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寒疾復發讓蘇宅上上下下繃緊神經,尤其晏大夫更是鐵面無私

晏大夫嚴格控管梅長蘇休息的時間,規定他每天就是吃藥睡覺

梅長蘇哀求晏大夫每天至少留點清醒的時間給他,反被晏大夫回問你醒著要幹麼

梅長蘇對晏大夫沒轍了,趕緊對甄平使眼色讓他說服晏大夫

31001.jpg31002.jpg31003.jpg

沒想到忠心的甄平卻說什麼都沒身體重要,還列舉了一堆理由證明梅長蘇休養就好

外面有十三先生,家裡有甄平黎綱,靖王還沒回京,皇上要去衛陵守陵

梅長蘇瞪直了眼睛,不敢相信甄平背叛他,轉去給旁邊的黎綱使眼色

只是黎綱更乾脆,什麼也沒說直接搖搖頭,梅長蘇瞪大了眼,沒預料到大家聯合起來管他

31004.jpg31005.jpg31006.jpg31007.jpg31008.jpg31009.jpg

黎綱見梅長蘇不死心,給在旁邊插花的飛流打pass,飛流收到訊號,衝著梅長蘇大喊「要聽話」

梅長蘇見連小飛流都被策反,終於死心放棄最後的掙扎,一臉哀怨的環視眾人後乖乖(?)睡下

黎綱給飛流一個讚賞的手勢,小飛流得意的抬起下巴像是在說「這不過是小case~」

31010.jpg31011.jpg31012.jpg31013.jpg31014.jpg31015.jpg


夏秋跟懸鏡司眾人埋伏在衛錚運送藥材的路上,衛錚發現不太對勁吆喝儘快離去時已來不及

懸鏡司引爆了埋在地下的炸藥,頓時間血肉紛飛,場面一片混亂

衛錚整合剩下的部下試圖逃亡,可是敵不過懸鏡司弓弩的追擊,轉瞬間已經被包圍

夏秋上前問閣下想必是衛將軍吧,衛錚心中不妙還是堅持他是藥王谷素玄

夏秋讓衛錚不要嘴硬了,藥王谷財勢雄厚,潯陽雲家也是名門世家

要是沒有確切把握了,懸鏡司哪敢隨便動手,得罪這兩大勢力?

衛錚冷笑道,原來是號稱替天執法的懸鏡司,這天底下哪有你們不敢得罪的人

夏秋說懸鏡司雖有霹靂手段,但從不捕風捉影 (科科)

衛錚當年是有品級的人,認出來並不難,強調他們只是要活捉衛錚,並不在乎其他人

只要衛錚束手就擒,懸鏡司不會為難藥王谷的人,衛錚的屬下可以活著離開

衛錚的屬下大喊他們可以一起衝出去,但衛錚考慮了一下,丟下手中長劍

屬下們本不想留下衛錚,衛錚說服眾人回去藥王谷求援,不要白白送死,眾人離去

夏秋囑咐務必要讓衛錚活著回到京城,因為衛錚可能寧願死也要維護某些人

31016.jpg

(我真的忍不住吐嘈,埋了那麼多炸藥你們到底是想不想抓活的?)

31017.jpg31018.jpg

(為了保護兄弟們丟下武器的衛錚那一瞬間竟然有點帥!)


