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的意思是謝玉想用江湖勢力搗亂的話,那江左盟就跟他奉陪到底

畢竟要比江湖勢力的話,難不成江左盟會輸嗎?

梅長蘇感慨卓鼎風也算是一代英豪,不知道是為了利益還是情義變成謝玉的打手

只是置身奪嫡的亂局之中非他所長,現在雙方又兒女聯姻,卓鼎風想要全身而退怕是很難

黎綱覺得不管怎樣,這都是卓鼎風自己的選擇,有什麼樣的結果都是卓鼎風得承受的

只可惜景睿,那麼溫厚的一個孩子,難免會受到父親的連累

梅長蘇:「景睿這孩子,又何止是可惜二字啊…」

001.jpg002.jpg003.jpg004.jpg


卓鼎風請進京城的高手,一天之內都被人打傷了 (你能不能找點靠譜的)

卓鼎風承認在江湖力量上江左盟本來就佔著上風,告訴謝玉梅長蘇查出他的人馬後

派出一個青衣劍客逐一上門挑戰,沒想到這些高手竟然一個一個被打傷 (高手在哪…?)

以後想在京城生事,已經沒有可靠的人手,削弱禁軍的計畫得暫時擱置

謝玉對梅長蘇恨之入骨,告訴卓鼎風,雖然不到萬不得已卓鼎風不用出手

但是必要之時,還是得仰仗身為大梁第二高手的卓鼎風親自出馬(他很常親自出手好嗎)

卓鼎風回答謝卓兩家早已親如一家,不必見外

005.jpg006.jpg007.jpg008.jpg

(江左盟的人都自帶萌點)

009.jpg010.jpg

(卓鼎風明明一天到晚出手,頻繁到我都懷疑天泉山莊是不是沒人了)


甄平和黎綱一起去拜見梅長蘇,稟告已經解決了天泉山莊的人馬

至於卓鼎風本人,因為卓鼎風是大梁第二高手,江左盟的人不敢跟的太近

不過卓鼎風似乎已經察覺江左盟在監視他,所以沒有太大的動靜

梅長蘇表示只要卓鼎風安靜下來他就已經很滿意了

011.jpg012.jpg013.jpg


夏冬每年初五都會去城郊孤山祭奠亡夫聶鋒,霓凰在城外給她送行

夏冬感激霓凰只要在京城一定會來給她送行的心意

孤山上,墳塋前,夏冬眼帶淚光,感嘆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

韶光已逝,青春不再,等到相見的那天,聶鋒會不會已經認不得她了

014.jpg015.jpg016.jpg017.jpg018.jpg


夏冬巧遇去孤山健行的梅長蘇,驚訝梅長蘇大病初癒就外出

梅長蘇解釋是大夫建議他多走動走動更有益於恢復體力,

梅長蘇說自己興之所至來到這裡,希望沒有打擾到夏冬

夏冬回答有什麼來不得的,只是此處鮮有人來才感到意外而已

梅長蘇看到聶鋒的墳墓,表示疾風將軍一代名將,自己一向很仰慕他的威名

詢問夏冬能否讓他祭拜一下以表景仰之情

看著冰冷的墓碑,想起梅嶺時天人永隔的最後一面,梅長蘇心中百感交集

019.jpg020.jpg021.jpg022.jpg023.jpg024.jpg025.jpg026.jpg

三人結伴下山,夏冬問梅長蘇是否要回城,梅長蘇說現在時間還早,想去附近看看

夏冬說自己事務纏身必須先回去了,梅長蘇隨意說出內監被殺案的確難辦

夏冬警戒問梅長蘇是什麼意思,梅長蘇反問難道這個案子沒有交給懸鏡司?

