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趕到書房,看見蒙摯已經站在密室前

靖王說看來他的雙弦弓放的不是地方,蒙摯竟然可以從外間看到內間

蒙摯說皇子府內有密室很正常,奇怪的是前陣子他去看過江左梅郎的府邸

那裡也有個跟這個格局很像的密室,梅長蘇的園子是他推薦的

他很清楚蘇宅的地理位置,蘇宅跟靖王府看似相隔甚遠,實際上只隔了一條水溝

靖王冷靜的說看來蒙摯並不是來看望舊屬,而是特地來尋找破綻的

蒙摯說自己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有點懷疑想證實一下

直問靖王是不是已經開始參與奪嫡,如果是的話,他願意鼎力相助

19001.jpg19002.jpg19003.jpg19004.jpg

靖王疑惑蒙摯怎麼會願意加入奪嫡的陣營,畢竟這麼多年來他沒投靠過太子或譽王

蒙摯:「或許因為江左梅郎選定了你,我覺得你勝算更大;

    或許因為比起太子和譽王,我的很多老朋友,在世的、不在世的,都更希望你能贏。」

靖王回應所以你是打算跟你的老朋友站在同一陣線上?蒙摯說希望靖王能相信他的誠意

19005.jpg19006.jpg19007.jpg

十三年前赤燄案爆發時,靖王奉旨在東海練兵,走時還風平浪靜

回來時卻人事已非,直到現在都搞不清楚當時發生了什麼

蒙摯曾在赤燄軍待過,不過只待了一年就轉調禁軍

但至少當時身在金陵,還在軍中,靖王問蒙摯知不知道什麼

蒙摯回答他只知道當時謝玉本該去支援赤燄軍,卻回報祁王和林帥欲勾結大渝謀反

謝玉得到皇帝勦殺的旨意後,便將赤燄軍全軍殲滅在梅嶺,事後還有懸鏡司核實案情

之後祁王被賜死,宸妃飲恨自盡,林府被抄沒,一夜之間祁王、宸妃、林府都成了禁語

誰還敢多提,除了靖王回京後質問過幾次,又有誰敢多說半個字

靖王:「是啊,誰都不敢再提起,誰都不敢再記得他們。」

蒙摯告訴靖王,靖王還記得,還有很多人都還記得

靖王不相信祁王跟赤燄軍會謀逆,誓言無論要花多少時間都要查清赤燄案,還死者清白

靖王:「蒙卿,此路前去不知有多少多少凶險,誰也不知結果如何,你可願意追隨我?」

蒙摯:「無論成敗,生死不負。」

19008.jpg19009.jpg19010.jpg19011.jpg19012.jpg

(書中晉陽長公主是自刎在大殿前的玉階上…性格之剛烈可以想像,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19013.jpg

(多少人被株連,多少人因為直言不諱丟了性命,皇帝用鮮血封緘了世人的攸攸之口)

19014.jpg

(要不是景琰好歹算是個皇子,恐怕也…要是當年靖王有那麼一點點受寵,太子譽王不會放過他)