金陵城中大雪紛飛,蒙摯冒著風雪拜訪蘇宅,甄平告訴蒙摯梅長蘇實在不方便見客

可是蒙摯說他隔日就要陪皇上去衛山守陵,來回要五日,不看梅長蘇一樣實在不放心

甄平看了一下黎綱,黎綱微微點頭,於是甄平就讓黎綱帶著蒙摯進屋看望梅長蘇了

31019.jpg31020.jpg31021.jpg

甄平朝著蒙摯離去的方向投去深深一瞥,不忍再看

轉向庭院卻看到無憂無慮在堆雪球的飛流,心中更是酸楚

蒙摯沒多久後就出來了,面沉如水一語不發,沉默了一會後卻突然爆發

蒙摯問梅長蘇這到底是怎麼了,怎麼病勢會在短短幾天內惡化至此

甄平強作鎮定安慰蒙摯,梅長蘇只是表症凶險,不會有事,也許蒙摯回來後梅長蘇就好了

蒙摯將梅長蘇交託給二人,囑咐二人如果有事,無論如何都要到衛山通知他

31022.jpg31023.jpg31024.jpg31025.jpg31026.jpg


隔日譽王給皇上送行後,進宮給皇后請安,皇后見譽王有事要說禀退左右

譽王說他的確有事想拜託皇后,雖然不難,但是皇后日後可能會受點委屈

皇后讓譽王說清楚點,譽王說出想拜託皇后去芷蘿宮搜查靜妃的藥櫃

皇后不懂,問譽王想查什麼,譽王說他什麼也不想查,反正靜妃那裡也查不出什麼東西

只是要請皇后趁皇上不在宮裡,在芷蘿宮翻些藥草出來

到時候太醫院那裡自然會有人鑑定出這些藥草藥性猛烈,對人體有害

皇后在以此為由,說靜妃有意損傷龍體,將靜妃收押起來審問

31027.jpg

皇后笑道,要是靜妃那麼好收拾,還需要你來教嗎?

不說靜妃生性謹慎,她用的東西都是內廷司供奉、太醫院造冊,不可能有問題

就算翻出她私藏的藥草,以皇上現在對靜妃的寵愛,也不會相信皇后扣給靜妃的罪名

而且靜妃母子在宮中無根無基,全憑皇上撐腰,要說她謀害皇上,連皇后自己都不信

譽王解釋,他本就沒有要坐實靜妃的罪名,只是找個為難靜妃的理由

皇后疑惑靜妃可是有妃位在身,又不能這樣要了她的命,她只要撐到皇上回宮

皇后不僅得乖乖放人,免不了還要受到皇上的責罰,沒打算坐實靜妃的罪名

為什麼還要鬧這一齣,圖的到底是什麼?難不成譽王在外面圖謀什麼?

