蒞陽走向卓家三人,卓夫人的眼神充滿哀怨,只有卓青遙欠了欠身

蒞陽跟卓氏夫婦道歉,因為她自私的為了保住自己的兒子騙了卓家這麼多年

只是謝綺畢竟已入卓門,就算卓家怨恨蒞陽夫婦,也請看在孩子的份上善待謝綺

卓夫人告訴蒞陽卓家是江湖人,恩怨分明,謝綺是卓家的媳婦

要是哪天謝綺願意帶著孩子回卓家,卓家人自然會給謝綺她應得的待遇

譽王請卓家人回府包紮養傷,卓家人離開時景睿叫了最後一聲爹娘…

看著跪下叩頭的景睿,卓鼎風夫婦雖早有覺悟這孩子可能不是自己的

但想到景睿所受的苦仍不免心痛,卓鼎風拍拍景睿的肩膀,告訴他不是他的錯

當年的事情怎樣都算不到他頭上,讓景睿不要太過苛責自己

22001.jpg22002.jpg22003.jpg22004.jpg22005.jpg22006.jpg

景睿是個心腸柔軟的好孩子,他一定忍不住會想卓家的悲慘都是因他而起

要不是因為他卓家的孩子不會死,要不是因為他卓家不會被謝玉捲入奪嫡的風暴

而卓家多年給他的都是真誠的父子親情、兄弟情義,一切都只會讓景睿更為自責

卓鼎風這番勸慰的話語,雖然不一定能減輕景睿的罪責感,但至少是個安慰

這時候的景睿真的很需要有個人告訴他不是你的錯…


關於蒞陽利用卓家,網路上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種是有意,一種是無心

我是覺得一切都真的始於意外,作者海宴在書中跟劇中都沒有給太多線索

主要就是說蒞陽在京郊躲避瘟疫時,邀請無處可去的卓夫人同住

後來打雷失火一片混亂,兩個孩子被搞混了,之後景睿活了下來變成兩姓之子

有些人覺得蒞陽是故意邀請卓夫人住下,然後換掉孩子,誤導殺手殺死卓家的兒子

但我覺得這個推論有些太牽強了,有很多說不通的地方

首先,蒞陽必須事先知道謝玉起了殺意。

這點作者沒交待,我是認為蒞陽直到有個孩子死的蹊蹺才起疑心,但她不能確定

第二,換孩子這件事情不是蒞陽能控制的。

有人認為蒞陽可能用了催產的方法,跟卓夫人同時產子

但是要不是當時的意外,哪有可能這麼容易搞混孩子,換孩子這件事談何容易?

就算同時出生,性別不同怎麼辦?不能控制的因素實在太多了

第三,活下來的孩子該歸誰?

如果蒞陽誤導殺手殺卓家孩子,那蒞陽的孩子就會在卓家手上

之前妳死活認不出來,等到妳手上的孩子死了就說活下來的那個一定是我的誰信?

除了當時的狀況有疑點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蒞陽在書中的形象讓我沒有往那方面想

宇文霖曾對宇文念這麼形容過蒞陽「桃花馬,石榴裙,飛揚颯爽,性烈如火」

晉陽公主曾對林殊感嘆「蒞陽公主俐落爽朗、性烈如火,每次出巡狩獵都與諸皇子爭鋒」

可以看出蒞陽當年也是個英姿颯爽的女中豪傑,只是那杯情絲繞讓她不復往日的風采

但蒞陽並不是那麼的冰冷無情,她跟霓凰並無私交,卻為了霓凰以長公主之尊密訪雪廬

違背丈夫、違背兒子的利益,只希望霓凰不會步上她的後塵,悔恨終身

而且直到最後她都沒有怨恨宇文霖,只有一句「情出自願,事過無悔」

她怨謝玉拆散了、毀了她的初戀,她恨謝玉用那樣卑劣的方式得到她

但是二十幾年的夫妻,她到最後仍願為他保存謝氏族人的性命

這樣一個敢愛敢恨的女子,我不相信她會為了保全自己的孩子,去害死另一個無辜的孩子

我覺得當年她也不知道景睿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直到景睿越來越像他的生父

但她又不能說出真相,因為有了卓家景睿才能保全,而且說出真相必定會傷害景睿

蒞陽或許是自私的利用了卓家,但我覺得她只是順勢而為,而非有意為之


蒞陽找上跪在宗祠前的謝玉,蒞陽問謝玉你恨我嗎?