19015.jpg19016.jpg19017.jpg


皇上到了芷蘿宮,稱讚靜嬪雖入宮多年,但宮中並不奢華,卻雅致可愛

靜嬪看皇上面有倦色,建議皇上讓她推拿一下,解除倦怠,皇上這一休就在芷蘿宮休到了晚上

皇上說冷落了靜嬪多年,沒辦法補償她,但至少靖王孝順,靜嬪還是很有福氣的

靜嬪回說靖王是個有孝心、重情義的孩子

在京城的時候,只要是能入宮的日子一定會入宮探望,有靖王她就很知足了

皇上說靖王就是性子太拗,為了磨磨他,這些年沒有給他太多的機會

再怎麼說都是自己的兒子,以後會多照顧他,盡量不讓他帶兵出征了

靜嬪聽出皇帝的心意有些鬆動,不動聲色,只說靖王有身為皇子的職責

要是皇上讓靖王賦閒待在京裡,反而會讓靖王覺得不受器重

19018.jpg

皇上說靖王這冷淡的性子倒是很像靜嬪,靜嬪說龍生九子性情自然不同

皇上反問靜嬪,譽王看起來如何,靜嬪說譽王氣度不凡,是個很氣派的皇子

皇上說他問的不是外表,靜嬪連忙說自己對譽王知之甚少,只是偶爾聽後宮議論過譽王是個賢王

皇上一聽心氣不爽,說後宮婦人哪知道什麼,這些都是從宮外傳進來的

現在朝堂上議事,百官都以譽王馬首是瞻,靜嬪說這都是陛下愛重的緣故

靜嬪:「以前太子在朝的時候,不也是這樣的嗎?」

皇上一聽,正好說到他心裡,譽王現在在朝堂上反倒比太子輔政時更為順遂

幾日後,皇帝傳旨將靜嬪升為妃,而太子則遷回東宮閉門思過

19019.jpg

靜嬪的智商情商實在是太高了,皇帝只是在她這裡睡了個午覺,譽王不知不覺就被捅了好幾刀

靜嬪聽到皇上對靖王不像以前那麼嚴厲,沒有衝動的要求什麼,反而希望皇帝待他如舊

就是不希望靖王太早嶄露鋒芒,變成太子跟譽王的目標,而且這更顯得母子倆無欲無求

皇上問起譽王,她也置身事外,表現的她毫不在意奪嫡的狀況,不議論朝堂之事

但是又狀似無意提起譽王在朝中的狀況,其實靜嬪怎麼可能不知道太子輔政時沒那麼一人獨大

皇帝就是刻意扶持譽王來跟太子制衡的,太子在的時候,譽王都在

可是現在太子禁足,譽王當然能夠一個人在朝堂上搶盡風頭,而這是太子從來沒有過的機會

皇上意識到現在朝堂上的勢力已經偏斜,照皇帝的個性,很快就會對此做出調整

看到現在你能夠說靜嬪不神嗎!就只是睡了一個午覺啊!

靖王有一個梅長蘇就已經很逆天了,現在還多加一個可以直接跟皇上洗腦的靜嬪

但譽王只有一個其實不太靈光的秦般弱,真的不輸都沒有天理


甄平向梅長蘇禀報太子已遷回東宮,可見皇帝不打算在追究私炮坊的事情

梅長蘇一點都不意外,在皇帝眼裡掌控朝局才是最重要的,百姓的命算不了什麼

梅長蘇向甄平確認南楚使團是不是快到了,甄平說沒錯

梅長蘇忍不住幽幽地探了一口氣說景睿的生日終究是要到了…

19020.jpg19021.jpg19022.jpg19023.jpg


南楚聯姻使團進京,皇上下旨讓譽王負責接待之事

南楚這次來的是個皇子親王,以大梁的禮制來說,迎客應該位高一階,因此太子出迎方是正理

譽王不懂皇上近日來這幾道旨意的意思,靜妃也就算了,生有皇子成年早該晉妃了

可是太子被遷回東宮,本以為是有復寵之意,但是這樣的場合皇上又沒讓他出來

秦般弱覺得不用想太多,這道旨意其實是在彰顯譽王的地位比其他皇子更為尊貴

(啊這不是廢話嗎,他是七珠親王本來就比其他皇子強啊…)


南楚突然示好,皇帝心中不安,派霓凰回雲南,卻又以太皇太后捨不得穆青為由把他留下

這近乎留人質的行為讓穆王府上下氣憤難平,梅長蘇不屑道在皇上心中就沒什麼信得過

倒是霓凰很平靜,因為心早已寒透,支撐穆王府那麼多年,早已學會對這種事視而不見

只是擔心穆青年紀輕沈不住氣,沒人盯著他會壞事,梅長蘇承諾絕不會讓穆青有事

霓凰擔心此去不知何日再見,將祖父留下的玉牌留給梅長蘇,持牌者的號令連穆青都須服從

將穆王府在京中的力量,都託付給了梅長蘇

19024.jpg19025.jpg

(妳在明,我在暗)

19026.jpg19027.jpg

(心靈相通的人用眼神就能交流)

19028.jpg19029.jpg19030.jpg19031.jpg19032.jpg19033.jpg19034.jpg19035.jpg19036.jpg

梅長蘇安慰霓凰,皇上只是想制衡,沒有其他意思

穆青是個聰明的孩子會照顧自己,不用太牽掛他,倒是霓凰回到雲南,需多加珍重

霓凰:「林殊哥哥,你真的不知道我更牽掛的人是誰嗎?」

梅長蘇:「知道。」

霓凰:「我真忍不住想拉著你的手離開這裡,離開京城、離開所有人,

    我們一起回雲南,蒼山洱海,逍遙自在,

    我煩透了再做這個郡主,我也不想你再做什麼梅長蘇!

