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般弱的紅袖招也收到紀王親眼看見命案的消息,秦般弱連忙通知譽王

由於案發當天人證眾多,高升沒有必要去傳喚紀王,所以紀王沒有被紀錄在案

紀王雖然是個只知風花雪月的人,但不是會對不平之事視而不見的人

而且就算文遠伯沒有去拜託紀王,只要鬧到御前,紀王沒有必要為了何文新做偽證

譽王更不可能為了臣屬跟王叔翻臉,何文新的命運底定

雖說何敬中為譽王效力多年,多少要再幫他想想辦法

但是絕對不能讓譽王的另外一條臂膀刑部跟著受牽連

譽王看似重情重義,但他的出發點我實在很想科科

他的眼中早已沒有是非,只有私利,為了臣屬的兒子,他不惜破壞刑部機制

有利於他的就叛生,不利於他的就判死,刑部不是依法辦事,而是看譽王的心情


何文新殺人被當成茶餘飯後的八卦,傳遍京城,太子開心不已

謝玉提醒太子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讓越嬪復位

少了越嬪在宮中的力量,東宮對於後宮的一切彷彿被遮了眼目

謝玉告訴太子新年快到了,正是讓越嬪復位的大好時機

而年終尾祭是大梁平日最重要的儀典,他們可以好好利用


禮部尚書的兒子收受賄賂,放縱軍馬販子私貨過境,而謝玉壓下了這個案子

謝玉賣了一個大人情給禮部尚書,禮部尚書自然要投桃報李

依禮制,年終尾祭上皇帝主祭天地,二品妃以下不得上台陪祭

太子是儲君,上台祭天後,須手扶父母衣裙觸地,但越嬪今年被降位,不得上台陪祭

越嬪到底是要算做低位妃嬪跪侍於外圍,還是作為太子之母上台陪祭

暗示越嬪現在的位置很矛盾,讓禮部以此當理由上奏今年祭禮規程不好安排

禮部尚書本來有解決之法,看到謝玉的眼神後就縮了回去

(幹!一群廢物!)


禮部尚書進宮面聖,告訴皇帝越嬪按品級跪侍於外圍的話,有礙太子祭天的儀程

皇帝苦惱之際,謝玉求見稟告軍務,皇帝認為謝玉是中立的第三者可以問他…

謝玉表示,當時越嬪被謫降的理由是「侍上不恭」,光憑此就從貴妃謫降為嬪罰得有點重

現在要回復越嬪貴妃之位,下道旨意就好了,何必猶豫

皇帝解釋,當初越氏被謫降,是因為在宮中對霓凰有所輕侮(幹,這件事就謝玉建議的)

皇帝怕現在就恢復越氏貴妃之位,會令南境將士寒心

謝玉說那這樣更不用猶豫了,就算越氏當初對霓凰做了什麼,但兩人還是君臣

霓凰不過是個郡主,為了她處罰過越氏母子已經是極大的恩寵

而且,軍中容易產生恃功而驕的人,建議皇帝藉此打壓一下南境的勢力

皇帝本來笑著說,霓凰不是那樣的人,謝玉多想了

謝玉反回,當年赤燄軍坐大,就是因為沒有及早的節制,皇帝一聽,臉色鐵青

(幹幹幹幹幹幹幹幹幹,謝玉真是垃圾,怎麼會有人覺得他是梟雄,他就是個自私的小人)

有什麼樣的爹就教出什麼樣的兒子,譽王在這點上真是跟梁帝學了個十足十

太子就是個廢渣沒有討論的必要,劇中把太子改得好低能,真的讓人很不解梁帝幹麼立他

書中太子戲份沒那麼多,看不出來到底是聰明還是廢柴,但劇中廢成這樣實在太超過了


太子說要親自去穆王府登門賠罪,皇帝對太子發怒,要太子記住自己的身份

太子是儲君,一人之下,萬人之下,他是君,霓凰是臣,要他自重身份

皇帝自會找別人去穆王府,傳達勸慰之意,太子聽到皇帝明顯已經放過這件事不禁偷笑

書中太子聽到皇帝的訓斥,其實心中非常不滿,皇帝責備他總是記不住自己的身份

但太子心中怨恨皇帝如果真的當他是太子,為何還扶植一個譽王跟他分庭抗禮

是書中少見的有描繪到太子心境的橋段,仔細想想太子也是有點衰

雖說是太子,但他這太子當的實在是很沒尊嚴…


(宗主怎麼還不出來淨化心靈,我快瘋了,都演快十五分鐘了!)