謝玉說過去的事情不怪你,蒞陽無奈回說這麼多年你果然不懂我心裡所想

蒞陽說我不是說過去,而是說今夜,我護了自己的兒子、護了卓家,唯獨捨棄了你

謝玉面色陰狠說就算沒有你,他們也會衝進來,而且,我就是要把他們都殺了

蒞陽說你這樣甘冒其險殺人,就可以知道你犯下的罪已經不是我這長公主可以維護的

22007.jpg22008.jpg

蒞陽要謝玉考慮謝氏歷代清名,拿出袖中匕首,告訴謝玉這是我能為你們謝家做的最後一件事

謝玉直言自盡也無法讓一切平靜下來,蒞陽告訴他至少以她長公主的身份不會讓事情擺到檯面上

就算保不住謝玉的性命,至少可以保住他的名聲

要是謝玉覺得泉下孤單,等她安頓好了一切就會去陪他,謝玉聽畢抱住蒞陽

「蒞陽,妳說得話我都記住了…這麼多年了,我謝玉是真的喜歡妳。」

但是,他還不想死,他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時候,,輸掉謝氏門楣又怎樣,人死了才什麼都沒了

蒞陽無奈,說是她忘了,謝玉本來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22009.jpg22010.jpg22011.jpg22012.jpg22013.jpg22014.jpg22015.jpg22016.jpg22017.jpg22018.jpg

(我真的忍不住吐嘈這裡剛剛才血戰過…這些桌椅茶几古琴是誰擺回去的…)

這對夫妻終究不了解彼此,謝玉沒懂過蒞陽,蒞陽也沒想過了解謝玉

謝玉深愛蒞陽這點我承認,但他的手段毀了蒞陽的人生,注定兩人此生無法交心

只是當了二十幾年的夫妻,兩人的牽扯又怎能說的清,是恨是愛似乎已經不重要了


飛流扶著梅長蘇走出侯府,譽王要派人護送梅長蘇回蘇宅

梅長蘇回絕了,讓譽王多費心在謝玉的案子上,務必及早處理人證物證

而且蒙摯受了他們的利用,必須去解釋一下,譽王說蒙摯為人忠直,讓梅長蘇小心不要樹敵

譽王離開後,梅長蘇走向蒙摯,說現在已經宵禁,請蒙大統領護送自己一程

蒙摯呆住,梅長蘇小聲的說靖王正在蘇宅等著,蒙摯意會大聲嚷嚷護說要送梅長蘇回去

22019.jpg22020.jpg22021.jpg

(一個大寫的懵字,蒙大統領:啊~)


譽王此次大獲全勝,直嚷嚷著太子沒有了謝玉等於老虎沒了牙齒

大讚麒麟之才果然算無遺策,謝玉這次是徹底倒台了

譽王想到離開時梅長蘇的樣子,問秦般弱是否覺得蒙摯跟梅長蘇交情非同一般

秦般弱說除了梅長蘇選了蒙摯推薦的宅子,沒看出什麼特別的(嘖嘖嘖)

譽王說應該是自己多心了,另外交待好生照顧帶回來的卓家人,絕對不能出什麼紕漏

22022.jpg


梅長蘇跟蒙摯回到蘇宅,靖王已經等著,靖王事先聽梅長蘇說過些許,蒙摯卻有些困惑

蒙摯疑惑景睿身世這麼隱密的事情,譽王不會疑心梅長蘇怎麼知道的嗎?

