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部侍郎沈追是清和郡主之子,現正代理戶部的政務

要不是中書令柳澄提起,皇帝根本沒想起這個人

因為在舉薦尚書的奏摺中,沒有一份是舉薦他的

皇帝知道,沒有一個人提到他,是因為沈追不是太子,更不是譽王的人馬

太子譽王為了戶部尚書空缺一直吵的面紅耳赤,連皇帝都煩不甚煩

所以現在不涉黨爭的沈追橫空出世,倒是讓皇帝心中給他加了不少分數


靖王在梅長蘇的計畫下早已認識沈追,兩人相交甚歡

戶部掌管賦稅錢糧,關乎國計民生,但樓之敬把持戶部多年,整個戶部烏煙瘴氣

樓之敬排除異己,若不是沈追是郡主之子,只怕戶部早就把樓之敬排擠出去

但靖王擔心沈追不是太子或譽王的人馬,要上位應該很不容易

梅長蘇告訴靖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現在正是沈追的大好時機

太子譽王最近都失去有力的朝臣,戶部尚書之位他們不可能放過

但他們吵的太兇,反而讓沈追有了上位的機會

001.jpg002.jpg003.jpg004.jpg

梅長蘇交給靖王一個名單,讓他照著上面的人去結交

靖王看到名單上的朝臣有點意外,因為這次回京機緣巧合認識的幾乎都在上面

梅長蘇讓靖王放心的跟名單上的人結交,但不用過早的把他們收為羽翼

因為一旦開始結黨,就會引起太子跟譽王的忌憚

梅長蘇:「殿下現在所需要的是純臣,純臣越多,權謀便越少,

     殿下想要守住真性情,自然容易的多。」

005.jpg006.jpg008.jpg

(琅琊榜真是手控的天堂)

009.jpg010.jpg011.jpg012.jpg

這些人值得結交,代表他們都沒有加入黨爭,但在黨爭越趨白熱化的現在

沒有加入太子和譽王的陣營,幾乎不會有上位的機會

梅長蘇讓靖王不用擔心,這些人有才幹和能力,缺的只是機會

梅長蘇扶持靖王,就是為了改變這個狀況,一旦靖王出頭,這些人就可以大展抱負

他們雖然不會黨附,但也會感念靖王的知遇之恩

靖王只需要單純的與他們結交,如何利用他們是梅長蘇這個謀士的事情

013.jpg014.jpg015.jpg016.jpg

(梅長蘇每次說到算計別人的時候眼神總是有滿滿的自嘲Q_Q)

