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直言也許謝玉幫夏江做過什麼事,譽王恍然大悟

譽王激動的說兩人在獄中一定是達成了協定,謝玉將秘密埋藏,夏江就保他不死

梅長蘇讓譽王不要激動,一切都還只是臆測,要確定的話他必須親自去見謝玉

梅長蘇要譽王安排一下,譽王懷疑謝玉現在只想保命,沒那麼容易被說動

梅長蘇露出淡淡地笑容,告訴譽王不是說不動,只要是要看怎麼說

23001.jpg23002.jpg23003.jpg


夏冬在懸鏡司中閉門思過,窗外卻一直有小石子丟進來

夏冬以為是夏春在惡作劇沒放在心上,幾次之後抬起頭來發現是飛流十分意外

飛流轉交給夏冬一張信箋,夏冬笑著收下,看完之後夏冬神色嚴肅

夏冬問飛流要不要回信,飛流點點頭,夏冬讓飛流轉達梅長蘇,她一定會去

23004.jpg23005.jpg23006.jpg

(看到夏冬發現自己後,飛流看了手中的石子一眼就往後丟超可愛)

23007.jpg

(夏冬對飛流倒是很和善,話說夏冬當年要是有生孩子可能也差不多像飛流這年紀了…)

23008.jpg23009.jpg23010.jpg


天牢裡,滿室蕭然,只有看守的獄卒洒掃內室,沒有半點鮮活之氣

老獄卒講起這些囚犯,口中盡是感嘆,能夠進天牢的哪個不是曾經風光一時的權貴之人

只是不管多麼有權勢的人,走進來就是走進鬼門關,哪個人不是哭爹喊娘的

唯獨多年前關在寒字號的皇長子祁王殿下風骨依舊,沒有半句哀嘆

23013.jpg23011.jpg23012.jpg

在譽王的安排下提刑司安銳親自帶著梅長蘇進了天牢,飛流也隨行陪同

經過寒字號時梅長蘇深深地看了一眼,安銳解釋那是專門關押皇族的寒字號

到了謝玉的牢房外,安銳很識時務的讓梅長蘇自便,自己退了出去

梅長蘇讓飛流在外頭等著,獨自走進謝玉的牢房

23014.jpg23015.jpg23016.jpg

梅長蘇問候謝玉別來無恙,想當初初見謝玉時,朝廷柱石的威儀讓人不敢直視

哪知道才幾個月過去了謝玉已經成為階下囚,不復昔日的風光

謝玉看到梅長蘇連動都不想動,說自己如今蒙冤下獄,是命數不濟

梅長蘇一副小人的嘴臉到牢裡落井下石是否太沒格調了

梅長蘇嗤笑謝玉竟然知道小人二字,口裡盡是不屑說謝玉落難不假,但何曾蒙冤

梅長蘇說謝玉心裡很清楚,卓鼎風指控之事漸漸屬實,鐵證如山

謝玉現在厚顏抵賴只是想保命而已,可惜保住的只是夏江的命

23017.jpg23018.jpg23019.jpg23020.jpg23021.jpg23022.jpg23023.jpg 

聽到梅長蘇提起夏江,謝玉輕笑出聲,說梅長蘇真是太心急了,這麼快就顯示出來意

問是不是因為處決的旨意遲遲不發,譽王心急才找上麒麟才子屈尊到天牢裡見自己

梅長蘇微笑道來見謝玉一點都不委屈,因為謝玉見到自己肯定會想怎麼就這樣輸的徹底

從位極人臣到待死的囚徒,到底是怎樣一步一步的走向這個結果,梅長蘇讓謝玉不用多想

梅長蘇:「你之所以會輸給我,是因為你笨。」

23024.jpg23025.jpg23026.jpg23027.jpg

梅長蘇不管謝玉有沒有在聽,一邊吃東西一邊繼續補刀

說他比謝玉聰明所以不管謝玉有什麼計策他都看得透,反過來說謝玉卻看不透他

而且直到最後謝玉連自己怎麼輸的都不知道,這不叫笨叫什麼

梅長蘇接下來煞有其事的告訴謝玉還有一個人也比謝玉聰明,那就是夏江

謝玉聽到話題又轉回到夏江有了反應,梅長蘇告訴謝玉不要以為現在就是結局

只要夏江在,謝玉就會一直一直輸下去

23031.jpg23032.jpg23033.jpg23034.jpg23035.jpg

梅長蘇告訴謝玉夏江會怎麼做,首先夏江會來看望謝玉,跟謝玉達成交易