梅長蘇告訴蒙摯是譽王自己查到的,靖王補充是梅長蘇引導譽王查到的

蒙摯不解,梅長蘇解釋其實他早在就在計畫了,他在宮裡和紅袖招都安插了人手

一邊聊起蒞陽當年的往事,一邊說起景睿跟南楚的晟王宇文霖長得有多像

秦般弱連結這兩個消息然會開始追查,而且上個月梅長蘇還安排宮羽刺殺謝玉

按計劃宮羽刺殺失敗,負傷逃進紅袖招,為了報恩便把謝玉殺嬰的秘密告訴秦般弱

譽王得到了這麼多可利用的情資,自然就會來找梅長蘇來幫他出主意

梅長蘇就順勢幫譽王在景睿生日宴上設計了這麼一齣攤牌的戲碼

22023.jpg22024.jpg22025.jpg22026.jpg22027.jpg 

蒙摯又問那宇文暄他們又是怎麼回事,梅長蘇解釋譽王奉旨接待迎親使團

自然會見到宇文念,偏偏宇文念又跟景睿長得這麼像,譽王一看就知道了

以譽王的能耐,要說動他們兄妹闖進景睿生日宴是小事一樁

蒙摯大呼南楚這個求親使團來的時機真是太妙了,簡直是天賜良機

靖王淡淡地看了梅長蘇一眼,說到底是天賜還是人為,實在是不好說

梅長蘇聽在耳裡卻沒有做任何回應

22028.jpg22029.jpg

南楚使團進京的確是梅長蘇的設計,在梅長蘇入金陵前,藺晨讓飛流陪他去南楚

後來藺晨送來信鴿,梅長蘇回說讓他務必在四月十二前進京

宇文念進京時,宇文暄說過有個"辰法師"告訴宇文念此行必能心想事成

在在都在暗示藺晨受梅長蘇所託打入南楚的圈子,說服宇文念到大梁認親


蒙摯感慨計畫雖然巧妙,但可憐的卓家人卻是被白白的蒙蔽這麼多年

更不要說景睿了,身世被這麼強硬的揭開,幕後計畫的還是他仰慕的梅長蘇

聽到這裡,靖王看到梅長蘇沒為自己辯解的意思,倒是出來替梅長蘇解釋了

要是梅長蘇的計畫不夠狠,沒辦法切斷景睿跟謝玉之間的聯繫

有因必有果,真相就是如此殘酷,景睿遲早得面對謝玉的真面目

22030.jpg22031.jpg

蒙摯問靖王今夜前來是不是有其他要事,靖王露出一個嘲弄的笑容說沒有

這個計畫並沒有他的參與,只是他想親眼看看謝玉的結局罷了

蒙摯聽畢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靖王恐怕是擔心梅長蘇會有什麼閃失吧

22032.jpg

梅長蘇一直像是局外人沒有加入對話,聽到蒙摯提到自己突然開口

梅長蘇說後日皇上有一場圍獵,南楚使團一定會參加,讓蒙摯電電宇文暄

免得宇文暄以為大梁的武將都像謝玉那樣不堪,要是因此小覷大梁後果不堪設想

蒙摯說這是當然,只是梅長蘇身體孱弱,這種小事情就不要管了

靖王開口表示這並不是一件小事,要不是今天演了這一齣,宇文暄哪有機會看見大梁內鬥

22035.jpg22036.jpg

蒙摯一聽就炸毛了,非常激動的說殿下你這樣不對,蘇先生絕不會錯!

看著蒙摯突然激動起來,靖王沒有生氣倒是有點疑惑的看著滔滔不絕的蒙摯

蒙摯說太子跟譽王鬥的死去活來的,天下人皆知,再說,南楚也絕少不了這些鬥爭

蒙摯轉頭向梅長蘇尋求支持,可是梅長蘇卻微微地對蒙摯搖頭,蒙摯雖不懂狀況還是乖乖閉嘴

梅長蘇沉重的說出南楚這幾年並沒有政爭,而且內部沒有太大的動亂,可說是政通人和

要是大梁繼續內耗下去,一旦失去對鄰國的威懾,將會引起各國的覬覦

靖王一聽,深得己心,盛讚梅長蘇這乃是真正的國士之言

蒙摯被兩人說服,說獵場之上不說自己,還有靖王在,絕對會讓宇文暄看見大梁的軍威氣魄

22037.jpg22038.jpg22039.jpg

(蘇兄傻眼)

22040.jpg

(賣夠共啊…)

22041.jpg22042.jpg22043.jpg

靖王說時間不早,該讓梅長蘇休息了,蒙摯說兩人一起出去不方便,讓靖王先走

靖王離開時雖沒有說出來,但還是很介意蒙摯剛剛的反應…

靖王一走,蒙摯馬上就問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梅長蘇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梅長蘇:「他是主君,你是他的愛將,我是謀士,這關係你一定要掌握好。」

在靖王眼裡,梅長蘇跟蒙摯沒有半點深交,蒙摯言語間這麼維護梅長蘇不合常理

21044.jpg22044.jpg22045.jpg22046.jpg22047.jpg

蒙摯臨走前又問,梅長蘇看到景睿這樣一定很不好受吧?

