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3集幾乎都是劇中新增的,而且有些改動的我個人不太喜歡

還有31.32宗主幾乎都在昏睡戲份超級少,劇中人平均智商瞬間低了好幾個百分點

讓我看得不太爽,可以預見這應該是我寫文人生中最大的障礙,希望我能撐過去…


豫津帶梅長蘇至內室坐定後便告退,但言侯叫住了豫津

言侯說不管今天梅長蘇要講什麼事情,豫津都可以聽,豫津喜形於色挨著父親坐下

言侯說現在太子幽閉,譽王春風得意,怎麼梅長蘇的臉色看起來反而不好

豫津說梅長蘇這是舊疾,一入冬就會犯

言侯回梅長蘇年紀輕輕竟然會有舊疾,而且明明身體不適

還要在年關將至時替譽王到處走動聯絡人情,真是難為了

30001.jpg30002.jpg

看言侯幾句話就挑明自己知道梅長蘇來拜訪的理由,梅長蘇也沒打算繞圈子

梅長蘇問言侯剛剛說譽王春風得意可是出自真心?言侯回說如何不真

梅長蘇低眉淺笑,言侯在朝堂上數十載,除了膽略,眼力也是無人能及

如今譽王的狀況,別人可能看不出來,難道言侯會看不出來?

言侯一派冷靜回說,太子倒了,譽王寂寞,想要另尋對手

30003.jpg30004.jpg30005.jpg

言侯告訴梅長蘇當初相救的恩德一直都在,可是自己早說過

譽王和太子並無二致,他誰都不會幫,言侯語氣平穩卻有不可言說的堅決

梅長蘇說他從未忘記,但是此一時彼一時,現在朝中形勢大改,譽王的對手早已不是太子

言侯說他不會幫譽王對付太子,更不會幫譽王對付靖王

梅長蘇:「我話還沒說完。侯爺怎麼能斷定,我今天是來請你相幫的就是譽王呢?」

言侯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反倒是豫津第一時間感覺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30006.jpg30007.jpg30008.jpg30009.jpg30010.jpg

言侯轉頭看向梅長蘇,難道不是讓我幫著譽王去對付靖…

當言侯對上梅長蘇堅定的眼神時,言侯講到一半的話就這樣消音了

言侯直直看著梅長蘇,豫津替父親問出心中的猜測,難道梅長蘇是來讓言侯相幫靖王的?

梅長蘇只說了一句,「侯爺可願意?」

言侯回應朝局凶險,人心叵測,陛下偏私,這種情況下,靖王對譽王並沒有勝算

自己安居府邸,好歹算是個富貴閒人,梅長蘇卻想讓自己捲入一場沒有勝券的鬥爭?

言侯的話語看似冷淡卻鏗鏘有力,隱含著對朝局的不滿

30011.jpg30012.jpg30013.jpg30014.jpg30015.jpg

梅長蘇毫不退縮,沒有逃避言侯的眼神跟問題,「是」

言侯又說皇后是他胞妹,譽王是皇后的養子,梅長蘇讓他相幫靖王於情理不合

梅長蘇回說確實如此,言侯問毫無勝券又不合情理,梅長蘇何以提出這種要求?

「您可願意?」梅長蘇還是這一句話

「願意。」言侯閉目沉思良久後,堅定的吐出了這兩個字

30016.jpg30017.jpg30018.jpg30019.jpg30020.jpg

梅長蘇不意外言侯的答案,因為他看出言侯過去曾叱吒風雲,胸中那股熱血哪有那麼容易冷去

言侯眼神悲涼,說血雖未冷,心卻已寒,梅長蘇說就是如此才會找上言侯

因為言侯對皇上、太子和譽王感到失望,所以一定會答應梅長蘇的請求

言侯本想對豫津解釋什麼,但豫津接過父親的話頭,說他也是言氏家門出身

能夠明善惡、辨忠奸,言侯答應梅長蘇的理由,他能夠明白

言侯告訴豫津,參與奪嫡情勢凶險,成敗未知

他們父子二人血脈相連,如果失敗難免會牽連到豫津

豫津回說既是父子,何來連累,不管言侯做了什麼決定,他都會跟隨

30021.jpg30022.jpg30023.jpg30024.jpg30025.jpg30026.jpg30027.jpg30028.jpg30029.jpg30030.jpg

言侯父子的悲壯梅長蘇都看在眼裡,感嘆到言氏出過三位帝師、兩位宰輔

有些事早已深入骨髓無須言表,豫津雖未涉朝局,但眼界胸襟卻非常人可比

梅長蘇向言侯承諾,他必定會竭盡全力,不讓言侯父子涉入危局之中

言侯:「君子一諾,生死相隨。別的不足掛齒。」

30031.jpg30032.jpg30033.jpg

(言侯你太殺,請受我一拜(跪))