譽王承認確是如此,他主要的計畫在宮外,宮裡靜妃的事情只是配合

皇后問真的如此要緊嗎?譽王說成敗攸關,皇后思索了一下後欣然答應

因為皇后也早就看靜妃不爽了,這次能夠找個理由出出氣她也高興

何況皇后是六宮之主,皇上說實在除了斥責幾句也不能怎麼樣

31028.jpg31029.jpg

看到譽王如此大費周章,皇后心裡也是無奈,好不容易鬥倒太子,又來個靖王

皇后自責都是自己無能,要是她能得到皇上歡心,譽王早就當上太子了

譽王讓皇后絕對不要這麼想,要是沒有皇后,當年他早就不知道被欺負成什麼樣

譽王想起上次宮人說起譽王生母到死都只是個嬪,問起祥嬪是否真的是個極為卑微的人

皇后回譽王從小到大都問過這個問題,但不是她不回答,只是她真的不清楚

她只知道祥嬪是皇上在宮外結識的,跟了皇上後就一直在京郊行宮

再後來就是祥嬪過世,皇上把譽王帶進宮,譽王說這些他隱約有個印象

皇后嘆道,這些事情只有皇上最清楚,譽王回憶他小時候也問過皇上好幾次

但皇上一個字也不肯說,也許祥嬪真的是個卑賤到連皇上提都不想提的人…

31030.jpg31031.jpg31032.jpg

我第一次有點同情這對母子,不受寵的皇后跟不知生母的皇子

這對養母子倒是對方唯一的依靠了…皇上真的是有夠造孽的

譽王一直都給我很虛偽的感覺,但他講到自己生母時的淒涼卻充滿真實


捕獲衛錚的消息經由飛鴿傳書傳到了夏江手上,夏江對夏春說,你跟夏秋辦事我一向都很放心

夏春聽出師父獨獨漏了夏冬,同門一場忍不住幫夏冬講話

夏江心裡有鬼不能說出懷疑夏冬的理由,所以只是不置可否

夏春看師父沒有反應,問起夏冬最近是否接了新案子,怎麼離京這麼久都沒聯絡

夏江不想讓夏春起疑,只說夏冬是個可以獨立奉召的掌鏡史了,所以沒有多問她的情形

夏春又說夏冬早年喪夫,寡居至今,性子的確沒有以前好,但對夏江的忠心毋庸置疑

要是夏冬跟夏江有歧義,請夏江多加教誨就是,請夏江不要跟夏冬計較

夏江聽到這裡總算有了反應,哈哈笑說你們都是我從小調教到大的

跟你們有什麼好計較的,我這裡一向都很忙,至於夏冬想做什麼就讓她去吧

31033.jpg

夏江自己做的那點破事連對徒弟都不敢說,所以他不敢跟夏冬對質

也不敢對夏春的疑心有任何反應,只能故作慈愛實在笑死人


梅長蘇一直在昏睡之中,晏大夫扎針後觀察了一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甄平說希望年前不要有什麼事情,梅長蘇這次好歹要休養一段時日

聽到這個晏大夫氣得夠嗆,說梅長蘇需要的不只是休養一段時日

因為從頭到尾這傢伙從來就沒過過病人的日子!

31034.jpg

(宗主這幾集幾乎都是這個狀態,且看且珍惜…光是出現睡臉我都很滿足了…)

31035.jpg31036.jpg


皇后帶著太醫院的人到芷蘿宮翻箱倒櫃,指示一定要搜仔細

但靜妃那副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寵辱不驚的樣子讓皇后是看得一肚子火

太醫找到了一種浣葛草,說是會對身體有損,皇后裝作驚訝的樣子說靜妃竟然試圖損傷龍體

靜妃解釋浣葛草的藥效書上早有記載,太醫說的副作用不是沒有,只是…

但皇后根本不聽靜妃解釋,就說你都承認了何必狡辯

靜妃察覺這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皇后鐵了心要找麻煩,沒有多加申辯下去

皇后說她身為六宮之首,容不得靜妃這種人在宮中興風坐浪

皇后欲將靜妃帶回昭陽宮審問,宮女們上來扯著靜妃就要走,場面頓時混亂起來

靜妃甩開宮女,言詞凜冽,說同在宮中二十多年,為了陛下的顏面何必搞得那麼難看

皇后想了想,宣佈將芷蘿宮眾人鎖在後殿,沒有皇后指令不得擅出

31037.jpg31038.jpg31039.jpg

皇后乘著步輦離開芷蘿宮,譽王已經在外頭等候

皇后問譽王到底有什麼計畫,譽王湊近皇后低語,靜妃手下有個宮女,放他出去就行

皇后驚訝,要是這宮女出去後,找到門路去衛山送信,不用皇上親自回駕

只要傳個手書回來,就可以封住皇后手腳,到時連靜妃半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譽王扯開嘴角,笑說他就是要那宮女去送信