夏冬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說日後懸鏡司或許會有興趣

這個案子兇手的手法乾淨俐落,應該是江湖高手所為,問梅長蘇有什麼看法

梅長蘇回答江湖中高手眾多,怎敢妄言,而且懸鏡司對江湖的了解,一點都不遜色於江左盟

夏冬告訴梅長蘇現在京城中最引人注目的江湖勢力就是你,不問你問鬼啊

梅長蘇說江左盟行事一向清白,夏冬可以隨便查

至於京城中還有哪些高手,夏冬也很清楚不需要自己提醒

夏冬立刻反問梅長蘇是否在表明江左盟跟譽王跟此事無關,天泉山莊才是該查得對象

梅長蘇笑道我們只是閒聊,不用這麼敏感,夏冬說懸鏡司一向不涉黨爭

既然梅長蘇已經在為譽王謀事,在梅長蘇面前小心一點並不為過

027.jpg028.jpg029.jpg030.jpg031.jpg

梅長蘇說自己來到京城日久,情勢多變,但相交的好友仍然只有景睿幾人

夏冬說景睿是個心地純良的好孩子,待人一片赤誠,希望這片真心日後也不會改變

032.jpg


兩人說話之際,驚覺有人影匆匆經過,夏冬提劍追上,追到一半卻和靖王府的戚猛撞上

眾人下山時,戚猛告訴兩人京郊的野人力大無窮還會喝血,擾的山民不寧,他們這才奉命圍捕

但是野人狡詐難以捕獲,他們又不能日日夜夜守在這裡,所以抓了這麼久都沒抓到

這次難得追到了行蹤,卻被夏冬給嚇跑了…

夏冬疑惑這是京兆衙門的事,怎麼是靖王府的人來抓?

戚猛說這怪獸太厲害,捕快圍捕過一次,折損了一半的人還沒看到影子,這才求到靖王面前

忍不住抱怨這種幹了也沒功勞的事,也就只有靖王會管,梅長蘇聽見立刻瞪了戚猛一眼

夏冬沒注意到,只是不鹹不淡的說了句你們王爺管的閒事還少嗎就走了

033.jpg034.jpg035.jpg036.jpg

夏冬走後戚猛問梅長蘇自己是不是又說錯話了(簡直就是蒙摯的嫡傳弟子)

梅長蘇笑笑,說還知道反省了,看來靖王殿下調教有方

梅長蘇告訴戚猛雖然剛才那番話沒說錯,但這種話以後能別說就別說了

靖王現在應該少說話多做事,而戚猛這些底下的人更應該明白這個道理

梅長蘇臨走前讓戚猛去跟村民打聽怪獸喜歡吃什麼,設個套把他引出來就是了

037.jpg038.jpg039.jpg040.jpg


黎綱和甄平向梅長蘇報告最近卓青遙一直在跟蹤沈追,不知道到底想做什麼

梅長蘇表示太子一定發現了沈追在追私炮坊的案子,讓他們盯緊了,沈追絕不能出事

跟蹤沈追的雖是卓青遙,甄平還是擔心卓鼎風會出手

依卓鼎風的身手,真的出手的話很難有人抵擋的住,梅長蘇要甄平貼身保護沈追

041.jpg042.jpg043.jpg


景睿很介意卓青遙的行蹤,跟蹤卓青遙出門,景睿跟著卓青遙到偏僻的暗巷

卓青遙轉進路邊的屋子,過沒多久換了一身黑衣出來,景睿看到急忙跟上

沈追收到密報,說是有地下錢莊的情報,但是給戶部線報的人說明只想見沈追

沈追帶了幾個隨從就出門了,認為大白天的,京城裡不會出什麼事…

沒想到線人出現後,立刻砍翻了兩個隨從,甄平及時出現殺了線人

一身黑衣的卓青遙趁甄平不注意時加入戰局,甄平跟卓青遙打得難分難解之際

卓鼎風果然出手了,甄平雙拳難敵四手,更何況對方還有卓鼎風這樣的高手

甄平受傷不敵,眼看卓鼎風的劍就要刺向沈追,景睿看不下去出來用身體擋了這一劍

對峙之際,列戰英帶著靖王府的官兵趕到,卓家父子匆忙退離

沈追感激景睿的救命之恩,面對沈追的衷心感謝景睿卻是有苦說不出

044.jpg045.jpg046.jpg047.jpg048.jpg049.jpg050.jpg051.jpg


卓家父子回侯府跟謝玉報告兩人失手了,因為沈追身邊的防衛比想像嚴密

靖王府的人又恰巧經過,這才讓沈追全身而退

卓鼎風疑惑太子為什麼非要置沈追於死地,謝玉告訴兩人沈追在追私炮坊的案子

這私炮坊是樓之敬經營的,跟太子一點關係都沒有,沈追咬著不放是要陷太子於不義

如此居心不良,背後一定有譽王的指使! (突然想到網軍都是DPP派來的)

