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推測暗殺案是要削弱皇上對禁軍的信任,一旦削弱禁軍,便有機會可以控制宮城

而想要控制宮城的人,必定是離權力中心最近的人,太子或譽王

而譽王自從慶國公倒台後,在軍方沒有可用的心腹

把蒙摯拉下台對譽王沒有好處,因為他沒人可以推上去

但是太子就不一樣了,他有謝玉,謝玉不僅是一品軍侯,掌管巡防營

表面上還保持中立,不涉黨爭,讓皇上更為信任他

一旦禁軍被打壓,最有可能接手禁軍的就是謝玉了

001.jpg002.jpg003.jpg004.jpg

不過蒙摯當禁軍統領很多年了,皇上不至於那麼簡單就懷疑他,撤掉他的位置

梅長蘇擔心的是皇上將這件事跟奪嫡聯繫在一起,因為皇上最忌憚的就是有人威脅到他的皇權

梅長蘇一想覺得不好,說要立刻去譽王府,帶著飛流離開了穆府

005.jpg006.jpg007.jpg008.jpg


皇上將夏春、夏冬師兄妹召入宮中,命他們清查內監被殺一案

夏冬疑惑皇上已經將這個案子交給蒙摯,為什麼還讓懸鏡司介入

皇上告訴他們內監被殺案蒙摯有責任,把案子交給他是想給他一個教訓

但蒙摯雖武功高強,查案卻非他所長,讓他去查案可能查不出什麼,皇帝本來就沒指望他

實際上皇帝早就屬意讓懸鏡司查案,蒙摯表面上在查案,實為懸鏡司的掩護

夏春夏冬覺得內監被殺案一不是劫財殺人,二不是江湖挑戰

最有可能的只是想殺害皇帝欽派的內監,至於真正殺的是誰他們並不在乎

009.jpg

驗屍之後,師兄妹認為能夠造成這種貫穿傷口,一定是劍術高手所為

但是江湖之大,人外有人,兩人都不能明確指正到底是誰犯案

沒有確切證據在皇帝面前,再多推測都只能吞進肚子裡

但不能在皇帝面前說,師兄妹二人私下討論總還是可以的吧

夏春懷疑的是江左盟,因為現在京城中他的江湖勢力最大

但是夏冬認為譽王手裡沒有更好的牌了,讓江左盟刺殺內監,對譽王並沒有好處

早就被刺殺過的夏冬能不猜到是誰嗎…她立刻聯想到天泉山莊跟寧國侯府切不斷地關係

010.jpg011.jpg012.jpg


秦般弱告訴譽王蒙摯因為內監被殺案被杖責,建議譽王進宮替蒙摯求情

因為蒙摯雖然被責罰,但皇上只是現在在氣頭上,不會因此懷疑蒙摯的忠心

風頭過去之後蒙摯仍是禁軍統領,譽王本就想結交蒙摯,正好藉此機會向蒙摯釋出善意

而且不管怎樣,至少不能讓東宮的人搶先賣給蒙摯這個人情

梅長蘇趕到譽王府時,譽王已經進宮了,秦般弱對梅長蘇好生招待,但梅長蘇根本懶的理她

秦般弱正尷尬時,譽王回來了,看到梅長蘇主動上門拜訪正高興

沒想到梅長蘇劈頭就說譽王這件事處理的太冒失了,譽王頓時被澆了一盆冷水

013.jpg

(拎北當你不存在)

014.jpg

譽王不懂為蒙摯求情有什麼不妥,梅長蘇解釋蒙摯統領禁軍,皇上的生命等於交在他手上

現在蒙摯一出事譽王就進宮替他求情,皇上會覺得譽王是在伸張正義,還是跟蒙摯交情好?

都不是,以皇上多疑的性格會懷疑譽王是想藉此拉近跟蒙摯的關係,以便日後為譽王所用

但有志於奪嫡的皇子跟禁軍統領交往甚深,對皇帝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015.jpg016.jpg017.jpg018.jpg

(秦般弱:  有這種謀士難怪譽王鬥了十年還鬥不倒太子)

梅長蘇讓譽王想想,雖然現在內監案跟譽王沒有關係,但要是事態繼續惡化下去呢?