31040.jpg


靜妃身邊的宮女小新,藉口內急請守門的太監放她出去

太監本不答應,但有另一個太監幫腔說就讓她去吧,太監心軟就放小新出去了

幫腔的太監偷偷跟著小新,看著小新翻牆出去

小新正躲避巡邏的禁軍時,碰見惠妃宮裡的太監小金

小金自稱惠妃跟靜妃素來交好,所以特地派他出來打探消息

小新說芷蘿宮上下都被幽閉在宮中,她想出去求救,卻不知道該去找誰

小金建議這件事必須找靖王求救,告訴小新他有表哥在南華門當侍衛,可以找他幫忙

31041.jpg


灰鷂向譽王報告一切順利,他已經引導小新進了靖王府中

這時秦般弱又來向譽王報喜,說是衛錚已經落網,正在押送入京的途中

譽王擔憂路上不會出什麼岔子吧,秦般弱讓譽王放心,有懸鏡司的精銳護持沒那麼容易

劫囚需要時間準備,江左盟和藥王谷的人反應再快也沒辦法在入京前策劃行動

31042.jpg


小新到了靖王府中,小新一看到列戰英就直喊靜妃出事了,請列戰英趕緊通知靖王

列戰英想想現在靖王不在京中,行蹤不定,可是皇上就在衛山,快馬加鞭四個多時辰就到了

而且蒙摯也在,只要想辦法見到蒙摯,自然能通知皇上

小新在旁邊幫腔,只要有皇上的手詔,靜妃就能馬上被救出來

戚猛一聽覺得事不宜遲,當場就要出發,小新喊住戚猛說她也去

戚猛質疑小新一個嬌滴滴的小宮女跟去做什麼,小新說她會騎馬

而且戚猛憑甚麼跟皇上哭訴宮裡的事情,只有她去才行

列戰英被小新說服,讓戚猛帶著小新一起去,至於他自己則要去蘇宅求救

31043.jpg31050.jpg

(沒有人覺得一個自小在宮中長大的小宮女會騎馬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嗎

我需要宗主的智商來救我脫離這恐怖的低能沼澤…)


到了晚上,晏大夫又來給昏睡的梅長蘇扎針,幸好最凶險的狀況已經過去

眾人紛紛鬆了一口氣,但這時卻有人來報告有人用藥王谷的暗號敲門

31044.jpg

(啊啊啊,宗主的香肩)

31045.jpg31046.jpg31047.jpg31048.jpg31049.jpg

藥王谷來的人正是那天跟衛錚一起遇襲的老席,老席告訴黎綱衛錚出事了

老席說這次懸鏡司的行動出其不意,藥王谷來不及反應,而且押解路上還特意避開江左十四州

黎綱緊張夏江是不是已經知道江左盟跟赤燄舊部的聯繫,甄平搖搖頭說未必

夏江抓衛錚很明顯是直奔靖王去的,而梅長蘇現在是為靖王效力是很多人都知道的秘密

夏江把江左盟當作敵人防備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黎綱說也是,他們江左盟隱藏那麼久的真面目,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人發現

老席說這件事得趕快告訴梅長蘇,黎綱跟甄平低頭不語

31051.jpg31052.jpg31053.jpg

(感謝甄平讓這集的平均智商稍微回穩了一些,我感動到多截了幾張他的圖XD)

31054.jpg

甄平分析林殊16歲初建赤羽營,從那時起衛錚就是他的副將

而且兩人又一起從梅嶺九死一生的逃出來,袍澤之情非常人可比

就算是梅長蘇現在醒過來,考慮到梅長蘇的身體狀況也不能告訴他這件事

黎綱擔憂他們幾個人不能控制局面,決定明天讓童路通知十三先生來一趟,三人商量一下

31055.jpg31056.jpg31057.jpg

眾人正焦頭爛額時,列戰英到了蘇宅求見梅長蘇

甄平出去告訴列戰英,梅長蘇實在是病重無法見人

而且靜妃這件事遣人去向皇上求救已是上上之策,只要衛陵一只詔書傳來皇后絕不敢動靜妃

列戰英鬆了一口氣,說沒事就好,現在靖王不在宮中,要是靜妃出了事該怎麼交待

甄平心中煩躁,忍不住說靜妃在宮中不過是受些委屈,不用擔心

列戰英聽了心裡略為不快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默默的離開

31058.jpg31059.jpg


戚猛跟小新快馬加鞭去衛陵,半路上被一個自稱是梅長蘇手下的人攔下

那人說戚猛他們不用去衛陵了,這件事有別的方法可以解決

那人一口一個蘇先生說以蘇先生的意思靜妃是有品級的人,只要性命無礙受些委屈無妨

靜妃受的委屈越多,皇后的罪就越重,對靖王也就越有利

戚猛這沒大腦的立刻就怒了,說怎能拿靜妃開玩笑,靖王知道了鐵定不會放過梅長蘇

那人一聽說那這樣見更不能讓你去衛陵了,猛地出手把戚猛打暈

小新嚇的臉色蒼白,那人安慰小新不會對他二人怎樣,只是想阻止他們去衛陵

31060.jpg

(馬的,我江左盟的人絕對不會稱梅長蘇為蘇先生,絕對都是叫宗主好嗎)


