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輕易的供出了「譽王」,景睿豫津面色凝重

但夏冬冷笑道,譽王的人早就被她甩掉了,在讓他編一個

殺手呢喃著什麼,還來不及聽清,一陣亂箭飛來

三人連忙閃避,但殺手還是死於亂箭之下

豫津問夏冬知不知道殺手是誰派來的,夏冬說其實她早已猜到是誰

001.jpg002.jpg

(話說用高畫質停格截圖的壞處就是我常看到替身的臉…其實不用停格也看得見)

003.jpg004.jpg005.jpg

(夏冬氣得罵了一句媽的,豫津面有難色的說夏冬是女人,講髒話太不文雅了)

006.jpg

(夏冬:「」)

007.jpg

(小可愛豫津躲回景睿的背後,動作非常之自然)


穆青聽聞梅長蘇要搬出去,來到寧國侯府想帶蘇哲去看宅子

遇見蒞陽,穆青向蒞陽表示相救姐姐的恩情沒齒難忘

008.jpg009.jpg010.jpg011.jpg 

劇中的蒞陽好溫柔婉約,書中的蒞陽給人的感覺就是冷冰冰的,很不一樣

梅長蘇的曾回憶過母親晉陽長公主說蒞陽曾經是個像霓凰一樣豪爽的女中豪傑

但年紀還小不懂的林殊只覺得蒞陽小姨很冷淡難以親近,一直到蒞陽夜訪雪廬講了情絲繞的事情後

梅長蘇才知道這個小姨為什麼跟他母親口中的形象完全不一樣,因為心中有太多怨恨

但又無處可訴說,而主導一切的太后到死都沒得到蒞陽的原諒

一個曾經英姿颯爽的長公主,最後還是屈服於權力之下,埋葬了她所有的青春與希望

所以每次看到冷冰冰的蒞陽都讓我很難受

話說琅琊榜裡每個人都只能把真實想法隱忍在心裡,看得我都要內傷了…


梅長蘇說自己並不急,本想推辭穆青的好意,但穆青那性子由得別人說「NO」嗎?

抓了梅長蘇的手就往外走,在旁邊插花的蘇哥哥控飛流這下不依了

飛流架開穆青的手,一下就把穆青舉了起來,穆青連忙向梅長蘇求救

飛流本來還想把穆青丟出去,梅長蘇看出飛流的意圖,連忙制止

飛流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穆青放下地,可愛的是穆青沒著惱

倒是立刻跟飛流套近乎,「你武功真不錯,在哪學得~」笑死我

012.jpg013.jpg014.jpg015.jpg016.jpg


夏冬三人結伴回到城內,夏冬把景睿二人打發走了後

看了看後面,原來夏冬早已知道雖然死士已死,但還是有人跟著她

但夏冬卻沒有戳破在後面跟蹤的卓青遙,只是默默的走了

017.jpg018.jpg019.jpg


譽王這邊秦般弱發現護送慶國公案原告進京的就是卓鼎風

兩人終於知道謝玉是太子的人馬,謝弼只是障眼法

想到自己手中即將失去慶國公,太子手上卻有謝玉這個一品軍侯,譽王感到十分焦躁

020.jpg

劇中沒有交待秦般弱怎麼知道的,至少目前寫到第七集我沒有看過

書中是梅長蘇不想讓謝玉這麼好過,故意放消息讓秦般弱知道,秦般弱這才告訴譽王

非常符合梅長蘇知道很多事情,但他都不自己說,只讓別人說出來的風格

畢竟秦般弱本來一直都查不到,突然就能查到了也很奇怪

不過書中卓青遙沒有親自護送原告進京啦,護送原告的是豫津跟江左盟的人

第一集看到卓青遙親自護送原告我有點翻白眼,雖說古代沒有相機也沒有社群網路

人的臉孔普及率沒那麼高,但卓青遙可不是什麼無名小咖

天泉山莊在江湖上雖然沒有江左盟的高度,但卓鼎風本人可是琅琊高手榜排名第四的人物

卓青遙身為天泉山莊的大公子,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氣,江湖人士要查出他的身份根本不難

你親自去護送原告這麼高調,是怕別人不知道你岳父是在支持太子嗎…


梅長蘇跟著穆青到了一處院子,卻看到霓凰早已在那等候

霓凰謝謝當日的救命之恩,梅長蘇卻自謙自己判斷有誤,才讓霓凰身陷險境

霓凰認為人總有遺漏的時候,她相信梅長蘇的為人,不會故意讓她遇險

梅長蘇:「與郡主只是幾面之緣,如何就那麼相信蘇某的為人?

