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敬中因為何文新被判死刑,太過傷心抱病在家

年底是吏部最忙的時候,升降考核、外放實缺,關乎到眾多人的前途

各地官員可以藉著拜年的機會到處遊走活動,自然是有很多油水可以撈

如同戶部是太子的小金庫,吏部的人事任免權給譽王帶來很多隱形收入

但這一切都需要何敬中的打理,何敬中這一病吏部政務停擺,讓譽王頭疼不已

可是何敬中這個心病是因為他兒子,但何文新死罪已定,無翻案的可能

譽王之前又不是沒試過,不過秦般弱提議既然文遠伯要一條人命,給他就是了

001.jpg


景睿跟豫津去蘇宅看望梅長蘇,豫津人未到,聲先到,大手大腳直奔蘇兄面前

盯著梅長蘇,連問蘇兄身體是否已無大礙,因為梅長蘇前幾日還因病閉門謝客,讓兩人沒少擔心

梅長蘇說只是受點風寒不礙事(明明是心病…),豫津告訴梅長蘇自己帶來幾筐嶺南的柑橘

飛流端上來後眾人分食,豫津嚷嚷這柑橘皮薄多汁,來年也要在家裡種一棵

景睿吐嘈南橘北枳,豫津要是真的在家裡種大概也只能種出苦瓜XDDDDDDD

飛流拿起來聞了聞眉頭一皺把橘子放下走了,梅長蘇起了疑心

002.jpg003.jpg004.jpg005.jpg006.jpg007.jpg008.jpg

梅長蘇說這麼新鮮的橘子竟然是從嶺南運過來的,走的一定是官船吧

豫津說對,這是嶺南府直發的官船,中途不用停檢,所以比普通運船快多了

金陵的貴族世家都很喜歡,整整十船一下就被分光了,要不是言侯提前預定他們家還搶不到呢

009.jpg010.jpg011.jpg

豫津狂吃橘子,被景睿吐嘈是不是想吃完一筐再走,豫津說大不了我再送咩~

梅長蘇問豫津怎麼有時間來蘇宅串門子,言皇后生病,他竟然沒去宮裡請安

豫津緊張,說言皇后要是病重,得趕快通知言侯回京才行,梅長蘇問言侯不在京裡嗎?

豫津說言侯去城外的玄天觀打醮了,言侯熱衷於求仙訪道,兩耳不問紅塵事

豫津忍不住抱怨要不是有自己這個兒子,他們家都改成道觀了,梅長蘇笑說言皇后也不管管?

豫津回言侯兄妹並不親近,他爹偏愛清修,要不是宗祠在京城,他爹已經搬到山裡了

景睿:「言伯伯清淡無為,如閒雲野鶴一般,

    可你為何是個哪裡熱鬧就往哪裡湊的惹事精呢?我看,像隻野貓!」

豫津:「行!你蕭大公子有氣質,您是家貓行了吧!」

012.jpg013.jpg014.jpg015.jpg016.jpg017.jpg018.jpg019.jpg

景睿問蘇宅過年時是不是只有這些人,梅長蘇說除夕就是這些人,初三初四可能會再邀些朋友

景睿畢竟是大家庭長大的孩子,覺得這樣有點冷清,小飛流在旁邊搭腔「不冷」

豫津插嘴蘇兄本來就不是愛熱鬧的人,而且他覺得這家裡人已經夠多了

他們家每年祭完祖就像只有他一個人似的,因為言侯幾乎都回丹房煉丹去…

020.jpg021.jpg

(景睿你坐姿也太帥了)

022.jpg

(從這背影我竟硬生生看到忠犬的形象)

023.jpg024.jpg

(豫津秀秀)

025.jpg

梅長蘇讓豫津找點消遣,豫津一聽來勁了,邀蘇兄去逛逛螺市街的青樓逛逛

還說飛流怎麼說也該"成年"了吧XD 梅長蘇對豫津沒轍了,答應讓豫津帶飛流去

豫津囂張的對飛流說你今年歸我管了,飛流抗議

026.jpg027.jpg028.jpg029.jpg030.jpg031.jpg

(景睿今天特別帥)


