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解釋自己學藝不精,受教時間又不長,所以周老才不認識他

周老沒有太介意,畢竟有信物在此,只是再見玉蟬,竟然是為了朝堂之事

當年黎老被貶離京,滿腔怨憤,誓不回頭,周老不知道再介入朝堂是否合適

梅長蘇說黎老明知違逆龍顏仍直言不諱,這才是治學大家的風骨

世間何處不為道,隱於山林亦為道,彰於廟堂亦為道

只要其心致純,不做違心之論,不用執念身在何處

周老很滿意梅長蘇的答案,問梅長蘇是否知道玉蟬的意義

「實澹泊而寡欲兮,獨怡樂而長吟。聲皦皦而彌厲兮,似貞士之介心。」

周老將玉蟬還給梅長蘇,直言有生之年還能見故友信物,此生足矣

梅長蘇送別周老,周老離開前告訴梅長蘇,黎老當年有一個心愛弟子

雖為將門之子,性情飛揚,但絕頂聰明,要是那時梅長蘇也在,兩人必是一時雙璧

可惜,再也見不到這個人了…

001.jpg002.jpg003.jpg004.jpg005.jpg 

這個形容一聽就是在講林殊,林殊雖然只出現在各人的回憶中,但卻無所不在

總覺得那個開朗明亮的少年似乎還是活生生的存在,他的形象是那麼的鮮明

每次聽到有人回憶起當年的少年,總是讓人心裡酸酸的


穆青帶著周老先生回靈隱寺了,兩人前腳剛走,霓凰就來了

看著策馬而來的霓凰,梅長蘇告訴黎綱霓凰起了疑心,他的身份怕是瞞不住了

黎綱擔心霓凰一直糾纏下去會有麻煩,梅長蘇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梅長蘇:「霓凰對於我而言,終究和他人不同。

如果梅長蘇瞞不住她,就讓林殊來勸她吧…

這句超催淚的,梅長蘇其實也知道自己在霓凰面前不像面對他人

他們對彼此來說太特別,梅長蘇早知道自己瞞不過,他露出太多往日的痕跡

霓凰面對梅長蘇是統領一方的女帥,但面對林殊時會回到當年的小女孩

所以梅長蘇騙不過霓凰郡主,但林殊卻可以勸住小霓凰

006.jpg007.jpg008.jpg009.jpg010.jpg

梅長蘇說寒冬臘月的,周老先生已經由穆青送回去了,霓凰何必再來

霓凰說連周老先生都肯為你移駕,江左盟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

梅長蘇四兩撥千斤說大家都是江湖落拓之士,不問出身,不問出處,以義為先才能走到今日

霓凰反問那個被你派來的人,難不成也是個不知出處的人?梅長蘇沉默不言

霓凰接著道如果連梅宗主都不知道的話,那自己知道的反而更多

011.jpg012.jpg013.jpg014.jpg015.jpg016.jpg

梅長蘇神色微變,問霓凰還知道什麼,霓凰回答雖然那個人換了身份,易了容貌

但自己還是認出來了,那個人不姓雲,而叫衛錚,是當年赤燄軍少帥林殊的副將

「琅琊榜首,江左梅郎」,又掌握著天下第一大幫,霓凰不相信梅長蘇不知道衛錚的身份

梅長蘇沒有正面回答,只說信如何,不信又如何

(從頭到尾霓凰問了好幾個問題,梅長蘇沒回答過半個)

017.jpg018.jpg019.jpg

(胡歌眼睛會說話,梅長蘇是真的沒想到霓凰查到了衛錚)

020.jpg021.jpg

霓凰問梅長蘇江左盟內,是不是只有衛錚一個赤燄叛軍

梅長蘇反問霓凰也覺得赤燄軍是叛軍嗎?

