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三人離開蘭園天色已暗,路上已無行人

大夜盲小豫津被女屍嚇到,一直喳喳呼呼的,蘇兄讓景睿送豫津回家

說侯府不遠了,他可以自己走回去,景睿捉弄豫津說了兩句

傲嬌鬼豫津說不想送就算了,景睿怎麼可能放他一個人追了上去

001.jpg002.jpg

(據豫津的說法,他家距離侯府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就他這大夜盲…我懷疑他一個人回不了家)


梅長蘇跟景睿說飛流跟著他,不用擔心,但景睿離開後梅長蘇的眼神就變了

梅長蘇一個人在路上走著,兩個殺手從背後襲擊,飛流出現打退兩人

飛流雖不落下風,但畢竟只有一個人,三人纏鬥時蒙摯經過,殺手立刻撤退

蒙摯擔心梅長蘇身邊就只有飛流一個小孩,梅長蘇說自己身邊當然不只飛流

只是想看看誰會對自己出手…

003.jpg004.jpg005.jpg006.jpg007.jpg

(宗主難得的矯健身手,我大概re了有100遍吧)

008.jpg009.jpg

(聽到蒙摯嫌棄自己是個小孩,飛流怒了)


因為梅長蘇也是江湖人士,卓鼎風覺得他去下手不妥

所以謝玉只是託他去試探梅長蘇身邊的護衛狀況(啊是不知道共犯兩個字怎麼寫喔?)

卓鼎風父子回到侯府,告訴謝玉梅長蘇身邊的確只有一個飛流(真的當江左盟是吃素的…)

試探成功,謝玉表示到時實施計畫那就讓卓家去引開飛流(不是說不要介入嗎馬的)


太子聽聞梅長蘇準備搬離侯府,要謝玉趁他還沒搬走快點下手

戶部尚書樓之敬求見,樓之敬一來就要太子庇護他,太子不明所以

樓之敬自白蘭園枯井案跟他有關,蘭園本是一個妓院,但朝廷明禁官員狎妓

所以都由妓院老闆在私下偷偷安排,而這蘭園特別的是都玩重口味的…

所以常常一不小心就弄出人命,光樓之敬手上就有兩三條人命

(看到這裡覺得好可怕,古代人命真不值錢…現場三人聽到都沒啥反應)

太子剛開始沒放在心上,反正無憑無據,樓之敬又是二品大官,誰敢跳出來指證他

樓之敬吞吞吐吐的說出聽聞蘭園藏屍案後,想到蘭園主人有個心腹總管算是個人證

於是派人去滅口,但人沒殺到,還得知原來蘭園主人把一切事情都紀錄下來了

太子謝玉聽說還有個帳本快暈倒,更糟的是,這個總管已經逃去譽王府了


太子的惡夢,就是譽王的快樂,這邊廂得到總管的譽王樂到不行

樓之敬是戶部尚書,戶部掌管錢糧土地賦稅一切相關財政事宜

簡直就是太子的小金庫,現在樓之敬大禍臨頭,等於斷了太子一大金源

譽王嘉獎秦般弱,因為梅長蘇在郡主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秦般弱散播出去的

譽王認為東宮發現招攬梅長蘇無望,鐵定會下手,沒想到梅長蘇一回擊就給了東宮一個耳光


太子大怒開始痛罵梅長蘇,故意買了個園子來找他麻煩

謝玉要太子不要著急,分析如果譽王帶了人證物證去皇帝面前

那反而對太子有利,因為譽王以七珠親王之身插手刑案

梁帝的多疑性格會懷疑譽王的動機,認為譽王這是在藉機攻擊太子

只要皇帝有這個想法,樓之敬牽涉進什麼樣的案子皇帝根本不會在意(武告逼唉…)

樓之敬的案子就有了一線生機

相反地,如果譽王聰明到把人證物證都移交給京兆府尹

那就來試試看誰的拳頭比較大,京兆府尹會看哪邊的臉色了

過了兩天,京兆府把蘭園主人家中成年男丁都訊問一遍,但什麼也沒問出來

京兆府尹高升焦頭爛額之際,譽王親信帶著蘭園總管去衙門投案

太子沒多久就派人去宣口諭,讓高升去東宮報告案情

太子突然關心起案子,高升敏銳的發覺這案子可能牽扯到上面的人

立刻讓親信帶著蘭園總管去密審


梅長蘇跟蒙摯去看園子,講起梅長蘇的名氣就是靠蒙摯跟飛流那一架打出來的

轉頭一看,小飛流正在後面憂鬱中,蒙摯叫了幾聲都沒反應

蒙摯疑惑問梅長蘇飛流怎麼了,梅長蘇回說他不想看見你

梅長蘇:「飛流,你喜歡蒙大叔嗎?」

飛流:「不喜歡。」(萌大統領受到了1000點傷害)