靖王入宮,碰見沈追,沈追問起靖王為何入宮,靖王回說今天是他可以入宮看靜嬪的日子

沈追意外靖王還不能隨時入宮看望靜嬪,靖王解釋隨時入宮是親王的待遇

沈追替靖王打抱不平,誰都知道靖王軍功累累,到現在卻連親王的位份都沒有

靖王沒放在心上,只關心漕運的事查得怎麼樣了

032.jpg033.jpg034.jpg035.jpg

沈追告訴靖王他查到漕運夾帶的是黑火,樓之敬利用黑火開了一家私炮坊

靖王奇怪樓之敬都倒台了,私炮坊怎麼還在運營?沈追說自然是因為還有別的受益者…

靖王想到是太子與樓之敬勾結開私炮坊謀取暴利憤憤不已

沈追說等查明證據確鑿之後,一定會將私炮坊連根拔起

036.jpg


靖王到了芷蘿宮,靜嬪連忙吩咐宮女拿出新做好的點心

還說正好有事要跟靖王說

037.jpg038.jpg

(這幕總讓我覺得是明誠在跟明鏡問安…)

039.jpg040.jpg041.jpg

(王凱有三寶:鹿眼、手美、低音炮!)


梅長蘇一直臥床休息,但晏大夫警告他思慮不停也是一種勞累,損耗過度必不長久

梅長蘇說自己未嘗不想多撐些日子,讓晏大夫多費心

晏大夫說來照顧梅長蘇是打過賭的,讓梅長蘇不要害他輸了

042.jpg043.jpg044.jpg

(晏大夫好像難得這麼慈祥,也是啦,他的病人超級不聽話的…)


靖王到蘇宅看望梅長蘇,梅長蘇問有什麼事,靖王卻開玩笑我沒事不能來嗎(整個在打情罵俏吧)

梅長蘇囧了一下,靖王說自己的確有事,他知道梅長蘇一定想知道皇后生病的原因

靖王說皇后中的是軟蕙草之毒,軟蕙草會讓人四肢乏力,頭暈目眩,藥力約莫六到七天

靜嬪症狀看得清楚,事後又查驗過,所以應該不會錯(靜嬪智商情商都破表啊)

梅長蘇疑惑怎麼會有人下藥性如此輕微的藥,手指不自覺的搓起衣角

靖王看到後,驚愕的看著梅長蘇的臉,但梅長蘇陷入思考沒注意到靖王的變化

靖王告訴梅長蘇譽王已經在追查,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梅長蘇說那就讓譽王去查吧

靖王:「蘇先生在想事情的時候,手裡也會無意識的搓著什麼東西嗎?」

梅長蘇慌忙放開衣角,解釋自己沒事時也會這樣,很多人都有這習慣

梅長蘇一邊裝作淡然解釋自己的習慣,一邊卻將手指收回袖中像是怕被發現什麼

靖王:「是啊,我認識的人中,也有一個這樣的…」

045.jpg046.jpg047.jpg048.jpg049.jpg050.jpg051.jpg052.jpg053.jpg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054.jpg


靖王提起沈追在查個大案,想跟江左盟借調一些人手去保護沈追

梅長蘇說沈追連私炮坊的案子都告訴你了,你們的交情果真不錯

靖王驚異梅長蘇知道私炮坊的事情,轉念一想,沈追本是梅長蘇讓他結交的,他當然知道

靖王照著梅長蘇給的名單結交,雖然都是治世良臣,但遺憾自己不能誠心以待

梅長蘇建議不如讓自己給他們找點麻煩,讓靖王出手解救,賣個人情

靖王不悅,認為人的交往沒有真心,再多也沒用,結交良臣,不應有太多手腕

梅長蘇:「有道是,君子可欺之以方,只有誠心,沒有手腕,是萬萬不行的。

     像奪嫡這樣的事情,如果比的只是誠心和善意,史書上又何來血跡斑斑呢?」

等到太子跟譽王注意到靖王的鋒芒,到時的情勢會比現在更嚴峻

靖王表示自己明白,剛剛那番話是因人而異,有些人越用心機,反而越得不到

梅長蘇:「用人之道,本就不能一概而論,殿下有殿下的策略,我有我的方法,

     殿下品的是德,我量的是才,有時候以德為先,有時候以才為主,

     這就要看殿下,把人用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了。」

055.jpg056.jpg057.jpg058.jpg059.jpg

梅長蘇讓靖王看看童路,童路是蘇宅對外的窗口,梅長蘇很信任他

但是童路的母親卻留在廊州由江左盟照顧

梅長蘇:「我對童路委以重任,用人不疑,這是我的誠心;