017.jpg


中間穿插了一段刑部主司蔡荃去懸鏡司接受案件相關證物的橋段

靖王不識六部人事,所以輔審的官員就只挑了一個蔡荃

夏冬對於靖王有私怨,而蔡荃是奉主審靖王之命來拿證物,夏冬因此小小地為難了蔡荃

但蔡荃不卑不亢,字字在理,倒是讓夏冬無法挑他毛病

不過夏冬畢竟很以懸鏡司的職責為榮,不會為了個人私怨做出有危懸鏡司清明的事情

說是找麻煩,其實只是在口頭上小小地挖苦了一下靖王而已

007.jpg


兩人離開書房,梅長蘇問起飛流在哪,列戰英回在演武場,大家決定一起去看看

梅長蘇隨口問列戰英軍務是否處理玩了,列戰英回答並不是什麼軍務,是京兆尹府來府上求助

京郊出現了一隻怪獸,地方捕快武力有限抓不住,這才來向靖王求援

018.jpg019.jpg

看到這段其實蠻感慨的,靖王不受寵大概是全京城都知道的事情

這些在天子腳下的官員對於不受寵的皇子應該也頗不以為然,尤其是那些有太子譽王當靠山的

連齊敏都對著奉皇帝上諭查案的靖王諸多掣肘,可見靖王皇子的身份並沒有帶給他太多便利

但真正出了事,需要幫忙的時候,地方官員知道該求的是誰,會幫忙的是誰

不是身為儲君的太子,不是聖眷正隆的譽王,而是長年在外奔波打仗的靖王…


飛流的名頭因為蒙摯跟夏冬響遍京城,靖王府中多是武將,自然想試試飛流的武功

尤其他又把靖王的武功講成那樣,靖王府的人當然不能就這樣算了XD

靖王府的人輪番上馬,被飛流打的落花流水

梅長蘇跟譽王到了演武場時,戚猛拿著一柄造型特殊的大刀跟飛流對打

但靖王跟梅長蘇都看出要不是飛流想看那柄刀,戚猛早就該被打下場了

戚猛的大刀有機關,對打時竟射出一柄小刀,飛流敏捷的抓住

但戚猛刀鋒一轉,另一柄小刀已經往梅長蘇的方向射去,飛流發現時已經來不及

020.jpg021.jpg022.jpg023.jpg

小刀飛過了梅長蘇的身旁,梅長蘇制止對戚猛怒目而視的飛流

梅長蘇一語不發,戚猛打哈哈說自己失手,讓梅長蘇不要介意,列戰英喝止戚猛

戚猛看見靖王臉色鐵青,這才發現事情大條了,趕忙上前跟梅長蘇請罪

梅長蘇:「你不用給我賠罪,丟臉的是你們靖王殿下,又不是我。」

梅長蘇:「蘇某久慕殿下治軍風采,可今日一見,卻大失所望,

     軍中綱紀如此渙散,如何能得到皇上的垂青?

     看來殿下在部下之間的威儀,還不如我這個江湖幫主。」

梅長蘇話說完就走了,列戰英雖然幫戚猛求情,但靖王還是嚴懲了戚猛

024.jpg025.jpg026.jpg027.jpg028.jpg

沒看過書的人,可能不清楚戚猛為什麼會被重罰,說到底不過是向一個外人開玩笑,很嚴重嗎?

戚猛被罰的那麼重,不是因為他對梅長蘇出手,而是因為他出手時,靖王正站在梅長蘇旁邊

梅長蘇回想當年自己還是赤燄軍少帥時,也曾經做過一樣的事情

在軍中對待新人或轉調來的,給個下馬威試試膽量很正常

所以林燮將在兵部任閒職的聶真引入赤燄軍時,林殊故意震斷自己的劍,讓碎片飛向聶真

林燮那次罰的軍棍讓林殊幾乎三天下不了床,梅長蘇至今記憶猶新,他相信靖王也記得

林燮不是因為林殊挑釁聶真處罰他,而是因為林殊挑釁聶真時,祁王正站在聶真旁邊

就像今天發生的事情一樣,戚猛跟當年的林殊一樣沒有惡意,也沒有要傷害靖王的意思

但他終究把刀鋒射向自己主君的方向,靖王是武將,跟部屬同歷沙場,患難與共

所以在部下面前或許不像太子跟譽王那樣高高在上,如果靖王只是要當個將軍,這沒有關係

可是現在情況不同了,靖王已經加入奪嫡的行列,他要朝著九五至尊之位前進

他必須培養出君主的氣質,那是不管怎樣都不容被侵犯的威儀

戚猛的罪名「以下犯上」犯的不是靖王看重的蘇哲,而是靖王本人的權威

書中梅長蘇這一段都是內心戲,但有很明確的說出「朝著靖王殿下的方向扔飛刀」

不知道為什麼戲中刪掉了,不要說觀眾能不能看懂其中的差別

我都懷疑靖王府中那些大老粗沒有梅長蘇的提醒真的能自己想清楚嗎?

(還有啊,書中那柄飛刀是被靖王接住的,我好想看凱凱王用他的玉手接飛刀啊~~~)


皇帝最後把沈追升為戶部尚書,太子怨歎跟譽王吵的太兇,讓沈追撿了個大便宜

謝玉安慰太子,他們雖然損失了樓之敬,但譽王也折損了慶國公,這一回合算平手

但太子認為慶國公根本不算是個咖,雖有爵位,比起實質影響力,樓之敬比慶國公重要多了

不過太子太了解譽王,譽王這次乾脆的捨棄了慶國公,不像譽王的性格

背後一定是梅長蘇在操縱,太子不滿謝玉到現在還沒除掉梅長蘇

謝玉無奈表示,江左盟在江湖上的實力大過天泉山莊太多

太子更哀怨了,因為譽王有江左盟,他只有天泉山莊(無知就是幸福啊)


蘭園藏屍案已結,梅長蘇自然不會停滯不前,不慌不忙的啟動下一個計畫

還特地把黎綱叫進來翻牌子,黎綱翻出吏部,梅長蘇傳令讓宮羽跟十三先生做準備

(吏部尚書知道應該會哭暈在廁所)