只要謝玉保守夏江的秘密,夏江就會保全謝玉的性命,當然這個交易是真的

夏江必然會想方設法讓謝玉活著走出大牢,只要謝玉走出大牢,夏江的承諾就兌現了

接下來,謝玉會變成一個普通的流放犯,被發配到遙遠的苦寒之地

可是同時謝玉存在的價值也就沒有了,因為到時案子了結,謝玉有再多的秘密也無處可訴說

從京城到流放地的路途上,每一步都有可能是謝玉的鬼門關,畢竟一個流放犯死了有誰會在意

可是一旦謝玉死了,就會把夏江所有的秘密帶進墳墓裡,夏江從此高枕無憂

聽到這裡,謝玉不禁冷汗涔涔,梅長蘇微笑勸謝玉把握機會好好的跟自己聊聊

23036.jpg23037.jpg23038.jpg23039.jpg23042.jpg23043.jpg23044.jpg23045.jpg


梅長蘇告訴謝玉他能說話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再不說就沒機會了

謝玉承認梅長蘇分析的沒錯,但那是最壞的情形,只要夏江相信自己就好

謝玉自認沒有出賣夏江的理由,因為出賣夏江對自己並沒有好處

梅長蘇冷笑提醒謝玉情勢瞬息萬變,夏江與其相信謝玉,還不如去相信死人更為乾脆

就像當初謝玉非得要殺了卓鼎風一樣,這是相同的道理

23048.jpg23049.jpg23050.jpg23051.jpg23052.jpg23053.jpg23054.jpg

謝玉疑心未消,但是仍搖搖頭說他現在只能賭在夏江身上了,不信夏江難道要信梅長蘇嗎?

梅長蘇反問為什麼不能信我,謝玉大怒說我能有今天都拜你所賜,信你還不如自我了結

梅長蘇冷冷道你能有今天不是因為我,而是你咎由自取

梅長蘇告訴謝玉自己不是空口說白話,因為夏江有殺謝玉的理由,梅長蘇沒有

之前對付謝玉是因為他對譽王造成威脅,現在謝玉輸的一敗塗地

走出天牢不過就是個流放犯,謝玉是死是活根本無關緊要,謝玉實在太高估自己了

23055.jpg23056.jpg23057.jpg23058.jpg23059.jpg

謝玉以為自己抓住梅長蘇的破綻,得意的說如果不在意何必屈尊到天牢看自己

梅長蘇回答他對謝玉一點興趣都沒有,他感興趣的是夏江

謝玉恥笑梅長蘇太天真,夏江可是自己最後的希望,梅長蘇卻想用自己對付夏江

梅長蘇直言我就是要利用你對付他,告訴謝玉到現在還有被利用的價值應該感到高興才對

不然連梅長蘇都不會想理他,到那個時候謝玉才是真正的死路一條

謝玉:「我還是會賭夏江,賭他相信我!他才是我最後的生路。」

梅長蘇:「實在抱歉,侯爺唯一的這條生路,已經被我堵死了。」

23060.jpg23061.jpg23062.jpg23063.jpg23064.jpg23065.jpg


譽王去懸鏡司拜訪夏江,譽王先是跟夏江客套了一番,稱讚夏江的高風亮節

之後說起自己不是沒事來做客,只是奉旨審查謝玉一案,有事牽扯到夏江,所以順道來問問

夏江心中警鈴大作,故作好奇問譽王是什麼事,竟然會牽扯到自己

譽王:「開文十七年謝玉曾指使卓鼎風殺了教書先生李重心,據稱是為了夏首尊殺的。」

譽王質問夏江是否屬實,夏江眼神陰沉,但鎮定的問是不是卓鼎風說的

譽王回答沒錯,謝玉本來也承認了,只是夏江去看望過謝玉後,謝玉就改口說是為了自己殺的

夏江說既然謝玉都否認了還有什麼好說的,譽王說只是要確認一下好紀錄在案

23046.jpg23047.jpg


梅長蘇告訴謝玉,譽王現在正在詢問夏江有關李重心的死

謝玉慌張的說卓鼎風根本不知道為什麼要殺李重心,自己更是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

梅長蘇笑道:「我知道你沒有說過,但是夏江會怎麼想,難道是我這個謀士猜出來的?

