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借走了翔地記,蒙摯看梅長蘇面有難色,問是不是書裡有問題

梅長蘇說內容和批注都沒有問題,只是有兩個字他為了避諱減了筆劃

書中有處地名跟晉陽的閨名一模一樣,梅長蘇照著習慣減兩筆以避諱母親的名字

不過靖王並不知道晉陽的閨名,也從未發現過林殊有這個習慣,可能根本不會發現

蒙摯奇怪那這樣梅長蘇為何還是這麼緊張,梅長蘇淡淡嘆了一口氣說他也不知道

可能是因為書中多少有些往日的痕跡,一時突然緊張起來

蒙摯安慰梅長蘇剛剛靖王可能以為他只是走神,沒有放在心上,不會起疑的

梅長蘇叮囑蒙摯多注意蒞陽長公主府的狀況,有什麼消息就通知他

畢竟謝家的孩子都是無辜的,都是因為自己才落得這般景況…

26001.jpg26002.jpg26003.jpg26004.jpg


南楚使團已經離開京城,宇文念卻還留在京城,跟著景睿待在長公主府中

蒞陽雖知道宇文念意欲為何,但卻沒有為難她,任由她在長公主府中居住

可是人的忍耐也是有極限的,這天蒞陽忍不住叫出在暗處晃盪的宇文念

蒞陽告訴宇文念,景睿性情溫厚又最是重情,雖然表面平靜但內心所受的傷比外人想像的要深

而這個傷痛只能藉由時間一點一點去修復,身為母親蒞陽想陪他度過這段日子

她不想那麼快就讓景睿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見一個陌生的父親

結果宇文念真的是沒在聽人家說話的,還是那一句「我們會對他很好的」

幹!(╯-_-)╯╧╧ 

這小女生挑針的程度堪比NPC,無論勇者怎樣攻擊她,都可以堅忍不拔的說出她的台詞

蒞陽頓時無語問蒼天,想說宇文霖這廢物跑了那麼多年後還放自己的血脈出來挑戰她的神經

如果我是蒞陽我一定會忍不住想自己上輩子是不是殺宇文霖全家,竟然父女都來討債

26005.jpg26006.jpg

(我覺得劇中宇文念讓人煩躁跟演員有很大關係…只不過是認個哥哥你有必要那麼苦大仇深嗎?)

26007.jpg26008.jpg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你說你的我說我的,宇文念著實是個強者)

26009.jpg

(蒞陽應該在想這一定是她對不起卓家老天給她的報應)

書中宇文念還算體貼,除了一直跟著景睿外沒有說太多廢話,也有可能是沒寫出來

景睿因為身世的關係不再像以前那樣開朗,雖然同樣是可以說說笑笑的

但豫津覺得景睿給人一股距離感,豫津想讓景睿回到從前,但景睿告訴豫津一切都回不去了

豫津很失落就這樣失去了摯友,還是宇文念來安慰豫津景睿只是需要一點時間

還有景睿真的是好孩子,書中他還主動去關心這個獨自留在金陵的異母妹妹

沒有因為身世的關係遷怒於她,宇文念跟他攀談他也會有耐心的回應…


秦般弱帶四姐去蘇宅後門,說梅長蘇雖然只是一介白衣,但現在京城說起蘇宅可是無人不知

四姐奇怪既然二人同為譽王謀士,為何還要去攻破他,秦般弱說想讓四姐攻破的並非梅長蘇

秦般弱還算有點腦袋知道梅長蘇非尋常聲色可以攻破的,所以她的目標是童路

秦般弱指指來送菜的童路,說自己有幾條斷掉的眼線都跟童路有關係

而且童路只是個賣菜的小人物,自己卻無法查到他的來歷

再加上童路常去的幾個地方竟然還有蘇宅,幾個線索串起來都顯示童路值得深究

四姐看出秦般弱這是在懷疑童路是梅長蘇的手下,而紅袖招的危機就是梅長蘇造成的

不過秦般弱明言蘇宅看似平靜,但內裡卻像個深不見底的沼澤,她實在無法攻破

無法確認更多的事情,只好找四姐出山解決這次的危機

26011.jpg

秦般弱說她的憂心其來有自,梅長蘇這個麒麟才子加入譽王麾下後,屢屢獻策立功

譽王這一年來的勝果幾乎都是他的功勞,可是就在這個情況下,譽王的狀況卻大不如前

四姐奇怪說最近朝堂上譽王鋒頭正健,連太子的氣勢都被打壓下去了,哪裡不好?