     把他的家人留在手裡,以防萬一,是我的手腕。」

靖王:「你一定要把自己做的事,都做的如此狠絕嗎?」

梅長蘇:「我本來就是一個狠絕之人。

人素來只會被朋友出賣,敵人永遠是沒有出賣和背叛的機會的。

靖王:「這個我信,但你可知,你若如此待人,人必如此待你?」

梅長蘇:「可是我不在乎,殿下盡可以用任何手段,來試探我、考驗我,我都無所謂,

因為我知道自己心裡忠於的是什麼,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背叛。

060.jpg061.jpg062.jpg063.jpg064.jpg065.jpg

靖王的性子寧折不屈,但在奪嫡的過程中其實他有不少妥協的地方

很多他以前不屑為之的事情,他也慢慢的調整心態,因為為了那個更遠大的目標,必須如此

靖王在書中給我的感覺更沉穩一些,可能是因為赤燄舊案看透人心的險惡

靖王有種凡事冷眼旁觀的淡漠,永遠喜怒不形於色

但劇中的景琰有點…天真(?), 碰到厭惡的事情會很明白的表現出來

並不是說兩者的表現如此極端,只是偶爾在一些細微的地方給我這種感覺

梅長蘇雖然想保有靖王赤子之心,但也不是要他天真的以為心誠則靈

這世界沒那麼甜,所以在過程中不斷地教育靖王,在不失本心的原則下更圓融一些

這段梅長蘇的口吻雖然都是淡淡地,但是其中的酸楚真是沒少半點

他也曾經滿腔熱血的以信任對待世界,但卻遭到世界的背叛,而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