       你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當然是你說的!」

不管謝玉再怎麼堅持自己沒說,夏江已認定在李重心的事情上謝玉出賣了他

或許夏江會相信謝玉不是故意的,為了保住其他的秘密,夏江依然會救謝玉

但是在夏江心中,謝玉已經不是能夠保密的人,怎樣都不會比一個死人來的牢靠

一旦謝玉走出天牢的門口,那就是謝玉的死期,因為夏江對謝玉的信任感已經蕩然無存

23066.jpg23067.jpg23068.jpg23069.jpg

梅長蘇步步緊逼,好整以暇的敲碎謝玉的最後一絲生機,謝玉崩潰了

謝玉無法再保持冷靜,他衝向梅長蘇,但被鐵鍊拴著怎樣都近不了梅長蘇的身

謝玉已陷入瘋狂,問梅長蘇跟自己何怨何仇,要害自己到這個程度

聽到這句話,梅長蘇的眼神閃過一絲冷酷,因為梅嶺的一切仍歷歷在目

他的眼神像是在質問謝玉這個殺人兇手有什麼膽子敢對自己說這句話

23070.jpg23071.jpg23072.jpg

可是他現在不是林殊,而是梅長蘇,身為梅長蘇,他有必須要做的事情

梅長蘇壓下心中的情緒,告訴謝玉大家各為其主不擇手段,謝玉問這問題不嫌好笑嗎?

到這個時候,到底要選梅長蘇還是夏江,謝玉的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謝玉絕望苦笑,頹然無力,他已經無法在梅長蘇面前維持他的最後一點驕傲

為了活下去,謝玉低聲問,自己到底該怎麼做…

23073.jpg23074.jpg23075.jpg23076.jpg

梅長蘇想知道夏江為什麼要殺李重心,謝玉說知道這個沒有意義

梅長蘇說謝玉是太子最重要的心腹,夏江這麼努力的保他,想必懸鏡司已經站在東宮那裡

要是譽王手上有夏江的把柄,就不用再忌憚夏江的存在,謝玉回說夏江救自己跟黨爭沒關係

梅長蘇說那更好,有了夏江的把柄,譽王可以讓懸鏡司為他所用

謝玉問把這些告訴梅長蘇對自己有什麼好處,梅長蘇回答,活著

京城有譽王,江湖有江左盟,絕對可以保謝玉活命

23077.jpg23078.jpg23079.jpg


謝玉緩緩說出十三年前李重心為夏江寫了一封信,仿冒的是聶鋒的筆跡

梅長蘇彷彿要確認一樣,問聶鋒是誰,謝玉回答聶鋒是當年赤燄軍前鋒,也是夏冬的夫婿

所以夏江可以很容易的就拿到聶鋒的書信,將其交給李重心偽造信件

偽造了一封連夏冬都分不清真偽的信,梅長蘇問信裡寫了什麼,謝玉說是一封求救信

『主帥林燮謀逆,吾察,為滅口,驅吾入死地,望救』

而這一切都被在隔壁牢房等待的靖王和夏冬聽進耳裡

23080.jpg23081.jpg23082.jpg23083.jpg23084.jpg23085.jpg23086.jpg

梅長蘇冷冷的說原來當初告發赤燄軍謀逆的那封信是假的

那麼謝玉當年千里奔襲帶回聶鋒的屍身也是假的,謝玉其實是以救聶鋒為名,行伏擊之實

將毫不知情的聶鋒滅口以後,帶聶鋒的半副殘屍回京,然後以李重心的假信為證

告訴皇上,告訴夏冬,聶鋒是被主帥林燮滅口,謝玉像是不忍心聽到自己犯下的罪孽閉上眼睛

23087.jpg23088.jpg

(話說那個馬頭穿幫了…)

