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被太子譽王搞的心煩意亂回到後宮,蒙摯不方便跟著就順勢放了小假

蒙摯趁此機會來蘇宅看望梅長蘇,問梅長蘇休養的怎樣了

梅長蘇說休養的還不錯,倒是太子和譽王怎麼又吵起來了

蒙摯說謝玉倒台,巡防營沒人管了,太子和譽王都想把巡防營抓在手裡

兩人為了爭奪巡防營吵的可兇了,蒙摯不懂為了一個小小的巡防營怎會吵成這樣

梅長蘇回說蒙摯手裡有五萬禁軍,當然不把巡防營放在眼裡

25002.jpg25003.jpg

(蒙摯一直等小殊遞橘子給他真是可愛死了)

25004.jpg

梅長蘇解釋京城中守衛城門、夜間宵禁等大小事都歸巡防營管

編制上巡防營歸兵部節制,但巡防營之前是由寧國侯謝玉掌管

謝玉的職位比兵部尚書高,兵部不儘管不了巡防營,還要反過來被巡防營節制

所以謝玉一倒,太子就讓兵部趕緊上書建議收回此權

而在中央沒有軍方心腹的譽王則提議甄選一個三品以上的駐外將領接管巡防營

巡防營雖然不像禁軍那麼重要,畢竟掌管京城護衛,說小也不小,所以太子譽王吵的面紅耳赤

皇上實在難以決斷,所以謝玉都發配兩個多月了,他的位置依舊空著

蒙摯問梅長蘇,梅長蘇既然那麼清楚,那到底會由誰接手謝玉的位置

梅長蘇露出自信的微笑,說鷸蚌相爭,誰會得利呢?

25005.jpg

(截圖看不出來,但這段他們一直很認真的在吃橘子,害我突然好想吃…)