越貴妃復位的消息傳出後,有人喜有人怒,譽王聽到自是暴怒不已

但最生氣當然是穆府的人,穆青不滿越貴妃才謫降沒幾個月立刻就復位

連夏冬都替霓凰抱不平,當時太子當場免罪,現在越氏又復位,這件事等於船過水無痕

倒是霓凰自己很淡定,其實她何嘗不生氣,只是她已看透皇上的猜忌,早就心寒了

梁帝猜忌功臣,滿腦子只想著制衡武將的勢力,無視將帥對邊境安定的付出

不要說這十年來霓凰統領南境不再是當年的小女孩,看得更多更清楚

十二年前的赤燄舊案,霓凰可以算是半個當事人,她失去了林殊,後來又間接失去父親

當赤燄軍被殲滅在梅嶺時,霓凰就已經知道皇帝忌憚功臣

不管多麼忠心不二,只要手上握著軍權,皇帝就不會停止他的猜疑

何況現在南境安定,此時不立君威,更待何時?

穆青氣不過,說要去找梅長蘇出個主意,霓凰沒有開口反對

001.jpg002.jpg003.jpg004.jpg005.jpg


越貴妃復位的消息惹得各方雞犬不寧的時候,梅長蘇在蘇宅餵養他的寵物

蒙摯急忙來到蘇宅通知梅長蘇,梅長蘇卻絲毫不意外,還跟蒙摯開玩笑

梅長蘇表示這次越貴妃犯錯不是針對皇上,皇上又向來不把別人的痛苦放在心上

把越氏回升為貴妃只是遲早的事情,沒什麼好大驚小怪

蒙摯替皇上辯護,說皇上復位越貴妃,怎麼說都是為了年終祭禮

006.jpg007.jpg008.jpg009.jpg010.jpg011.jpg

梅長蘇聽聞冷笑:「這跟年終祭禮有什麼關係?太子就沒有嫡母嗎?」

梅長蘇解釋依禮制,太子灑酒祭天後,應該跪地,撫皇上和嫡母皇后的衣裙

往年越氏是一品皇妃,封九珠鳳冠,有資格和皇后一起並肩站在皇帝左右

所以太子跪地,撫越貴妃衣裙,一般人沒有意識到其中的偏差

重點是一般人,那主司禮制的禮部呢?禮部並沒有出來指正其中的錯誤

跟觀眾智商一樣的蒙摯解釋連禮部尚書都那麼說了,他以為讓越氏復位是不得不為

梅長蘇冷冷的表示,是時候該換掉禮部尚書了

012.jpg013.jpg014.jpg015.jpg016.jpg017.jpg

書中禮部尚書陳元直保持中立,所以六部是六部中唯一一個沒有介入黨爭的

陳元直歷任兩朝,掌管禮部數十年,只論禮,不論立場

所以當禮部尚書告知皇帝年終祭禮的困境時,像蒙摯這種不知道內情的自然很快就相信了

梅長蘇跟蒙摯解釋其實禮部尚書沒有外表上那麼清高,禮部尚書的孫子在前線臨陣脫逃

靠著謝玉才逃脫死罪,從此禮部尚書就只是謝玉的一條走狗


幾日後上朝時,譽王讓御史彈劾禮部尚書明知祭禮規程有誤卻不指正,是為失職

太子一聽,又急又怒,指責御史哪懂得禮儀規程,竟隨便誣告朝廷大臣

譽王在旁邊推波助瀾,說御史的話不是沒有道理,值得討論

但皇帝覺得朝堂上哪有比陳元直更懂得禮制的,譽王建議找在野的宿儒大家進行朝堂辯論

由於先朝也有過朝堂論禮的前例,大梁又號稱以禮治國,皇帝雖心中不悅卻沒有拒絕的理由

018.jpg

(太子廢到每次看到他我都想揍他)

019.jpg

(皇帝臉臭的要死又要裝賢君不能拒絕,科科)


皇后得知譽王建議舉行朝堂論禮沒有欣喜之色,因為她很清楚越氏僭越其實都是皇帝默許的

就像陳元直真的這麼多年來都沒發現太子祭禮規程有誤嗎?不過就是不想打皇上的臉而已

皇帝本人帶頭無視禮制,所以多年來都沒有人說話,譽王現在彈劾禮部尚書等於是揭皇上的短

明明知道會惹得聖心不悅,還大費周章的舉辦朝堂論禮,值得嗎?