聰明人跟聰明人的對話看了就是讓人心曠神怡,不用太多廢話直接進入重點

言侯的風骨毋庸置疑,即使感念梅長蘇的救命之恩,但絕不做違背本心的事情

當他真正了解梅長蘇的來意後,連問了好幾個問題,看似拒絕但口氣隱隱含著激動

但梅長蘇還是直球式的提問,沒有鋪陳、沒有修飾,言侯閉上眼睛平復心情

因為他其實仍是那個二十歲就深入敵營,大而無畏的言闕,他胸口的那股火還在熊熊燃燒著

只是多年來那股火只能用失望與憤懣滋養,但現在梅長蘇卻在這股火上堆上不同的燃料

他仍然有機會達成當年的理想,去盼望那個曾跟摯友一起談過的河清海晏的盛世會到來

他在感受胸中的那股火,然後就像等著有人問他這個問題已經十幾年之久一樣

面對梅長蘇簡單的問題,言侯的答案也很簡單,「願意」,一切唯心而已

還有言侯甚至沒有要求保全他們父子二人,既已承諾,早有覺悟

之前梅長蘇表面上輔佐譽王時,言侯曾要求如果日後有難,盼望梅長蘇保全豫津

因為那是言侯單方面的選擇,但今日父子二人決定共患難,何必多言呢?

而這些梅長蘇都知道,找上言侯不只因為言侯的能力,更是為了那顆不死的心

所以梅長蘇沒有長篇大論,沒有分析情勢、沒有爾虞我詐,只問此心

豫津比言侯快半拍猜到梅長蘇的真正意圖,實在是佔了比較了解梅長蘇的便宜

倒不是說他比他爹聰明,只是言侯對梅長蘇畢竟只有幾面之緣,認識有限

而豫津早在梅長蘇進金陵前就認識他,相處的時間長多了

更不要說豫津可是第一個感覺到梅長蘇並不是在真心輔佐譽王的人

能夠比強人言侯快上那麼半拍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言侯問梅長蘇需要自己做什麼,梅長蘇說現在靖王跟譽王分庭抗禮,朝堂上人心浮動

而照靖王的性情絕不願結黨營私,徒增大梁內耗,言侯說他懂 (聰明人溝通真是太簡單了!)

雖然靖王不願意結黨,但是朝臣還是會有各自的想法,還是必須了解一下

現在年關將至,正是各府走動的時候,如果有靖王和梅長蘇不方便出面的

他自然會為二人出面探查,言長蘇滿意笑說論識人斷物的本是誰能贏過言侯呢?

30034.jpg30035.jpg30036.jpg

言侯自謙這是過獎了,因為梅長蘇雖然坐在他面前,他卻看不透梅長蘇這個人

言侯大膽的問了一句,梅長蘇是否是當年祁王府的舊人 (!!!!!)

梅長蘇避開言侯的眼神,豫津倒是接話說祁王府十多年前就…梅長蘇怎會是祁王府舊人

言侯說這問題的確是唐突了些,但除了這個理由,他想不到梅長蘇扶持靖王還會有其他動機

梅長蘇輕描淡寫道為名為利,都是理由,言侯搖搖頭,說名利二字太小,不是梅長蘇的格局

30037.jpg30038.jpg

(豫津的第六感原來是家學淵源,言家男人也太恐怖了!)

30039.jpg

言侯說江左盟的威名立於江湖之上,梅長蘇有梅長蘇的傲氣

名利之誘、朝堂之威都不會被梅長蘇放在眼裡,那麼只有可能是過去的淵源

言侯話說至此,梅長蘇也不好否認到底,跟聰明人對話的壞處是你很難忽悠他

梅長蘇悠悠嘆了一口氣,說他曾是個仰慕皇長子的少年,立志投身祁王府,此志至今未改

言侯說往事如煙,不宜追問過深,他也只是隨口問了一句,請梅長蘇不要介懷

30040.jpg30041.jpg30042.jpg30043.jpg30044.jpg

這一大段書中並沒有,書中梅長蘇為了不引人注目,只指派黎綱去探聽言侯的意願

可是劇中這段新增的橋段真的是超級好看的!

