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妃問靖王,書中的批注是否就是那位蘇先生所寫,靖王回是

靜妃說看批注應該是位霽月清風的疏闊男兒,怎麼聽靖王說像個心思深沉、精於謀算之人?

靖王回梅長蘇是個多面人,有時深沉的讓人心寒,有時又感覺他心中自有丘壑,絕非凡人

靖王奇怪靜妃怎麼突然問起梅長蘇的事情,靜妃只是非常認真的告訴靖王…

「你胸懷大志,要為兄長和林氏申冤雪恥,要匡扶天下、整頓朝綱,

 我以你為傲,只可惜我力弱對你並無太多助益,

 我當然希望你身邊能有位誠信得力之人,可以輔你功成」

28001.jpg28002.jpg28003.jpg28004.jpg28005.jpg

靖王說他明白,靜妃說這位蘇先生,看起來就很好

靜妃說梅長蘇捨棄了太子譽王的捷徑,反而一心相助於靖王,可謂至誠

靖王待人一向寬厚,自己本沒有什麼好叮囑的,只是像梅長蘇這樣的人才實在難得

靜妃:「對於他,你要比對他人更加厚待幾分才是,

    無論將來結果如何,切莫忘了,他從一開始就扶助你的情份。」

靜妃字字句句充滿懇切,語調微微顫動,眼睛閃爍著盈盈地亮光,彷彿要將一切傾倒而出

靖王看著難得激動的母親,淡淡地說了一句「母親已經說過了」

看著兒子直視自己的眼神,靜妃一時有點困惑

靖王說靜妃剛看過翔地記時就問過批注人的事,也早叮囑過要多加信賴梅長蘇,並善待他

怎麼會今日又再說一次,是怕靖王忘了,還是覺得這個梅長蘇實在要緊?

28006.jpg28007.jpg28008.jpg28009.jpg28010.jpg28011.jpg28012.jpg28013.jpg28014.jpg28015.jpg28016.jpg

靜妃斂去眼中的激動,笑說人年紀一大就容易忘事,真的是老了

靖王趕緊跪下說是自己說錯話,讓靜妃不要往心裡去 (成功轉移靖王注意力!)

靜妃說靖王早就大了,不需要自己為他操心,只是希望他在宮外保重好自己,平安至上

這時宮女傳訊,皇上已經往芷蘿宮來,請靜妃準備接駕,靜妃說她知道了

母子二人走出內室,靜妃交給靖王兩個點心盒,說一盒給靖王,一盒給梅長蘇

靜妃說是對梅長蘇聊表謝意,靖王還是從母親眼中看出超乎想像的關懷

靖王感覺到不對勁,但沒有確實的證據,所以只是帶著滿腹的疑問默默退下

28017.jpg28018.jpg28019.jpg28020.jpg28021.jpg28022.jpg


靖王帶著翔地記跟食盒回到府裡,想起靜妃跟蒙摯的不自然,忍不住翻起翔地記

列戰英打開密道門口,跟靖王說該進去了,靖王拿起食盒跟翔地記往密道走

走了幾步後看著翔地記,想了想把翔地記放回了桌上,只帶著食盒進密道

28023.jpg28024.jpg

蒙摯告訴梅長蘇沒把書拿回來,梅長蘇奇怪說難道靖王還不捨得還我了?