霓凰:「我不知道,那時候我還很小,但是我相信,我認識的那幾個人,不會背君叛國。」

可能有人會對霓凰沒有像靖王那樣的堅信而失望,但我覺得霓凰的反應是可以理解的

那時候的霓凰,只有15歲,是穆王府的掌上明珠,對於戰場、朝局非常陌生

她沒有足夠的成熟度去判斷,等到她成熟到足以理解這件事的時候,又沒有人可以談了

但靖王不同,靖王比霓凰大四歲,赤燄案發時他已經是開府建衙的成年皇子,也跟著上戰場殺敵

他對赤燄軍的了解比霓凰要深,他的信心比霓凰來的堅定很正常

022.jpg023.jpg024.jpg

梅長蘇告訴霓凰,既然她相信赤燄軍,現在又何必多問

霓凰感慨,鐵案已定,現在評斷赤燄軍叛與不叛又有什麼意義

太子跟譽王是不會翻案的,因為赤燄舊案本來就是他們最得意的傑作

梅長蘇:「沒錯,又有誰會指望讓太子和譽王來平反此案呢?想要達到目的只有一條路可走。」

霓凰:「靖王?原來你一直想要扶持的…真的是靖王。」

025.jpg026.jpg027.jpg028.jpg029.jpg030.jpg031.jpg

霓凰說也是,也只有靖王想做,但這實在太難了,一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沒有回頭的機會

梅長蘇:「誰又曾想過要回頭呢?衛錚有想過要回頭嗎?」

霓凰:「衛錚不一樣,衛錚是赤燄舊人,他要洗脫自己的冤屈。可你呢?你是誰?」

梅長蘇:「我以蘇哲之名剛到京城時,有當面詢問的,也有暗中探訪的,很快他們就有了答案。」

霓凰:「是不是從來都沒有人追問過,梅長蘇,又是誰?」

梅長蘇:「我沒有想到,第一個這樣問的人是妳。」

032.jpg033.jpg034.jpg

(梅長蘇根本是想被發現吧,霓凰本來都已經忘了衛錚了,他竟然又主動提起)

035.jpg036.jpg037.jpg038.jpg039.jpg040.jpg

霓凰:「你要如何作答?」

梅長蘇:「舊人,和衛錚一樣的舊人。」

霓凰:「如果你是赤燄舊人,為何我不認得你?」

梅長蘇:「七萬赤燄軍,你怎可能全都認得?」

霓凰:「可我認得衛錚,他是赤羽營居首的副將,

    他能夠在你手下聽命於你,我不相信你是一般無名之輩。」

梅長蘇:「我們所謀之事與沙場無關,衛錚並不擅長於此,更何況,他的身份絕對不能暴露。」

041.jpg042.jpg

(他第一次回答她的問題,卻連她的眼睛都不敢看)

043.jpg044.jpg045.jpg

霓凰:「你認識林殊嗎?」    梅長蘇:「認識。」

霓凰:「他是真的戰死了?」   梅長蘇:「是。」

霓凰:「戰死在哪裡?」     梅長蘇:「梅嶺。」

霓凰:「屍骨葬於何處?」    梅長蘇:「七萬英魂,天地為墓。」

046.jpg047.jpg048.jpg049.jpg050.jpg051.jpg052.jpg053.jpg054.jpg055.jpg056.jpg

霓凰:「他的屍骨都沒人收?一塊遺骸也沒有找到嗎?」

梅長蘇:「戰事慘烈,堆屍如山,又有誰能認得誰是林殊呢?」

霓凰:「我知道戰場是什麼樣!

 可你若是赤燄舊人,為何我剛才提到林殊之時,你不稱之為少帥,而直呼其名?

梅長蘇:「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不管是林殊還是少帥,或是其他什麼的都不重要。」

057.jpg058.jpg059.jpg060.jpg

(不要忽悠我!)