童路晚上上床歇息時,卻有幾個黑衣人闖進童路的院子,童路驚覺拿出武器抵抗

可惜敵不過對方人多,來不及放出求救信號便受俘了,秦般弱緩緩從黑暗中走出,下令帶走童路

童路醒過來後已經被五花大綁,看到秦般弱是百般不屑,但秦般弱說世界上總有比死更難熬的

秦般弱的手下抓著雋娘進來,童路的武裝瞬間消失,讓秦般弱不要動雋娘

秦般弱拿了把匕首抵在雋娘的脖子上,童路忍不住招出妙音坊和十三先生

31061.jpg

(那把匕首剛在雋娘脖子上抹出血來,拿下來後卻乾淨的要死…)

31062.jpg


灰鷂帶著大批官兵衝入妙音坊,卻發現早已人去樓空,而這一切都被遠處的宮羽收入眼底

這時,甄平親自去了西市的樂器鋪找十三先生討論衛錚的事情

甄平說既然懸鏡司刻意避開了江左十四州,那麼他們只能在懸鏡司入城時動手了,

十三先生說這不可行,懸鏡司料定入城時是江左盟唯一的機會,所以一定會把重兵壓在城門口

甄平想說那這樣入城後懸鏡司會有所鬆懈,那他們就選在那時動手

31063.jpg31064.jpg31065.jpg

此時宮羽也趕到樂器鋪通知十三先生跟甄平妙音坊被官府查封了

甄平覺得很奇怪,他們的據點轉移到樂器鋪已經有一陣子

妙音坊現在就是個幌子,應當不會引人注意,怎麼會被查封

甄平問宮羽知不知道是誰查封的,宮羽說是譽王,因為她看見了灰鷂

而且灰鷂一進螺市街就直奔妙音坊,目標十分明確

甄平覺得不太對勁,跟十三先生對看了一眼

十三先生這時突然問甄平怎麼沒讓童路傳話約十三先生出去,而是親自冒險上門

甄平大驚說今日童路未曾來過,他以為十三先生顧及梅長蘇生病才沒讓他來

三人這才驚覺童路已經叛變了

31066.jpg31067.jpg31068.jpg31069.jpg31070.jpg


另一邊撲空的秦般弱正對童路大發雷霆,認為童路刻意誤導她

童路一臉平靜說雋娘在你手裡我怎敢耍你,而且秦般弱掌管過紅袖招應該很清楚

童路被抓了那麼久,十三先生可能早有發覺,要是他們因此轉移了據點

就絕不會轉移到任何童路知道的地方,童路這番說詞合情合理,秦般弱無法反駁

31071.jpg

童路最終還是保全了江左盟,報出妙音坊不僅可以救下雋娘

還可以向十三先生預警他已經落入敵手,也算是小小彌補了對江左盟的衝擊


冒充梅長蘇手下的人回去向譽王稟告他已將小新抓回宮裡,戚猛則是下了迷藥丟在後院

譽王很滿意,進宮見皇后讓她放了靜妃,因為該埋的引線都已經埋好

等到皇上回宮靜妃告狀,皇后只要咬定是太醫鑑定藥草有毒,一時情急才對靜妃嚴加審問

反正靜妃也沒什麼事,皇上總不至於為了個妃子處置皇后

至於那個太醫在做這件事時早有心理準備,皇上要找人出氣自然會找他

而譽王早已答應會好好安置太醫的家人,皇后緊張這件事到底能不能成功

譽王很有自信的說,萬事具備,只欠東風

31072.jpg

其實我是很想說欠你媽啦,因為這條計策在我看來真是蠢到有剩

譽王繞了那麼大一圈,就是想離間靖王跟梅長蘇,讓梅長蘇的諫言不再被採納

但是關於陷害梅長蘇這件事…其實靖王只要問梅長蘇你真的有這樣說過嗎就解決了啊

譽王特地動用了皇后,搞了半天卻是只要問個問題就可以誤會冰釋的事情

譽王還這麼得意洋洋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耶

而且要不是梅長蘇剛好病倒,他們這個計策根本行不通,因為列戰英鐵定會見到梅長蘇