蒙摯這才吞吞吐吐的說出書在靜妃那裡,梅長蘇倏地抬起頭來看著蒙摯陷入沉默

蒙摯安慰梅長蘇靜妃只是在宮中太無聊才看書打發時間,那兩個字特別小靜妃不會發現的

梅長蘇轉頭看向坐在迴廊上抱著食盒吃點心的飛流,眉頭輕皺說希望如你所願…

28025.jpg28026.jpg28027.jpg28028.jpg28029.jpg28030.jpg28031.jpg28032.jpg


一本翔地記,讓一向從容自在的梅長蘇,在借書時有了動搖,讓不好讀書的蒙摯前來討要

更牽動在宮中古井無波幽居了三十年的母親的心緒,一再提起這位從未謀面的謀士

甚至還例行送來一式兩份的點心,從未落下梅長蘇的該有的份

靖王不禁想知道書中有什麼秘密,將書中的批注看了又看,還摘錄出來排列組合

研究了幾天卻什麼名堂都沒看出來,無奈的將書交給列戰英讓他送去蒙摯府上

28033.jpg28034.jpg28035.jpg28036.jpg28037.jpg

列戰英才走到書房門口,就有一小兵匆忙的叫著殿下直奔書房說是聖旨到

列戰英叫下小兵,喝斥了幾句,靖王府難道沒接過旨嗎?怎麼像沒見過世面一樣大呼小叫

小兵激動的說傳旨的是高公公,列戰英一聽看向靖王,高湛親來傳旨想必是他們想的那件事

靖王出去接旨,聖旨道靖王因履有宿功,加封為靖親王,賜五珠冠

聖旨宣讀完,高湛提醒靖王加封親王乃是重恩,之後的禮節流程絕不可錯

對靖王好生耳提面命了一番

28038.jpg28039.jpg28040.jpg28041.jpg28042.jpg28043.jpg


隔日上朝皇帝宣靖王上殿領親王印,靖王著新品冠服緩緩走入,英姿勃勃,神采飛揚

雖然只有五珠,但跟譽王分站大殿兩側毫不遜色,譽王的臉色陰沉,幾乎讓人覺得他快咬斷了牙

那鮮明的畫面,讓朝臣感受到了朝廷即將有的新局面

28044.jpg

(我覺得親王服不好看捏…為了表示尊貴著長衣寬袖,但我比較喜歡郡王便服的簡潔)

28045.jpg28046.jpg28047.jpg28048.jpg


只能眼睜睜看著靖王一步登天被封為差一點就能跟自己並肩的五珠親王,譽王氣得要吐血

立刻就去找梅長蘇興師問罪,但面對譽王的熊熊怒火,梅長蘇卻依然淡然自若

譽王聲音冷的像冰一樣質問梅長蘇,是他說要順應聖意,不能隨便打壓靖王

結果靖王卻這樣不顯山不露水的上位,事情怎麼會失控到這個地步

梅長蘇無視譽王的怒火,反而帶著微笑說要恭喜譽王,譽王忍不住翻了白眼說恭喜我什麼

梅長蘇說靖王被封為親王,代表太子要被廢了,譽王多年來的宿願終於達成,怎能不恭喜

28049.jpg28050.jpg28051.jpg28052.jpg

梅長蘇解釋皇上素來希望保持朝局平衡,當年冊封太子後,同時就扶植了譽王上位

確保朝堂兩方並立相互制衡,如今靖王上位,代表太子要被廢了,皇上這是要創建新的平衡局面

譽王一聽怒火稍殆,但臉色依舊鐵青,他明白梅長蘇的意思

身為當事人其實他很明白這是皇上的手段,靖王就像當年的自己

只是他就是不能甘心,自己跟太子鬥了十年,卻只得來這樣一個一無所有的局面

28053.jpg28054.jpg28055.jpg

梅長蘇反問譽王怎麼會一無所有,太子現在已經成功的被譽王鬥倒了

太子現在幽居東宮,絕無東山再起的可能,廢與不廢只差一紙詔書而已

譽王聽完無奈,自己已經花了十年鬥倒太子,難道還要花下一個十年鬥倒靖王?

梅長蘇說此言差矣,靖王跟太子怎麼會一樣,太子是儲君,有大義名分

靖王雖被封五珠親王,只是因為新寵才顯得炙手可熱,如今太子即將被廢,這可是一大勝果

要是沒有邁出這一步,要是皇上有什麼不測,那皇位還是太子的,到時再爭可就是謀逆了

28056.jpg28057.jpg28058.jpg28064.jpg28065.jpg


靖王完成所有流程後,去芷蘿宮拜見靜妃,母子深談一番

靖王擔心自己受封親王,皇后會因此找靜妃的麻煩

靜妃讓靖王不要擔心,她在宮中三十多年,足以自保,她默默無爭不代表任人宰割

靜妃說起當初幽禁東宮時,蒙摯曾受高湛的人情,當時蒙摯曾建議靖王將高湛收為己用

靖王說沒錯,可是梅長蘇駁回了這個建議,梅長蘇說高湛一向明哲保身,收服他頗有風險

而且以高湛的行事,一旦局勢明朗,即使高湛不是他們的人,也是他們的人了

靜妃問靖王知不知道除了這些,梅長蘇還有第三層好意?

