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睿生日當天,謝弼忙著打理侯府上下

看見景睿經過哀怨的說過生日的是你,操勞的卻是我

嚷嚷著景睿的生日禮物自己也要分上一半,還忍不住吐嘈景睿身上華貴的新衣

景睿算半個江湖人,平日穿著沒那麼貴氣,但是卓夫人給景睿做的新衣甚至還繡上了金線

謝弼煞有其事的說光憑著景睿肯穿這身就證明比他孝順wwwwwww

20001.jpg


豫津去妙音坊接宮羽,到了侯府後景睿親自出來迎接,小倆口忍不住在宮羽面前打情罵俏

豫津說多虧宮羽,不然自己平時從沒那麼好的待遇,總是自己孤孤單單的走進去

宮羽笑說兩人感情真好,豫津說都是我讓著他,要不是有交情在,一天早打上八百次

景睿吐嘈你打得過我嗎 (好想借宮羽一副墨鏡啊)

豫津賭氣說你嫌棄我,說要去找謝弼玩人就跑了XDDD

19087.jpg19088.jpg20002.jpg20003.jpg20004.jpg20005.jpg

景睿說到晚宴還有時間,不入先去內院見見蒞陽長公主

宮羽說雖獲邀請,但畢竟是藝妓,是來奏樂替各位公子助興,怎好見長公主如此尊貴之人

景睿說母親雖然平日冷淡,但不是傲下之人,而且平日愛好音律,早已耳聞宮羽的大名

之前吩咐過,要是宮羽來了一定要引見一下,宮羽盛情難卻隨景睿去見蒞陽

20006.jpg


時辰差不多了,秦般弱通知譽王梅長蘇應該已經啟程去寧國侯府,譽王吩咐準備行動

侯府這邊,客人紛紛抵達,謝玉看見夏冬略顯驚訝,怪景睿沒及早通知

夏冬說自己是女客,通報的是長公主,走的是內院,有什麼好驚訝的

蘇哲在眾人閒談之時抵達,眾人表面上和氣融融,實際上卻有暴風雨前的寧靜的味道

20008.jpg20007.jpg

(現場三個客人謝玉就讓卓鼎風暗殺過兩個 景睿這生日宴注定是很難過了)


眾人入席時,豫津去看景睿的生日賀禮,被謝弼催促後拿著梅長蘇給的玉瓶就跑出來了

夏冬說景睿真是可憐,每次有什麼好東西,不是被謝弼拿走,就是被豫津搶去

豫津問梅長蘇送的是什麼,怎麼有股藥味,梅長蘇說只是順手拿了十顆護心丹

蒙摯一聽就說這可是好東西,一送就送十顆這麼多?

豫津一聽不依了,怎麼送景睿這麼貴重的東西,太糟蹋了,蘇兄明明最喜歡我的啊

夏冬吐嘈你那七月半的生日還沒到,吵什麼吵,豫津抗議他的生日不是七月半,是七夕!

(男孩子生日在七夕聽起來還真有點可愛)

蒙摯打圓場說景睿算半個江湖人,這護心丹對他來說當然很有用

豫津這個一年到頭都待在京城的世家公子根本不需要

20009.jpg20010.jpg


飛流沒跟著梅長蘇,卻偷偷溜進了侯府武器庫,武器庫的守護當然不是飛流的對手

飛流輕輕鬆鬆的就進了武器庫,飛流拿起武器庫中的武器把玩

最後拿著匕首在一排排弓箭前若有所思

20011.jpg20034.jpg20035.jpg20036.jpg20037.jpg


閒談之時,謝卓兩家到了宴客的地方,眾人紛紛落坐

謝玉笑說今日只是私宴,請大家不要拘束,當作是在自己家裡頭

夏冬說侯爺今日讓我們把這裡當作自家一樣,我在自己家裡頭向來任意妄為

如果有什麼失禮的地方,請侯爺不要怪罪,謝玉陪笑這是當然

夏冬轉頭就向卓鼎風說久仰卓莊主武功,今日有幸一見,還請賜教

謝玉一聽臉色微僵,但還來不及反應,夏冬的身子已經飛起,以長筷為劍直逼卓鼎風而去

夏冬固然是為了內監被殺案想確認卓鼎風的身法,但是以夏冬的造詣實在試不出卓鼎風的深淺

在卓鼎風的刻意低調下,兩人對過幾招,夏冬依舊沒試出什麼

謝玉跟卓家父子想揭過這場突然的試探,輪番向夏冬敬酒

豫津看出不太對勁,問景睿長輩們是不是在對夏冬灌酒

20012.jpg20013.jpg20014.jpg20015.jpg20016.jpg20017.jpg

(豫津的第六感未免也太強了…)