23089.jpg23090.jpg23091.jpg23092.jpg23093.jpg23094.jpg23095.jpg

謝玉跟夏江在聶鋒一事上各取所需,為了不讓夏冬知道這個秘密

夏江沒有動用懸鏡司的力量,而是暗示了謝玉,謝玉就讓卓鼎風去殺了李重心滅口

謝玉大吼這一切都跟黨爭沒有關係,梅長蘇果斷離開,離開前冷冷的說了一句我會遵守承諾

梅長蘇走出牢房,即使他也多少猜出當年的真相,但親口聽到謝玉說出仍難以承受

轉頭一看,夏冬有如遊魂一般飄盪,靖王的眼神堅毅依舊

23096.jpg23097.jpg23098.jpg23099.jpg23100.jpg23101.jpg23102.jpg23103.jpg23104.jpg23105.jpg

梅長蘇在天牢中跟謝玉的周旋真的十分精彩,所有的一切都在梅長蘇的算計之中

謝玉從胸有成竹到絕望求援,而且最後梅長蘇還得到了他想要的

梅長蘇從頭到尾都是為了聶鋒一事而來,因為聶鋒的告發信是赤燄案的起源

但他不能讓謝玉看出自己是為了赤燄案而來,所以他只跟謝玉談交易

堵死了謝玉唯一的退路後讓謝玉只能選擇自己,然後讓謝玉相信他是為了譽王而來

這點非常重要,因為要不是如此,謝玉不可能開口說出偽造信件一事

聶鋒的求救信導致赤燄案,說穿了這就是欺君,但譽王身為既得利益者不會多說什麼

因為當時譽王在祁王自盡一事上可沒少補過刀,翻出赤燄舊案對譽王沒好處

譽王更不可能拿這件事去為難夏江,說出來只是在安譽王的心,沒想到梅長蘇其實另有所圖


靖王跟夏冬早先結伴到天牢,但是兩人心結未解,相對無言

夏冬惱恨靖王仍為赤燄中人開脫,看著靖王的眼神充滿敵意

23028.jpg23029.jpg23030.jpg

天牢一行,打碎了夏冬所有的信念,她敬夏江如師如父,於公於私夏江都是她的榜樣

可是出來時恍如隔世,她最信任的師父利用自己害死了丈夫跟丈夫的同袍

而這十二年來,堅信赤燄軍不是叛軍的靖王卻遭到自己的鄙視冷遇

夏冬向靖王低語了一句對不起,靖王明白夏冬這聲對不起是為了什麼

靖王淡淡地回了一句「小殊不會在意」,夏冬回過神來想到自己冤枉的不只是靖王而已…

而靖王完全沒有計較自己這十二年來的態度

23106.jpg23107.jpg

(話說我在b站看過彈幕說這對是未亡人組,害我後來很難直視這對啊…)

23108.jpg23109.jpg32110.jpg23111.jpg23112.jpg 


靖王進宮了,靜嬪奇怪謹慎守禮的兒子竟然會在並非可以進宮的日子進宮

靖王說想見母親就來了,即使靖王表面平靜無波,靜嬪仍看出兒子的失常

靜嬪問了好幾次怎麼了,靖王只是轉過身默默無語

最後才勉強的說出一句…「母親,我想小殊了…」

靜嬪知道這是兒子永遠無法撫平、也永遠無法對人訴說的傷痛

只能默默的扶著兒子,拍拍他的肩膀,直到這時靖王才能稍稍發洩他的哀傷

23113.jpg23114.jpg23115.jpg23116.jpg23117.jpg23118.jpg23119.jpg23120.jpg

(OMG,蕭景琰你拿得果然是女主角的劇本,哭得梨花帶淚我見猶憐)

23121.jpg

(靜嬪馬麻的手也好美)


梅長蘇回到蘇宅後坐在臥房裡一動也不動,黎綱跟甄平心急如焚又不敢勸

想讓晏大夫去說服梅長蘇,沒想到晏大夫想了一下後只說兩個時辰讓梅長蘇吃藥

可能晏大夫也看出了梅長蘇需要整理的時間吧…那是心病需要心藥醫

23122.jpg23123.jpg23124.jpg

梅長蘇這一坐就坐到了晚上,想到七萬赤燄軍就這樣輕易的被斷送了,思慮翻騰

但是密道的鈴聲響了,他知道這個晚上那個鈴聲一定會響,那個人一定會來

所以他必須收拾好所有的情緒,扮演好他該扮演的角色,一個絕對冷靜的謀士

23125.jpg23126.jpg23127.jpg23128.jpg

靖王遲遲不開口,梅長蘇知道靖王在考慮什麼,首先打破沉默講了一個謀士該講的話

梅長蘇用公式化的口吻說現在可以確認夏江沒有介入黨爭,不用再為夏江費心了

靖王聞言看著眼前毫無情緒波動的謀士,嚴厲的說聽到謝玉吐露的事實,你竟然只想到這些?