秦般弱回答在梅長蘇進京前,譽王手裡緊緊握著吏部跟刑部,軍方還有慶國公

但是現在雙手空空,只是個空殼子,他的朝堂威風是被太子的落魄襯托出來的

細看之下會發現譽王沒有半點扎實的根基,這可不像是得麒麟才子可得天下的得法

四姐建議秦般弱將這些疑點稟告譽王,但秦般弱說譽王絕對不會聽她的

秦般弱最近屢屢出錯,譽王已經不太信任她,現在無憑無據就去指證梅長蘇討不了好

就算譽王起疑去問梅長蘇,憑著梅長蘇的詭言巧辯也可以順利脫身,倒楣的還是她

四姐說難道梅長蘇也像秦般弱一樣,不想輔佐任何人,只是想搗亂京城的局勢?

秦般弱說她猜不出來,所以更慎重的拜託四姐攻破童路,童路是她現在唯一能想到的破口


童路向梅長蘇報告,景睿已經決定要去南楚,而且啟程的日子就是今天

在長公主府,景睿跟宇文念一身行裝,景睿正在拜別母親,景睿叮囑謝弼好好照顧母親

謝弼讓景睿不要擔心,家中有他照顧,只是景睿不要忘了家裡人都在等他

26010.jpg26012.jpg26013.jpg26014.jpg

經過城門時,景睿朝金陵投去深深地一瞥,想起當日送別郡主,真是恍如隔世

兩人策馬往京郊奔去,梅長蘇已帶著黎綱在長亭候著,但還未等兩人接近

豫津大喊著景睿疾馳而來,宇文念看是言豫津緊張不已,連忙催著景睿離開

景睿制止了宇文念,沒說什麼翻身下馬,豫津瞬時間已到二人面前

豫津一下馬就說你要去哪裡,景睿說要去南楚,豫津說你是大梁的人,我不許你去!

26015.jpg26016.jpg26017.jpg

(「我不許你走」我以為是言小總裁男主的御用台詞)

景睿解釋宇文念收到來信說宇文霖病重,想見景睿一面,於情於理自己都該去探望一下

豫津不好意思的說原來是這樣,他以為景睿在金陵有太多傷心事想一走了之

豫津再三確認景睿還會回來吧,景睿回說家母尚在哪有不回來的道理

26018.jpg26019.jpg

豫津沉吟片刻,說其實一直想跟景睿聊聊,但後來又遇上太奶奶過世找不到機會

豫津勸景睿看開一點,上一輩的恩怨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景睿打斷豫津,說他知道豫津的意思,但上一輩的恩怨怎麼能說跟他沒有關係?

父母、兄弟姊妹,多年的親情、恩情豈是揭開了真相就能拋開的

豫津希望他變回以前的蕭景睿,但是真的很難做到

一夕之間人事全非,一切都變了,他怎麼可能不變呢?

26020.jpg26021.jpg26022.jpg

豫津安慰景睿人都是會變的,他們不也是一直在變?

就算景睿變不回原來的樣子,但豫津希望兩人的情義不會變

豫津說你剛學會走路的時候我就認識你了,你絕對不能忘記我這個朋友

景睿被豫津逗笑,說他記住了,只是自己剛學會走路的時候,豫津還不會翻身呢

豫津真的確定那時後就認識他了嗎 兩人彷彿又回到以往一起打鬧鬥嘴的時光

豫津笑笑,上前給景睿一個擁抱,多年的情誼一切盡在不言中

26023.jpg26024.jpg26025.jpg26026.jpg 

一直在長亭邊注視著的梅長蘇忍不住感慨

「世間有多少好朋友,年齡相仿,志趣相投,原本可以一輩子莫逆相交,

 可誰會料到旦夕驚變,從此以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天涯路遠」

黎綱看出梅長蘇將自身的經歷投射在景睿身上,同時也自責自己帶給景睿的痛苦

語氣堅定的強調好朋友不在乎遠近,好朋友就是好朋友,梅長蘇跟靖王亦是如此

26027.jpg26028.jpg

劇中這段稍稍改編了,但我更喜歡劇中的演法

書中景睿豫津分離實在很惆悵,真的有那種回不去了的感覺

但是劇中卻有種時間能治療一切,這對摯友遲早能笑著聊起往事的希望感


豫津叮囑景睿,南楚路途遙遠,要多照顧自己,想他的話記得寫信

還告訴宇文念有景睿這樣的哥哥,真是得來不易的幸運,之後也不忘讓宇文念照顧景睿

送別完了,豫津說要看著兩人離開,景睿要上馬時發現在長亭邊上等待的梅長蘇

26029.jpg26030.jpg26031.jpg

景睿走向梅長蘇,有禮卻又疏離的叫了蘇先生…

梅長蘇心中有愧,直接告訴景睿他很抱歉,只見景睿豁達又寂寞的輕笑一聲

景睿:「我能怪你什麼呢?我母親的過往,不是由你而起,我的出生不是由你安排,

    謝侯的不義之舉,都是他親自所為,不是由你出謀策劃,我能恨你什麼呢?