譽王很有自信的告訴皇后這件事對他們來說利大於弊

雖說強行取得皇上恩准會讓皇上不高興,但皇上恩寵可以慢慢挽回

朝堂論理不僅可以打壓越氏,抬高皇后,還可以從根本上解決一個問題

太子是越妃所出,非嫡非長,他的尊貴來自於東宮之封,並不是廢不得

這樣一來就將譽王跟太子抬高到跟太子一樣的高度,大家都是庶子,誰也沒有比誰了不起

(譽王只是養在皇后宮裡,譽王的生母另有他人)

020.jpg

梅長蘇這個獻策讓譽王如獲至寶,因為太子儲君的位置,他在太子面前始終矮一截

但是透過朝堂論禮,可以大大地縮短他跟太子之間的差距

只是譽王沒有注意到他不是唯一的受益者,因為在他看來,其他人都不在考慮的範圍內

梅長蘇這個計策提高的,不只是譽王,還有靖王,跟其他隨便哪個皇子

皇后無所出,皇帝沒有嫡子,只有庶子,所以所有皇子在出身上都一樣沒有區別

但這個事實只對有參與奪嫡的人來說有意義,對其他人來說則無關緊要

譽王不是沒腦,只是他沒想到竟然還有人也加入奪嫡的行列,他這把劍遲早會砍回自己身上


霓凰邀梅長蘇到穆府賞梅,梅長蘇讚賞霓凰近來在京城碰上委屈,霓凰卻從未抱怨

霓凰表示自己看多沙場鐵血,看到勾心鬥角不願多想罷了

梅長蘇看到霓凰頭上的花瓣,不由自主伸手摘去,還撥開散落在霓凰肩上的花瓣

霓凰感覺到梅長蘇的動作,轉身看著梅長蘇,兩人一時之間相看無言

梅長蘇看著自己手中的花瓣,頓時意識到自己又失態了,默然走開

智才絕倫的江左梅郎,在霓凰面前總是啞口難言,看著那雙清澈的眼睛,他不知道要說什麼

上次在太皇太后面前,梅長蘇還可以用成全老人家心願為由開脫,這次他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

021.jpg022.jpg023.jpg024.jpg025.jpg026.jpg

(超級順手,他以前一定很常做…)

027.jpg028.jpg029.jpg030.jpg031.jpg032.jpg033.jpg034.jpg035.jpg

(才想說這集截圖很少,這裡就一次補回來了)

我覺得梅長蘇在霓凰面前再一次失態不是沒有道理,因為跟霓凰在一起時的情感很純粹

他現在的世界充滿陰謀算計,但他仍然是林殊,那個性子跳脫、開朗明亮的少年

他的身上還是有林殊的影子,所以他在蘇宅時也是會不時的露出輕鬆玩鬧的一面

跟霓凰談天時他不用勾心鬥角,自然很容易回到兩人以前相處的情境之中

很多事情都是理所當然,他旁邊仍然是那個他身邊的小女孩

但靖王不同,梅長蘇對靖王有很多期待,靖王是計畫的關鍵,他必須考慮很多事情

在跟靖王見面的時候,他是以謀士梅長蘇的身份在說話,沒有太多過往的影子

而且靖王面對梅長蘇時,比起霓凰多了一分戒備,更讓兩人之間始終有股隔閡

不像霓凰對梅長蘇的那般信任(可能也是霓凰比靖王寶寶聰明)


梅長蘇匆忙轉移話題,評論京城中可能沒有比穆王府更好看的梅花

霓凰說不是沒有,只是沒有人有心思觀賞,梅長蘇問霓凰是否還介意越貴妃復位一事

霓凰表示梅長蘇現在已經捲入奪嫡之爭,自己才隨口問了幾句

梅長蘇問霓凰覺得朝堂論禮誰更佔優,霓凰回答譽王養在皇后膝下,應該更為尊貴一些

梅長蘇告訴霓凰,皇上沒有嫡子,不管是太子、譽王、寧王、靖王,大家都是庶子

將來比起位份,誰也別說誰的出身低,而霓凰準確的捕捉到了關鍵字「靖王」

梅長蘇告訴霓凰既然要找越貴妃麻煩,要不要加入出一份力,表示想要穆青幫他一個忙

036.jpg037.jpg038.jpg039.jpg040.jpg041.jpg042.jpg043.jpg044.jpg


太子跟譽王雙方為了請來名家大儒各顯神通

譽王本就是在禮賢下士這方面下過功夫,請來的人選自然不在話下

沒想到太子憑藉著東宮的身份跟銀彈攻勢竟然也請到不少名宿

譽王這下緊張了,這次他是寧願得罪皇上也要求舉開朝堂論禮,沒贏就是輸

皇帝本就偏袒越貴妃,要是兩邊吵個不相上下,自己一定討不了好

譽王去找梅長蘇求救,梅長蘇說要是可以請到周玄清老先生就好了

譽王直說不可能,周老先生向來厭惡廟堂,隱居寺廟多年

就算是達官貴人見他一面都難,又怎可能在這寒冬臘月為了朝堂論辯進京

梅長蘇說事在人為,聽說穆青已經全副車駕前往靈隱寺拜見周老先生

譽王意外,梅長蘇告訴譽王,越貴妃復位不高興的可不只他一人

譽王高興不已,因為以周老先生的學識修養,請到他等於贏了

045.jpg046.jpg


穆青在靈隱寺被擋了下來,穆青拿著梅長蘇交給他的玉蟬

告訴書僮,這是周老先生舊友的信物,讓書僮送進去

書僮再次出來時問穆青是不是姓黎,穆青說他姓穆

047.jpg048.jpg049.jpg

(我真的好想吐嘈那玉蟬啊,塑膠感也太重了!)