25006.jpg25007.jpg25008.jpg


皇上讓靖王上前,總是對靖王很冷淡,沒什麼父子溫情的皇帝

卻問起靖王靜妃做的食物好不好吃,如此家常的對話讓靖王母子都感到意外

剛剛才衝撞龍顏的靖王早已做好被斥責的準備,沒想到皇帝卻突然來場父慈子孝的戲碼

25001.jpg

皇上說靖王嫻熟軍事,想把巡防營交給他,靖王愣住

皇上對於靖王沒有立刻謝主隆恩不太爽,問他是不是怕辛苦,靖王回說不是,只是…

靖王沉吟一下,回說願意接領此職,皇上看出靖王遲疑的原因,說你是個皇子,又軍功累累

將巡防營交給你沒什麼不行,要是日後有人藉此為難你,我幫你撐腰,我會替你作主

25009.jpg25010.jpg

靜妃看出靖王的態度讓皇上不甚喜悅,連忙出來緩頰建議皇上在芷蘿宮午睡小憩

靖王見皇上準備休息,正悄無聲息的退出時,皇上叫住了靖王

說靖王難得進宮母子團聚卻被自己打斷了,靜妃解釋說侍候皇上是她的第一本分沒什麼委屈的

皇上說要補償靖王,告訴靖王即日起可以隨時入宮向靜妃請安,不用另行請旨

從皇上進來後給了各樣賞賜都寵辱不驚的靖王母子,聽到這個旨意卻發自內心的高興,連忙謝恩

25011.jpg25012.jpg25013.jpg


皇上在芷蘿宮盤桓的消息不多久就傳遍宮裡,看風向上門祝賀的人到了傍晚反而變多

不過越貴妃聽聞皇上在芷蘿宮待了些時間甚是不悅,皇后只是鄙視越貴妃的小氣

認為靜妃在宮中待了大半輩子都默默無聲,現在年紀都大了能搞出什麼大事

皇后女官說氣氣她也好,免得越貴妃還活在自己寵冠六宮的錯覺中

皇后聽到面色有點僵硬,女官慌忙改口說越貴妃哪時候寵冠六宮,宮中還有皇后壓著

皇后其實也明白她這皇后虛有其名,沒有跟女官太過計較,只問給靜妃的賀禮送到了沒

女官說早已送到,看時間靜妃差不多也該過來謝恩,說人人到,宮女稟告靜妃求見

靜妃前腳剛至,越貴妃後腳就來了,一來就想戳靜妃兩下說忘了你生日沒給賀禮別介意啊

皇后看出越貴妃的不爽,故意說皇上近年來淺眠,連在昭仁宮都睡不著

沒想到在芷蘿宮倒是好好的睡了一個午覺,越貴妃聽了臉色都青了

皇后跟越貴妃你一言我一語的唇槍舌戰,靜妃只在一旁默默的待著

「皇后諸事繁忙,皇上體貼不願打擾,皇后連練習的機會都沒有呢~」

「哎唷,好些日子不見太子了,莫非還在禁足?」

不過太子最近的確比較沈寂,這番嘴仗最後是皇后取得了上風

25014.jpg


妙音坊動手清理紅袖招的眼線成效卓著,但因為其中的關係錯綜複雜不好讓童路轉達

十三先生特地到蘇宅向梅長蘇禀報,告訴梅長蘇照他們掌握的線索來看,已經清理了大半

但是梅長蘇面色凝重,認為情況沒有那麼樂觀,說當年璇璣公主在大梁安插的眼線遠不止此

很有可能當年璇璣公主沒有把所有人手都交給秦般弱

十三先生感嘆璇璣公主逝世多年,竟然還有這麼大的力量

梅長蘇說起當年滑族先歸順大梁,後來叛去大渝,引發赤燄軍一整年的平叛之戰

璇璣公主被俘後在掖幽庭忍辱偷生,竟然還能創立紅袖招,這份心智跟手腕就非秦般弱所能及

25015.jpg25020.jpg25021.jpg25022.jpg

十三先生慶幸璇璣公主早已過世,不然現在朝局局勢一定會更加凶險

梅長蘇解釋其實現在很多滑族人與大梁人無異,所以秦般弱也明白復國機會渺茫

現在在譽王身邊當謀士只是為了盡可能的削弱大梁的國力引起內憂外患,以告師父在天之靈

十三先生表示既然璇璣公主還留有許多隱藏的力量,那他會盡力查明

梅長蘇警告十三先生,秦般弱受此重創,那麼現在她必然會奮力反擊,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25023.jpg25024.jpg25025.jpg


蒙摯在宮中遇見悶悶不樂的穆青,問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穆青說太皇太后的喪儀辦完了,他想跟霓凰一起去守陵

只是還沒跟皇上說就被霓凰罵了,讓他不要胡鬧,乖乖聽梅長蘇的話

蒙摯笑說你的確是有點胡鬧,霓凰自請守陵可以說是孝心,但是穆王府又沒犯事

要是皇上也讓穆青去守陵會顯得皇上刻薄,穆青小委屈說自己沒想那麼多

蒙摯叮嚀穆青乖乖的聽霓凰跟梅長蘇的話,穆小王爺怏怏不樂的走了

25016.jpg

(久違的逗逼穆小王爺,我真想你)

25017.jpg

(整個人散發出濃濃的我不高興不要管我的小逗逼氣息)

25018.jpg25019.jpg

(這短短地一段話梅長蘇就出現了兩次,雖然霓凰沒出現,但至少在對話裡同框了)


秦般弱的手下向她報告,他們在各府中安插的十幾條眼線同時斷掉

其中有五個是受人蠱惑要退出紅袖招,而他們只追查到兩人的行蹤

本來有可能抓回來的,但是兩人有人相幫,讓她們又再一次逃脫紅袖招的情報網

秦般弱大怒那就是一敗塗地,手下說雖然她們的眼線逃脫了,但是幫助他們的人卻露出了痕跡


蒙摯出宮後又去探望梅長蘇,梅長蘇忍不住說你也來的太勤,小心被人發現我們過從甚密

蒙摯哈哈大笑說連你們家小飛流都跟不住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蒙摯說起在宮中遇見穆青,笑說梅長蘇把這孩子看得挺緊的