    你只不過是雙揭開真相的手而已,真正讓我心痛無比的是真相本身,

    我不會遷怒於你的。」

26032.jpg26033.jpg26034.jpg26035.jpg26036.jpg

梅長蘇嘆息道可是那天晚上的事情都是我一手策劃的,我用了最殘酷的方式揭開真相

沒有顧及到你的感受和我們之間的友情…

景睿:「是,我曾經因為你這麼做感到非常難過。

    可是我畢竟已經不再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孩子了,

    我明白凡是人總有取捨,你取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

    這只是你的選擇而已,若是我因為沒有被選擇就心生怨恨,

    那這世間起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諒之處?

    畢竟誰也沒有責任要以我為先,以我為重,無論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強求。」

26037.jpg26038.jpg26039.jpg26040.jpg26041.jpg26042.jpg26043.jpg26044.jpg

看到這麼豁達的景睿反倒讓梅長蘇更難受,因為景睿完全沒有責備他

那個溫厚有禮的蕭景睿在遭逢人生巨變後,依然保持他的寬厚

梅長蘇哽咽道你我相交以來,你以一片赤誠待我,我卻如此對你

景睿堅定的告訴梅長蘇「我如此待你,是因為我願意」

景睿:「若能以此換回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若是沒有,我也沒有什麼可後悔的。」

26045.jpg26046.jpg26047.jpg26048.jpg26049.jpg 

景睿說完便告辭離開,梅長蘇叫住景睿,景睿停下卻沒有回頭

梅長蘇:「景睿,雖然這世界上少有公平,但是我希望你永遠可以保持這一份赤子之心。」

景睿頭也不回的走了,黎綱感慨上天給了景睿這麼溫厚的性情也許是為了讓他不那麼痛苦

梅長蘇說南楚終究不是淨土,讓黎綱遣人跟著景睿兄妹有個照應

26050.jpg26051.jpg26052.jpg26053.jpg

除了那些在結局已經知道梅長蘇是林殊的人以外,讓我選一個想讓他知道的人,我會選景睿

景睿真的是…看到現在除了說他是個好孩子之外我沒有更多的形容詞了

如果說琅琊榜首梅長蘇是清冷如月光一樣,琅琊公子榜榜眼的景睿就像和煦的陽光溫暖人心

這段長亭告別每段話都值得寫下來刻在書桌前當人生金句

但最讓人心痛的就是這份豁達是建立在景睿曲折的身世上

劇中沒交待的那麼詳細,但書中景睿是個連蘇兄搬離侯府都會耍彆扭的孩子

但是等到他知道梅長蘇只是利用他的友情之後,他反而能夠說出因為我願意

豫津的豁達是因為家庭狀況讓他將一切看得很淡,他看得透徹卻不糾結

景睿卻是在在得知真相後不得不看透,人生不能強求

其實人世間有太多我們無法掌控的事情,太無力、太無奈,我們只能學習放下

所求不多,唯心而已,縱然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但是無愧己心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

但是,我還是想讓景睿知道,他所仰慕蘇兄其實是當年帶著他們玩的林殊哥哥

梅長蘇到底背負了什麼才這樣傷害他,如果能了解梅長蘇的動機,我想景睿會少受一點傷…

只是這也是我的自私,因為我更不想要景睿誤會梅長蘇是這麼冷血無情的人


皇上的壽誕快到了,季師爺幫譽王找到了一塊遠處看起來像個「壽」字的奇石

譽王問起太子準備什麼賀禮,季師爺回說是個繡工精緻的大屏風

譽王又問起靖王送什麼,季師爺覺得靖王家底不厚,靜妃也沒什麼可貼補的

頂多就是像往年一樣送些隨意的擺飾沒有太過在意,譽王一聽就炸了

靖王這一年來受到多少恩寵,怎麼可能還會跟往年一樣,季師爺立刻著手去打探


蘇宅裡,甄平在院子裡試射一把梅長蘇精挑細選的好弓,黎綱問是不是要給靖王準備的

梅長蘇說這替靖王準備給皇上的壽禮,黎綱奇怪皇上並不特別偏好武事,送弓是否…

梅長蘇點點頭說我想他應該不太喜歡,黎綱更不懂了,明明知道皇上不喜歡還送?