梅長蘇:「為什麼啊?」

飛流:「飛流打不過。」

蒙摯:「哈哈哈哈哈~~~~~」

蒙摯稱讚飛流這年紀功夫練成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還能夠打敗夏冬

梅長蘇意外蒙摯知道飛流打贏夏冬的事情,蒙摯說是夏冬自己說得

夏冬在懸鏡司訓練新人時,說要是你們能夠像飛流那樣打敗我

那就不用訓練了,不到半天的時間已經傳遍全京城

飛流聽到立刻從小憂鬱變成小太陽,梅長蘇要飛流小心大家都來挑戰他

飛流倒是期待這麼多的對手等著跟他打架

010.jpg011.jpg012.jpg013.jpg014.jpg015.jpg016.jpg017.jpg 

(姐姐我融化了)


蒙摯問梅長蘇到底覺得宅子怎樣,「看起來就是你挑的」,蒙大統領各種躺槍

但這宅子有一個好處,可勝過十處美景,因為這宅子跟靖王府只隔了一條水溝

而且因為大門對著不同的方向,要不是跳到上空,還真看不出來就在附近

梅長蘇:「那你是怎麼發現的?」

蒙摯:「我跳上去的啊~

梅長蘇:「真是讓你費心了。」

蒙摯:「沒事,我經常跳! XDDDDD

              我跟你說,到時候你找一個府上擅長縱地術的人,直接挖通一條密道到靖王府

              這樣的話,靖王就算平常不跟你見面,他也可以通過這條密道來跟你私會!

梅長蘇:「………你能換個詞嗎?」

018.jpg019.jpg020.jpg021.jpg022.jpg023.jpg024.jpg025.jpg

(我覺得他沒用錯…)

026.jpg

(飛流給了蒙大叔一個梨)

027.jpg028.jpg

(只給蒙大叔沒給我?)

029.jpg030.jpg

(好東西怎麼會給你不給蘇哥哥,傻傻的)


蒙摯向皇帝推薦靖王主審侵地案是梅長蘇教得(應該說讓皇帝自己想到)

蒙摯擔心靖王會因此得罪人,梅長蘇告訴蒙摯既然都要參與奪嫡了,就要有心理準備

一直待在外圍雖然很安全,但不會有人意識到靖王的存在,怎麼奪嫡?

慶國公這案子雖然牽扯太大,但就是因為夠大,所以值得

只要辦好這個案子,一來可以得人心,二來可以樹立威望,三來可以顯示才幹跟能力

031.jpg032.jpg

蒙摯覺得很神奇,照著梅長蘇的話說,竟然就可以讓皇上想到靖王

梅長蘇告訴蒙摯,那是因為皇上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就像上次梅長蘇告訴靖王的,在世的皇子中殘疾、胸無大志、年紀幼小

都不是能夠辦理慶國公這個大案子的好人選,而且皇帝也很清楚

靖王這幾年被外派到各處不是他這個皇子沒有能力,而是皇帝不喜悅他

而就是這一點,更讓皇上沒有顧慮把慶國公案交給靖王,因為他不在乎靖王會得罪多少人…

靖王的退路不在皇帝的考慮範圍裡,皇帝根本不在乎一個不受他寵愛的皇子日後的處境

(天子之家裡,親緣果然就是如此的脆弱不堪…)

這一步充滿凶險,但靖王總是得踏出去的,而且一旦踏出去,就沒有回頭的機會了

033.jpg034.jpg035.jpg036.jpg


譽王疑惑梅長蘇現在到底算不算自己的人馬,因為說到底他的好意梅長蘇一個也沒收下

秦般弱覺得梅長蘇像是憑著本心好惡在行動,不然他即使不投靠兩邊,也不應該得罪任何一邊

但是在慶國公案,江左盟可是護庇了原告,在郡主的事上又大大的得罪了太子

現在又拋出蘭園藏屍案,雖然樓之敬是最大的目標,但譽王這邊也不是能夠完全脫身

譽王懷疑梅長蘇這是在測試太子跟自己的器量,要是太子這次改變姿態,又犧牲掉樓之敬

梅長蘇可能會對太子另眼相看,自己到時候就會變成梅長蘇向太子賠罪的禮物

想到梅長蘇的心計如此高妙,譽王更發誓不能讓太子奪得先機

既然梅長蘇要擺架子,自己就給足他面子


景睿晚上回府想去看看梅長蘇,但想到時間不早了已經調頭打算離開

離開時卻看見好幾個黑衣人往雪廬的方向奔去,連忙偷偷跟上

黑衣人跟飛流過了幾招,裝作不敵把飛流引到雪廬外

景睿偷偷觀察著本想幫助飛流,卻發現有另一批人馬進了雪廬

黑衣人闖到房門前,景睿及時出現擋住門口,雙方纏鬥起來

一不注意,還是有黑衣人闖進房內,景睿跟上,有個人在房裡,而黑衣人已死

景睿認出是黎綱,梅長蘇從房裡走出來

景睿想看殺手的長相,梅長蘇勸他不要看,景睿執意要看卻發現是謝玉的侍衛

堂堂侯府有殺手闖入,拳腳刀劍相交的聲音在暗夜裡該多清晰

但整個侯府卻沒有半點反應,依舊沈靜似水,景睿頓時間明白了

037.jpg

(每次看到這幕我都會出戲…太亮啦劇組!)