梅長蘇說現在皇上沒心思注意到穆青,他在京城中待著也沒有危險,就這樣讓他待著唄

多看看、多學學對穆青沒有壞處 (整個就是擔心自家人的概念)

25026.jpg25027.jpg25028.jpg

蒙摯來時梅長蘇正在書上批注,蒙摯奇怪什麼樣的輸竟然還要如此大費周章

梅長蘇說這本書叫翔地記,記載了許多風土人文,非實地勘遊不可得

因為書中許多地方他也去過,所以才閒來沒事在書上記個幾筆

蒙摯翻了翻,發現梅長蘇的字跡和以前大不相同,問是不是刻意練過

梅長蘇說算是,但也是無奈,因為他現在腕力虛浮,筆鋒勁道大不如前

要寫出跟以前的字反而沒辦法,梅長蘇雖然刻意開朗,但語氣中似有若無的自嘲更讓人心酸

蒙摯看著這樣的梅長蘇頓時沉默了,梅長蘇笑說我都沒難過,你難過什麼

25029.jpg25030.jpg25031.jpg25032.jpg

蒙摯不想勾起傷感的話題,說起夏冬到現在都沒有動靜,實在太不像她的性子

夏冬的行為太過反常,蒙摯懷疑會不會是夏江已經懷疑了什麼

梅長蘇讓蒙摯靜觀其變,夏冬現在知道了真相,會對夏江有所防備,不用擔心她

不管夏江察覺了沒,都應該先讓他們交交手,再看看夏春跟夏秋的反應

聶將軍的未亡人,總不會讓他們失望吧

25033.jpg25034.jpg25035.jpg

兩人話說到一半,甄平慌張的進來禀報譽王來了,而且一下車就往裡衝,攔都攔不住

蒙摯是偷偷來的,而且更不能讓譽王發現兩人有私交,立刻起身走人

但梅長蘇攔住蒙摯,譽王正往屋裡走,現在出去難保不會撞上

匆忙之下,手上還拿著翔地記的蒙摯就躲進了密室,蒙摯剛進去,譽王就進來了

譽王一來就氣急敗壞的問梅長蘇知不知道巡防營被交給誰,梅長蘇裝無辜說難道我猜錯了?

譽王說沒有,皇上的確沒交給東宮,但是今天卻在朝堂上宣佈交給靖王,梅長蘇裝作意外

25036.jpg25037.jpg25038.jpg25039.jpg

譽王氣憤的說他知道皇上在靜妃生辰那天重賞,沒想到卻連這個都賞了

皇上沒跟任何人討論,突然就這樣將巡防營給了靖王

梅長蘇冷靜的回說不知道譽王為何如此惱怒,靖王節制沒什麼不好

靖王為人公允,最近跟譽王的關係也不錯,至少不用擔心他會偏袒太子

譽王不安的說如果靖王只是靖王那就算了,反問梅長蘇不覺得最近靖王冒的太快嗎?