054.jpg


梅長蘇當時將信箋與玉蟬交給霓凰, 讓霓凰轉交給穆青去靈隱寺

霓凰看著梅長蘇的字跡良久,拿出當年林殊寫給她的信件做對照

但大相逕庭的字跡讓霓凰失望不已,她本來已經覺得她抓住了什麼

可是現實卻又再一次擊碎了她的希望

050.jpg051.jpg052.jpg053.jpg

這裡的霓凰好讓人心疼,她憑藉著過往的回憶認出了林殊

可是她只能默默的在心中相信著,沒有辦法確認,那是她心中小小的希冀

但兩個不一樣的字跡彷彿在嘲笑她只是在胡思亂想,她太過於思念才會有如此念想

除此之外,將林殊信件帶至京城的霓凰更讓人不捨,十二年了,她還把林殊哥哥放在身邊

要不是霓凰還將林殊放在心裡,她不會特地將林殊的信件從雲南帶到金陵


我很喜歡朝堂辯論這段的拍法

在緊張的朝堂上,不時穿插著梅長蘇拿著禮部的牌子在火盆上方晃盪的畫面

在大家的心都懸著的時候,一輛馬車緩緩的駛進宮門

在急躁的穆青的催促下,仍堅持做好做滿該有的禮數,到了殿門口,深深一揖

得到消息的梅長蘇,噗通一聲讓禮部的牌子掉進火盆裡,大勢已定

055.jpg

(靖王在當人肉背景)

056.jpg057.jpg058.jpg059.jpg060.jpg061.jpg

(靖王殿下終於有鏡頭,快跟他say hello~)

062.jpg063.jpg064.jpg


梅長蘇在火爐旁暖手,手卻慢慢的伸出去抓住燒紅的炭火,被燙到後手迅即收回

黎綱看著失常的宗主擔憂不已,梅長蘇卻開始大笑,隨即咬緊牙根屏住氣息瞪著遠方

然後大力的咳出一口氣,像是要將所有積壓在胸口的恨咳出來

065.jpg066.jpg067.jpg068.jpg

梅長蘇:「你知道我這雙手,以前也是挽過大弓、降過烈馬的,

     可是現在只能在這陰詭地獄裡,攪弄風雲了…」

069.jpg070.jpg071.jpg072.jpg073.jpg074.jpg075.jpg

讓我排琅琊榜經典場景的話,這段可以排進前五名

為了得到他想要的結果,他利用了恩師的舊友、利用了穆王府,但又不得不為

往昔的豪情壯志,如今只剩下陰謀算計,讓人感到無盡的悲涼…


靖王告訴靜嬪自己要參與奪嫡了,靜嬪驚訝,以為他要加入太子或譽王的陣營

靖王:「是我自己。我要得到它,為了祁王兄,為了小殊,為了所有的人。

    我要得到這個至尊之位。」

靜嬪說這很難,靖王說不管多難都要去做,他只擔心靜妃在宮中的處境

靜嬪:「不用顧念我,成也好,敗也罷,只要你我母子生死共擔,又有何懼!」

076.jpg077.jpg078.jpg079.jpg080.jpg081.jpg

靜嬪的眼神實在太棒,從一開始的慈母柔情,到以為兒子加入太子譽王的驚愕

聽聞靖王決心時的沉毅,最後告訴靖王他們母子共擔時的不屈

有這樣的母親,難怪靖王在這12年的困境中仍能堅忍立場

書中的靖王沒那麼呆,跟靜嬪那股沉靜的氣質真的很像


穆青告訴周老先生玉蟬的主人會在回靈隱寺的路上等他

兩人到了京郊時,梅長蘇已經在長亭邊上等著,周老先生看著梅長蘇的眼神充滿戒備

問玉蟬是何人所贈,梅長蘇說是黎崇黎老先生,而自己曾受教在黎老門下

黎崇是已故太傅,當年弟子廣佈天下,但周老先生表示黎老的得意門生就那幾個

他全都認識,但他卻從未見過梅長蘇…

082.jpg083.jpg084.jpg


P.S 結果這集截圖破新高,這大概是蘇凰的威力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wd0958
  • 還好版大沒有截越貴妃跟媽寶太子的畫面,不然我看越貴妃那賤貨就很討厭,從第一次看到那賤貨算計霓凰郡主,到今天第十次又看到母子倆那副嘴臉就很不爽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