031.jpg032.jpg033.jpg034.jpg035.jpg

吏部尚書之子何文新是京城有名的紈褲子弟,狗仗人勢,連煙花場所都當他是個災星

何文新這天鬧著要養病的心柳心楊出來陪酒,宮羽及時出現讓何文新心花怒放

宮羽藉口要換身衣裳到了屋中,何文新色膽包天想偷看宮羽換衣服

卻聽見侍女在為宮羽打抱不平,說心柳心楊和風流倜儻的文遠伯之子邱澤在樓上恩愛

宮羽卻要陪何文新這個小人,何文新一聽氣死了,立刻帶著小廝衝上樓

搜到了邱澤的房間後看見心柳心楊更是怒氣沖沖,仇人見面份外眼紅,兩人大打出手

心柳心楊在旁邊勸架,要何文新別摔壞東西,何文新一聽,拿起花瓶就往邱澤身上砸

邱澤本來可以逃過,但宮羽在旁邊射出一顆石子打在邱澤腳上,邱澤腳軟跪地

那花瓶砸在邱澤的頭上,邱澤當場死了,何文新看到打死人,嚇死了拔腿就跑

036.jpg037.jpg038.jpg039.jpg 

我覺得這段改編的比書中好,書中心柳心楊應該對計畫不知情

這讓整個設計充滿了不確定性,要是沒有心柳心楊的配合

妙音坊的宮羽要怎麼代替楊柳心的心柳心楊去陪何文新,進而讓何文新聽到那番話?

而且書中沒有提到文遠伯之子是個什麼樣的人,不禁讓人有種他死的很冤的感覺

利用無辜的人除掉吏部尚書父子,太違反梅長蘇的人格了

但是劇中心柳心楊的弟弟被文遠伯之子打死,但小小戲子被伯爵之子打死無處伸冤

這個設定不僅讓心柳心楊可以順勢加到計畫中,也讓何文新打死邱澤變得大快人心

心柳心楊本來只是過場的角色,經過改編卻變成有血有肉的小人物

梅長蘇的形象藉著幫助這些在底層掙扎的小人物也更加溫暖立體


何文新這個現行犯在眾目睽睽下打死人,京兆尹府二話不說去何府抓人

何敬中仗著自己是二品大員,堅持閉門不交人,京兆尹的捕快不能硬闖

就在門外一遍又一遍大聲宣告「奉命緝拿殺人犯何文新」搞得圍觀的民眾越來越多

何敬中趕緊把兒子跑去找譽王,求譽王壓下這個案子

譽王頭疼不已,因為被打死的不是平民,而是文遠伯之子

就算御史不參本,文遠伯自己就有參本的權利,這件事根本壓不下來

何敬中擔心京兆尹府如此雷厲風行的抓人,是不肯手下留情的意思

譽王安慰何敬中,高升動作這麼快是為了自保,因為這個案子隨時都有可能鬧到皇帝面前

要是不趕快抓人,何文新跑了,文遠伯一定不會放過他

而何敬中這邊,要是何文新真的被判死罪,也不用講得罪不得罪,反正樑子已經結大了

如果何文新是無罪開釋,何敬中也不會回頭跟高升計較拿人的事情

040.jpg041.jpg

譽王找來府中擅長訴訟的季師爺想辦法,季師爺建議何文新先承認殺人罪

何敬中不為難高升,高升也會有所表示,何敬中可以暗示高升把證據弄的模糊一些

因為京兆尹府結了殺人案,一定要上報刑部複核,而刑部是譽王的地盤

到時刑部尚書有充分地理由重審,而模糊的證詞與證據有了操作的空間

042.jpg

也許我太過理想化了,其實我當初看到這裡就覺得譽王一點都不適合當皇帝

不把平民的命當作命的譽王,一點都沒有民胞物與的悲憫心腸

這種人永遠都會為了一己之私犧牲別人,更可怕的是,他不覺得那是犧牲

何敬中打死人很麻煩,不是因為他殺人,而是殺的是文遠伯之子,操作起來很麻煩

死個人對他來說很重要嗎?他在乎嗎?他在乎的是何敬中能不持續效忠他

在書中蘭園藏屍案爆發時,秦般弱曾給譽王分析過,梅長蘇對付樓之敬可能是為了私怨

而不是為了譽王,因為樓之敬曾搶奪江左盟幫眾的兩個妹妹,江左盟讓樓之敬把人交出來

樓之敬口頭上答應,背後卻強暴她們,然後趕出府外,兩個女孩隨即就自盡了

譽王聽到的反應是「就這點小事?」

這種人當皇帝你覺得他會心懷天下人的福祉嗎?他根本不在乎,又何來心懷天下?