譽王面色沈重,說皇帝會懷疑蒙摯已經控制不住局面…

梅長蘇告訴譽王,一旦蒙摯被撤換,譽王手中沒有合適的人選,但太子手上卻有謝玉

六部尚書的位子失去了還有補救的機會,但禁軍統領的位置被謝玉拿去的話

譽王在宮中的影響力絕對會大幅的被削弱,到時候譽王會比死還難受

019.jpg020.jpg021.jpg022.jpg

(秦般弱:)

023.jpg


謝玉知道譽王進宮替蒙摯求情後高興的不得了,因為皇帝聽了之後臉色非常難看

卓鼎風疑惑在朝堂上跟太子鬥了這麼多年的譽王怎麼會這麼衝動

謝玉告訴卓鼎風,因為失去慶國公的譽王,太需要一把劍了


飛流在蘇宅庭院玩耍時,胖鴿主藺晨的白鴿到了,飛流看到驚慌不已瞪著鴿子許久

飛流不情不願的把鴿子抓住,被黎綱看見,讓他趕快把鴿子送去給梅長蘇

飛流不肯,黎綱一副看熱鬧的樣子,說你之前把鴿子藏起來是被罰關小黑屋,還是洗地板啊?

飛流一怒之下抓住黎綱領口把人抬起來,黎綱連忙討饒,飛流把人放下來後哼了一聲走掉了XD

024.jpg025.jpg026.jpg027.jpg

(可憐的鴿子變成藺晨的替死鬼了)

028.jpg029.jpg030.jpg

(翻白眼的飛流)

黎綱跟梅長蘇報告已經讓江左盟的屬下調查這些年來天泉山莊跟哪些江湖高手有來往

至於京城中的劍術高手,不管是什麼門派,都已經讓十三先生嚴密追查行蹤

梅長蘇指示謝府周圍要重點監視,卓家父子的所有行蹤都必須報告到他這裡

黎綱說甄平快到京城了,謝玉要是再謀畫同樣的事情,一定不會讓他全身而退

031.jpg032.jpg033.jpg

(360度無死角美貌)

兩人說話時飛流終於克服心魔把鴿子拿進來交給梅長蘇,臉臭的跟什麼一樣

黎綱要飛流小心一點,不要掐死了胖鴿主心愛的鴿子,梅長蘇讓黎綱別說飛流了

至少飛流這次沒把鴿子藏起來,黎綱心中忍不住科科沒戳破飛流不是沒想過

034.jpg035.jpg036.jpg037.jpg038.jpg

梅長蘇把信箋拿下來後,打算把鴿子交給飛流,

黎綱及時攔下,說要是給飛流可能會變成烤小鳥,飛流不爽耍小脾氣

黎綱問南楚那邊進展如何,梅長蘇說藺大公子親自出馬有什麼辦不到的

黎綱問要怎麼回覆,梅長蘇說讓他務必四月十二日前進京,方能不誤大事

黎綱帶著鴿子準備退下,臨走前忍不住調戲飛流

黎綱:「藺晨哥哥辦完南楚的事,說不定就要來京城看你,你高不高興啊~」

飛流:「」,飛流作勢要打黎綱,黎綱帶著鴿子落荒而逃

梅長蘇無奈,哄飛流說帶他去看那個他打不過的人,飛流破涕為笑

039.jpg040.jpg041.jpg042.jpg043.jpg044.jpg045.jpg046.jpg047.jpg048.jpg049.jpg

(OMG,蘇宅日常我可以看800集)

050.jpg051.jpg052.jpg


飛流看到蒙摯,不管蒙摯正在養傷,直嚷嚷著要蒙摯起來打架

梅長蘇攔下飛流,蒙摯看到梅長蘇很高興,說這點小傷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他現在煩的是皇上限他三十日內破案,梅長蘇淡定的說不用查了,破不了的

蒙摯說我不會查案,但有你啊,梅長蘇卻說不會幫他查,讓蒙摯期限一到就去跟皇上請罪

053.jpg054.jpg055.jpg056.jpg057.jpg

(蘇兄還嫌棄蒙大統領的藥笑死我了,人家又不像你是土豪什麼都用最好的!)

蒙摯不懂,梅長蘇開玩笑說你不會是捨不得禁軍統領的位置吧?