靜妃告訴靖王,收服高湛固然有弊端,但是其中的益處更是不容小覷

梅長蘇沒有朝這個方向謀畫,無非是在體諒靖王,靖王一細想的確如此

因為靖王畢竟無法頻繁的進宮,要收服高湛,勢必得透過靜妃實施,

靜妃並非沒有這個能力,但靖王並不想讓靜妃捲入太多,梅長蘇才始終沒有要求

28059.jpg28060.jpg28061.jpg28062.jpg28063.jpg

書中這第三層用意,在梅長蘇駁回這個提議後,靖王就自己想到了

當時梅長蘇還很意外靖王竟然可以猜到他的這份體諒

劇中其實有不少這種靖王的閃光點被改掉,也難怪不少原著黨會覺得靖王被改笨了…


譽王雖然又再一次的被梅長蘇說服,但靖王上位畢竟是他心中的一根刺

連甄平都看出這次譽王可沒那麼好唬弄了

梅長蘇說要是譽王還沒警覺,就不是跟太子鬥了十年的譽王了,唬弄不住是遲早的事情

甄平說那他們得趕緊準備了,誰知道譽王才到真相後會有什麼瘋狂地舉動

梅長蘇說不是還有你跟黎綱嗎?甄平笑說這樣一講突然覺得肩上的擔子好沉重啊

梅長蘇突然煞有其事的說所以你們要對飛流好一點,知道他分擔了多少你們的重擔嗎

梅長蘇轉身打算回房,卻突然想到什麼,轉頭問甄平童路怎麼還沒來?

28066.jpg28067.jpg28068.jpg28069.jpg28070.jpg

童路正在照顧腳受傷的四姐,童路說要替四姐找大夫,四姐說不要花這些無謂的錢

四姐勸童路攢錢存起來討個媳婦才是正理,童路聽到討媳婦不自禁看向四姐

四姐裝作嬌羞說自己該回去了,想扶著童路的手站起來,卻一個嬌喘倒入童路的懷中…


靖王被加封為五珠親王後,靖王從太子譽王的背景版變成可以和譽王並肩的對手

宮裡宮外風向變了,皇后譽王自然不能錯過,讓宮女報告這些日子來輿論的走向

宮女說除了宮外,現在宮裡也在說以前覺得靖王沒什麼,但是現在一看靖王其實不差什麼

傳言都說靖王以前默默無聞,不是因為平庸,只是少於恩寵

靖王長年奔波在外,軍功累累,連譽王在內,所有皇子的功勞都比不上他

而且這一年來靖王待在京中交辦了不少差事,都交出相當漂亮的成績,所以政績也不差

至於出身,之前為了祭典和越貴妃,譽王發起朝堂論禮,強調太子也是庶出,兩人起點相當

現在被翻了出來,說既然皇上沒有嫡子,那所有皇子誰也別說誰的出身差

而且現在靜妃在宮中越來越得寵,將來的位份可能還會升

反觀譽王雖然是皇后所養,但是譽王的生母到臨終前一直是個嬪,皇上也很少提到她

因此譽王的生母位份是極為卑微的…

譽王的臉色越聽越是難看,聽到提起生母的位份是更是氣極摔爛了手中的茶杯

皇后也怒氣沖沖,就不信在宮中悶聲不響三十幾年的靜妃能翻出什麼浪

譽王一臉陰鷙的說要鬥就鬥,朝堂上的事情沒那麼簡單,憑靖王的實力踩他可比踩太子容易多了

28071.jpg28072.jpg


我很喜歡劇中表達鬥法的方式,將鬥法過程省略會感覺不到兩人有鬥,但演出細節又會太冗長

可是這段幕與幕轉換之間可以看出各方角力過程,還有帶出季節的嬗變

雖然沒有台詞,但緊湊的配樂卻讓觀眾得以投入雙方緊張的情勢

28073.jpg28074.jpg28075.jpg

(從細雨紛紛到小雪綿綿)

28076.jpg28077.jpg28078.jpg28079.jpg

(透過梅長蘇,靖王也一直在惡補民政之事,還有這張重點是凱凱王手真是美炸了)

28080.jpg28081.jpg28082.jpg

(秦般弱收到衛錚的消息,真是暴風雨前的寧靜,還有處女座劇組第二次失誤用到簡字了…)

28083.jpg

(赤燄逆軍)

28084.jpg28085.jpg

(重點還是手)

28086.jpg


夜裡,皇上在案前看奏摺,高湛建議冬天到了該搬到文輝殿的暖閣起居

皇上沒有反對,只是覺得今年冬天不冷,就算到了晚上手腳都是暖的

高湛笑說多虧靜妃的藥浴,皇上翻到一張奏摺,突然沒了說笑的心情

囑咐高湛明日早朝後召譽王、中書令、戶部尚書晉見,後來又補了一句讓靖王也來

28087.jpg

靖王府裡,靖王也是跟下屬議事到深夜,列戰英說辛苦靖王了,現在要處理的事情真多

靖王回說你們不也辛苦,以前哪有這麼多事情要做

列戰英卻道辛苦歸辛苦,但現在府中的兄弟們士氣高昂,比以前還要有精神

靖王問列戰英,你是府裡第一個知道我有奪嫡之念的,你當時是不是覺得我瘋了?