他現在只能用這種方式活著,不能不說也是一種無奈


越貴妃求見皇上,建議皇后如果不能出席祭禮,應由年位最長的許淑妃代理

皇上稱讚她懂事,越貴妃以退為進,說朝堂論禮都是因為自己的缺失

皇上反說這次是譽王做的太過份了,只是朝堂論禮是正途,才順著譽王

以後越貴妃在皇後面前還是要有分寸,讓她委屈一下

這皇帝真是千錯萬錯都別人的錯,朝堂論禮皇上被打臉,是因為他自己帶頭敗壞禮制

還說什麼大梁以禮治國,根本就是皇上隨心所欲,以心治國

無視祭禮規程是國事,越貴妃僭越中宮是家事,國事家事都亂七八糟,難怪朝綱敗壞至此


私炮坊每年運入京城的黑火都是固定的,但今年卻多了兩船黑火,而且最終沒有送入私炮坊

梅長蘇推測運送這兩船黑火的另有他人,目的不是製作炮竹,而是為了炸毀什麼

這個人能調動官船,能將戶部跟私炮坊作為擋箭牌,一定不是江湖中人

而眼下京城最有可能作為目標的就是年終尾祭,看到豫津送來的柑橘

梅長蘇想通了皇后的病跟黑火的關聯,還有豫津無意中透露的訊息

066.jpg067.jpg068.jpg069.jpg070.jpg

晏大夫擋下梅長蘇不讓他出門,不管梅長蘇好說歹說就是不肯

梅長蘇裝作不敵,趁晏大夫放鬆戒備時,給飛流一個眼神,飛流抱住晏大夫飛到屋頂上

將晏大夫的慘叫留在背後,梅長蘇悠悠哉哉的出門了

071.jpg072.jpg073.jpg 


梅長蘇去了言侯府,豫津景睿正在打馬球,梅長蘇說想拜訪言侯

豫津說言侯不在家,要晚點才會回來,豫津出門找打到牆外的馬球

梅長蘇問景睿豫津總是一個人在家嗎,景睿說應該是,他也好一陣子沒見到言侯了

豫津回來後說起自己打中夜秦使臣的馬車,不過豫津的身份也不怕夜秦這小國的使臣

豫津嫌棄夜秦使臣長得獐頭鼠目,聽到他是世家公子更加百般討好,一點使臣氣度都沒有

梅長蘇問豫津他心目中的一國使臣應當如何,豫津說應該要像藺相如那樣

不論在什麼危局下都面無懼色,辯能壓群臣,膽能鎮暴君,景睿說你眼光也太高XD

074.jpg075.jpg

梅長蘇說大梁也曾有過這樣的使臣,37年前,大渝、東海、北燕三國聯軍壓境

梅長蘇:「當時敵人以五倍的的兵力,綿綿軍營,直壓我境。

     那名使臣年方二十,手執王杖櫛節,絹衣素冠,隻身一人穿營而過,

     刀斧脅身而不退,他在敵營王帳之內舌戰群臣,心堅如山,舌利如刀,

     當時敵人的利益聯盟本就鬆散,被他一遊說,竟呈分崩離析之態,

     我王師將士一舉反擊,方解此危。」霸氣破表

豫津心生嚮往,問此人是否還在世,如還在世,真想一睹其風采

梅長蘇:「當然還在,那個人就是你父親。」景睿豫津震驚

076.jpg077.jpg078.jpg079.jpg080.jpg

(啊啊啊啊啊,言侯你一出場就帥炸了)

梅長蘇:「難道你以為,令尊這個侯爵之位,只憑他是言太師的兒子,

     有國舅爺的身份,便可輕易得來嗎?」

豫津結結巴巴,不知道該說什麼,梅長蘇感慨,言侯未滿四十就勒馬封侯

在當時也是叱吒風雲的人物,只可惜世事無常,如今只能和香符丹砂為伍

081.jpg082.jpg


豫津沉默,突然認真的問起梅長蘇今日來找言侯所為何事,此時言侯回府

豫津趕忙向父親介紹梅長蘇,言侯雖像方外之人,看梅長蘇的眼光卻莫名銳利

言侯疑惑現在名滿京城的麒麟才子,怎麼會來找他這個早已不涉朝堂的富貴閒人

梅長蘇直搗重點,說就算現在冬日漫漫,火藥也不能拿來取暖

梅長蘇問言侯是否把黑火都藏在了祭台之下,他已經找人確認過,證據確鑿

言侯即使計謀被看破仍毫無所懼,將計畫緩緩道來

火藥藏在祭台中,爐灰埋住引信,只要皇上焚燒黃紙丟入祭爐,祭台就會引爆

皇上祭天之時,皇后會站在皇上左右,所以言侯才會使計讓言后生病無法出席

雖然兩人失和多年,言侯也鄙視言后身負的罪孽,但兩人畢竟兄妹一場

言侯問梅長蘇是因為言后生病才查到自己嗎,梅長蘇回答言后生病固然蹊蹺

但讓他起疑心的是豫津送的幾筐柑橘,因為言侯連除夕都不跟家人共度,卻記得置辦年貨

想來就是為了配合官船的時間將黑火運入京城,誤導追查的人將目光放在私炮坊

梅長蘇:「侯爺甘冒滅族風險,謀刺皇上,到底是想幹甚麼?」

言侯:「我要他死!什麼大逆不道,弒君之罪,我不在乎,只要能讓他死,什麼罪我都能擔!」

083.jpg084.jpg085.jpg086.jpg087.jpg

(言侯不愧是做大事的,一出場就要炸皇帝,其實我真想支持他)

梅長蘇問是為了宸妃娘娘嗎,言侯訝異,梅長蘇說宸妃自盡不過過了12年而已,知道有什麼奇怪

言侯:「12年已經很長了,除了我,還有誰會記得她…」

梅長蘇問言侯既然如此情深意重,為何眼睜睜看宸妃入宮,言侯無奈道因為他是皇帝

言侯身為言太師之子,年幼時曾伴皇帝讀書,再加上林燮,三人一起長大

言侯:「我們曾經發誓,共患難,同富貴,生死相隨,永不相負,

    可是登上了皇位,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了『君臣』二字了…」

皇上登基第二年,林樂瑤進宮,隔年祁王出世,言侯心中默默祝福宸妃,將情意埋藏心中

言侯:「可是赤燄軍一案,景禹賜死,樂瑤自盡,林燮大哥一家蒙難。

    我如果不是一心修煉,遠遁紅塵,恐怕早就在九泉之下了…」

梅長蘇:「所以你謀畫了這麼多年,只是為了殺了他?」

言侯:「如此涼薄的皇上,難道他不該死嗎!」

088.jpg089.jpg090.jpg091.jpg092.jpg093.jpg

梅長蘇:「殺了他之後呢?皇上死了,留下一片亂局,太子和譽王兩相內鬥,

     朝政不穩,邊境大亂,最終得益的是誰?遭殃的又是誰?