蒙摯說戀棧權位非他所好,只是他要是解甲而歸,梅長蘇在宮中就少了一大外援

梅長蘇說你把屁股養好就是在幫我了

梅長蘇說既然他們敢對你下手,我就不會放過他們,蒙摯一聽知道梅長蘇有懷疑的對象

058.jpg059.jpg060.jpg

蒙摯連問是誰,梅長蘇說京城中的幕後黑手就那幾個,自己已經查過,幕後主使必有謝玉

謝玉不僅有動機,也有能力,蒙摯很高興說那這案子不就破了嗎?

梅長蘇說知道是謝玉,也不代表這案子就能破,尤其是蒙摯

現在皇上已經在懷疑蒙摯跟譽王勾結,如果蒙摯沒有證據就去指控謝玉

皇上會認定蒙摯參與了黨爭,而暗殺欽使這麼大的罪名,謝玉絕對不會留下證據

就算找到證據,也還是不能讓蒙摯來破,蒙摯問為什麼,梅長蘇沒有回答讓蒙摯養傷就好

梅長蘇:「既然他們要動用江湖勢力,我們就讓他知道,這個江湖到底誰作主!」

061.jpg062.jpg063.jpg064.jpg065.jpg

(我跪了我,宗主你太殺了)


譽王收到梅長蘇的建言,進宮讓皇后小心,因為對方的目標是禁軍的話

只要宮城之中有任何風吹草動都是禁軍護衛不周的責任,而皇后是六宮之主也脫不了關係

皇后要譽王放心,自己十六歲就嫁進皇家,又當後宮之主那麼多年,自有整肅宮城的手段


霓凰去蘇宅告訴梅長蘇,皇上果然已經將案子交給懸鏡司

梅長蘇說不意外,畢竟事關皇家顏面,皇上就算信任蒙摯,也不會相信他的查案能力

霓凰注意到梅長蘇一坐下來就拿毛毯蓋在身上,趕緊拿起手爐塞進梅長蘇手裡

霓凰驚異於梅長蘇的手竟然如此冰冷,梅長蘇斂下眼眸迴避霓凰的視線

梅長蘇故作輕快說沒事,只是剛剛碰了涼水(見鬼了,你剛剛明明在整理書籍,碰什麼水啊…)

霓凰看出梅長蘇的不自在,貼心的沒有多問

066.jpg067.jpg068.jpg069.jpg070.jpg071.jpg072.jpg073.jpg074.jpg075.jpg076.jpg

這個案子本來就是懸鏡司管轄範圍,梅長蘇估計謝玉早就料到他將面對的是夏春或夏冬

謝玉一定早有準備,即使懸鏡司查到他也找不到任何證據

卓鼎風是琅琊高手榜排行第四的高手,就算夏冬找到機會跟卓鼎風交手也找不到他的破綻

蒙摯雖為大梁第一高手,可是現在養傷中,就算傷好了,卓鼎風死不出手又能怎樣

霓凰意識到這個案子連懸鏡司都破不了,梅長蘇說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幫蒙摯破案

連懸鏡司都破不了的案子,蒙摯如果破了的話,皇上一定會忌憚蒙摯的能力

霓凰賭氣似的說那叫蒙摯什麼都別查了,反正不能也不行查出什麼

梅長蘇笑笑說該走得過場還是要有的,該怎麼樣就怎麼樣,該怎麼緊張就怎麼緊張

只是沒有結果而已,而他要的就是這個「沒有結果」

077.jpg078.jpg079.jpg080.jpg081.jpg082.jpg083.jpg084.jpg


景睿看見卓青遙從外面回來,問卓青遙出去做什麼,卓青遙說自己出去走走

景睿奇怪大年初二晚上出去能做什麼,卓青遙說自己只是去散散心

景睿事後去謝綺那裡旁敲側擊,初二那天晚上兩人是不是吵架了,不然卓青遙怎麼會去外面散心

謝綺說那天晚上卓青遙沒有出門,說是謝玉找他下棋,所以才比較晚進房

087.jpg


半夜時宮裡有人縱火,犯人雖然當場被射殺,但經查卻是在冊的太監,不是外面混進來的

皇上大發雷霆,認為皇后這個後宮之主管理有失,皇后有皇后的尊榮,但也有皇后的責任

皇上放狠話要是皇后管不了的話,他可以找人替她管(靠北,好像你皇上當的多好似的)