061.jpg062.jpg063.jpg064.jpg065.jpg066.jpg

(梅長蘇講到這裡聲音已經微微地顫抖)

067.jpg

因為已經沒有任何藉口,梅長蘇只能說出這種近乎賴皮的回答

明明就已經可以確定,但他就是不肯承認,霓凰已經無法再忍耐下去,她一定要聽到答案

霓凰撥開梅長蘇的衣袖,但手臂上光滑無比,什麼也沒有

她又拉開梅長蘇的衣襟,但那裡,也沒有她熟悉的痕跡

霓凰:「這明明有一顆痔,我記得這裡有一顆痔!」

068.jpg069.jpg

(他知道她在找什麼,他也知道她找不到)

070.jpg071.jpg072.jpg073.jpg074.jpg075.jpg076.jpg077.jpg

他的小女孩還記得他,但他已經不是她記憶中的樣子,現在的他,連他自己都認不得

但即使如此,他眼神中的哀痛說出了一切,他或許換了樣子,沒有往日的痕跡

可是他的小女孩,在這陌生的男人的眼中看見了當年那個男孩看她的眼神

梅長蘇瞞不住霓凰,或許他潛意識也不想瞞,他本可以否認到底

但他的小女孩眼眶裡有淚,他的小女孩在找他,而他也希望將她重新抱在懷裡

霓凰:「我知道是你,我知道你就是我的林殊哥哥。」

梅長蘇:「霓凰…」

霓凰:「女人的感覺,總是這麼不講道理,越是什麼痕跡都沒有,我越能知道。」

078.jpg079.jpg

(他根本瞞不住)

080.jpg081.jpg082.jpg083.jpg084.jpg085.jpg086.jpg087.jpg

(我很喜歡這個小細節,梅長蘇開口好幾次都叫不出聲音,最後才艱難的開口)

088.jpg089.jpg090.jpg

霓凰:「林殊哥哥,你不要再離開我了,你永遠都不要再離開我了!」

梅長蘇:「可我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林殊了…

我本該一直照顧妳,我原本以為我可以一直照顧妳的。

霓凰:「你是一直在照顧我的,自從我統領南境那天起,對於青兒,對於雲南穆府,

    我就是他們的支柱,可是每當我遇到任何的困苦,你就是我的支柱。

    我相信你就在我身邊,我相信你會回來的。

    就像小的時候,每當我跑遠了,跑不動了,我的林殊哥哥就會背我回家。」

091.jpg092.jpg093.jpg094.jpg095.jpg096.jpg097.jpg098.jpg099.jpg

(這段我保守估計至少re了有一百遍吧,這數字應該還會持續增加)

100.jpg

(小霓凰的選角很好,眉宇間有劉濤的神韻)

101.jpg

(我也喜歡少年林殊,雖然不算很帥,但笑起來很好看,有林殊開朗的氣質)

102.jpg103.jpg104.jpg105.jpg106.jpg107.jpg108.jpg109.jpg

梅長蘇:「可是時過境遷,恐怕再難回到過去了…」

霓凰:「你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你以前從來都不怕冷的,大家都叫你小火人,

    這些年你到底經歷了什麼,到底是怎樣殘忍的事,

    能夠抹掉一個人身上所有的痕跡,讓你變得面目全非?」

梅長蘇:「以後有機會,我會原原本本的告訴妳,此次回京我所做之事危險重重,

     不能暴露我林殊的身份。」

霓凰:「我知道…」

梅長蘇:「尤其是冬姐和景琰,他們也不能知道。」

霓凰:「冬姐我明白,可為什麼不能告訴靖王?」

梅長蘇:「我所謀之事,不能牽扯絲毫往日的情感,包括妳。」

霓凰:「那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梅長蘇:「今日以後,我還是蘇哲,你還是郡主,不能露出絲毫破綻。」

