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睿大敗,連郡主都感到堂皇,但蘇兄卻依然my pace在吃橘子

北燕使臣得意不已,氣燄萬丈,大渝使臣看不慣,兩邊打起嘴仗

梁帝注意到霓凰跟蘇哲兩人交頭接耳,霓凰更是笑臉盈盈

梁帝問兩人聊什麼,霓凰回答不過是蘇哲評論了一下百里奇功夫

說百里奇功夫過於剛硬,要是找出破綻,連小孩都可以輕易的擊倒他

北燕使臣:「有種就來試試!」

蘇哲:「不好吧,我怕毀了他…」

北燕使臣:「現在就打!」

蘇哲:「不要啦,當我胡說咩…」

001.jpg

(看到景睿被摔出去,霓凰緊張的看了下梅長蘇…)

002.jpg

(結果蘇兄沉迷在橘子裡…蘇兄的手真好看)

003.jpg004.jpg 


反正梅長蘇一副煞有其事,只是大人大量不跟你計較的樣子

北燕使臣氣得炸毛,叫梅長蘇立刻就去找幾個孩子來跟百里奇決鬥

蘇兄裝逼:「我剛到京城人生地不熟去哪找孩子,還是算了吧…」

北燕使臣:「京城很多在武館學武的小學徒,叫他們來!」

霓凰:「武館的孩子太強,百里奇會吃虧低~」

蘇哲:「郡主想的太周到了~」

一個梅長蘇就已經氣得使臣夠嗆,現在霓凰又加入戰局

兩人一搭一唱合作無間,北燕使臣受到了一萬點傷害

005.jpg006.jpg007.jpg


霓凰說如果要找弱點的孩子,掖幽庭裡倒是有不少

梁帝詢問蒙摯的意見,蒙摯收到梅長蘇的暗示,在旁邊敲邊鼓

說服梁帝,不管是贏是輸都對他們沒有損失,梁帝應允

蒙摯認為練武看的是筋骨,向皇帝自薦去掖幽庭挑人

蒙摯挑了三個孩子,其中一個便是庭生

梁帝答應給蘇哲五日訓練這些孩子,五日後讓他們跟百里奇比試

008.jpg009.jpg010.jpg

書中提出讓掖幽庭的稚子出戰的是梁帝的小女兒景甯公主

景甯在書中出場過幾次,但沒有什麼關鍵情節是非她不可

所以劇中應該是為了精簡角色刪了她,她在庭生這件事上的功能則移到霓凰身上

書中蒙摯受梅長蘇指示,在宮宴前將景甯引到掖幽庭,激起景甯對這些孩子的同情心

當她聽到蘇哲評論可用稚子打敗百里奇後,建議用掖幽庭的孩子

靖王事先並不知道梅長蘇的計畫,但看到庭生後多少猜到了梅長蘇的意圖

於是偷偷地告訴景甯,讓她向皇上求情,如果事成,就免除這些孩子的苦役

這才把庭生從掖幽庭中救出來

書中能成功很重要的一點是,開口的人,是景甯

梅長蘇利用了景甯的同情心,讓她主動向皇帝開口

因為梁帝非常不喜歡有人替罪奴說話,不管是靖王或是誰

份量太重的人去求情,會引起梁帝的猜疑,懷疑他們的動機,進而會懷疑庭生的身世

但景甯的動機很明顯,她純粹是同情這些孩子,沒有其他

雖說提醒景甯的是靖王,但憑梅長蘇的話術,要引導景甯說出這些話根本不難

劇中景甯被刪,提出掖幽庭罪奴的變成霓凰,先不講霓凰會不會被猜疑

但霓凰提的太理所當然,雖說劇中霓凰知道梅長蘇對庭生的承諾

可是當梅長蘇提出用稚子打敗百里奇的時候,她一點都不意外的就講出了掖幽庭

像是她早就知道梅長蘇的計畫,這點我覺得蠻奇怪的…

兩人目前又無深交,梅長蘇提前告訴霓凰讓她配合很詭異,一點都不符合梅長蘇謹慎的個性

如果演成霓凰聽到稚子後想到庭生,才順著梅長蘇的話講下去比較合理


靖王生母靜嬪遇到從皇后宮中出來哭哭啼啼的惠妃

聽到皇后讓惠妃去早已過世的先太后的佛堂中點燭,便自願陪她一同前往

兩人離開先太后寢宮時,聽到一個宮女向一個嬤嬤索要情絲繞

就是當年先太后曾用在蒞陽長公主身上的情絲繞,很明顯是宮中某個娘娘不知道要用在誰的身上

靜嬪將慌張的惠妃帶離現場,惠妃知道情絲繞是用在女子身上的催情藥

問靜嬪該怎麼辦,靜嬪說在宮中明哲保身為好,讓惠妃當作沒聽見

011.jpg012.jpg013.jpg014.jpg015.jpg


梅長蘇帶著三個孩子回雪廬訓練,要求飛流將這些孩子訓練到跟飛流一樣快

霓凰看了劍陣之後認為靈巧有餘,剛勁不足,要打敗百里奇更是冒險

霓凰:「我現在處境艱難,已無退路可走,還望先生,切勿大意。」