皇后的侍女私下替皇后抱不平,認為皇上的話說的太重了

皇后:「陛下有句話說的對,後宮出任何亂子,都是我正宮娘娘的

    她越貴妃可擔不起半點罪責。」

皇后吩咐即日起嚴整宮務,嚴加核查宮裡人的走動,讓人看看她掌管後宮多年也不是白做的

隔日,皇后下令杖殺所有近日內觸犯過宮規的宮女,宣告非常之日要行非常之法

085.jpg

看了這段其實我蠻同情皇后的…身為後宮之主,看似無限尊榮

但是她沒有子女,對於後宮的女人來說,她已經輸了

年歲漸長,色衰愛弛,守著皇后的位份,皇上卻沒有給她相應的尊重

她能抓住的只有僅剩的尊嚴,至少她還是皇后,就算是責任,那也是只有皇后才擔的起的錯誤


宮羽偷偷地跑來蘇宅想跟梅長蘇拜年,不巧的是梅長蘇剛剛午睡

童路讓宮羽等到梅長蘇午睡起來,宮羽說自己是瞞著十三先生出來的等不了那麼久

宮羽讓童路不要告訴梅長蘇她來過,因為她是冒著被責罵也要見到梅長蘇一面的覺悟來的

但既然沒見到梅長蘇,就不要白白讓梅長蘇生氣,梅長蘇早吩咐過他們不能隨便過來

最後宮羽只能朝著主屋的方向深深地看了一眼後落寞的離開

086.jpg 

宮羽說慘也真的是慘,她的愛情註定是單行道,甚至她也不期望有回報

她所求的不過就是那麼一面,而這一面對她來說都是奢求

可惜我是死忠的護霓寶協會會員,我從骨子裡就莫名的排斥她

真的不是她的錯,我也同情她,但我無法控制(攤)


謝玉讓卓家父子去刺殺沈追,說沈追抓著樓之敬的舊帳不放,想要製造假案出來對太子不利

卓青遙疑惑素聞沈追為人正直怎麼會…謝玉截斷卓青遙的話頭,說沈追只是隱藏的很好

謝玉說他已查實沈追是譽王的人馬,讓卓家父子不要遲疑

而且太子已經下令,不管沈追查到什麼都要毀掉,必要時,沈追這個人也不能留

話說每次看到卓家父子,我都很想寫一篇「論獨立思考的重要性」

因為我跟你很熟,所以你做的一定是好事這種偏見真的很可怕啊

雖說謝卓兩家的交情不能那麼簡單的定義,但是畢竟刺殺的是二品大官耶…

卓家父子卻對謝玉的說法照單全收,沒有自己去核實過,到底當人命是什麼

更不要說之前暗殺過的那些人了,堂堂天泉山莊卻不問是非黑白的替人當殺手

還有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太子身為儲君是很有優勢的,他可以動用的資源太多了

卓家父子不覺得堂堂儲君卻只能搞暗殺這種見不得光的手法很詭異嗎?


景睿豫津去拜訪梅長蘇,豫津提議該帶梅長蘇去螺市街逛逛了

景睿說豫津大過年的就要帶人去青樓太沒出息了,梅長蘇說自己就不去了,讓他們帶飛流去

豫津開玩笑說不怕我帶出去的是飛流,帶回來的卻是風流嗎?

景睿吐嘈你哪能帶風流回來,你不是帶下流回來就很不錯了

豫津說你才沒出息,他又不是要帶蘇兄去青樓,而是想帶蘇兄去聽曲

豫津大讚妙音坊的曲子,說梅長蘇是音律大家,應該去鑑賞一下

梅長蘇裝作聽出了興趣,豫津當場約定十五燈節那天一起去妙音坊

088.jpg

(景睿因為卓青遙的事整段情緒都蠻DOWN的)

089.jpg090.jpg091.jpg092.jpg093.jpg

(話說梅宗主過年期間還戴起了飄逸的髮帶!)