謝玉經蒞陽提醒,提起宴會豈可無樂,請出宮羽為大家撫奏,一場風波就這樣消弭於無形

蒙摯藉著敬酒跟夏冬低語,不用著急,仍有機會

夏冬說他們二人都奉了聖命調查內監被殺案,卓鼎風對他們甚是戒備,恐怕再是沒有機會了

宮羽上前演奏的是鳳求凰,樂音哀婉,蒞陽心弦被觸動,潸然淚下

謝玉察覺到妻子的失態,卻又不能表現出什麼,宮羽一曲奏罷,謝玉不想讓妻子想起往事

說道今天畢竟是生日宴,請宮羽換首輕快的曲子,宮羽正準備彈奏時,家人稟告有人求見

20018.jpg20019.jpg20020.jpg20021.jpg20022.jpg20023.jpg


謝玉發怒說今日閉門謝客,下人說來的人實在是攔不住

原來是岳秀澤帶著南楚陵王宇文暄和郡主宇文念登門挑戰

岳秀澤指責卓鼎風兩人明明有舊約,卓卻躲在侯府中,難不成是想拒絕挑戰

謝玉擋下岳秀澤,說這裡是寧國侯府,是私宅,岳秀澤闖入才是不懂禮數

岳秀澤說當面挑戰是江湖規矩,就算要拒絕也該由卓鼎風親自出面

卓鼎風身為江湖人士,卻躲在謝玉的背後算什麼漢子,卓鼎風聽不下去衝出去,卻被謝玉拉住

蒙摯看出謝玉這是不敢讓卓鼎風出手,卓鼎風為了防備蒙摯跟夏冬,隱藏了劍鋒

可是岳秀澤是琅琊榜上的高手,跟岳秀澤交手,卓鼎風很難再保留實力

20024.jpg

(大家都驚訝的站了起來,宗主依舊坐著喝茶看戲)

20025.jpg20026.jpg20027.jpg20028.jpg


夏冬知道謝玉如此必有隱情,開口推波助瀾說岳秀澤只是進來的不太禮貌

但登門挑戰是江湖規矩,卓鼎風這樣避而不戰反而有損天泉劍的名聲

謝玉到底是為什麼非得攔著卓鼎風不讓兩人比試呢?

卓鼎風說今天是兒子的生辰,可否改日再約,岳秀澤說他只辭官半年,沒有太多時間

卓鼎風改口那明日如何,岳秀澤依然拒絕,說夜長夢多,誰也不知道今晚會發生什麼

言下之意當下就要做個了斷,謝玉怒道今天為了景睿生日,貴客如雲,豈容岳秀澤撒野

蒙摯一聽連忙表示,難得有世紀之戰,我完全不介意當個觀眾,給你錢,快點打

還跑去問夏冬的意見,兩人一搭一唱快把謝玉氣死XD

謝玉說你們不介意,但是現場有女眷,不適合亮兵器,大喊來人,府兵湧出將岳秀澤三人圍住

岳秀澤指著卓鼎風說你心裡清楚我是來鬧場,還是來挑戰的,快點給個答覆

20029.jpg20030.jpg20031.jpg20032.jpg

謝玉讓府兵們把岳秀澤等轟出去,卓鼎風讓大家住手,跟謝玉說自己畢竟是江湖中人

接受挑戰是江湖規矩,沒有推辭的理由,謝玉用眼神暗示卓鼎風今日有蒙摯夏冬在場實在不便

卓鼎風抓著自己的手腕告訴謝玉,他會妥善處置

20033.jpg

這一段書中內心戲寫得很精彩,謝玉真的是被岳秀澤搞得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岳秀澤上門挑戰雖說很不禮貌,但是身為侯府世家,總不能跟江湖高手計較這個