038.jpg

(看看天上那還是個月牙呢,連月光都沒了…)

039.jpg040.jpg041.jpg042.jpg043.jpg044.jpg045.jpg046.jpg

(可憐的景睿…)

047.jpg 


梅長蘇告訴景睿自己要搬走了,讓景睿忘了今天的事情,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景睿很難過梅長蘇為什麼非得要捲入黨爭,梅長蘇本可以當個自由自在的江湖人

梅長蘇:「這世界上本就沒有自由自在的人。只要你有慾望、有情感,就絕不可能自由自在。」

景睿:「可是,你明明可以避開的,我知道你有這個能力,你可以!」

梅長蘇:「你不是我,不要替我做判斷。

                  我明天一早就走,這些日子,多謝你對我的照顧

                  等我的新居安頓好了,只要你願意,我隨時歡迎你來。」

景睿難過於父親的心狠手辣,本來高潔自持的父親早已捲入了黨爭

還在自己府中暗夜殺人,謝氏的未來令人擔憂

梅長蘇:「事情還沒有到那一步,你又何必煩擾

                 只要你可以保住本心,看得出對錯,辨得出真假,又有什麼是熬不過去的?

                 就像外面的這場雪,越下越大,越下越猛,可是你我都知道,他終究是會停的。

048.jpg

(琅琊榜的畫面真的好漂亮)

049.jpg050.jpg051.jpg052.jpg053.jpg054.jpg

這段很為景睿心疼,其實兩人的友情真的很像是景睿一頭熱

梅長蘇接近景睿是為了利用他的身份,所以雖然外表溫潤如玉

但實際上他的交往都帶著一股距離感,而這點豫津倒是看得比景睿清楚

景睿了解的梅長蘇是梅長蘇表現出來的,甚至是景睿自己想像出來的

景睿被教得太好,心實又真誠,面對這樣的景睿梅長蘇內心是有罪惡感的

所以梅長蘇也是盡力在開導景睿,希望能保有這樣的溫暖

景睿畢竟還是個沒有經歷過太多的孩子,沒有見過太多醜惡的事情

他的世界非黑即白,但這樣純粹的心腸,很有可能會在看過太多後迷失

梅長蘇讓景睿保持本心,何嘗又不是他對自己、對景琰的期許

世間唯一的不變就是變,尤其是人心,一旦換了立場、換了角度,有多少人能維持本心?

而對於將來有更多坎要跨過的景睿來說,更是不得不修的課題…


十三先生暗訪雪廬,看見容貌大異的梅長蘇十分悲痛

(十三先生本是林殊母親晉陽長公主的御用樂師,但金陵沒人知道)

梅長蘇告訴十三,自己容貌雖變,但心智未改,不必太過悲傷

十三跟宮羽多年來經營妙音坊,是為了幫梅長蘇看緊秦般弱的紅袖招

十三告訴梅長蘇,他們查明了秦般弱的身份

紅袖招是三十年前滅國的滑族璇璣公主創見的,臨死前傳給了徒弟秦般弱

紅袖招的手段是用內闈控制朝臣,妙音坊已經查出有十五位朝臣的姬妾是紅袖招的手下

宮羽已經成功的安插他們的人手到紅袖招,只要梅長蘇一句話就可以摧毀紅袖招的勢力

梅長蘇要十三不用這麼急,很多事情不適合讓梅長蘇直接告訴譽王

但透過秦般弱,譽王就不會起疑,像是天泉山莊的秘密(原來劇中有講…我去面壁)

055.jpg056.jpg058.jpg

十三臨走前,拿出宮羽託他轉交的安眠香,梅長蘇只是冷淡的讓他放著

黎綱這傢伙還想在旁邊推上一推

不知道我們林殊哥哥身邊已經有小霓凰了嗎!死會了啦!


秦般弱暗中拜訪京兆尹高升,暗示高升蘭園藏屍案有別的解決方法

高升手上有蘭園總管,還問出了樓之敬的名字,而樓之敬可是二品大官

一旦牽涉到了高級官員,就已經不是小小的京兆尹可以處理的

所以可以立即移交到刑部,而移交到刑部後,就不是京兆衙門的問題了

057.jpg

(整個就是看到鬼的概念,我還特地幫她截了張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wd0958
  • 別說以前人命不值錢,現在的台灣人命也很不值錢,回想到鄭捷殺了幾人,小燈泡事件,鞏重安.....等等不勝枚舉,又有人會為這些亡者與他們的家人抱屈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