梅長蘇:「郡主請放心,此事蘇某一定會妥善解決。」

霓凰:「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信你…」

霓凰雖然看起來很堅強,但面對百里奇的挑戰說不怕是騙人的

不要說百里奇是個粗人,就算再優秀,也比不上她深藏在心中的那個人

看著這樣子的霓凰,梅長蘇的眼神有說不盡的哀傷

他心疼霓凰,但卻只能把這份心痛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不能表現出來

面對霓凰的信任,他又感到無措,因為霓凰雖然沒認出他

卻憑著本能像從前一樣的信任他、相信他會替她解決一切的麻煩

我覺得霓凰是有在試探梅長蘇的,除了好奇這個男人的動機

她更想知道這個男人那深不見底的眼神,看著她時怎麼總是欲言又止

016.jpg017.jpg018.jpg019.jpg020.jpg021.jpg022.jpg023.jpg024.jpg


靜嬪連夜趕製藥囊,就為了能夠早日呈獻給太皇太后

靜嬪因為位份太低,平日請安只能待在殿外,要不是有宣召,平時根本見不到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因為藥囊的味道欣喜不已,連忙宣了靜嬪入內

靜嬪還特意做了一個藥囊給蒞陽,轉交時重重地將蒞陽的手握住

太皇太后問候靜嬪,結果提起了靜嬪入宮是為了照顧宸妃

當年宸妃生了景禹後,身體一直不好,林家便將身為醫女的靜嬪送進宮就近照顧

皇后人等聽到宸妃兩字,驚惶不已,連忙告訴太皇太后宸妃身為逆犯之母,早就死了

太皇太后想到景禹情緒更是激動,越貴妃怪靜嬪讓太皇太后想起這些事,斥退靜嬪

025.jpg026.jpg027.jpg028.jpg029.jpg


藉著藥囊裡的傳書,蒞陽找藉口到了靜嬪的芷蘿宮

屏退宮女們,靜嬪直言費盡心思找蒞陽到宮中是為了一種叫情絲繞的酒

因為這世界上沒有人比蒞陽更了解這種酒多麼的可怕

蒞陽回想當年,不禁惻然,即使世人視自己與寧國侯為神仙眷侶

但誰又了解當年她受的屈辱,跟這些年來只能埋在心中的苦楚

蒞陽質疑靜嬪提起往事的動機,靜嬪說出宮中有人意圖模仿當年太后

結合最近宮中情勢,很有可能是要用在郡主身上,畢竟雲南十萬鐵騎的力量太過誘人

靜嬪因為身在宮中無計可施,只能希冀蒞陽能夠體諒霓凰,伸出援手

030.jpg031.jpg032.jpg033.jpg034.jpg035.jpg


蘇哥哥稱讚孩子們練得好,飛流在旁邊執意要蘇哥哥也稱讚他超萌

036.jpg037.jpg


靖王到雪廬來探望庭生,說已聽聞那天在殿上梅長蘇的驚人事蹟

他之後打聽過蘇哲的來歷,知道太子跟譽王都在招攬他,臉上隱含著不屑

他奇怪江左梅郎身負奇才怎麼會甘願當太子跟譽王的小小謀士,更好奇梅長蘇想選擇誰

梅長蘇:「我想選你,靖王殿下。」

038.jpg039.jpg040.jpg041.jpg


靖王聽罷仰天大笑,認為梅長蘇實在太沒眼光

他母親只是次嬪,沒有顯貴外戚(出身林府更是雪上加霜)

他已經三十一歲,仍未封親王(而且是皇帝親自打壓他)

他是武將,朝中三省六部沒有半點人脈,選他又能做什麼?

梅長蘇:「我知道殿下的處境並不好,只是我已別無選擇。」

042.jpg043.jpg044.jpg045.jpg


靖王無法相信梅長蘇,梅長蘇也知道,但梅長蘇用了一句話讓靖王改變心意

梅長蘇:「靖王殿下,說句實話,你就真的甘心看著這寶座,落在他們手上?」

靖王臉上的猜疑變成了憤恨,他知道至尊之位對他來說遠如浮雲

但他表示不管奪嫡能不能夠成功,只要能夠阻撓太子跟譽王,他願意做任何事

梅昌蘇說救出庭生就是給靖王的見面禮,今日之約就此底定

靖王質問梅長蘇,既然查過我,就該知道我討厭你這種心機之人

即使自己登基,梅長蘇也不會獲得重用,難道他不介意?

梅長蘇說,反正來日方長,我有很多機會跟你談條件(蘇哥哥你這個騙子!)