卓鼎風本來不是很相信,沒想到謝玉卻放大絕「難道你不相信我嗎!」

話說狗血劇中的狗男女都很愛說這句,謝玉冒這句出來我一度以為自己走錯棚

狗血劇中講這句話的人基本上都心裡有鬼,因為沒別的話好說才用這招搞情緒勒索

這裡卓鼎風就像瓊瑤小說中的女主角一樣立刻覺得自己罪不可恕

對方這樣真心對我,我怎麼可以這樣懷疑對方呢!

卓鼎風難得萌芽的獨立思考就這樣再度被扼殺在襁褓之中

謝玉告訴卓鼎風等到復印開朝,沈追就要上報私炮坊的案子,他們必須在那之前解決掉沈追

謝玉交給卓鼎風沈追私宅的平面圖圖樣,讓卓鼎風務必一擊而成(就是當江左盟都死人的概念)


景睿跑去跟卓鼎風對質,說沈追上任以來沒聽過任何劣跡,為何要去刺殺他

卓鼎風說不用我說,你也可以猜得出來是誰指示的,這件事豈能是我可以左右的

景睿說自己不懂黨爭,只知道世界上有是非黑白,天泉山莊的寶劍不該沾上無辜者的血

卓鼎風惱羞想打景睿巴掌被卓青遙安撫下來,卓鼎風告訴景睿這都是為了謝卓兩家的將來

卓鼎風說平常嬌慣你不想讓你捲進來,但在這時候不要出來阻礙,要是被謝玉知道

連自己都沒辦法護住景睿,以後要是發生同樣的事情不會輕饒

052.jpg053.jpg

(不要說得那麼身不由己啦,謝玉是把刀放在你脖子上叫你去殺人喔)

054.jpg

(兩個爹一個陰險一個沒腦,景睿可以長成好孩子真是奇蹟)

055.jpg056.jpg

其實我沒有很同情卓鼎風,雖說因為景睿這個兩姓之子兩家關係變得非常緊密

但這不代表卓鼎風就沒有選擇的機會,他可以遵從自己的原則不同流合污的

當然,他也不覺得是自己做的是壞事,他覺得他扶持的是東宮的大義

可是說到底,卓鼎風會選擇跟謝玉合作也就是對於權勢的私心而已

卓鼎風覺得景睿天真,但景睿只希望卓鼎風能跳脫黨爭看看事情的本質

也許謝玉是一步步的洗腦了卓鼎風,但卓鼎風自己放棄了原則也是不爭的事實

就像黎綱說過的,這都是卓鼎風自己的選擇


夏春告訴夏冬最近京城中出現了一個青衣劍客,劍法極精,懷疑會不會跟內監被殺案有關

夏冬說自己已經查過,這個劍客一派江湖作風,只是到處挑戰高手

而且他要是兇手,這麼高調的展示高夫,不是不打自招嗎?

夏冬分析這個案子不像普通殺手所為,而現在介入朝政最深的江湖勢力只有江左盟跟天泉山莊

夏冬不是不懷疑梅長蘇,只是禁軍不穩,首先得利的一定是手握巡防營的謝玉跟太子

天泉山莊的嫌疑自然比江左盟大上許多

057.jpg


宮羽因為梅長蘇要來妙音坊,提前做了許多準備

十三先生提醒宮羽梅長蘇來是有正事,不是來聽她彈琴

而且她準備這麼多,梅長蘇也未必會注意到

宮羽說她不在乎,只要梅長蘇能舒服一點,她就高興

(這段其實我本來想直接跳過的)