列戰英不好意思說當時的確不太可能,可是既然是殿下決定要做的事,我一定跟隨到底

靖王說他知道,所以他才只告訴列戰英一個人,當時連他自己都很茫然沒有信心

為此他還特地請教梅長蘇怎麼跟身邊的人透露自己有奪嫡之念,而不會嚇到他們

梅長蘇回答不用刻意去說,等時候到了,那些人自然就會知道

28088.jpg28089.jpg28090.jpg28091.jpg

(可以告訴我天到底黑了沒嗎…最上面那張完全是深夜啊)

28092.jpg28093.jpg28094.jpg

而現在,也許就是那個時候,即使自己不說,兄弟們也有了默契

甚至是現在自己停下了腳步,兄弟們也會推著自己往前走

列戰英連聲說是,以前大家只是抱怨一些軍餉被苛扣之類的事情

現在討論的卻是關乎國家大計的制度問題,跟以前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但是列戰英強調,就算靖王一直鬱鬱不得志,這些一起廝殺過來的舊部仍會不離不棄

28095.jpg28096.jpg28097.jpg

談話到一半,下屬報告沈追求見,靖王奇怪沈追怎會在深夜前來

沈追告訴靖王,各地秋收統計的年表紛紛上呈,其中有五個州的收成不足,災情頗為嚴重

他已經估算出這五州可能需要的賑災銀兩,今日已經上呈給皇上

沈追對賑災事宜已有成竹在胸,靖王不懂沈追怎麼還會來找自己

沈追幽幽說道,以往有賑災事宜,皇上不是派遣太子就是派遣譽王

可是一旦他們搶到手以後,就變成他們分食的大餅

如果按照以往跟各地官員的慣例行事,賑災銀兩十分中有三分落到災民手中就已經算不錯了

接下來就是餓殍遍野,百姓怨氣高漲形成暴亂,而這些慘況通常還沒傳到中書閣就會被擋下來

靖王看著過去的樁樁慘事實在不忍卒睹,問沈追想讓自己做什麼

沈追言詞懇切請求靖王爭一下這次賑災主事之責,不然在譽王的主事之下這五州前途難料

到時譽王扣一頂暴民的帽子在災民身上就可以推卸責任,難道靖王忍心提槍上馬剷除這些暴民?

沈追迫切的說這不是爭權奪利,而是廟堂之責,靖王承諾在皇上面前必定全力相爭

28098.jpg28099.jpg28100.jpg28101.jpg28102.jpg

譽王不適合當皇帝的另外一個證據…只為私利,沒有天下

如果說爭權奪利是為了登上至尊之位的不得不為,那將賑災銀兩變成跟官員的分贓又算什麼?


隔日靖王等人晉見皇上,皇上指示雖然災情不如以往慘重,但還是要進快安排賑災事宜

譽王表示近年來大梁國勢平穩,沒有大宗靡耗,國庫底子還可以

既然沈追對撥付的銀兩沒有異議,那麼接下來只要派官員到地方開始賑災事宜

譽王說這些事務他甚有經驗,並無疑難之處,自請接手此事,皇上欣慰

正當此事就要這樣大致底定時,靖王開口說自己接手實務以來甚有進益

他覺得賑災雖不用事必躬親,但至少要到災區實地勘查,這次災情遍及五州,又有苦寒之地

譽王的貴體如何經受的住,不像自己久歷沙場,筋骨粗糙,不如這次賑災就讓自己代勞

28103.jpg28104.jpg28105.jpg28106.jpg

皇上聽了甚是同意,譽王立刻反駁為君分憂哪怕辛苦,這番心意他卻而不收

而且靖王資歷尚淺,賑災事宜不比打仗,出力氣就行,五州的災民都在等著,哪能讓靖王練手

靖王說自己雖沒親辦過賑災,但也知道些章程,而且譽王想必會不吝賜教

靖王直問譽王,賑災銀兩撥付下去怎樣才算災情平復?