梅長蘇默默無語,蒙摯無奈道我又說錯話了嘟囔著什麼離開了…留下梅長蘇面對滿室的寂寥

22048.jpg22049.jpg22050.jpg


譽王將謝玉的罪狀上奏給皇帝,皇帝哀嘆自己白白寵信謝玉這麼多年

譽王替皇帝找台階下,說謝玉極善偽裝,這些年誰不認為他是忠臣良將、朝廷柱石

哪知道謝玉膽大包天到敢策劃在宮牆之下刺殺內監,甚至還結黨營私,利用卓家剷除異己

不過按照卓鼎風的口供,蒞陽對謝玉種種不法情事毫不知情,而且蒞陽身為皇族

她的兒女也是皇家血脈,請求皇上讓蒞陽母子免去株連之罪

皇上聽了稱讚譽王的孝心,再加上太皇太后近來狀況不好,想說為太皇太后祈福

除了謝玉之外,就不株連其他人,指示封了寧國侯府,讓蒞陽帶著兒女回長公主府居住

皇上將謝玉的案子交於譽王主審,強調務必查出謝玉所有的罪狀

只是最後也不忘警告譽王,謝玉犯過的事不能放過,但沒做過的事也絕不能往他身上堆


謝綺因為刺激早產,只是胎兒胎位不正,謝綺又是身嬌體弱的世家小姐

最終沒有撐過去,難產死了,譽王為顯寬厚送了卓青遙過去,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卓青遙連謝綺的最後一面都沒見到,不過蒞陽讓卓青遙把孩子帶走,因為這是謝綺最後的遺言

梅長蘇從甄平那裡得知了這些事情,心中沈痛卻又無能為力,狂咳不止

甄平連忙去找晏大夫,梅長蘇抬起頭來,發現飛流不知道什麼進來了

飛流晶亮的眼神看著梅長蘇,問蘇哥哥是不是不舒服,梅長蘇說還好,飛流又問會好嗎

梅長蘇回答會好的,因為人的心會越來越硬

梅長蘇的口氣冷硬的像冰,臉上帶著嘲弄的笑容,但是眼睛像是要瞪出血一般

22052.jpg22053.jpg22054.jpg22055.jpg22056.jpg22057.jpg22058.jpg22059.jpg22060.jpg22061.jpg22062.jpg22063.jpg

『他不再去想那個消失在家族命運漩渦中的女子,

 儘管那個女子幼時也曾經搖搖擺擺在他腿邊抓過他的衣角

 但那些記憶都太久遠了,久遠的不像是他自己的…』

謝綺的命運是悲慘的,但對於梅長蘇來說這已經不是他有餘力可以顧及的

謝綺的悲劇源自於父母的自私,身為謝家人她不得不受到父母的牽連

她的命運在嫁給卓青遙時就已注定,但她的逝去不是梅長蘇可以預見的

可是人心又無法這樣簡單的劃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梅長蘇只能催眠自己,不要在意,不會在意…他只能這樣走下去

但是說著人的心會越來越硬,那為什麼他的眼眶裡帶著淚呢…


懸鏡司首尊夏江回京,責備夏冬在謝玉一案上涉入過深

夏江再三強調懸鏡司不涉朝政、不涉黨爭,只遵聖諭查案,不介入其他無謂之事

(科科,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夏冬辯解要是卓鼎風被滅口,皇上未必會相信,夏江大怒說信與不信怎麼處置都跟懸鏡司無關

夏江說謝玉的案子分明是太子跟謝玉的鬥爭,夏冬涉入已違反懸鏡司的鐵則,命她閉門反省

22064.jpg


夏江進宮晉見皇帝,說夏冬在謝玉的案子上已踰越本職,他已對其進行懲處

皇帝沒有放在心上,說夏冬這是奉了聖命在查案,夏江太嚴苛了

夏江說有人意圖利用懸鏡司那就是冒犯皇帝威權,皇上聽出夏江暗示謝玉的案子有人在主導

夏江強調謝玉有什麼罪責是一回事,謝玉怎麼被扳倒又是一回事

皇上若有所思命夏江務必查實這案子怎麼被翻出來的,並讓夏江去天牢聽聽謝玉還想說些什麼

(不行了,聽夏江講話我真想吐…)