    我想,你只是我的林殊哥哥…」

看著如此真摯的眼睛,梅長蘇沒辦法再裝作淡然無情,他將這個女孩拉近了懷裡

梅長蘇:「我也一直在盼著那一天,盼著我可以做回林殊。」

19037.jpg19038.jpg19039.jpg19040.jpg19041.jpg19042.jpg19043.jpg19044.jpg19045.jpg19046.jpg19047.jpg19048.jpg19049.jpg19050.jpg19051.jpg19052.jpg19053.jpg19054.jpg19055.jpg19056.jpg

『思君不見倍思君,別離難忍忍別離。』

梅長蘇一直在忍,比起霓凰的滿心付出,他其實保留了很多,因為他必須是梅長蘇

梅長蘇的任務是為赤燄舊案雪冤,為了專心致志達到這個目標,他必須把林殊的那一面藏起來

他沒有辦法在林殊和梅長蘇之間切換,因為這是兩個太不同的人

況且他也覺得自己再也當不了林殊了,林殊可以彎大弓降烈馬,他只能實施陰謀詭計

所以他將情緒隱藏起來,專心扮演梅長蘇這個角色

但是霓凰喊出『林殊哥哥』的瞬間,梅長蘇的眼神動搖了

在霓凰問他知不知道她最牽掛的人是誰時,梅長蘇遲疑了很久才說知道

梅長蘇不想給霓凰太多希望,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給不了太多

可是這個女孩眼中看到的,依舊是林殊,這破解了梅長蘇的最後一絲偽裝

這是梅長蘇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主動向霓凰伸出他的手,回應霓凰的感情

霓凰的眼中有淚水,因為他們即將分離,在分離了12年後她又必須離開他

但是在梅長蘇的懷中,霓凰笑了,因為她本在12年前就失去了他,現在卻能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他

雖然梅長蘇不再是當年的小火人,但她依舊能在他身上感覺到林殊的體溫


是夜,謝玉在寧國侯府中被刺客襲擊,刺客被謝玉回了一劍後倉皇逃離

受傷的刺客逃進了紅袖招,秦般弱拿下刺客的蒙面發現是宮羽,連忙叫人帶進屋裡診治

在蘇宅,黎綱禀告梅長蘇一切都按計劃進行,梅長蘇吩咐讓十三先生好好照顧宮羽

19057.jpg


眾人一起去城門口為霓凰送行,但沒想到卻有個南楚陵王宇文暄也來了

穆家世代鎮守雲南,跟南楚有著百年的恩怨,宇文暄來送行讓大家倍感意外

宇文暄一來就百般諷刺穆青靠著姐姐的庇蔭才能安心的當他的小王爺

穆青哪忍得了這個,不顧霓凰的勸阻拔劍出鞘讓宇文暄在戰場上見

宇文暄說南楚王室素來不上戰場,話當然由得穆青去說

景睿出來幫腔,說穆青遲早是能上戰場殺敵的,陵王卻只能在房裡繡花自娛,這是聊表羨慕

穆青跟著說要是不能上戰場,就在這裡比試比試,不用說太多廢話

宇文暄卻說大家有話好說,幹麼沒事就喊打打殺殺的,太沒禮貌了(馬的,南楚人怎麼這麼煩)

不過他有位朋友仰慕景睿的大名,想跟景睿切磋切磋,請景睿賞個臉

夏冬感到奇怪,宇文暄從剛剛到現在淨是插科打渾沒一句重點,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針對誰

19058.jpg19059.jpg19060.jpg

宇文暄叫出來的是南楚郡主宇文念,景睿跟宇文念切磋了一段後

霓凰跟夏冬看出宇文念使的是岳秀澤的遏雲劍,猜測岳秀澤是不是也到了大梁

岳秀澤是琅琊高手榜第六名的高手,前一陣子已經打敗第五名的金雕柴明

下一個目標一定是排名第四的天泉山莊岳鼎風

景睿贏了宇文念,宇文念說是自己功力不足,今日一輸非遏雲劍輸給天泉劍

讓景睿轉告卓鼎風,勿忘舊約,她的師父岳秀澤已到金陵,擇日必當登門拜訪

宇文念叫住景睿,欲言又止,景睿正疑惑時,宇文暄連忙把宇文念帶走

19076.jpg19077.jpg

(話說這八字眉沒露出臉仍然在三秒內就惹火我,這真是太神奇了!)

