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春滿面春風的帶著曲譜回到亭裡,夏冬跟霓凰也跟著回來

霓凰提起秦般弱找東西的樣子甚有章法,夏春看了一眼就斷定她懂得奇門遁甲

雖說曲譜已經找不到了,但說不定還能找出別的東西,聽出霓凰話中有話,譽王訕訕

豫津三人接到黎綱的通知回來,穆青一回來嚷嚷著霓凰三人真不厚道

明明找到了也不跟他們說一聲,害他們白白又找了半天

18001.jpg18002.jpg18004.jpg18005.jpg


秦般弱進了密室,發現密室裡整齊的堆放了許多文件,都是朝廷重臣的身家資料

一道人影從窗外閃過,秦般弱悄悄的退出了密室

秦般弱繼續翻找,想在蘇宅翻出一些東西(敢給你翻當然就是不會讓你找到啊…)

好死不死翻到飛流的玩具盒,秦般弱看到裡面淨是些沒用的小玩物大失所望

想放回架上時卻看見飛流一臉陰沉、無聲無息的站在對面

秦般弱嚇的把玩具盒摔在了地上,把裡面庭生送的小鷹給摔壞了

飛流帶著玩具盒去跟梅長蘇告狀,秦般弱默默的跟著回到亭中

梅長蘇接過玩具盒,超故意的拿起壞掉的小鷹說是誰翻出來的

秦般弱尷尬的說是自己不小心翻出了飛流的寶貝,譽王趕緊緩頰說會送些好玩意過來補償飛流

飛流不領情,哼了一聲走掉了,梅長蘇道歉說是自己把飛流寵壞了

譽王說是般弱失禮在先,讓梅長蘇不要放在心上

18003.jpg

(終於!飛流兩集沒出現了,姊姊好想你啊)

18006.jpg

(這領口…開得…是否………有點低…?)

18007.jpg18008.jpg18009.jpg

(一屋子大人物,最囂張的卻是我家小飛流,有宗主撐腰果然不一樣)


筵席結束後,各人散去,蒙摯和霓凰卻前腳走,後腳偷偷溜回來

梅長蘇一回房裡,蒙摯就等不及問他怎麼敢當著夏春和秦般弱的面玩這個遊戲

梅長蘇說這個遊戲就是為他們而設的,連這兩個機關高手都看不出的密道,才是真正的密道

蒙摯說不管怎樣,這密道是通往靖王府的,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梅長蘇說這條密道他特別改建過,夏春就算發現了也只會看見一間密室

要是沒有萬全的把握,他又怎敢玩這個遊戲呢?

18010.jpg18011.jpg18012.jpg

梅長蘇說既然密道已經建好,蒙摯要不要隨他去靖王府一遊

蒙摯一聽,立刻高興的答應了,倒是霓凰在旁邊眼神十分疑惑

看著興沖沖的蒙摯,梅長蘇跟霓凰陷入沉默,蒙摯不解

霓凰替梅長蘇說,蒙摯就這樣陪梅長蘇過去,靖王問起兩人怎會一起來,該如何回答?

蒙摯一臉懵,說靖王知道兩人的關係,梅長蘇說他知道我們有交情,但不知道我們真正的淵源

要是蒙摯今天陪梅長蘇從這條最隱密的密道走過去,靖王一定會問個究竟

18013.jpg18014.jpg18015.jpg18016.jpg18017.jpg18018.jpg

蒙摯提議告訴靖王梅長蘇幫過他,蒙摯為了報恩才…

萌大統領雖然腦筋不靈光,但眼色還是會看的,看出殊凰兩人不忍心告訴他這理由有多爛

連忙說不然告訴靖王你威脅我,我不得已才…殊凰兩人再度露出悲憫的眼神

梅長蘇:「你以為他是你啊,這麼好騙。」

蒙摯身為禁軍統領,大梁第一高手,掌管五萬禁軍,怎會這麼容易的就臣服於一個謀士?

如果不是推心置腹、信任無間,梅長蘇又怎可能將這條密道告訴蒙摯呢?