094.jpg095.jpg 

梅長蘇說很久沒看景睿舞劍了,難得閒暇,不如來看看景睿進益如何,景睿欣然答應

景睿舞劍時,梅長蘇的眼神異常銳利,結束後梅長蘇稱讚景睿得到了卓鼎風的真傳

想必卓青遙的功力更加了不起,當年在廊州時,梅長蘇就已耳聞卓青遙的名頭

梅長蘇隨口問起卓家是不是過完正月就離開京城,景睿說一般來說會待到四月半

而且今年五月謝綺要生產,長公主打算留下謝綺在京城待產

豫津湊熱鬧說為什麼通常會待到四月中,梅長蘇說該不會有什麼重要的日子吧

景睿不好意思說出其實是自己的生日是四月十二

096.jpg100.jpg101.jpg102.jpg103.jpg104.jpg

(豫津實在是太逗了)

梅長蘇問景睿生日都怎麼過,景睿說自己是小輩沒什麼好慶祝的

豫津插嘴每年長公主都會為景睿舉辦晚宴,讓景睿請來所有想請的人大玩一場

景睿尷尬制止豫津,景睿說要是今年蘇兄能來就好了,豫津說你昏頭啦,難道你不打算請蘇兄?

景睿說之前蘇兄在雪廬時,侯府照顧不周,所以…

(景睿你真是個好孩子,明明很想邀蘇兄,又內疚父親做過的事情,所以一直刻意不讓豫津提)

梅長蘇說你沒邀我我怎麼去,景睿驚喜梅長蘇竟然還肯登門,說好生日那天恭候梅長蘇大駕

107.jpg108.jpg109.jpg110.jpg111.jpg

豫津羨慕景睿一定會拿到蘇兄的大禮,還特意提起自己的生日是七月七,讓蘇兄不要忘記

景睿打趣豫津應該晚生幾日,生在七月半會更好XDDDDDD

梅長蘇說七月七出生的男孩子都是極重情義的,景睿大方同意(這對竹馬竹馬好閃啊)

豫津默默爬到蘇兄旁邊說悄悄話,讓蘇兄不要送太貴重的禮物

因為他爹今年守歲忘了給零用錢,手頭有點緊,蘇兄送太好他壓力會很大XD

豫津說反正景睿品味不太好,送太好的東西他也不懂,景睿淡定表示我都聽見囉~~~

豫津爬回去,說其實不管蘇兄送什麼禮物,只要蘇兄到場對景睿來說一定是最難忘的

112.jpg113.jpg114.jpg115.jpg116.jpg117.jpg118.jpg

(豫津的第六感準到可以說是通靈的水準了…)


沈追去拜訪靖王,靖王說沈追這個當朝新貴竟然有時間來自己這個無人問津的地方

沈追說拜年的人雖多,但值得見的沒幾個,所以來靖王這裡透透氣

靖王問起私炮坊的案子,沈追說快的話正月十六復印開朝就可以上奏,慢的話也不會慢過月底

靖王要沈追小心點,畢竟現在京城都有人敢在宮牆底下殺人,何況沈追現在查的又是大案

回去時靖王擔心沈追的安危,讓列戰英待人護送,而卓青遙在遠處默默觀察著

097.jpg

(啊啊啊啊啊,凱凱王的大白牙)

098.jpg

(只露出冰山一角仍美翻的玉手)

099.jpg

(手比人美,我覺得王凱笑起來比不笑好看, 可惜靖王這角色讓他很少有露出大白牙的機會)

105.jpg106.jpg


黎綱像梅長蘇報告已經查明京城中有九名高手跟卓鼎風有關聯,問是不是要繼續監看

梅長蘇:「身份不是確認了嗎?還監看什麼?

     按照江湖規矩上門挑戰,出手不用太狠,打得他們不能出門就行了。

119.jpg120.jpg121.jpg

宗主帥炸了,明明看起來就很孱弱,但全身上下散發著第一大幫宗主的霸氣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wd0958
  • 應該沒啥好奇怪的,因為謝玉跟夏江毀掉赤焰軍也算是暗殺啊,畢竟赤焰軍武力又雄厚也聲勢浩大,光憑謝玉要毀掉,難度很高
  • hwd0958
  • 看起來孱弱是宗主他在孱弱,他旗下的軍力可是比大樑軍力還強不知道幾倍嘞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