梅長蘇跟言侯之間毫無心機的君子之諾,言氏家門的錚錚鐵骨,言侯的慧眼如炬

真的沒有一句是廢話,劇中難得有如此真誠的對話,讓人不禁熱血沸騰


為避人耳目,譽王約夏江至京郊的避暑山莊,但夏江遲遲不來,譽王疑心越發擴大

譽王並不清楚夏江跟璇璣公主的交情,對於夏江是否會赴約始終抱著懷疑的態度

而且他很清楚,要不是為了對付靖王,夏江不會出手相助爭儲的皇子

秦般弱讓譽王拿出爭取麒麟才子的耐心,譽王感嘆這天下有幾個麒麟才子

又有幾個是真心為他,這時夏江的聲音從外面傳來,說譽王對自己還真是沒有信心

夏江來了之後,開門見山直說他不參與爭儲,只是現在太子已無翻身的可能

夏江雖然只幫譽王除掉靖王,但沒有了靖王,至尊之位可以算是落入譽王手中

譽王說大梁歷代帝王最是倚重懸鏡司,他登基後也絕對不會例外

而夏江只是想得到這個保證,二人同盟結成

30045.jpg

譽王說這十年來皇上熱衷制衡之術,先是扶持自己制衡太子,現在又扶持靖王制衡自己

十年來循環復始,毫無改變,問夏江對此有什麼良策

夏江說聽秦般弱之言,譽王不是已找準靖王的弱點,何不從此下手

譽王無奈道,這雖是靖王的弱點,也是皇上不能釋懷的瘡疤,實在無從下手

無緣無故的揭開舊事,說不好靖王沒事,自己反而惹禍上身

夏江露出陰狠的笑容,說沒有緣故,那他們就自己造個緣故出來

30046.jpg


深夜童路求見,甄平本想打發他回去,梅長蘇說既然童路都來了,就聽聽他有什麼消息

如果不是什麼要緊的事,就讓甄平黎綱去處理,自己自然會去休息

童路進門時動作匆忙帶進了寒氣,甄平遞給他熱茶,他也匆匆喝下差點燙到

童路說這次來是十三先生有兩件事要稟報

一個是有關謝玉的,謝玉抵達流放地後,江左盟一直派人暗中跟隨

最近謝玉遭受幾次偷襲,但下手並不狠,推測是以試探的意味居多

甄平表示只要蒞陽手上還有謝玉的手書,夏江就不敢輕易讓他去死

梅長蘇指示蒞陽那邊要多派人照應,另外務必讓巡防營加強公主府週邊的防衛

30047.jpg30048.jpg30049.jpg30050.jpg

(一場戲對三個導演,求胡歌心理陰影面積)

30051.jpg

梅長蘇下指示時,童路有些出神,在黎綱的提醒下才想起還有第二件事

童路說十三先生已經查明夏冬這幾個月不在京城,而是去了嘉興關

甄平想到嘉興關守將魏奇在謝玉手下做了很多年副將,到七年前才調離

夏冬此去想必是想探查魏奇是否知道當年赤燄舊案的內情

不過童路告訴眾人,在夏冬趕到嘉興關前,魏奇就離奇暴斃了,估計是懸鏡司暗樁下的手

甄平說當年奔襲梅嶺時,魏奇並不在場,知道的內情也不多

夏江連魏奇的口都要滅,真是鐵了心不想讓夏冬知道任何蛛絲馬跡

梅長蘇猜想以夏江的敏銳,他可能已經對夏冬起了戒心

可惜夏江不知道的是夏冬對當年的舊案不只是懷疑,而是實實在在的聽到謝玉的口供

梅長蘇囑咐夏冬的安全也須多加留意,另外讓童路轉告十三先生絕不能對秦般弱大意

30052.jpg

甄平一直暗暗觀察著童路,童路離開後還拿起茶杯若有所思

梅長蘇看出甄平有事,讓他有話就說,甄平直言童路最近有些不對勁

童路最近精神了許多,以往過來總恨不得能待久一點,但最近都很匆忙,來了就等不及要走

梅長蘇轉問黎綱,黎綱說他沒有感到異樣,但甄平看人一向能看到別人沒注意的地方

梅長蘇細細思索,甄平素日謹慎細心,如果他感覺到不對勁必定有原因

交待轉告十三先生多留意童路有沒有什麼異於往常的行為

30053.jpg30054.jpg30055.jpg30056.jpg30057.jpg30058.jpg30059.jpg


童路回到家裡,雋娘正一邊縫補衣物一邊等他,在雋娘的欲擒故縱下,童路早已身陷情網

童路告訴雋娘,他的婚事是叔父作主,他想請求叔父答應兩人的婚事

雋娘說自己是個寡婦,叔父能同意嗎?童路說雋娘剛搬來時,叔父就說過雋娘沒問題

雖然叔父一開始會有些吃驚,但是最終會同意的

(我知道這兩人也是可憐人,但我實在不想看到這對談戀愛了)