霓凰:「好,我可以等,等到你再變回我的林殊哥哥。」

即使知道他回來不能牽扯往日情感,她無怨,只問了一句我能為你做什麼

即使他要兩人裝作點頭之交,她一口承下,然後說她等

110.jpg111.jpg112.jpg113.jpg114.jpg115.jpg116.jpg117.jpg118.jpg

臨走前,他讓她擦乾眼淚,別讓穆青看到她哭過,像林殊哥哥吩咐著小霓凰

他看似無情的推開霓凰的手,不敢看她眼中的失落,但她叫住他的時候,他還是回頭了

「我還能去蘇宅…看你嗎?」他的小女孩在徵求他的同意

「如果你實在想見我,就來吧。」他給了她一個微笑,沒有拒絕她

他推開她,是因為他不是林殊了,是因為他年壽難永,是因為他背負的太多

有太多理由讓他只能推開她,可是他也無法拒絕那個小女孩的要求,而這是林殊的溫柔

119.jpg120.jpg121.jpg122.jpg123.jpg124.jpg125.jpg

謝天謝地,電視劇刪掉了聶鐸,天知道我有多討厭這角色

導致後來我不管重刷小說多少次看長亭相認都很不舒服,把聶鐸刪掉真是劇中最好的改編

因為劇中這段太美太催淚,我不想說太多聶鐸讓我心情不好,但一句話就是「聶鐸真是垃圾」

我不排斥書中讓霓凰愛上別人,畢竟人都是要往前走的,何況林殊已經注定不能跟她相守

讓她們兩情相悅又不能白頭偕老,對霓凰太慘,沒看到劇中殊凰一邊發糖一邊發玻璃渣嗎…

雖然我私心希望霓凰能陪梅長蘇人生最後這一段,但我也樂見霓凰找到她的幸福

只是,那個人不能是聶鐸。

聶鐸是赤燄舊人,是林殊副將,他肯定知道林殊對霓凰的感情,有想過回到霓凰身邊

聶鐸很清楚林殊不能回到霓凰身邊的理由,身中火寒之毒,容貌全改,又背負七萬冤魂

他看林殊熬過火寒之毒剉骨削皮的痛,看林殊燃燒生命只為求得七萬冤魂終能昭雪

他在林殊身邊看盡林殊的苦楚,然後他愛上了他的少帥的未婚妻

嗯,我只能說聲了。這麼人渣的角色還讓霓凰配給他我接受不能

(先寫到這裡,因為12集寫不完…不然我對聶鐸的怨念真是綿綿無絕期)


靖王跟沈追在路上巧遇,沈追說起漕運的細目有點不太對,兩人結伴去碼頭

兩人看出官船上貨物跟登載的不太相符,沈追決定繼續追查下去

靖王提醒沈追小心,樓之敬留下的爛賬跟太子脫不了關係

130.jpg

(據說凱凱王本人很怕馬,真是難為他了)

131.jpg


言侯難得回府,豫津高興不已,只是言侯立刻就要回道觀,讓豫津難掩失落

豫津提醒言侯,求仙訪道無所謂,但丹砂實在吃不得,言侯一句你不懂就走了

但出門前回頭問了一句「你在府裡,銀子還夠用嗎?」豫津點點頭

132.jpg133.jpg134.jpg

雖說言侯這種只用金錢滿足孩子,卻不給孩子足夠陪伴的行為很糟糕

但我卻在其中感受到言侯那笨拙的父愛啊…(反正就是對言侯偏心就是了)