為了表現世家氣度,他更不能為此追究岳秀澤,最好的方式是一笑置之

但今天他實在笑不出來,因為現場有夏冬跟蒙摯,他不能賭,搞得在場的人都覺得謝玉很失態

岳秀澤曾跟卓鼎風交過手,他很清楚卓鼎風的套路,要是卓鼎風隱藏劍鋒一定會被發現

但是卓鼎風以真實武功出戰,就算夏冬看不出來,現場還有一個大梁第一高手蒙摯勒

謝玉跟卓鼎風現在進退維谷,怎麼做都不對

謝玉就不懂岳秀澤怎麼會那麼剛好挑一個蒙摯跟夏冬都在場的時候上門挑戰


卓鼎風終究是接受了岳秀澤的挑戰,岳秀澤看出卓鼎風有所保留,步步進逼

面對岳秀澤凌厲的攻勢,卓鼎風不得不全力應戰,無意間使出飛鳥投林,夏冬立刻就叫出來

卓鼎風看到情形不對及時收招,又將自己的手腕湊上岳秀澤的劍鋒,斷了自己的腕脈

這樣一來根本無法比對內監的傷口,內監被殺案跟謝玉之間微弱的關聯算是斷了

謝玉看到事情總算告一段落,趕緊以卓鼎風受傷為由讓他去內院歇息避開這修羅場

20038.jpg20039.jpg

沒想到一直默默在旁邊看戲的宇文暄說話了,說是輪到自己出場,讓卓家人留下

梅長蘇插口讓景睿給卓鼎風吃粒護心丹,畢竟自斷腕脈毀的是畢身修為,傷的是心

今夜還很長,卓鼎風需要多加珍重,大家聽到梅長蘇這一番話裡有話都面露疑惑

宇文暄讓宇文念上前,說你來不就是為了他,去吧

大家都不懂宇文暄這是在說什麼,只見宇文念走向景睿,拿下臉上的面紗

「哥哥,我是念念,爹爹他很想你,你跟我回南楚去吧,好不好」

景睿愣住,沒有反應,宇文念讓景睿看看自己的臉,蒙摯在旁邊跟夏冬討論兩人是長的有點像

本來一直待在位置上遠遠觀看的長公主抓住心口痛苦不已

20040.jpg20041.jpg20042.jpg20043.jpg20044.jpg

(這念念真的是北七耶,一見人就叫哥哥,還立刻叫人家跟你回去,想想景睿的心情好不好)

20045.jpg

(書中設定兩人長得很像,不過劇中演員讓人很想吐嘈大小姐你認錯了這樣)

20046.jpg

宇文暄拉著宇文念去拜見蒞陽,說宇文念是南楚晟王宇文霖之女

二十多年前,宇文霖在大梁當質子時多蒙蒞陽照顧,聽聞蒞陽懷有身孕時本不願離開

但是敵不過皇太后的力量,宇文霖黯然離開大梁,但未曾遺忘過兩人之間的孩子

宇文暄讓宇文念給蒞陽叩頭,感激蒞陽當年的照顧

宇文對蒞陽說,你已經有一個兒子了,能不能把哥哥還給我

幹!

20047.jpg20048.jpg

景睿終於回神,問蒞陽宇文暄說的是否都是真的,蒞陽淚流滿面卻沉默不語

景睿在母親的沉默中確認了真相,跪倒在地,蒞陽衝上去抱住景睿,「景睿,別怕…」

這個時候宇文念竟然還在旁邊叫哥哥!!!!!!!!!

豫津看出景睿心情很亂,「你能不能不說話」當場制止白目的宇文念

不然我看景睿的心靈創傷會因為宇文念多放大五十倍

南楚人是不是都這麼自說自話,沒在聽別人講話的,宇文念在這點上跟宇文暄一模一樣

20049.jpg20050.jpg20051.jpg20052.jpg20053.jpg

這個宇文念真的是分分秒秒都在考驗我的忍耐度,先不講她那讓人火大的八字眉

她每一句話都在惹火我,一開始就叫哥哥已經夠讓人傻眼了,還馬上進展到跟我回家

幹,你哪位啊,景睿已經很搞不清楚狀況了,你還不分青紅皂白就要人家跟你回家

你有沒有問過景睿的心情啊,你到底是在叫你哥還是在叫一條狗?

再來,拜見蒞陽的時候,說得竟然是你已經有一個兒子了,能不能把哥哥還給我

什麼叫做你已經有一個兒子了,幹,孩子的存在是能這樣算的嗎?

那景睿的爹有好幾個,他把妳爹還給妳好不好,這到底什麼跟什麼啊

還有什麼叫做還給我,當年是你爹把人的肚子搞大然後又沒種的跑了

蒞陽失身忍辱負重嫁給謝玉養大景睿,你爹除了給了那一點骨血,到底做過什麼

這麼廢物沒出過半點力就拍拍屁股走人,然後孩子養大了卻跑回來說還給我…

宇文霖到底是多廢的爛男人啊,光看他養出宇文念這白目就知道宇文霖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

而且他還根本不敢自己來,雖然以他的身份要來大梁可能很難

但讓你女兒代替你來至少講點人話好嗎?當年自己理虧在先,認親就不要認的這麼理所當然

先給你女兒做好行前教育在放她出來啊,你不知道認親會給人造成多大心理陰影嗎!