25040.jpg25041.jpg25042.jpg25043.jpg

從侵地案開始,皇上對靖王的恩寵日漸加深,重臣對他的口碑也是越來越好

剛上位的給幾個朝堂新貴對靖王的印象也很不錯,靖王的名望一天天水漲船高

雖然靖王暫時沒有結黨的傾向,但是現在的靖王已經不是去年剛回京的靖王了

梅長蘇聞出危險的氣息,冷靜的安撫譽王就算靖王有野心,沒人扶持擁戴也沒用

梅長蘇問譽王是否確定靖王沒有結黨,譽王說據秦般弱的消息是這樣

但是最近秦般弱不甚可靠,好多消息都是後知後覺,甚至是錯的,正在懷疑譽王身邊有內奸

不然不會那麼多的眼線同時斷掉,一個錯漏的都沒有

梅長蘇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說秦般弱的事情他從來不過問

但是秦般弱的眼線名單十分隱密,知道的人不多,要查出內奸應該不會太困難

要是需要幫忙,江左盟可以略近棉薄之力,譽王不置可否

梅長蘇笑說也對,要是讓我查出殿下一些不願讓我知道的事情就不好了

25044.jpg25045.jpg25046.jpg25047.jpg25048.jpg25049.jpg

在梅長蘇的計畫中,接近譽王不僅是為了利用他鬥倒太子,更是為了保護靖王

在譽王跟太子鬥的如火如荼時,他的確不會太注意靖王出的那點風頭

但是在譽王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他會毫不猶豫順便踩靖王幾腳

可是在梅長蘇的巧舌如簧下,譽王被成功洗腦認為靖王對自己是有點用處的

只要不是被太子拿走,靖王的存在不是壞處,譽王現在是這麼認為的

這也是為什麼梅長蘇非得讓靖王對譽王稍稍釋出善意,少對付譽王這個敵人會少很多麻煩

在秦般弱的事情上,梅長蘇也很聰明把自己擺在局外人的位置

暗示譽王你的失敗都是因為紅袖招辦事不力,可不是我這謀士失職

甚至釋出善意告訴譽王江左盟是願意幫忙的,只是譽王不願意,因為梅長蘇也看準他不會答應

先不說紅袖招就是被江左盟搞死的,以江左盟的實力要查出誰弄垮紅袖招並不難

但是譽王不想讓梅長蘇看到自己手裡手中所有的牌,他對梅長蘇的信任沒到那個程度

紅袖招替他做了很多隱密的事情,他不確定梅長蘇知道了這些秘密會不會反過來制約他

當他有了不錯的牌可以打時,他會來找梅長蘇出謀劃策,但更深入的事情他不會找梅長蘇

梅長蘇看準了譽王的不信任,所以只是在嘴上說說博取譽王的信任罷了


靖王帶著親兵上城牆巡視巡防營,副將歐陽遲上前拜見

靖王警告歐陽遲現在他接手,巡防營之前的壞習慣最好快點改掉

25050.jpg25051.jpg

城牆上這短短一段盡顯靖王嚴謹治軍的風格,一切照規矩來

一身戎裝威風凜凜,相比剛出場時在宮門外一等就是幾個時辰的淒涼

總是在外奔波的靖王,現在卻掌握守護京城的巡防營,讓人感受到靖王的不同以往


好不容易稍稍安撫下譽王的怒氣,梅長蘇問譽王就為了靖王得到巡防營而如此動怒嗎

譽王雖稍稍冷靜,但語氣中還是充滿怨氣,說皇上下旨讓靖王從此可以隨意入宮省母

這可是親王才有的特權,再加上皇上多年來冷落靜嬪,卻無緣無故想起要封妃

種種情事湊在一起絕對不是巧合,很有可能靖王在年內就能晉升跟他並肩了

皇上這分明是有意在扶植靖王,就像當年…

譽王憤恨的訴說時,梅長蘇卻淡然品茶,直到譽王說起皇上有意扶植靖王才抬眼接話

梅長蘇:「就像當年皇上扶植殿下你一樣。」

25052.jpg25053.jpg25054.jpg25055.jpg

譽王這邊氣得頭都快冒煙了,梅長蘇口氣卻如此淡然

譽王略為不悅覺得梅長蘇沒有把他的處境放在心上 (你真相了!)

梅長蘇沒有辯解,只說譽王既然知道皇上是有意為之,又何必動怒呢?

梅長蘇:「當謝玉之案了結後,我便勸過殿下,要對太子稍稍收手,窮寇莫追,

     看來殿下是以為我說來閒聊的?」

本來言語之間已經在責怪梅長蘇的譽王,這下卻尷尬起來

譽王說梅長蘇只提了那麼一句,他以為不甚要緊

梅長蘇警告譽王,太子縱然有過,那也是皇上立的儲君

譽王對太子追打的太狠,已經觸犯了皇上的逆鱗,問譽王有沒有感覺近來恩寵漸弛?