當年蒙冤之人身上的污名依然烙在他們身上,祁王依然是逆子,林家依然是叛臣,

而宸妃,她依然是孤魂野鬼,無牌、無位、無陵,

     你鬧的天翻地覆,舉國難安,可最終呢?只不過是殺了一個人而已。」

言侯:「我何嘗不知道這是一條下策啊!可是你看看,眼前的朝局一片混亂,

    整個國家哪有一點點是我們當年想要的氣象?

    這個人,是我們扶持他走上皇帝的寶座的,眼下林燮大哥已經不在了,

    這個局面,應該由我來讓它停止!」

梅長蘇:「侯爺,你這不是在復仇,而是在洩私憤。」

094.jpg095.jpg096.jpg097.jpg

梅長蘇讓言侯想想豫津,皇上要是死了,懸鏡司一定會全力追查

梅長蘇現在能查到,懸鏡司事後自然也能查到,言侯對人生已無所留戀

可是難道要豫津這麼年輕就受此株連嗎?

言侯說豫津出生不久母親就過世了,自己沒怎麼管過他,生做他的兒子,可能就是豫津的命吧

豫津是個好孩子,自己可能彌補不了他什麼了…

梅長蘇告訴言侯,如果對豫津還有半分愧疚,不如早日回頭

098.jpg099.jpg100.jpg101.jpg

看完言侯跟梅長蘇的對峙,真的覺得皇帝實在很渣耶,他根本不是當上皇帝後變了

是他本來就是個涼薄的人,言侯怎樣跟他也是摯友,還扶持他當上皇帝

結果他搶走人家心愛的女人卻毫不手軟,然後多年後又猜忌她,讓她含冤而死

雖說是君臣,但君臣之間的情義一點都沒有,實在有夠垃圾

明明疑心病就重的要死,卻娶了百年帥府的女兒,有膽娶就不要怕外戚”擁兵自重”

自己把局面搞成這樣,事後又跑來疑心疑鬼,真的很為林燮感到不值


言侯雖然整個計畫看似愚蠢衝動,卻讓人無法苛責他,他覺得自己所託非人

才導致現今的亂象,所有的親朋至交都死了,死在那個他扶持的人手上

但言侯畢竟年方二十就孤身一人闖入敵營,那份氣魄直到心已涼透仍未改變

這個局面是他開始的,他要自己終結,非常言侯式的解決方法

這也凸顯林殊的計畫境界有多高,他不是要殺了那些罪魁禍首

他是要撥亂反正,讓一切回歸正途,開創新氣象

我覺得把琅琊榜定義為中國版基度山恩仇記真是把他的格局說小了

因為林殊從頭到尾的目的都不是復仇,而是雪冤,讓所有蒙冤而死的人都能得到正義


言侯在人生上失去的,我覺得老天爺利用豫津都彌補給他了

豫津不是他所愛之人所生,他自己又對人生失望,看來他的確沒在豫津身上放過多少心思

不受父親關注的豫津應該是被被祖父養大的,而豫津被教成了好孩子

言氏家風可見一斑,言老太師的風骨真讓人好奇

聰敏豁達,笑看人生,從不怨懟,體諒他人,從不強求得不到的東西,唯心而已

豫津享受風花雪月,不過是不想面對家中的孤寂,說到底也只是個寂寞的孩子

言氏家傳的翠月玨,言老太師過世時沒交給言侯,反而給了豫津

可見言老太師也很疼惜這個孫子,也對他有很深的期待

或許言老太師也能體會兒子心中的酸楚,不忍對言侯有太多的苛責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water0729
  • 同意格主說的,林殊的目的不是復仇,而是雪冤,
    兩者的格局完全不同,難度也不是一個檔次,
    他要的不是發洩,不是血債血償,他要的是正義,是真相公諸於世

    即使他遭逢不幸,對皇帝失望,可是沒有因此報復社會,
    他仍然心繫天下,關心國家,對靖王抱著一代明君的期待而輔佐調教,
    蘇哥哥正能量好孩子呀!!

    然後這集也好心疼豫津,娘不在,爹的心又不在他身上,
    還能長得這麼好,這麼樂觀
  • hwd0958
  • 言侯的立意也不能說錯,但他的做法比較治標,小殊的做法比較治本,他會考量到原清則流清這一點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