18019.jpg 

(萌大統領想出的理由這兩人都不忍心聽下去了)

18020.jpg18021.jpg18022.jpg

蒙摯頭大,說乾脆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靖王,告訴靖王梅長蘇其實就是…

蒙摯話沒說完,梅長蘇的眼神就冷的像冰一樣的看著蒙摯

梅長蘇:「我最怕的就是這個,日後我們和景琰的來往會越來越多,

     我懇求二位,無論遇到什麼情況,都絕對不能告訴他,我是誰。」

18024.jpg18025.jpg18026.jpg18027.jpg18028.jpg

蒙摯不懂梅長蘇為什麼一定要一個人撐著,他覺得告訴靖王,靖王會更加配合

但梅長蘇反駁蒙摯,讓靖王知道反而會破壞他的計畫

梅長蘇:「靖王現在奪嫡的心智還算堅定,不管我說什麼,他都聽得進去,

     即使有些計畫和行動有違他的本意,他也從來都沒有拒絕,

     你知道這是因為什麼嗎?因為他心無雜念。

     他只需要考慮我所做的一切對奪位是否有利就行了,

     至於這些事情,對梅長蘇會有什麼後果,他不用太過在意。

     可是一旦他知道梅長蘇就是林殊,他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必定會先設法保全我

     如此百般顧慮,又怎能成事?」

18029.jpg18030.jpg18031.jpg18032.jpg18033.jpg

梅長蘇轉向霓凰,說霓凰應該最明白,自從知道梅長蘇的身份後,很多事情都忍不住在意

霓凰低下頭說自己並非有心添麻煩…

梅長蘇沒有要責備霓凰的意思,話鋒一轉說這樣對他也比較輕鬆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太熟悉了,用梅長蘇的身份出謀劃策,對他來說會更自在

霓凰疑惑那天梅長蘇明明也是生氣的,蒙摯問哪天,霓凰告訴蒙摯私炮坊爆炸那天的事情

蒙摯說他那樣看待你,你當然應該生氣,可是梅長蘇卻怒回靖王那樣看梅長蘇有什麼不對

奪嫡之路步步凶險,情緒不穩思慮便會不周,到時候會有多少人命搭進去

霓凰:「兄長的苦心,霓凰明白了。其實靖王知不知道也沒什麼,

              以後只要有我在,絕不會讓你受委屈。

18034.jpg18035.jpg18036.jpg18037.jpg18038.jpg18039.jpg18040.jpg18041.jpg18042.jpg18043.jpg18044.jpg

(啊啊啊啊啊,霓凰妳拿得果然是男主角的劇本!!!!!!!!!我都愛上妳了)

18045.jpg18046.jpg


三人把話說開後,聊起現在的朝局,霓凰說靖王不懂權謀,不善機變,扶他上位實在太辛苦

梅長蘇說這些缺點,在他登基以後都會變成可貴之處

大梁什麼時候缺過刻薄多疑,玩弄權術的皇帝?