25056.jpg25063.jpg25064.jpg25065.jpg25066.jpg

譽王黯然道皇上最近的確甚是冷淡,他正百思不得其解

梅長蘇冷冷道沒什麼好不解的,堂堂東宮太子被譽王壓制至此,朝堂上朝臣以譽王馬首是瞻

這都不是皇上樂意見到的景象,難不成還要多加恩寵鼓勵這股風氣?

譽王不懂,皇上一向都是鼓勵他和太子相爭的,怎麼事到如今反而因此冷落他

梅長蘇說沒錯,皇上支持你跟太子相爭,但必須是在皇上的扶持下

可是現在情勢已經超出了皇上的控制,四部尚書倒台,庶嫡之爭朝堂辯論

還有私炮坊、謝玉案,這些事情讓太子羽翼折盡,而這些事幾乎都是譽王發動的攻擊

譽王竟然在沒有皇上幫助的情況下,讓堂堂東宮淪落至此

皇上當然會忌憚繼而打壓譽王的氣勢,譽王越聽越是心驚

25067.jpg25068.jpg25069.jpg25070.jpg

本來是來問罪的譽王態度180度轉變,誠摯的向梅長蘇請教有什麼挽救的方法

梅長蘇安慰譽王不要太緊張,皇上現在施恩靖王只是在提醒譽王不要得意忘形

不像對於太子,皇上已經生了厭惡之心,易儲是遲早的事情

但是要譽王記住,太子一定要在皇上厭惡他的情況下被廢,而不是譽王用威望強行取而代之

譽王想想,皇上扶植靖王是為了看自己的反應,如果這時還去打壓靖王,勢必後患無窮

梅長蘇告訴譽王最大的敵人依然是太子,不過靖王也不得不妨

秦般弱的耳目眾多,讓她多注意就是了

25071.jpg25072.jpg25073.jpg25074.jpg

這段真是看得我快笑死了,梅長蘇各種忽悠,譽王硬是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譽王這次來說是問罪不至於,但多少有點在抱怨梅長蘇這個麒麟之才怎麼任憑事情發展到這地步

但梅長蘇彎彎繞繞的說了一堆後,搞得譽王都開始反省自己了,跟來時的態度大相逕庭

這段話翻譯的白話一點的話就是…

『你犯錯都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就是秦般弱的錯,我都沒有錯,

 你犯錯都是因為你沒聽我話,聽我的話你就不會錯,但你沒聽所以你錯了。』

譽王聽完都要去角落畫圈圈了,梅長蘇還裝作大肚說沒關係,你現在聽我的就好

梅長蘇最後說讓秦般弱注意靖王實在超故意,譽王才剛抱怨過秦般弱眼線都斷了

是能觀察個鬼啦XD 這樣日後靖王崛起,梅長蘇又可以說我提醒過你,你自己沒發現的喲~


蒙摯然帶著書躲進密室裡,但看書不是蒙大統領的風格,正感到無聊時

靖王從另一頭的密道走了過來,靖王意外,蒙摯驚嚇

蒙摯解釋他有事要請教梅長蘇,但是譽王突然來了他出不去,只好躲進密室

靖王聽到譽王在外面,只好跟蒙摯一起在密室裡等著

兩人正相看倆無言時,靖王看見了蒙摯放在案上的翔地記,拿起來翻了翻

靖王問裡面的批注是不是梅長蘇寫得,蒙摯沒有否認的理由只好說是

25057.jpg25058.jpg25059.jpg25060.jpg

(尷尬到我都流淚了,笑到流淚)

25061.jpg25062.jpg



譽王準備告辭離開,梅長蘇問起卓家人是否送回天泉山莊了

譽王說既然答應蒞陽就會做到,回說卓家人已經安全回去

梅長蘇說天泉山莊曾為謝玉所用,譽王不可再用,放他們回去安穩過日,反而能得賢德的名聲

譽王可惜的說天泉山莊雖受重創,但江湖勢力的根基擺在那也是不可忽視的

梅長蘇淡淡地說,有我在,還需要擔心江湖嗎?