就算梅長蘇也是指示派人去衛山求援,那列戰英事後不會覺得奇怪嗎?

只要列戰英告訴靖王,梅長蘇前後態度不一,任何有腦子的人都會去找梅長蘇對質

說穿了譽王這個計策只能陰到沒有腦子的人,更恐怖的是還真的有人被他陰到了…


P.S 這集平均智商太低,我看的真想死,要不是為了寫文我死都不會看第二遍

       而且寫到一半我真的差點放棄…想到還有下一集更蠢的我明天都不想起床了

PP.S 副標我本來想下「低能」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iehjieh
  • 感謝格主這麼用心的截圖整理...。自從掉進這齣戲的大坑裡,還真是爬不上來呀。我在看30~40集的時候,也真的是數度看不下去,只想直接跳過去,實在太焦心糾結了,被水牛譽王氣到發暈,37.38還有夏江,簡直要人命。
    對照本集一開始令人擔心的寒疾發作截圖,北京外語學院的藍老師寫這一集時也形容了病懨懨的宗主,分享如下
    blog.sina.com.cn/s/blog_4a3778300102vzsj.html
    这两集,如果不是因为立意写这篇观剧手札,我是不会强迫自己再度面对的。两条
    主线,一条是夏江、誉王、秦般弱,緊锣密鼓,磨刀霍霍;另一条,萧景琰离京赈灾未归,梁帝为太皇太后的冥诞赴卫山守灵,留下一个门户大开的宫城和一个待宰的静妃。而梅长苏呢,被晏大夫勒令,“没什么好商量的,你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梅郎还是那身白色中衣(兼病号服),墨发披散,愈发衬出容颜的苍白——偏偏这个妆容特别适合胡歌,一树寒英,隐隐风骨,俊逸无双,难怪此剧的导演要感慨胡歌是他拍过的最美的男演员了。
    晏大夫是屈指可数的几个能让梅宗主缴械的人之一(不过,真正能制住梅郎的只有一个人,而她还从未擅用过这个特权),且一起来听听梅宗主的软话,“晏大夫,您说什么我都听您的,可是每天您至少要给我留一点清醒的时间哪,我好……”“你好干什么呀?你什么都不能干!这几天闭关,吃药,睡觉,谁都不能见。”
    梅长苏一把抓住晏老头的手,向甄平递了一个小眼神。甄平答:“宗主,再重要的事情,也不如身子重要,不过三五日而已。”梅长苏眨巴了几下眼睛,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无奈之下,头微微一摆,又向黎刚递了一个小眼神。黎刚副导演虽然给吓得魂飞魄散,还是坚决地摇头表示不从。梅长苏瞪圆了双眼,急得一甩袖子,坐了起来。媚眼的接力棒被黎刚抛给了一旁的飞流,那小小少年立时挺直了腰板,一字一顿,“要!听!话!”好吧,面对如此众叛亲离,梅宗主表示认清了形势,大丈夫能屈能伸,“好,我睡觉——”

    可惜没有好梦。
  • 真的是看得很悶啊,壞事一樁接一樁還要看小人得志的嘴臉
    好人一直被打壓也就算了,還要看到靖王智商被強迫下線
    然後一邊寫文一邊截圖簡直是凌遲,我都忍不住想掐死自己哀怨幹麼給自己找麻煩

    circler 於 2015/12/06 11:11 回覆

  • kwater0729
  • 重看這集時也一直在快轉跳過 Orz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