶仍舊能認出他

12年後重歸金陵,沒人認出他就是當年的少年

但他的太奶奶,已經神智不清,卻依舊心心念念著他,才會一眼就認出他

太皇太后一連問了景睿、豫津跟梅長蘇,卻獨獨給了梅長蘇一人點心

046.jpg047.jpg048.jpg049.jpg


太皇太后讓霓皇上前,牽起兩人的手,問兩人什麼時候成親,因為當年的婚約本就是太皇太后所指

大家都當太皇太后糊塗了,但除了林殊之外,還有一個人知道太皇太后講得不是現在,而是過去

太皇太后仍然活在12年前她最寵愛的孫子仍承歡膝下的時候

太皇太后也許並不糊塗,只是活在12年前對她來說比較快樂…

這一幕對霓凰來說並不陌生,因為12年前太奶奶也曾將她的手交到某人的手上

只是那個人已經不在了,而在場的所有人也都已經忘記了這件事

霓凰或許還沒認出眼前這人就是她的林殊哥哥,但她的思緒已經跟著太奶奶回到了12年前

050.jpg051.jpg052.jpg053.jpg 


皇后告訴太皇太后她搞錯了,太皇太後放開兩人,霓凰抽手時,梅長蘇卻握住了霓凰的手

在這短暫時刻裡梅長蘇做回了林殊,因為他的太奶奶說他是

而他身邊的依舊是12年前那個在他身邊叫他林殊哥哥的那個小女孩

054.jpg055.jpg056.jpg057.jpg

梅長蘇握住霓凰的手是下意識的,太奶奶的那聲「小殊」勾起太多往事

讓他不由自主的回到了他以為回不去的過去,如果沒有12年前的巨變,他本該一直握著這雙手

直到景睿那聲「蘇兄」將他拉回現實,他現在是梅長蘇,不是林殊

梅長蘇驚覺到自己的失態,幾乎是倉皇的離開現場

058.jpg059.jpg060.jpg


沒有人注意到梅長蘇的失態,因為根本沒人知道太皇太后的隨口一問帶來多大的暗潮

他們沒想到,更是想不到,一個江湖之士會跟郡主有何關聯

但是霓凰直覺感受到名震天下的江左梅郎,在那一瞬間跟她有一樣的動搖

而能夠在那番話語中跟她一樣回到12年前的,還會有誰?

061.jpg062.jpg


霓凰攔下了欲跟景睿等人離開的梅長蘇,要梅長蘇陪她走走

霓凰提起剛剛的事情,梅長蘇藉口自己是顧及老人家的心情,要郡主不要介意

霓凰聽到梅長蘇這樣說反而變了眼神,因為現在她可以確定梅長蘇跟她一樣想到12年前的婚約

那倏忽即逝的想法,在霓凰心中埋下了種子

063.jpg064.jpg065.jpg06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wd0958
  • 您的第二段寫得真的很有道哩,整部劇中,這一個東宮太子演的不只像小丑,更像是媽寶,還很習慣在說不過譽王的時候都會冒出一句:你這樣對皇兄說話的口氣,聽了就很.....
  • big
  • 為何宗主的衣領跟他人的不同,加了圍巾?
    要說他身子差,要保暧,卻又把脖子露出?
    嗯,這戲中,手的鏡頭都很好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