霓凰感慨這些年皇上的所作所為的確讓人看不下去

蒙摯更憤憤的說太子和譽王好的不學,偏偏學這些權術的把戲當成治國寶典

梅長蘇:「這些年朝中文不思政,武不思戰,個個都在揣摩上意,固權守位。

要不是大梁底子夠厚,還能支撐這些年,要是下一朝繼續這樣虛耗,大梁岌岌可危

蒙摯回想起當年祁王還在世的時候,整肅朝綱,激濁揚清,朝堂之上充滿正氣

可惜梅嶺一役後,祁王被控謀逆,祁王府的英才四散飄零…

能夠保存性命的,要馬是變了心志,要馬是壯志難伸

要說誰還有當年祁王的風骨,竟然只剩下靖王一個

18048.jpg18049.jpg18050.jpg18051.jpg18052.jpg

梅長蘇說靖王自小在祁王身邊長大,自然與眾不同

現在朝中風氣敗壞,扶他上位自然很難,但要是靖王登基,憑他堅定的心志

一定會是個明察忠奸、清明公允的好皇帝

霓凰:「既然兄長相信,我也相信。靖王,將來一定是個好皇帝。」

梅長蘇:「就因為這樣,所以有很多事情,他不能和我一起承擔。

                 我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人,骨髓裡都滲著毒,

      那些陰險歹毒的事情,讓我一個人去做就好了,

      我一定要保住景琰身上,那份赤子之心。

18053.jpg18054.jpg18055.jpg18056.jpg18057.jpg

梅長蘇整個就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概念…

不要說靖王了,林殊也是跟著景禹哥哥(我比較喜歡聽林殊這樣叫…)長大的

他們擁有的是一樣的價值觀,靖王所不屑的,他自然也不會喜歡

但現在他卻是靠著這樣的手段要來去扶持靖王上位,但他甘心樂意,因為靖王值得

書裡有段描寫我很喜歡,可是劇中刪掉了,梅長蘇曾說過

「因為他還是沒有變,雖然看起來不愛說話也不愛笑了,雖然沒有那麼開朗也沒有那麼明亮了,

 雖然他心裡也積滿怨憤和仇恨了,但是在骨子裡面,他還是那個好心腸的蕭景琰。」

梅長蘇策劃了12年,最終把一切都壓在了靖王的身上,他相信靖王不會變

12年後他回到了金陵,看到了即使備受冷遇仍堅持原則的景琰,他一定很欣慰

梅長蘇覺得自己變了,所以他把對自己的期望都投射在了靖王身上

他自己沒辦法再實現的,他相信景琰可以做到,他已經墜入了地獄,但是靖王還有機會

蕭景琰何其有幸,得到此一摯友,願意犧牲自己成全他的那顆赤子之心

但是景琰又何其不幸,讓他知道他的保全是源自摯友的犧牲,他又該多麼痛苦?

很多人覺得景琰不適合當領導者,可是我覺得我們會認為太過天真剛直的人不適合

是因為很多人在現實中撞的頭破血流,所以在追尋的過程中變了,因為變了才能實現理想

但改變之後的你,所實現的理想真的還是你當初的理想嗎?

就像譽王,他為了拉下太子才引爆私炮坊,他必須拉下太子才能有所作為

(雖然我不認為譽王有那麼崇高的理想)

但是我覺得在追尋的過程中有些底線是不能逾越的,那可是那麼多條人命啊…

靖王幸運在有梅長蘇的輔佐,他不用改變太多,他不用在上位的過程中被染黑

他可以帶著他的赤子之心治理天下,只要莫忘初心將來景琰變了的機率也會變低

只要在上位者能夠清明自持,我相信底下的朝臣們不會差到哪裡去

現實中當然還有很多因素影響朝局啦,像朝臣結黨、皇子奪嫡等等

但至少我相信不玩弄權術的的皇帝會比只懂得馭下的皇帝更容易帶來清明盛世


回到譽王府後,譽王責備秦般弱跟著去蘇宅,竟然是去探查梅長蘇園子的隱密

秦般弱解釋她總覺得梅長蘇在這個時候改建園子,不單單是為了景致

譽王打斷秦般弱說,就算是弄幾個機關,造幾個暗室跟密格,又能怎樣,對我們又沒有妨礙

他本來是真心的想去祝賀梅長蘇,被秦般弱這麼一搞,倒像是他別有居心一樣

秦般弱認錯請譽王責罰,譽王說也沒什麼好責罰的,這遊戲是梅長蘇提議的

現在想想是有點試探跟避嫌的意思,要是自己當初想通,一定不會讓秦般弱參與遊戲

既然都去找了,譽王還是問了有沒有找到什麼,秦般弱說密室中朝中大臣的資料十分詳盡

想必梅長蘇想介入朝局已久,不是被琅琊閣的斷言所逼迫

譽王說這是當然的,要不是梅長蘇有介入朝局之心,琅琊閣也不會給出梅長蘇的名字

(話說不管是秦般弱還是汪曼春,這兩個角色都給人一種不太聰明的感覺…)

18047.jpg

秦般弱問起皇后是否有提過二十多年前南楚曾派過一個質子到金陵

譽王疑惑怎麼會提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秦般弱說最近有南楚的商隊跟紅袖招的姑娘聊起