自己看中的,是靖王的心性跟太子譽王完全不一樣

梅長蘇在聽到景琰說自己討厭心機之人時,臉上閃過一絲嘲弄

因為他自己也不喜歡這樣的自己…頓時讓人心裡一陣酸酸的

梅長蘇跟景琰說了一堆理由,但最重要的理由他卻不能說

他也不能告訴景琰自己怎麼敢賭在他身上,因為對景琰來說,他只是個攪弄風雲的謀士

而不是了解他心中那顆赤子之心的摯友林殊

046.jpg047.jpg048.jpg049.jpg050.jpg051.jpg052.jpg

(btw,這段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超熱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已語無倫次)


蒙摯趁庭生熟睡時,細看庭生的容貌,問梅長蘇是否能確認庭生是祁王的遺腹子

梅長蘇認為庭生年紀對得上,靖王又對庭生如此在意,不會有錯

蒙摯覺得這是老天有眼,就像五年前梅長蘇派人跟他聯絡,他也不敢相信林殊逃過當年的死劫

梅長蘇:「既然我活了下來,就不會白白的活著。」

053.jpg054.jpg 


穆青好奇蘇哲的劍陣是否能打敗百里奇,霓凰直言想靠三個稚子太難

她也不知道梅長蘇信心從何而來,穆青緊張到最後可能仍要霓凰上場跟百里奇打

霓凰很有自信的說,就算自己上場也未必會輸

我很好奇霓凰在穆青面前到底是在逞強,還是她真的有信心

但看了霓凰的表情,似乎是後者,因為霓凰的眼神沒有一絲動搖

那回想之前她對梅長蘇說的話,也許真的是帶有試探的性質

霓凰想知道看到自己示弱的樣子,梅長蘇會不會動搖

055.jpg 


梅長蘇告訴蒙摯自己要扶持的是靖王,蒙摯感到十分驚訝

因為熟知靖王的人都知道,靖王不擅權謀,脾氣又倔強

怎麼敵的過心機深沉又實力雄厚的太子和譽王

梅長蘇:「不是還有我嗎?那些陰暗,又沾滿鮮血的事,就讓我來做。

                   想要把惡貫滿盈之人推倒,難免會傷及無辜,

                   甚至有些時候,還要在他們的心上狠狠的扎上一刀,

                   這些痛苦和罪孽,靖王承受不了,就讓我來背負吧。」

056.jpg057.jpg058.jpg 

(小殊…)


蒞陽出宮後直接去穆府拜訪霓凰,只是霓凰姐弟一起去了城外,蒞陽無奈離去

到了深夜,蒞陽獨自一人偷偷拜訪雪廬,要求入內一敘

(題外話,張棪琰這次出演長公主,釣出不少老人,而我也是其中之一XD

當年武林外史紅遍大江南北,沈七派跟沈飛派吵到不行,每個人心中都有站定的cp

應該很多人知道,那時候扮演白飛飛的是美的像仙女一樣的王豔

但即使如此那時候我愛的卻是我覺得不算美女,但充滿陽光氣息的朱七七

因為我始終認為受過太多傷的沈浪,需要的是能讓他開懷大笑的朱七七

而不是跟他一樣擁有太多傷痛的白飛飛,沈七派快出來認親!!!!!!

話說我在寫這篇文的時候,微博剛好在刷#沈浪朱七七再度合作#,沈七派已圓滿)

059.jpg060.jpg061.jpg062.jpg


蒞陽告知梅長蘇宮中有人要對郡主下手,因為她雖然身為長公主

但沒有證據她沒有辦法指證任何人,而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這些人會下手

她能做的,只有拜託梅長蘇明天在殿上讓郡主小心後宮的邀請

公主離開後,蒙摯從藏身處出來氣憤不已,想知道到底是誰手段如此陰險

梅長蘇推斷不是皇后就是越貴妃,只能看明天誰邀郡主入宮一敘

063.jpg064.jpg065.jpg


蒞陽密訪雪廬時,謝玉回到臥房,仕女們驚慌不已

老嬤嬤要兩人冷靜,自己出去有辦法擋下謝玉

嬤嬤告訴謝玉,長公主現在最不想看見的就是他,謝玉大怒

嬤嬤說今日長公主進宮,無意間經過先太后寢宮,想起往事,心情不好…

謝玉聽到先太后三個字臉色鐵青,一個問題都不敢多問,默默的走了

06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judy
  • 沈七黨浮出水面XD
    其實我一直覺得張琰棪不輸王艷阿
    這次演長公主就像當年演朱七七母親李媚娘的型
    那時候很喜歡她。不過她很早就結婚就不演戲了。
    這兩年可能孩子大了,才又出來
  • hwd0958
  • 郡主跟蘇先生一搭一唱,夫唱婦隨啊
  • big
  • 在無辜者心上插刀,可憐的景X。。。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