梅長蘇解釋一個受冷落的皇子,哪來的人脈去打聽皇上的喜好,黎綱說那就隨便送好了

梅長蘇解釋,往年隨便送倒無所謂,但是今年皇上對靖王的恩寵明顯加重了

要是沒有表示不甚妥當,可是靖王出了名的清廉,名貴的禮物送不起

但是靖王是好弓之人,要是將自己的珍藏割愛獻上,足以表示靖王的心意

26054.jpg 

26055.jpg26056.jpg26057.jpg26058.jpg26059.jpg

聽梅長蘇解釋了一堆,黎綱忍不住嘟囔送個禮還想那麼多,真是麻煩

梅長蘇聽見黎綱竟然嫌棄宗主話太多給了黎綱一個大白眼

黎綱發覺自己說錯話趕緊讚揚宗主思慮周到,然後就遁逃去找吉嬸要飯吃了

梅長蘇看黎綱就這樣跑了,不僅叫黎綱站住,還讓甄平射黎綱以示懲戒

26060.jpg

(久違的蘇宅日常)

26061.jpg26062.jpg26063.jpg26064.jpg26065.jpg

(甄平這段就一句台詞卻超有存在感)


壽宴當天,各皇子將壽禮獻上,皇上當場試著拉弓,奈何年紀已大臂力不比從前

太子跟譽王看到皇上窘迫的樣子紛紛偷笑靖王的壽禮上不了檯面,皇上鐵定不會放在心上

靖王連忙請罪說是自己思慮不周,沒想到皇上嘉獎了靖王兩句,太子譽王臉色頓時暗沉下來

皇上說太子靖王的壽禮送的不錯,但另外對譽王的壽禮大加讚賞,說那最合他心意

不愧皇上平時最疼愛他,譽王被點名立刻起來對皇上歌功頌德,聽得梁帝是龍心大悅

皇上的壽宴快變譽王的專場,太子的臉色越發的黯淡

不過太皇太后喪期未過,歌舞禮樂都是禁止的,皇上跟眾皇子簡單的喝了幾杯酒後就結束了

26066.jpg 

皇上回後宮後,後宮也為皇上擺了簡單的家宴,因為譽王的關係,皇后也難得得到皇上的好臉色

越貴妃在太子屢屢犯錯後低調不少,看到憔悴的越貴妃,皇上心軟把她叫上前

問她近況如何,說起今日在壽宴上看到太子也瘦了,似乎過得不太好

越貴妃說太子是因為太思念皇祖母才這樣,皇上心情好賞賜越貴妃進貢的貢品

皇后看越貴妃有復寵的跡象,心情頓時大壞


隔日皇上身體不適,召了太醫看過說是脈像虛浮,靜養幾日就好,不需太過擔憂

眾皇子進宮探望,不過皇上感到倦怠沒接見,只讓皇子們在殿外磕了個頭

靖王直接去看靜妃,靜妃說她已看過皇上,只是壽誕日累著了,不用擔心

靖王放下心,說現在情勢膠著,太子還未廢黜,皇上沒有大病就好

靜妃卻略有擔憂的說在壽宴上皇上對越貴妃還有餘情,似有復寵之意

靖王笑說梅長蘇曾斷言過,寧國侯府那夜猶如太子和譽王的決戰,謝玉戰敗,東宮敗局已定

以太子的個性,難免會再出紕漏,而到時候自有譽王會去處理,他們在旁邊看戲就好

26067.jpg26068.jpg26069.jpg26070.jpg

靖王問靜妃在做什麼,靜妃說想用葛凝汁做甜湯給皇上喝

靖王拿起葛草竟準確說出產地跟藥性,靜妃意外,問靖王從哪裡得知的

靖王答說他跟梅長蘇借了一本遊記,裡面的內容生動有趣,他閒暇時就會翻翻

靜妃聽了十分感興趣,讓靖王下回進宮時帶來讓她看看,靖王說靜妃要看當然沒問題

只是當日借書時梅長蘇有些遲疑,想必是心愛之物,看完可是要還得!

靜妃回說,既然是借的,自然要還

26071.jpg26072.jpg26073.jpg26074.jpg


四姐裝扮成家中遭荒來京城投奔姑母的婦人,童路本不想管

但四姐要投奔的姑母正住在童路隔壁,街坊鄰居七嘴八舌讓童路順路送過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hcat
  •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害我笑出來啊!
    目前到29集的進度都看完了,能夠用文字重溫琅琊榜真滿足,
    請繼續寫下去~~
  • 謝謝,知道有人在看實在增加不少動力

    circler 於 2015/12/02 22:58 回覆

  • 若凡Ven.C
  • 跟你一樣,很不喜歡飾演宇文念的演員,臉演的苦的要死,有必要嗎?
    不過我很喜歡宗主這套蓬蓬袖的衣服耶!整個很襯托氣色。
  • hwd0958
  • 看了那麼多次,為何我老覺得季師爺長得跟飾演劉羅鍋那位男演員那麼像似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