     在這亂象叢生的京城裡,還是不要輕易相信他人為好。」

霓凰:「可是不知為何,總覺得與先生必非初見,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信任感。」

一邊說兩人不熟,一邊卻又如此真摯的勸告她,你知道你快露餡了嗎小殊…

021.jpg022.jpg023.jpg024.jpg025.jpg026.jpg027.jpg 

梅長蘇轉移話題表示要是人人都像霓凰這樣,他可以省去不少麻煩

霓凰猜出有人在這件事上不諒解梅長蘇,沒有意外的話自然只能是靖王

霓凰:「對於這個靖王的性情,您是知道的,寧折不彎

              他對於很多看不過眼的事情,總愛說幾句,先生不必與他計較。」

梅長蘇:「郡主見笑了,靖王殿下的性格,蘇某怎麼會知道呢?」

剛剛才自己挖了個洞跳下去梅長蘇,這次果斷pass了霓凰挖的陷阱…

028.jpg029.jpg030.jpg031.jpg


梁帝收到了霓凰上奏的請罪摺子,因為文試後霓凰打敗了所有候選人

比武招親最後無疾而終,梁帝深感不悅,又不能多說什麼

但卻明確表示,雲南穆府的地位舉足輕重,就算這次沒能讓霓凰嫁進京城

也不能讓霓凰就這樣回雲南去 (我真想砍他…)


逛完宅子後,梅長蘇說這裡實在太大,不適合我,霓凰說沒關係,我們再找

梅長蘇本想拒絕,說不好意思再麻煩郡主,霓凰說自己閒居京城,不用介意

不給梅長蘇拒絕的時間,提議兩人就此打道回府

梅長蘇想走原路回去,但霓凰說後門離主街更近,走這邊出去更好

這裡兩個人的眼神太有戲,梅長蘇已經猜到霓凰的打算,他知道走過這道門後會有什麼

看著霓凰眼神中赤裸裸的試探,他卻不能拒絕,因為身為梅長蘇,他沒有拒絕的理由

032.jpg033.jpg034.jpg035.jpg036.jpg037.jpg


來到大街上,兩人在一座破敗的府邸前停下,霓凰告訴梅長蘇,這是昔日赤燄帥府

被查封的府邸,應該會讓內廷司收回再行分配,但皇帝這十二年來,卻像忘了這地方

只是任由它無主荒廢,像是希望哪天它能夠自己消失一樣

霓凰讓梅長蘇陪她進去看看,但梅長蘇要郡主不要非要進去睹物思人

霓凰:「人去樓空,物換星移,可不代表一切就消失了,該留下的,還是會留下

有些人,有些事,依舊深藏在心裡,不會被時間抹去。

梅長蘇藉口赤燄舊案直到今日在朝中仍然備受矚目,勸霓凰不要在這裡逗留

霓凰執意要進去,「難道先生真的不想進來看看嗎?」

梅長蘇:「這只是十二年前的一樁舊案,與蘇某現在所謀之事毫無關聯,告辭。」

直到最後梅長蘇都沒看帥府一眼,但轉頭離開時他的眼神泛著晶亮的光芒

看他走的如此決絕,霓凰的眼神更加堅定了

038.jpg

(從這裡開始,梅長蘇的頭就沒抬起來過)

039.jpg040.jpg041.jpg042.jpg043.jpg044.jpg045.jpg046.jpg047.jpg048.jpg049.jpg

()