譽王不屑道災民有了錢銀糧草可以度日,災情自然平復

靖王聽了直接對皇上說,賑災之人需著眼全局,統整資源

最終目的是少死人,不起暴亂,平安過冬,來年春耕不荒,做不到任何一點就不算災情平復

皇上聽了靖王的回答頗為滿意,稱讚靖王有遠見,中書令也跟著稱讚靖王學習政務極快

28107.jpg28108.jpg28109.jpg

譽王說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另一回事

反問靖王有人手嗎?知道地方上下如何運作嗎?反譏靖王上次推行擅長的新馬政都波折百出

譽王強調地方官員各有心思,要跟他們打好關係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靖王微怒回說上次新馬政不順是因為兵部掣肘,而且最終也順利完成了

而這次賑災戶部想必會全力支持,不會有上次的問題

譽王暗諷靖王推卸責任,又說就算真的是有兵部掣肘,那這次賑災救不會有人掣肘嗎

靖王年輕無威望,有人不服很正常,化解阻礙和牽制、平衡官場人脈都是靖王該學的

就算靖王學的再快,現在災情緊急可容不得譽王慢慢學

靖王:「譽王兄剛才說得平衡官場、收服各方,不僅這次我不會學,以後我也不會學。

    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賑災自有賑災的章程,

    如果心中只有自己的私利,這絕非是朝廷和官場應有的風氣。」

皇上一聽神色略為不悅,譽王抓住靖王的語病,說父皇在位政治清明

你還只是個親王,就已經想著要為父皇清理官場了嗎?

28110.jpg28111.jpg28112.jpg

靖王還想爭辯,皇上卻生氣地打斷他們說怎麼無緣無故的吵起來

譽王話中有話說靖王從以前就這樣說話帶刺,還以為這一兩年他改好了呢

柳澄聽聞笑了起來,笑到咳得上氣不接下氣,皇上氣道我兒子不貼心,你倒是在旁邊看笑話

柳澄笑呵呵說這不是不貼心,而是更貼心,他覺得靖王這脾氣正好,有什麼都說出來

從來不跟人家耍心眼,就算說錯了,皇上也可以直接指正,有什麼不好的

經過柳澄這一插曲,剛剛一度緊張的氣氛稍稍和緩下來

28114.jpg28115.jpg28116.jpg

靖王這裡真的是被柳澄救了,皇上厭惡皇子試圖改革

譽王這個帽子扣上,等於指責靖王懷有二心,對皇上不滿

而且靖王以前就常頂撞皇上,譽王這是試圖勾起皇上不好的回憶

但是柳澄這一打岔,卻是大大地解了靖王的圍,讓皇上沒把這件事往心裡去

暗示皇上靖王只是說話直,沒有太多心機,皇上也就不會猜忌靖王

不然這很快的又會變成一個失寵的契機


皇上說賑災這事有什麼,值得他們兄弟相爭嗎?至於到底派誰去賑災…

皇上話還沒說完,譽王就跪下說既然暫時無法決斷,戶部的銀子暫時撥不下來

他考慮到災民的苦楚,願意削減府中的用度,先撥出三萬兩銀子應急

皇上一聽,驚訝譽王竟然要從自己的私庫裡出

譽王大義凜然的說我身上所有的東西都是父皇賜的,哪有什麼私庫!(快給我個盆!我要吐了!)

只要賑災過程有什麼短缺的,他就用皇上平日賞賜下的補上,絕不讓銀糧遲滯

靖王還想爭取,但皇上聽到譽王這番漂亮話龍心大悅,稱讚譽王有心

而且以往譽王賑災事宜也辦得極好,縱使有暴民貪恩鬧事也都可以很快平定

因此決定讓譽王督辦這次賑災,賑災銀兩扣掉譽王出的三萬兩,其餘都由譽王處置

28117.jpg28118.jpg28119.jpg 

比銀彈靖王絕對會輸,他的底子本來就沒有譽王殷實,何況他府中還養了許多戰爭孤兒

至於譽王…拿著從災民那裡汙來的錢去賙濟災民,聽了都會笑

更不要說他這次出了三萬,他這次又會拿多少來貼補他的損失?

不過這種上面汙錢,下面只能撿麵包渣的事情真是古今中外皆然,這場景對比現在也毫不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