譽王笑說也是,天泉山莊如日中天時,江左盟都未必放在眼中

梅長蘇進一步的說服,在金陵江湖勢力畢竟有限,秦般弱的眼線都在朝中更有用處

25075.jpg25076.jpg25077.jpg

(秦般弱一直被拖出來救援笑死我)

譽王終於走了,黎綱抱怨譽王每次來都要浪費梅長蘇太多時間

梅長蘇說十三先生拔除紅袖招眼線的成果很不錯,因為每次講到秦般弱譽王臉色都不好看

閒聊到一半,梅長蘇想起蒙摯還在密室裡,兩人趕緊去密室找人

25078.jpg

梅長蘇嚷嚷著蒙大統領待在密室裡不好受吧,像個孩子一樣開玩笑

一走近看見靖王也在,嚇的心臟都差點停了,趕緊帶回梅長蘇的面具拜見靖王

靖王沒有發現兩人的異狀,只問譽王是不是已經走了,梅長蘇連忙請靖王上去

靖王說既然譽王來過,梅長蘇想必也知道了,皇上命他節制巡防營

梅長蘇說不僅如此,聽說皇上還有意冊封靖王為親王,靖王意外,說並無此事

梅長蘇反問靖王皇上是否允許他可隨時入宮,靖王說這倒是有

梅長蘇笑說剛剛譽王正為這件事氣得跳腳呢,難道靖王沒有發現這是親王才有的特權嗎?

25080.jpg25081.jpg25082.jpg

(這畫面美哭我,兩隻手都美到爆)

25083.jpg

(靖王雙手緊握看起來好萌)

25084.jpg25085.jpg

靖王說他的確沒想那麼多,但是皇上可能是因為靜妃生辰,一時降恩,並無晉封之意

梅長蘇解釋,靖王晉封親王早該是順利成章的事情,就算皇上許諾時沒有想到

內廷事後擬旨時必定會提醒皇上,這是親王特權,如果准許靖王行親王事

又無故拒絕加封親王銜,那這還算什麼恩寵,皇上要施恩不會只做一半

不然會讓人心裡不舒服,所以靖王受封親王是遲早的事情

蒙摯高興的說這樣靖王以後在譽王面前就不會矮人一截了

25086.jpg25087.jpg25088.jpg25089.jpg25090.jpg

靖王不像蒙摯那樣高興,反而有點擔憂問說現在出頭妥當嗎?因為梅長蘇一直囑咐他低調

梅長蘇說現在靖王實力尚弱,低調自然是上策,但是一味的退縮並非最好的方法

雖然他們不去爭巡防營,但自然而然到了手上也不用向外推

靖王都已經經營一年,要是連得個小小的巡防營都無法善後,那就是自己這個謀士失職了

梅長蘇:「殿下不可冒進,但也不能不進。」

25091.jpg25092.jpg25093.jpg25094.jpg25095.jpg25096.jpg

靖王鬆了一口氣,說當時皇上許給自己巡防營,他還擔心會壞了梅長蘇的節奏猶豫許久

蒙摯驚嚇,說聽聞皇上是當面許給你的,你竟然敢猶豫!

梅長蘇笑道太子跟譽王為了這個位置吵了兩個月,皇上當作施恩賞給你,你卻猶豫不接

想必皇上當時感覺不太舒服吧? 靖王不好意思笑說好像是

靖王說治軍是他的本職,節制巡防營並不難,就怕譽王那邊會有動作

梅長蘇讓靖王不要擔心,自己剛剛已經勸撫譽王

要是譽王採納了梅長蘇的意見,不跟靖王為難,那靖王便可再行壯大

但要是譽王還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忌憚,那麼他們就可以借力打力,讓皇上處理施恩的後果

25097.jpg25098.jpg

(聽話的靖王boy)