050.jpg051.jpg052.jpg

這段是劇中很明顯是為了配合霓凰加的,書中沒有,但我覺得這段真的TMD太好看了…

梅長蘇從走到街上後頭就沒抬過,他知道抬起頭來會看到什麼,他現在無法承受

或許連他都不知道自己看到破敗的帥府會有什麼反應,他不敢賭

霓凰說有些事情是時間無法抹去的,是在說自己,但對於梅長蘇又何嘗不是如此

莊嚴的帥府大門,今日卻荒廢傾頹,像是在提醒著世人它的主人已經不在了…

梅長蘇把一切埋在心裡,但昔日的回憶撲面而來,他可能快要無法控制自己

他已經無暇顧及霓凰的懷疑,他能做的就是離開這個充滿太多回憶的地方

他現在不該停下來緬懷過去,他需要為了七萬冤魂活下去

很多人說劇中霓凰認出林殊很突然,但我覺得劇中梅長蘇給了霓凰太多的線索

從在太皇太后面前的失態開始,霓凰就已經起了疑心,不斷地試探梅長蘇的反應

而在帥府面前,總是從容不迫的梅長蘇又再一次失控

而霓凰肯定注意到了,梅長蘇到最後都沒看帥府一眼

在霓凰大上門口的階梯時,眼中泛著盈盈地淚光,對她來說林府何嘗不是個傷心之地

但梅長蘇這個外人,面對帥府的反應卻比她還大,最關鍵的是…

梅長蘇的眼神像是他早就知道霓凰要做什麼這本身就已經是個最大的疑點


謝弼連幾日都悶悶不樂,也不打理府上的事務

景睿去開導謝弼,謝弼這才說出自己悶悶不樂的原因

景睿一直以為謝玉只是不反對謝弼支持譽王,但謝弼當初支持譽王是謝玉的指示

不僅如此,謝玉現在告訴謝弼,自己支持的是太子,讓謝玉不再跟譽王來往

謝弼覺得過去兩年都被謝玉利用了,自己只是被拿來遮住譽王眼睛的棋子

景睿雖然受到了衝擊,但也只能勸謝弼看開點

053.jpg


梅長蘇要買宅子的消息傳遍京城,推薦的信函如雪片般送來

梅長蘇讓飛流去看一個叫「蘭園」的宅子,說要是飛流喜歡就買下來

飛流察覺到外面有人,衝去後發現是夏冬,飛流要夏冬報上名來

有名字的才是客人,夏冬早已聽過飛流的傳聞,徑直跟飛流打了起來

梅長蘇叫停飛流,說夏冬身上有傷,飛流勝之不武

夏冬豪爽的承認身上有傷,但的確不是飛流的對手

054.jpg055.jpg056.jpg057.jpg058.jpg059.jpg060.jpg

夏冬告訴梅長蘇現在京中流言紛紛,都說郡主是為了梅長蘇才推掉選親

夏冬深知皇帝本就猜忌霓凰,現在霓凰推掉選親,皇帝更不會輕易的放她回南境

因為擔心霓凰,夏冬特地來問梅長蘇對霓凰到底有什麼打算

梅長蘇淡淡地說,兩人只是君子之交,雖說自己對郡主不是沒有仰慕之情

但自己身體不好,年壽難永,再加上「若不是錚錚漢子,熱血男兒,又如何與她相配呢?」

這裡的梅長蘇真的超級自虐的,當他必須承認兩人只是君子之交時,眼神好哀傷

他沒跟霓凰承認自己的身份,其實這裡很明白的說出來了

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根本配不上霓凰,就像他也不想讓景琰知道自己現在是個謀算人心的謀士