夏江那日曾去暗殺蒞陽的手下回稟夏冬的行蹤,可惜沒跟多久就被夏冬給甩掉了

夏江不滿只是追蹤,沒有近身也沒有行動,怎麼會弄丟

手下忙道夏冬畢竟是高階掌鏡史,實在不是底下那些基層兄弟可以匹敵的

夏江無奈只好指示在京城週邊加強布控,要是有夏冬回京的跡象,務必提早報告

手下另外回報蒞陽最近除了為太皇太后禮佛和給謝綺做法事外幾乎足不出戶

而且巡防營也加強對公主府附近的巡視,實在找不到適合下手的機會

夏江想了想,謝玉才剛流放,要是蒞陽現在就出事,皇上可能會懷疑有人刻意為之

讓手下先暫停對蒞陽的暗殺行動,盯緊長公主府的動向即可

30060.jpg


夏江告訴譽王他手中有了可以攻擊靖王的王牌

雖然不能掀起十三年前那樣的風暴,但足以打個靖王措手不及,讓靖王重回谷底

夏江問譽王還記不記得赤燄軍少帥林殊?

譽王說誰能忘掉那個名冠京城的天才少年,只是林殊最後有那樣的結局實在是因為張揚太過

夏江又問譽王還記不記得林殊的副將衛錚?

譽王疑惑當年赤燄軍不是已經都被剿滅在梅嶺了,怎麼又提起這個名字

夏江說剿滅赤燄軍時,他奉了聖命也在現場,所以很清楚當時的情形

林燮底下的十八名將官可說是全軍覆沒,但屍身毀損的太過嚴重很難分辨

參將品級以上的人中,就有兩個連赤燄手環都沒找到,其中一個就是衛錚

30061.jpg

夏江已經確認衛錚還活著,正是西境藥王谷的少谷主素玄

西境藥王谷谷主素天樞排行琅琊富豪榜第七,天下泰半藥材都來自藥王谷

素玄是谷主不知何時收養的義子,這些年已經開始主理藥王谷事務

雖然名氣不大響,但是卻娶了醫善世家雲氏獨生女為妻,一時傳為佳話

所謂大隱隱於市,衛錚有如此顯著的身份,反而沒被懸鏡司注意到

譽王大呼真是天助我也,逆犯未死,重掀舊案理所當然,連問衛錚人在哪

夏江說他已經打聽到衛錚運送藥材的路徑,他的徒弟夏秋已經動身去捉拿衛錚了

譽王問夏江想如何利用衛錚來做文章,夏江說他想先聽聽譽王的意見

30065.jpg

譽王說衛錚落網雖是掀開舊案的好契機,但是跟靖王畢竟沒有直接關係

如果要拿衛錚作文章,首先要造一份衛錚的口供,說他窩藏多年是靖王包庇

但是這個提議立刻就被夏江推翻了,夏江表示靖王現在是什麼身份,如果是其他人也就算了

可是想用一份口供指控親王窩藏匿犯遠遠不夠,何況還是假的,皇上不會信的

如果皇上心血來潮還提審衛錚親自審問,夏江跟譽王都可以自己切腹死死了

譽王沉默了一會,問夏江當年林殊跟靖王的關係實在密切,會不會真的是靖王包庇了衛錚

夏江冷笑如果他能找到靖王跟衛錚聯絡的證據,他們也不用在這裡如此煩惱了

他已經確認靖王根本不知道衛錚還活著

30066.jpg

好不容易抓到了逆犯,卻沒辦法跟靖王扯上關係,譽王心裡悶到不行

反倒是夏江臉色從容,譽王鬱悶讓夏江有辦法就直說不要賣關子

夏江微微一笑,靖王根本不知道衛錚還活著,兩人之間沒有聯繫讓譽王很難下手

那要是靖王知道了衛錚還活著呢?以譽王對靖王的了解,靖王會做何反應?

譽王立刻就露出滿意的笑容,因為以靖王的個性一定會出手相救

30067.jpg30068.jpg

譽王大讚夏江這條攻心的計策甚妙,雖然他們現在沒有靖王的把柄

但只要靖王有所行動,他們就可以穩操勝券了

秦般弱卻不甚樂觀,認為靖王現在在朝中威望日漸高漲,皇上恩寵又甚,形勢大好

衛錚不過是當年林殊身邊一個小小副將,靖王何必冒著觸犯皇上的風險去救他?