雖然秦般弱的想法是樓之敬觸犯了江左盟的權威,我認為她可能也沒說錯

但逼姦民女對梅長蘇來說本身就是個不可饒恕的大罪

在古代貴賤有別,也許有這種想法很理所當然,但這更顯得靖王的性情多麼珍貴


邱澤的命案被移交到刑部後,齊敏各種推託,文遠伯數次到刑部催進度

齊敏不是避不見面,就是托詞刑部大案太多,甚至表示不是沒有誤殺的可能

文遠伯氣死了,但文遠伯在朝中沒有出仕,對於掌握實權的齊敏一時也無可奈何


濱州侵地案結案,靖王帶著陪審官員入宮見駕,皇帝稱讚靖王做的不錯,還嘉獎寫案文的蔡荃

譽王在旁邊稱讚靖王很有能力,皇帝一臉欣慰的看著譽王說他這次很懂事

還說這次刑部那邊譽王幫了不少忙,很識大體,賞金珠皇緞

蔡荃不忿,欲為靖王打抱不平,被靖王的眼神攔下來

從殿上告退後,蔡荃大表不滿,靖王做了這麼多事,只有口頭嘉獎

譽王只是沒添亂,卻得到重賞,靖王早已習慣梁帝的無視,反過來要蔡荃不要放在心上

046.jpg047.jpg048.jpg

譽王叫住準備離開的靖王,說自己無功受祿,回去就把金珠皇緞送去靖王府上

靖王回絕,他只是郡王,府上沒人用的起,讓譽王自己留著

譽王說正月快到了,初五那天他要排年宴,讓靖王一定要來,往年都請不動他

靖王挖苦譽王你往年也沒請過我,譽王說一定是府裡的人遺漏了,回去要教訓他們

049.jpg050.jpg051.jpg

這段很重要,因為靖王冷硬的印象,他對譽王這一絲絲的偏向讓譽王錯覺靖王真的倒向他

而且可以表明譽王的心跡一點點的在轉變,因為12年前的舊案,他不屑跟譽王交流

但他現在願意跟譽王虛與委蛇,裝作表面的友好

書中景琰只有在心中吐嘈譽王沒邀過他,沒有說出口,感覺比劇中更穩重一些

還有梁帝簡直是老番癲,做事的是靖王,獎賞的卻是譽王

你說天下父母可能多少都會有點偏心,但梁帝今天除了是父親以外,他更是皇帝

他該考慮的是天下人,而不是隨心所欲,就是梁帝的這種態度讓朝政如此敗壞

每個人都在揣摩上意,因為會不會做事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會拍皇帝的馬屁

譽王今天沒插手刑案,那本來就是他該做的,梁帝從一開始就不該放任太子譽王結黨營私

六部是中央機構,搞得跟太子譽王的跟班一樣,梁帝還明目張膽的鼓勵他們

簡直就是莫名其妙,難怪梅長蘇死也要爬回來推靖王上位,不然赤燄軍真的死的太不值得了


景睿豫津兩人去蘇宅拜訪梅長蘇,梅長蘇看出景睿悶悶不樂

讓豫津帶著景睿去散心,可惜正是隆冬時節,沒什麼地方好去

豫津一聽樂了,說可以去泡溫泉,京郊虎丘是泡溫泉的好地方

最大的那個是紀王爺的,紀王曾說豫津隨時可以帶朋友去

紀王是皇帝最小的弟弟,是個熱愛風花雪月的閒散王爺,跟豫津是忘年之交

043.jpg044.jpg045.jpg

豫津帶著豫津去了虎丘紀王爺的別館,聊起楊柳心因為命案至今停業

豫津覺得很奇怪,命案辦了那麼久,怎麼都沒聽到消息,疑惑何文新到底有沒有殺人

紀王:「他殺了,我親眼看見的!」

052.jpg

(紀王爺簡直是逗逼王三號)

書中這段非常好笑,梅長蘇建議豫津帶景睿去虎丘,豫津從紀王這裡聽到命案的過程

然後豫津又是個愛串門子的人,虎丘貴族別莊林立,他天天去別人府上閒嗑牙

沒多久所有達官貴人都知道何文新確實殺了人,還是紀王爺親眼看見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hwd0958
  • 您在中後寫的那幾段真的太有道理了,台灣目前不也是這樣,大家都在揣摩上意,可是咧,小民被依些神經病亂殺,結果那些神經病不判死,這些小民根本白死了
  • hwd0958
  • 您在中後寫的那幾段真的太有道理了,台灣目前不也是這樣,大家都在揣摩上意,可是咧,小民被依些神經病亂殺,結果那些神經病不判死,這些小民根本白死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