好像跟寧國侯府有關,譽王說確有此事,當年蒞陽長公主跟那位質子日久生情

這樁情事鬧的整個京城沸沸揚揚,但是南楚質子離開後,蒞陽立刻下嫁了尚是低階軍職的謝玉

謝玉憑藉著皇親的身份和赤燄舊案(幹),幾年內升為一等軍侯,成為皇帝面前的寵臣

而這件事畢竟事關長公主的名聲,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就沒有什麼人提起了

譽王覺得蒞陽當年一定不是心甘情願的下嫁,但畢竟嫁了二十多年,孩子也生了三個

就算當年有什麼內情,現在翻起往事恐怕也很難藉此去對付謝玉

秦般弱說,那個商隊的話,也許譽王會想聽聽,譽王聽了後驚呼「蕭景睿?」


靜嬪去探望惠妃,惠妃告訴靜嬪南楚最近會派一個求親使團過來

因為宮中沒有適齡的公主,要聯姻勢必是會選一個皇子娶南楚公主

娶敵國公主不算是好事,所以絕對不會選上受寵的太子跟譽王

到時候一定是從他們這些沒有奪嫡希望的皇子們中挑出聯姻的人選


靖王深夜從密道過來拜訪,飛流叫醒做惡夢的梅長蘇

靖王告訴梅長蘇從靜嬪那裡得知南楚打算和大梁聯姻的消息,問梅長蘇有什麼破解辦法

梅長蘇說楚人最信占卜,訂親前一定會找太常太卜合八字

只要靖王的八字跟南楚公主不合就行了,靖王意外梅長蘇連在太常裡都有人

梅長蘇解釋只是有些小手段可以使,稱不上是有人

靖王說當初梅長蘇入京像是被太子譽王逼迫,但現在倒像是有備而來的樣子

梅長蘇說自己有匡服天下之志,要不是下過功夫,又怎敢捨太子譽王選靖王

靖王說就是這點他不懂,名滿天下的江左梅郎,為何就那麼心志堅定的選擇了他

靖王問梅長蘇這麼關愛庭生,是不是當年認識祁王?

梅長蘇回答年少時的確曾想過在祁王麾下施展抱負,只可惜再也不會實現了

話說梅長蘇還真的沒怎麼騙過靖王,他說得都是真的,只是沒說保留了一部分而已…

18058.jpg18059.jpg18060.jpg18061.jpg18062.jpg18063.jpg18064.jpg18065.jpg18066.jpg


換囚案的詔書下達,穆青帶著邸報蹦蹦跳跳的跑去找姐姐

不怕死的一下子調侃霓凰是不是在繡花,一下子裝傻問怎麼突然關心起朝堂紛爭

差沒說出姐姐動了女兒家的心思,馬上就要嫁了,嫁雞隨雞這樣

霓凰當然聽出弟弟的弦外之音,淡淡地說現在在京城,該知道的都得知道

穆青聽到姐姐這樣說竟然還噗哧了!真是找死,要不是夏冬也在現場可能已經被他姐踹了XD

霓凰內心暗暗崩潰叫穆青快念,穆青暫時放過姐姐講起正事

何敬中謫降,齊敏流刑,刑部涉案官員一律同罪,譽王頓時失去最有用的兩隻臂膀

穆青分析了一下局勢,說現在的朝局狀況很奇怪

太子輸了朝堂辯論,折了禮部跟戶部尚書,自己被禁足在圭甲宮

譽王倒了慶國公,皇后因為朝堂論禮更不受皇上待見,現在又失去刑部跟吏部尚書

兩邊人馬鬥的如火如荼,結果誰也沒有比較佔上風

霓凰稱讚穆青長大了盤點的不錯,可惜太子跟譽王誰也沒有這心思靜下來分析局勢

現在吏部跟刑部同時出缺,兩人一定會瘋狂爭奪這個位置,至少不能讓對方搶到手

18067.jpg18068.jpg18069.jpg18070.jpg18071.jpg

(穆青的臉好機車wwwwww 一臉就是我都知道不用騙我啦~~~)

18072.jpg

(霓凰內心已崩潰)

18073.jpg18074.jpg18075.jpg

(看截圖量就知道我多愛穆小王爺,他太逗了~~~)


皇上正為兩部尚書頭疼時,靖王差事辦結進宮回報,皇上提起吏部跟刑部因為換囚案一團亂

吏部還好,只是撤掉何敬中,機構運行暫時沒有問題

刑部因為涉案官員多,一下子去了一大半,連日常運作都有問題

靖王勸皇上因為這樣更應該早日定下主事之人

皇上說太子譽王為了這個吵翻天,實在難以決定,皇上隨口問起靖王覺得誰合適

靖王說他從不插手六部事務,要不是上次奉旨主審侵地案,怕是一個都不認得

怎麼會知道誰會適合代理刑部呢?