譽王沒放在心上,哈哈笑說靖王性情如此,這種傻事他以前又不是沒幹過

秦般弱又說拯救衛錚對靖王並無好處,一旦失敗就會失去所有

利弊得失差距如此之大,難道靖王就真的不會猶豫?

譽王想想秦般弱的話未必沒有道理,因為靖王已經不是當年放逐在外的皇子

而是有了爭儲實力的親王,他現在擁有的比過去多很多,難道他還是願意放棄?

30074.jpg

夏江面對譽王的懷疑毫不猶豫,說靖王絕對不會變的,他有這個自信

秦般弱說夏江有這個自信固然是好,但夏江卻漏算了一個人—江左梅郎

夏江聽聞完全沒在意,反而像是聽到笑話一般笑了起來,說是所謂的麒麟才子嗎?

秦般弱警告夏江不要輕看梅長蘇,今日的靖王全是有他才有今日的地位

縱使靖王仍像過去那樣任性妄為,但是梅長蘇絕不是個腦袋發熱的人

如果梅長蘇看破衛錚不過是引出靖王的引線,就絕不會讓靖王出手

譽王同意秦般弱的看法,要拿衛錚對付靖王很簡單,要拿衛錚對付梅長蘇卻很難

除非…靖王不肯聽從梅長蘇的諫言

30075.jpg30076.jpg

我是覺得譽王最後這個結論很詭異啦…

不是說靖王不會變嗎?那又何必管梅長蘇?靖王只要腦袋發熱,梅長蘇管得住他嗎?

靖王寧願觸怒皇上也要救人的話,那一個小小謀士的話他又怎麼會聽?

不過譽王跟夏江密謀的過程書中沒有寫,讀者只是看到結果

劇中把兩人密謀的來龍去脈講清楚倒是挺不錯的


在譽王和夏江密謀奸計時,蘇宅也不平靜,因為梅長蘇的寒疾復發了

晏大夫指示,無論誰來都不要見

30062.jpg

(沒有人發現這個過場畫面是雪廬嗎?導演你們不要以為下了雪我就認不出來!)

04067.jpg 

(附上比對照:第四集蒞陽夜訪雪廬)

30063.jpg

(病弱的蘇兄卻有著厚實的酥胸,啊不對是胸肌實在是太違和了)

30064.jpg


皇上夜宿芷蘿宮,雖然躺在床上卻睡不著,雙眼只是沒有焦距的看著床帳頂

靜妃為皇上點上安眠香,請皇上閉目養神也好

皇上卻喃喃低語,他昨夜夢到太皇太后了,還有…皇上收去了話尾沒有講完

靜妃回說過幾天就是太皇太后的冥誕了,想必太皇太后是在天上還記掛著您

皇上說依照禮制,太皇太后冥誕他必須去守陵三日,後宮不得隨行

讓靜妃準備一些安眠香給高湛帶著,靜妃說早已準備好了

30069.jpg30070.jpg

皇上問起最近皇后是不是常為難靜妃,靜妃回皇后統領六宮,有其職責所在何來為難

皇上勸慰靜妃,皇后畢竟是皇后,只要不過份,就能忍則忍,但要是不能忍,還是要告訴自己

靜妃說雖然沒有這樣的事情,但聽皇上這樣說還是很感激

皇上感慨靜妃平和的性子三十多年來始終如一,從未大改

皇上嘆道,若是她,也能夠這樣像妳這樣那該多好啊,只可惜…她生來性子就是那樣剛烈

皇上問,妳曾夢見過她嗎?靜妃斂下眼眸,說自己福薄,未曾蒙太皇太后賜夢

皇上說妳知道我在說誰,我說得不是太皇太后,靜妃沒有接話

皇上繼續說著好些年沒夢過她了,可是最近她就那樣站在太皇太后身邊

靜妃按實皇上的棉被,皇上忽地抓住靜妃的手,看著靜妃

皇上的語調不似剛才的恍惚,反而是微微激動的問著,妳夢見過她嗎?

靜妃遲疑了一下,點點頭,皇上把靜妃的手抓的更緊了,問她在夢裡是什麼樣的

靜妃眼眶水氣盈盈,說宸妃姐姐仍然是當年的模樣…她站在梅花樹下,沒有說話,一直衝著我笑

皇上專注的聽著,然後轉頭不讓靜妃看到他的軟弱

30071.jpg30073.jpg30072.jpg

不想讓別人提,又愛跟別人聊,說皇上不是心裡有鬼騙誰啊


P.S 這集靠著言侯那段我勉強撐過去了,下一集該怎麼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