梅長蘇回到蘇宅後大病一場,晏大夫說是「神思不寧,鬱結寒氣」

宗主喝完藥本想下床,晏大夫兩眼一瞪又乖乖的縮回去躺著

譽王又派人送禮來,黎綱想到已經退了兩次還送忍不住抱怨好可愛XD

下人說這次送的是一些精巧的玩具,要給飛流的,飛流立刻雙眼放光

梅長蘇看到此期待的飛流,開口讓他們把譽王的禮物留下

126.jpg127.jpg128.jpg129.jpg135.jpg136.jpg137.jpg138.jpg 


秦般弱跟譽王邀功,因為那箱玩具是她準備的,她看準飛流不僅是個護衛,更像個小弟

譽王自是高興,因為朝堂論辯大獲全勝,全靠梅長蘇獻策,但送出的禮蘇宅卻一樣不收

只是送箱玩具仍嫌不夠貴重,譽王決定親自去蘇宅探望生病的梅長蘇

皇后在後宮例行朝見時病倒了,譽王府的人趕緊去蘇宅通知譽王

譽王大驚,匆匆拜別梅長蘇進宮探望皇后


江左盟追到有批黑火被夾帶入京,可是在半路上跟丟了

江左盟的人趕緊去報告十三先生,宮羽聽到有批不知去向的黑火在城中流竄擔心梅長蘇的安危

十三派童路去調查,發現這些直達的官船都是載些鮮果香料,貴宦之家所用的年貨

種類繁雜,很多府第都有預定,很難查出誰家嫌疑最大

但童路還是查到有四船火藥送入了私炮坊,年關將至,炮竹買賣可獲暴利

可是官屬的制炮坊收入都要入庫,所以樓之敬開了私炮坊,收入由他跟太子瓜分

樓之敬雖然倒台,但太子不會放過這個收入,所以私炮坊仍在運營

只是除了江左盟以外,戶部尚書沈追也在追查這個案子

宮羽自告奮勇去蘇宅報告,但十三先生告訴宮羽,童路現在裝作菜販

每日往蘇宅送生鮮蔬果,所以以後妙音坊跟蘇宅的聯絡由童路負責


梅長蘇聽了童路的報告,指示以後查到消息都可以透露給沈追

童路退下後,黎綱上前報告皇后的病情並無大礙,只是症狀來的突然,大家才如此慌張

梅長蘇讓黎綱去通知霓凰以問安的名義進宮打探,順便弄張太醫的藥方出來

梅長蘇覺得這場病來的太巧,不查不放心,雖說越氏是最大的嫌疑者

但越氏剛復位,元氣未復,越氏如日中天的時候都沒有成功了,何況是現在

而且越氏真的要下手的話,不會下手這麼輕,皇后這次生病怎麼說也就不能參加祭禮

不管怎樣,年終祭禮要到,皇后的病情可能會讓祭禮再起波瀾

140.jpg141.jpg142.jpg143.jpg144.jpg 


眾嬪妃在皇后寢殿外等候,皇后身邊的女官說皇后需要靜養,各娘娘散去

只有靜嬪若有所思,宮女們捧著皇后的茶具退了出來

靜嬪攔下,藉口茶具精緻,拿起來觀賞了一下就走了

139.jpg145.jpg146.jpg

(其實我覺得劇中開外掛開最兇的,不是梅長蘇,是靜嬪娘娘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herbie
  • 您寫得好棒,讀著您的文字,彷彿又把瑯琊榜再看了一次,
    我也喜歡殊凰配,關於他們的片段都re了N遍,
    愛情雖不是主線,但每次出場催淚指數都滿點呀,
    為了家國大義犠牲兒女情愛,好揪心~~~

    期待您繼續寫瑯琊榜哦!加油加油!^^
  • 謝謝支持,我會努力寫下去的!

    circler 於 2015/11/22 23:31 回覆

  • kwater0729
  • 格主大人寫得好用心,同意樓上彷彿把瑯琊榜再重溫了一次,
    不僅畫面截得好,還有經典台詞、和原著的比對與格主自己的心得,
    好多都把同為小粉絲的心情寫出來了!

    這集林殊與霓凰相認的情節看到我大哭呀,
    一直倒退看了好幾遍,胡歌演得太好,
    悲愴的眼神、顫抖的嗓音、略為游移最後仍撫上霓凰背上的手、臨走時的笑容,
    把台詞以外的情緒層次表現得淋漓盡致 O - Q

    瑯琊榜好多場戲都看得我心揪(內傷),
    可這場大概是小霓凰在林殊哥哥面前放開了情感,
    身為觀眾的我也哭開了 Orz
  • hwd0958
  • 還好我沒看過小說,部過我覺得劇中霓凰的感情太悲催了,但我也很不喜歡有其他砸角去喜歡霓凰
  • hwd0958
  • 靜嬪娘娘應該不是觀賞,而是嗅味道,因為以他醫女的專業,應該會比正常人有更強的感覺才對吧(第十遍的觀察)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