皇上聽到侵地案,想起上次結案文書寫得還不錯的蔡荃

問靖王蔡荃有沒有涉案,靖王說他也不知道,不過蔡荃不像會貪贓枉法的人

皇帝查了一下奏書發現蔡荃並沒有涉案,心中大喜,連忙讓高湛宣蔡荃進殿

18076.jpg18077.jpg

反正又是最高境界,自己不說,讓別人說

靖王不動聲色的提起侵地案,讓皇帝自己想起來, 之後又撇清自己跟蔡荃有交情

如此一來可以讓蔡荃上位,一邊又跟靖王不會扯上任何關係

不過一切都還是落在快成精的高湛眼裡


譽王收到消息,皇帝提拔蔡荃為三品左丞,代理尚書,命其一個月內恢復刑部職能

本來以為是東宮的人,結果一查發現蔡荃跟沈追一樣都是兩邊沒有投靠的純臣

譽王意識到自己跟太子搶得太兇,皇帝才提拔一個兩不相靠的人以免兩人吵下去

譽王反省這次換死囚是自己大意了,以後應該多跑蘇宅請教梅長蘇

秦般弱勸譽王不用太過煩惱,換囚案皇帝並沒有責怪譽王,朝堂上仍會詢問譽王的意見

相反地太子仍禁足在宮中,無法參與朝政,官員們都在議論譽王是不是快要變成太子殿下

譽王覺得事情沒有那麼樂觀,要是皇帝有此意不會選擇蔡荃

譽王不解,蕭景宣當太子那麼簡單,自己要當太子卻又那麼難?

眼下東宮倒台,群臣一片順意,皇帝卻若即若離的

18078.jpg

(傻傻的,皇帝只想制衡你們啊,不夠呆當不了太子滴…就是你太順更不能立你啊= =)


皇帝問蒙摯有沒有聽過廢太子立譽王的傳言

蒙摯回說儲君是國之根本,是廢是立哪有講得那麼輕鬆,自己聽聽就算了

皇帝又問比起太子,譽王是不是更像自己,蒙摯回說都很像

皇帝笑笑說蒙摯總是這麼置身事外,自己白問了(馬的講太多你又會疑心啊)

18079.jpg

(果然,萌大統領的智商在面對梅長蘇以外的人還是很夠用的)

18080.jpg

(要是譽王更像皇帝他反而會更忌憚,因為太有城府太有野心)


因為除夕內監被殺案,禁軍副統領被撤職,蒙摯把他安置在靖王府

蒙摯去靖王府探望時,藉口想看靖王多年前得到的北狄的雙弦弓

蒙摯說不好讓靖王陪著自己,於是靖王吩咐列戰英帶著蒙摯去書房看看

過沒多久,列戰英回來禀報靖王蒙摯發現了密室,靖王大驚

18081.jpg


皇上因為心煩,不想回後宮,只是在花園中四處走走

走著走著皇帝問高湛有沒有聞到一股藥香,高湛告訴皇帝牆的那一頭是靜嬪的芷蘿宮

靜嬪在宮中種植了一片藥圃,這香味想必是從那裡飄過來的

皇帝跟高湛聊起靜嬪入宮也有二十多年了,當年宸妃生下祁王後總是生病

拖了兩年多也沒好,林府擔心宸妃的身體,這才把靜嬪送進宮來調理宸妃的身體

皇帝記得宸妃帶靜嬪有如親姐妹一般,高湛聽到這個話題完全不敢搭腔

皇上看出高湛的惶恐,發脾氣說我知道你們都不敢提起宸妃跟祁王

(馬的就是你不喜歡聽大家才不敢提啊幹!順你的意你不爽,不順你的意也不爽,老番顛)

18082.jpg

(這個應該是琅琊榜最大最顯眼的bug,當初播出大家都說真相了,難怪景琰寶寶不受寵

  因為他娘進宮二十幾年,他已經三十一歲了…)

18083.jpg

(高湛聽到這話題快嚇死了,這可是皇上心中最大的一根刺,誰敢聊這個…)


P.S 不知不覺竟然寫了三分之一了(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