25099.jpg25100.jpg25101.jpg25102.jpg

蒙摯一聽大讚梅長蘇的才智絕妙,巡防營明明是意外得手的,卻依然可以籌劃的如此周密

梅長蘇回答謀局自當如是,如果把一切都賭在對手的選擇上,那是下下之策

只有不管對手做什麼選擇,都有應對之道,那才能算真正掌控了大局

25103.jpg

討論完正事,靖王跟蒙摯準備離開,靖王卻拿起了梅長蘇放在一旁的翔地記

靖王說翔地記著實有趣,他剛看了一半意猶未竟,想跟梅長蘇借回去看看

梅長蘇頓時有些驚慌,但立刻掩飾住說不過是本遊記,靖王有興趣就拿去看吧

25104.jpg25105.jpg


秦般弱找上隱居的師姐—四姐,想請她出山挽救搖搖欲墜的紅袖招

但四姐覺得璇璣公主已死,她們也該過自己的日子了,秦般弱覺得復國大業未成,怎可放棄

四姐勸告秦般弱當年滑族有國之時,尚且要苟延殘喘,何況現在無根無基

族人又多被梁人同化,復國希望渺茫,何必太過執著

秦般弱冷笑四姐只是信不過她,要是驚才絕豔的璇璣公主在世,四姐必定不會如此灰心

四姐說事實是秦般弱自璇璣公主過世後苦心經營多年,都未能重現當年的盛況

秦般弱生氣說難道師父死了我們就不報仇、不復國了嗎

四姐回說當年在璇璣公主挑撥之下,皇室操戈,父子相殘,赤燄軍被滅難道不夠嗎?

秦般弱說滅滑族者雖是赤燄軍,但亡國之恨必定要算在大梁頭上

就算滑族復國無望,也要讓大梁亡國,以慰璇璣公主在天之靈

25079.jpg

秦般弱見用國破家亡之恨無法說服四姐,改用哀兵政策讓四姐想想過往情份

秦般弱說她在各府的眼線或死或叛,損失殆盡,就連隱密的人手都被拔除

譽王跟梁帝一樣多疑寡恩,她多年來培植的信任早已蕩然無存

再這樣下去,不要說她自己,連底下的眾姊妹也難逃厄運

四姐勸秦般弱就此隱退,像自己一樣安穩度日,秦般弱皺了皺眉頭

拜託四姐就幫自己最後一次,只要度過這次難關,就會讓眾姊妹慢慢撤出來

四姐雖看出這是秦般弱的緩兵之計,但姐妹一場實在不好拒絕,問能為她做什麼

秦般弱大喜,告訴四姐想借用她的美色和媚術攻破一個男人


譽王回到府中後心情平靜許多,秦般弱說看來梅長蘇真的很有一套

譽王告訴秦般弱梅長蘇的分析,現在是皇上在警告他,所以他們要以靜制動,先挽回聖心

不過靖王的順風順水譽王實在看不過去,讓秦般弱多派些人手盯著,觀察靖王都跟誰來往

秦般弱的回答略有遲疑,譽王問是不是有難處,秦般弱無奈回答最近人手是有些不足

對方下手實在是又準又狠,想必一定是有內報,明說譽王府上不像想像的那麼可靠

譽王聽到當然不爽,妳自己辦事不力,卻跑來指責我馭下不周?

說府中知道妳內線情報的只有我和季師爺,而季師爺全家老小都在府中絕不可能

譽王雖沒責備秦般弱,卻補了一句妳要是不行,我可以找梅長蘇幫忙

秦般弱臉色鐵青,說不勞譽王跟梅長蘇費心,她可以處理

話說我一直覺得秦般弱不太聰明,今天我算是徹底領教了

譽王本來就已經對她很失望了,她沒乖乖的低調做事,卻跑去暗示譽王是你那邊有問題

如果我在職場上出包,沒任何證據就跑去指控頂頭上司根本是找死(有證據都可能是找死了)

就算她心裡懷疑,也只能放在心裡,怎麼會蠢到當面跟譽王講明?

她這麼多年情報頭子兼首席謀士到底怎麼當的?

難怪四姐不想理她,跟著那麼蠢的領導者哪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CH
  • 好喜歡大大的文,非常詳盡!
    最近剛墜入瑯琊榜的坑裡,只要看完一集都會來看大大的劇情解說,理解兼回味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