夏江對徒兒耳提面命不要介入朝政,不要涉入黨爭

但一到天牢裡看到謝玉卻很熟的樣子,說早勸過謝玉不要過早介入黨爭

皇上是讓夏江去查謝玉怎麼栽的跟頭,但夏江卻根本沒問謝玉這個,說這問題毫無意義

夏江只問謝玉想讓自己幫到什麼程度,謝玉反問夏江能幫到什麼程度

夏江回答要是謝玉咬緊牙關,可以保他不死,謝玉並不是很滿意這個答案

但是夏江警告謝玉再多的話皇上會起疑,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謝玉讓夏江務必遵守約定,夏江說兩人之間的約定,自己什麼時候沒完成過

22065.jpg

(馬的,蛇鼠一窩)


童路向梅長蘇報告靖王因為在圍獵時大顯軍威,回宮後皇上大大地賞賜了一番

太子跟譽王跟著送禮,朝臣跟風也有不少人登門祝賀,但靖王除了兄弟們的賀禮外一概沒收

另外十三先生已經著手清除秦般弱的眼,目前已經斷了七八條

梅長蘇疑惑沒有別的消息了嗎?童路回說到現在都沒有處置謝玉的消息

梅長蘇笑說這下子有人該緊張了,話還沒說完甄平上前稟告譽王來了

22066.jpg22067.jpg

譽王氣急敗壞的衝進來,還一時口不擇言的說皇上糊塗了,被梅長蘇提醒後才改口

譽王氣憤的說謝玉一案鐵證如山,死罪難免,但是皇上卻不知道在猶豫什麼

譽王說夏江回來後在皇帝面前不知道說了什麼,皇上竟然就變了心意

就不知道謝玉跟夏江兩人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好的交情

梅長蘇疑惑有了卓家父子的物證這案子還能有什麼翻案的可能

譽王說謝玉只承認幫太子做過一些案子,但像刺殺內監這種觸犯皇權的大罪他就一概不認

反控卓鼎風為報私仇把所有案子都推到他身上

22068.jpg22069.jpg22070.jpg22071.jpg

梅長蘇聽出來謝玉這是只想保命,告訴譽王謝玉這是在等太子登基

譽王嗤笑謝玉這是癡心妄想,梅長蘇回說既然殿下這麼有信心,為何還擔憂呢

譽王沮喪的說夏江這個人甚有手段,皇帝又非常信任他

梅長蘇說要比皇帝的寵幸,譽王也不差,只是譽王欲言又止說最近皇帝對自己的態度甚是奇怪

雖然態度依舊很溫和,但是總感覺有些疏遠

梅長蘇說是譽王多慮了,現在整個朝堂都唯譽王馬首是瞻

好不容易把太子的氣燄壓下去了,不能就這樣後續乏力

22072.jpg22073.jpg22074.jpg22075.jpg22076.jpg

梅長蘇沒勸譽王韜光養晦,反而鼓勵他在朝堂上大出風頭,其實是在加速譽王的失寵

梅長蘇很清楚譽王恩寵漸失的理由,反正就是太子沒落,譽王卻在朝堂上呼風喚雨

這已經犯了皇帝的忌諱—不希望任何人威脅皇權

譽王感覺到了不對勁,梅長蘇卻不給他思考的機會,只強調這是壓下太子的大好機會

譽王跟太子鬥了十年,反射性的就想攻擊,被梅長蘇一煽動那些疑慮也就放在腦後了


梅長蘇問譽王夏江是不是去見過謝玉,譽王回答是見過一次

而且說是奉了聖命把譽王的人都趕了出去,所以不知道他們講了什麼

梅長蘇想了想又問譽王之前請卓鼎風列出做過的事的清單列好了沒

譽王說好了拿出來讓梅長蘇過目,梅長蘇說恐怕連卓鼎風都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人謝玉要殺他們

例如裡面有個普通的教書先生,距今十二三年前被殺,讓人實在想不通

梅長蘇看後問譽王有沒有想過,有些人謝玉是為了別人而殺

譽王不懂,梅長蘇又更進一步的提醒譽王,夏江跟謝玉素日並無深交

可是這次夏江卻力保謝玉,可見之間有不為人知的隱情

譽王疑惑難道夏江也投靠了太子?梅長蘇反駁在太子登基前夏江不會把他放在眼裡

夏江從不介入黨爭,只忠於皇上,所以皇上才如此信任他,譽王說這也是他最不懂的地方

最後梅長蘇直接挑明了告訴譽王,如果謝玉幫夏江做過什麼事呢?

22077.jpg22078.jpg22079.jpg22080.jpg22081.jpg22082.jpg22083.jpg

(譽王一直聽不懂暗示我家宗主都快翻白眼了)

22084.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