真的有考慮過你兒子的心情,就不會這麼白目的出來認親了

然後,景睿已經很難承受這個現實了,宇文念還非得在旁邊叫哥哥不斷提醒景睿這個事實

要不是豫津適時制止她,我直接踹爛螢幕都有可能

明明這段慘的是景睿,但我卻一直為宇文念感到憤怒無暇顧及景睿的悲傷…


大家沉浸在一片愁雲慘霧之時,梅長蘇給了宮羽一個眼神,宮羽意會突然大笑起來

豫津問宮羽怎麼了,宮羽回說原來當年他們家的殺身之禍就是從此而來

宮羽說當年她父親受託殺死蒞陽的私生子,沒想到只殺了卓家的孩子,因此招來殺生之禍

謝玉一聽飛身向前拔劍攻擊宮羽,卓夫人搶下謝玉的劍,讓宮羽把話說完

卓鼎風也在旁邊幫腔,要是宮羽只是在胡言亂語,自然不會放過她

宮羽問當年死去的嬰兒是不是沒有傷口,只有眉心一點紅,卓夫人震驚

20054.jpg20055.jpg20056.jpg20057.jpg20058.jpg

宮羽說如果要知道更詳細的,那就去問蒞陽吧

蒞陽當年知道謝玉要殺死自己的孩子,但又不能當面質問謝玉

所以孩子剛出生的那幾年近乎瘋狂地守著,卓夫人心碎醒悟當年為什麼蒞陽對孩子那麼保護

不等宮羽把話說完,謝玉叫出府兵團團圍住宮羽跟卓家,還讓強弩手待命

下令將宮羽誅殺在當場,卓鼎風心寒,說自己只是想知道真相,謝玉何必如此

謝玉說妖女惑眾,按律當斬,自己只是公事公辦,卓鼎風要是跟宮羽同路就不要怪他狠心

20059.jpg20060.jpg

(貼心小棉襖豫津立刻衝到宮羽身邊保護)

20061.jpg

夏冬開口說謝玉是不是當自己和蒙摯不存在,竟然下此狠手

看戲看了整整一集的梅長蘇這下出來說話了,告訴大家謝玉這是不得不為

因為謝卓兩家今晚注定要翻臉,如果現在不下手,以後就很難有機會殺人滅口了

卓鼎風悲痛的問謝玉到底是想殺宮羽,還是想殺自己,謝玉回涉妖者,就地誅殺

謝玉讓蒙摯夏冬不要多管閒事,自己不會傷害他們

只是日後到皇上面前大家各說各話,就賭一下就看皇上相信誰

不過宮羽跟其同黨,今天絕對不能活著走出去

20062.jpg20063.jpg20064.jpg20065.jpg20066.jpg20067.jpg 

蒙摯告訴梅長蘇謝玉此話不假,一品軍侯府兵有八百已經很難對付

如果等到強弩手到齊一起放劍,蒙摯頂多自保,要保下卓家根本不可能

謝玉對蒞陽喊話,讓蒞陽不要插手接下來的事,他保證不會傷害景睿

如果要殺景睿的話,多年前就已經動手,只要蒞陽記住,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

謝玉看出宇文念向宇文暄求救,讓宇文暄保證不會插手

宇文暄說宇文念只是擔心景睿,只要謝玉不動他,他們自然不會淌這渾水

20068.jpg20069.jpg20070.jpg

(狗屁,你是為了你自己)

跟閒雜人等交涉完畢,最後留下的是梅長蘇,謝玉早想除掉梅長蘇

現在梅長蘇自己踏入這鬼門關又怎能放過,眼中的殺意盡顯

蒙摯連忙擋在梅長蘇前面,問起飛流去哪了,梅長蘇說終於有人想到飛流了

梅長蘇問謝玉難道沒看到自己身邊跟著一個小護衛嗎?

謝玉正感到不妙時,部下趕來報告強弩隊所有的弓弦都被割斷了

梅長蘇這才叫出飛流,問飛流玩的開不開心XD

20071.jpg20072.jpg20073.jpg20074.jpg

謝玉讓梅長蘇不要得意,就算沒有強弩手,一品軍侯府要留下他這麒麟才子仍是小意思

梅長蘇說世間萬物都有因果,今晚發生的一切都是謝玉咎由自取,種下的苦果謝玉得自己吞下

謝玉嗤笑說他不信天道,自己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現在這個場面嚇不了他

梅長蘇說我知道侯爺是個不敬天道、不講仁義的人,什麼事情不敢做

但自己今天敢上侯府,自然是做過準備的,現在譽王的府兵已經在門外

要是等不到他這麒麟才子出去,寧國侯府又亂了起來,只怕譽王會忍不住衝進來

謝玉不信,譽王不可能會為了一個小小的謀士兵攻一品侯府

梅長蘇:「為了我這個小小的謀士他當然不值得,

     可若是能把侯爺從朝堂上踩下去,你說譽王會不會做呢?」

20075.jpg20076.jpg20077.jpg20078.jpg20079.jpg


P.S 這集簡直是動作片,一環接一環,爆點一個又一個,

       之前的鋪梗全部爆出來,反倒沒什麼好寫的…

       也有可能純粹是霓凰不在我沒精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wd0958
  • 只想說夏冬笑起來真的很可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