19078.jpg

(武打戲時,絕對不要想著停下來截圖,不然你會跟我一樣一不小心就記住替身的臉…)

19079.jpg19080.jpg

千里送行,終須一別,霓凰說雲南並非天涯,終有相會之日,豪氣的讓大家留步後策馬離去

目送霓凰離開後,夏冬問景睿過生日為什麼連蒙摯都邀了卻沒叫上自己

景睿尷尬說道那天在蘇宅聊起,蒙摯突發其想說要去,只好補了張請柬給他

豫津聽到夏冬說要去景睿的生日宴忍不住噗哧,當場被夏冬懲戒

景睿為了救下soulmate豫津趕緊說當然歡迎

19081.jpg19082.jpg

(霓凰暫時下線了)

19083.jpg19084.jpg19085.jpg

(穆小王爺你真的好有存在感)



梅長蘇沒去城門口送霓凰,在蘇宅跟飛流玩猜左手右手的遊戲

梅長蘇使詐,飛流輸了一次又一次,梅長蘇告訴飛流輸了三次今天不能再吃甜瓜了

蒙摯來蘇宅探望梅長蘇,說因為今日霓凰離京,他就是來看看梅長蘇…

19061.jpg19062.jpg19063.jpg19064.jpg19065.jpg

(宗主的眼神好落寞啊…要不是蒙摯這種知道真相的人,還真沒人能看的出來…)

黎綱拿來裝著護心丹的玉瓶,蒙摯問這是要幹什麼,梅長蘇說這是送景睿的生日禮物

蒙摯問梅長蘇是不是決定了要在景睿的生日宴上除掉謝玉

梅長蘇說這局佈了很久,所有人都已經就位,自己不應該猶豫的

但是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要徹底剷除謝玉,一定會傷及無辜

只可惜自己百般思慮,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

蒙摯拍拍梅長蘇的肩膀,說天下間哪有完美地方法,讓梅長蘇不要想太多

飛流一看蒙摯拍梅長蘇的肩,立刻炸毛抓住蒙摯的肩,一大一小又槓上

梅長蘇無奈勸阻,飛流看見蒙摯放開了梅長蘇,這才把手從蒙摯肩上移開

梅長蘇無奈道這次最無辜的人就是景睿了,可惜這世上再好的藥也只能治命,不能治心

19066.jpg19067.jpg19068.jpg19069.jpg

(飛流幾乎沒有台詞,但存在感爆表啊)

19070.jpg19071.jpg19072.jpg

(有那麼一瞬間我都開始站蒙流了,聽不懂的快點把眼睛遮住走開)

19073.jpg19074.jpg


秦般弱問譽王接見南楚使團時,是否有看見南楚郡主

譽王說光從相貌上來看,那個南楚商人說得很有可能是真的

譽王跟皇后確認過,當年蒞陽跟南楚質子的確有私情

南楚質子離開後蒞陽還曾懇求皇太后讓她跟質子同去,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下嫁給謝玉

秦般弱告訴譽王自己還有一個好消息,昨夜她救了妙音坊的宮羽

宮羽為了報恩,告訴秦般弱自己真實的身份,譽王一聽狂喜

因為有這些秘密可以一舉扳倒謝玉,立刻就帶著這些消息去找梅長蘇為他策劃

而梅長蘇早已在恭候大駕

19086.jpg

(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就是這個概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wd0958
  • 應該是秦般若不能一心二用吧,又得當戀愛中的小女人,又得當譽王謀士,照應不過來啊
  • hwd0958
  • 景睿說卓莊主也沒閒著,是沒閒著殺人吧
  • hwd0958
  • 景睿說卓莊主也沒閒著,是沒閒著殺人吧,練功的部分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