說到底,他心中仍存著林殊的驕傲,他鄙視梅長蘇的存在

063.jpg064.jpg065.jpg066.jpg067.jpg068.jpg

雖然梅長蘇否認對霓王有意,但夏冬質疑江左盟跟南境相隔遙遙,互不往來

兩年前為何梅長蘇派人前去南楚幫助霓凰破解水戰

梅長蘇:「身為大梁子民,抗擊外侮,卻要被問為什麼

     如今金陵朝中的風氣,已經變到如此地步了嗎?」

071.jpg072.jpg073.jpg074.jpg075.jpg

要說梅長蘇派人相助郡主要說是完全沒有私心我不太相信

當年穆府多少是被牽連的,穆王爺有點算是間接被害死,梅長蘇一直對霓凰心懷愧疚

但聽到夏冬的問題,梅長蘇真的發怒了,他的回答不是在糊弄夏冬

他是真的生氣金陵現在的政治風氣糟糕到做件好事別人會先懷疑你的用心

那真摯又嚴厲的質問,連夏冬都折服


夏冬離開雪廬,謝玉裝作經過製造巧遇

夏冬明言,天泉山莊派人護送慶國公原告入京不是她透漏給譽王的

是謝玉怕秘密洩漏派人暗殺夏冬,-暗殺太多次反而露出痕跡被譽王的人查到

謝玉質疑夏冬沒有幫他隱瞞的理由,夏冬告訴謝玉她感激他當年帶回夫君聶鋒的殘屍

她不會追究追殺一事,但從此兩人恩怨兩清

076.jpg077.jpg

每次看到這段都覺得很諷刺,謝玉真的是個真真正正的小人

所以他從來沒搞懂過這些心裡有「情」的人在想什麼

只知道算計、設計他人,卻從未想過有些人不是能用心機去對待的

謝玉不會了解那半付殘屍的重要,更不會了解夏冬的感激如此純粹

謝玉這回完全是敗在自己的心機之下


夏冬回京已有一個月,皇帝始終未下旨查辦慶國公案,太子譽王為爭主審吵的不可開交

兩人對這案子各有私心,皇帝心知肚明,譽王是想藉此小事化了

太子則想藉機大大削弱慶國公的力量,到時一定株連甚廣、血流成河

不管是誰都有礙皇帝的計畫,皇帝明說了這個案子不會讓他們插手

蒙摯向皇帝建言,這個案子太大,最算三司會審,總是要個皇子坐鎮

蒙摯一言驚醒夢中人,皇帝想到皇族又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

靖王現在正在京城裡,而且他的性格絕不會偏私,也不會矯枉過正,選他正適合

061.jpg062.jpg

(這兩兄弟偶爾有點萌)

069.jpg

(總是說錯話的萌大統領這次說到點子上了~)

070.jpg


梅長蘇帶著景睿豫津去看他新買的園子,結果破到兩位世家公子嘆為觀止

豫津不解怎麼會買到這樣一個破爛貨,梅長蘇解釋飛流來看過說很好

三人在園子裡閒晃,一個不注意豫津掉進井台塌了的枯井

不過豫津及時抓住沿口,沒掉下去,立刻被景睿拉了上來

078.jpg079.jpg080.jpg

(喜歡嗎?蘇哥哥買給你~)

081.jpg082.jpg

(竹馬竹馬的日常)


因為園子太過荒廢,為了安全眾人決定走原路返回

走到一半,豫津驚慌的發現祖父臨終前傳給他的家傳玉珮不見了

眾人懷疑是剛剛掉進枯井裡,又回去,豫津本想自己下去

但豫津有夜盲…所以景睿自告奮勇代替他

景睿在枯井裡找到了玉珮,但同時也發現了好幾具屍骨…

景睿上來後眾人報官,京兆衙門在底下挖出了近十具骸骨,都是女性

083.jpg084.jpg085.jpg 


妙音坊的宮羽注意到秦般弱最近每日都去譽王府,擔心情勢越來越緊張

仍住在寧國侯府的梅長蘇太危險,十三先生說內有飛流外有黎綱,讓宮羽不用太過擔心

宮羽想找時間探望梅長蘇,但梅長蘇傳話宮羽的身份在京城太受矚目,讓她不要去


太子得到消息,靖王即將接下慶國案,高興的不得了

本來擔心靖王會因為上次譽王幫他求情放水,謝玉要太子放心

靖王要是這麼會變通也不會在金陵城裡幾乎沒有立足之地(可憐的靖王)

謝玉告訴太子,關於上次郡主的事情,在背後主導的,不是譽王,而是梅長蘇

謝玉回府後告訴卓鼎風,得不到的麒麟才子,一定要毀掉

08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wd0958
  • 郡主妳當然對蘇先生有信任感啊,妳老公耶
  • hwd0958
  • 小人謀士扶植小人主君,那不很剛好,反正整個中樞沒一個正常的
  • big
  • 豫津的玉佩掉下井,這個宗主還是有點運氣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