元宵燈節,吉嬸帶著飛流在蘇宅各處掛滿了花燈,梅長蘇看著花燈,往事浮上心頭

記得當時年紀小,他扶著梯子,霓凰上去掛花燈,霓凰問他燈好不好看

他說好看,但是他帶笑的眼神從沒離開過那個女孩

058.jpg059.jpg060.jpg061.jpg062.jpg063.jpg

想起往事梅長蘇忍不住悵然,因為那是回不去的從前,最終也只能幽幽一嘆

但沒想到舉目一看,他的小女孩還在他眼前,彷彿什麼都沒有改變

霓凰的笑容跟12年前一樣純淨讓他無法移開眼神

064.jpg065.jpg066.jpg067.jpg068.jpg069.jpg 

霓凰問梅長蘇是不是要出門,梅長蘇說要去一趟妙音坊

說完覺得有點不對,連忙解釋有點事要辦,霓凰說她明白

她來只是上元佳節之夜,她突然想看看林殊哥哥而已

070.jpg071.jpg072.jpg073.jpg074.jpg 


梅長蘇跟豫津二人在妙音坊門口會合,一進房間宮羽的侍女就指定了梅長蘇的位置

細心如梅長蘇其實一看就知道是宮羽特別準備的,眼神很冷

一曲奏罷,景睿讚賞宮羽的琴聲中有風雷之聲

梅長蘇提議既然景睿也對音律有頗深的造詣,不如生日宴那天請宮羽去演奏

豫津解釋宮羽很少離開妙音坊,從不到任何府邸侍宴

宮羽說既然景睿也是知音之人,要是能答應自己一個條件

去生日宴上演奏也不是不行,豫津插嘴只要宮羽能來什麼條件都可以

宮羽說長公主有張焦尾古琴,要是能讓她撫奏…豫津又插嘴可以可以XD

景睿表示蒞陽也是愛好音律之人,這個要求想必不會拒絕

於是說好四月十二那天等宮羽駕臨寧國侯府

(對不起,宮羽一在我就會分心,這段寫得超級敷衍,我承認我是幼稚鬼)

075.jpg076.jpg077.jpg078.jpg 


卓青遙問下人景睿去哪了,下人回說景睿出門看燈了

謝綺從房間裡出來,讓卓青遙陪自己在府邸裡走走看看花燈

卓青遙說謝玉讓他去應酬,四處走動走動

謝綺雖失落,還是送走卓青遙,夫妻對望的場面簡直就是死亡flag的經典範例

卓鼎風父子夜闖沈追府邸,只是甄平跟靖王府兵已經埋伏在此地

轉瞬間父子倆被弓弩兵團團圍住,縱使卓鼎風武功高強在這麼多弓弩面前也不敢托大

兩人連忙撤退,但卓青遙的肩上仍然中了一箭

謝玉不滿卓家父子又失敗,卓鼎風說沈府有甲兵把手,一定是譽王指使的

079.jpg080.jpg

這裡梅長蘇直接派甄平去沈府我覺得蠻詭異的…

梅長蘇在金陵頗富盛名,但在沈追這類正直的純臣眼中是看不起他的

認為他空有才學卻只曉得玩弄權術,遊走在太子跟譽王之間

梅長蘇希望靖王廣結善緣,但是跟梅長蘇牽扯在一起會影響靖王忠直的形象

所以梅長蘇一直刻意淡化跟靖王之間的交往,不讓任何人知道兩人有私交

兩人之間唯一的接點只有梅長蘇曾救過的罪奴在靖王府當親兵,如此而已

雖說謝玉早知道梅長蘇在背後掣肘,但是這裡該在意的是沈追怎麼看待靖王跟梅長蘇

沈府的防衛,其實有靖王府的甲兵已經足夠,就算要以防萬一,甄平可以躲在暗處

等到萬不得已時再偷偷出手,沒有直接出面插手的理由


梅長蘇去拜訪譽王,告訴譽王禁軍統領是謝玉的目標,絕不能讓他得逞

譽王說好在這幾日宮城守備森嚴,謝玉最終也沒能弄出什麼亂子

梅長蘇說一味的防守絕非上策,太子折了譽王的兩員尚書,現在又直逼京城中樞

是時候反擊壓壓東宮的氣勢,梅長蘇告訴譽王太子和樓之敬勾結開了私炮坊

雖然年關已過,太子已經著手關閉,但新任戶部尚書沈追卻在追查這個案子

沈追的奏本已經呈上,但是沈追剛上任在朝中的勢力單薄,加上指控的是太子

恐怕內閣中樞會不敢碰這個案子,梅長蘇要譽王抓住這次機會暗中相助沈追

絕對不能讓太子有脫罪的機會,譽王想到可以拔下太子當然一口答應

081.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