23129.jpg23130.jpg23131.jpg23132.jpg23133.jpg

(可憐的景琰,他指責梅長蘇的每一句話最後都會轉回來虐他自己)

23134.jpg

梅長蘇轉開目光,不敢直視靖王的眼神,只說現在追查舊案並無意義

夏江現在不是他們的敵人,為了無益之事樹敵十分不智

靖王氣憤的說聶鋒一案扯出當年的赤燄舊案,祁王府跟林家上下都因此冤死

梅長蘇竟然認為這不過是一樁舊事,梅長蘇反問殿下不是一直都堅信赤燄軍沒有叛逆嗎

23135.jpg23136.jpg23137.jpg23138.jpg23139.jpg

梅長蘇意外的反應讓靖王堂皇,靖王說他以前只是自己堅信,可是現在…

梅長蘇說你現在有了線索,知道了當年的真相,那接下來呢?

靖王說當然要追查,將謝玉夏江如何陷害祁王和林帥查個水落石出

梅長蘇又問然後呢?接著就沒有然後了,連靖王心底都知道接下來不會有然後

梅長蘇告訴靖王拿著證據也無法向皇上喊冤,無法讓皇上替蒙冤者平反

梅長蘇:「難道殿下真的以為,光憑一個夏江和謝玉就可以冤死德才兼備的皇長子,

     就可以端掉一座赫赫威名的帥府嗎?」

23140.jpg23141.jpg23142.jpg23143.jpg23144.jpg23145.jpg23146.jpg

靖王說他明白,可是為什麼…就算當時祁王輔政,政見與梁帝多有不合

但畢竟是親父子,梁帝何必做的如此狠絕,梅長蘇感嘆歷代皇帝誰不是親父子

梅長蘇推測當時梁帝對祁王有猜忌之心,只是畏於祁王府的威勢不敢擅動

夏江猜到了皇上的心思,所以炮制赤燄案推了皇上一把

靖王問梅長蘇,皇上當時真的信了嗎?相信祁王謀反,赤燄軍附逆?

梅長蘇回答以皇上多疑的性格,當時應該是真的信了,所以才會處置的毫不留情

靖王無奈道一切始於皇上的疑心,當時要是將赤燄軍召回京中查明,不會有之後那麼多的冤情

23150.jpg23151.jpg23152.jpg23153.jpg23154.jpg23155.jpg23156.jpg23157.jpg23158.jpg


宮中,太皇太后已經陷入彌留,皇上與妃嬪們都守在太皇太后的病榻前

太皇太后氣息漸漸微弱,卻喃喃的喊出了什麼,皇上湊上前去

皇上聽出太皇太后喊得是晉陽跟小殊,臉色鐵青…十二年了,太皇太后仍未忘記

23147.jpg

(皇后跟越貴妃看起來是真得很難過,可以看出太皇太后對小輩的慈愛)

23148.jpg23149.jpg

『赤燄案最初爆發時,歷經三朝卻從不干預朝政的老太后跣足披髮親上武英殿,

 滿面是淚的要求梁帝將林殊的名字從主犯名單上刪去。』

我每次看到這段都會哭,想到太奶奶怎樣絕望的祈求梁帝手下留情

最後又只能看著自己最疼愛的孫女自刎在朝陽殿前,追隨她的夫君和獨子而去

一個榮寵至極的老太太淒涼哀絕的身影在我眼前揮之不去

十二年前太奶奶還能清醒的上武英殿請求皇帝,十二年後她只能憑著本能認出小殊

我覺得太皇太后是因為受到太大的刺激才漸漸的神智不清

白髮人送黑髮人是多麼大的悲哀,她卻一次送走了這麼多人又無能為力

直到最後她喊得仍是晉陽跟小殊,那是十二年來什麼都記不住,卻又唯獨不會忘記的名字…


P.S 琅琊榜每集的信息量都好大,每次寫完一集回頭看都想說這真的是我剛寫過的東西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