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今日是宗主的四十九日祭… 請宗主賜我力量讓我不要寫到腦充血


皇上回宮後得知皇后軟禁靜妃大發雷霆,皇后咬定不知道皇上為何如此動怒

皇上怒道靜妃進宮二十多年(你們不要再提二十多年了,每次幫你們揪錯我都很監介啊!)

育有皇子成年,又是皇上御賜金印的三品妃,皇后隨意的將靜妃拖到正陽宮拷問是藐視皇上

皇后喊冤她不知道靜妃說了什麼,但她不是無緣無故找靜妃麻煩,而是鄭太醫…

32001.jpg

皇后話還沒說完就被皇上打斷,說靜妃為了維護皇后在皇上面前一個字都沒說

要不是皇上看出靜妃身體有恙,去問了惠妃,還不知道宮中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聽到靜妃沒有告狀,皇后倒是小小意外了一下

皇上責罵皇后憑一個居心叵測的太醫隨便說幾句話,就鬧出這麼大動靜

皇上問過幾個太醫都說浣葛草毒性極微,如果要毒死皇上靜妃得每天熬製一整屋子的藥草

皇后說她是婦道人家沒皇上英明,聽到太醫這樣說一時亂了方寸

而且她至始至終都遵循宮規,只是盤問靜妃沒有進一步對靜妃怎麼樣

32002.jpg32003.jpg

皇上責怪皇后到了這時候還在狡辯時,靜妃求見,皇上急忙讓靜妃進來

靜妃進來先拜見皇上,皇上讓她起來,但靜妃仍恪守禮節先向皇后問安

靜妃說她聽聞皇上為了她的事情向皇后問責,想來皇上也有話要問她,所以貿然趕來

皇上安慰靜妃,絕對不會讓她白受委屈,皇后一臉不平

靜妃回說她謹記皇上隆恩,但是皇后有統領六宮之責,巡察芷蘿宮並無錯處

要是有誤會解釋清楚便是,這都不是什麼大事

而且自古尊卑有別,若是因為皇后訓誡宮妃,便要處罰皇后,會有損皇上顏面

皇上讓皇后看看靜妃,說皇后枉為六宮之主,心胸卻連靜妃的一半都不到

皇上告訴皇后,今天給她這個面子,是因為皇后這個身份、是因為靜妃

是因為譽王、是因為整個言氏家族,而不是給言氏這個人的

日後如果還有類似的情形發生,皇上絕對不會輕饒

32004.jpg32005.jpg

皇上還真敢說別人心胸不夠大,我看他的心胸比豆子還小吧…


押送衛錚的車隊一路上都沒有碰到阻礙,夏秋還對衛錚說你當初不謀逆就不會有今日的下場

但是進了城門後,懸鏡司下屬前來報告前面有埋伏,夏秋似乎並不意外,指示繼續前行

夏秋看著街道上從各方射來的灼灼目光,大聲說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了,不試試嗎?

32006.jpg

既然夏秋早有準備,埋伏在街上各處的江左盟兄弟也沒在客氣了,一同抽出兵刃攻擊

看著江左盟的弟兄一一倒地,被困在鐵囚中的衛錚心急如焚又無能為力

甄平大喊快上囚車救人,但是這時城門上冒出一排弓箭手,靠近囚車的人紛紛被射殺

弓箭手讓江左盟死傷慘重,甄平急忙讓飛流上城門處理掉那些弓箭手

甄平逼近囚車,卻砍不斷囚車的鎖鏈,衛錚看出成功機會渺茫讓甄平快走

32007.jpg32008.jpg32009.jpg32010.jpg32011.jpg

甄平還不及救出衛錚,卻被夏秋纏上,兩人纏鬥之際巡防營聞訊趕到

甄平連忙讓大夥撤退,但這一分心下被夏秋砍了一刀,甄平負傷帶著大家逃離現場

夏秋吩咐快點將衛錚送入懸鏡司大牢,其餘的人跟著他追

32012.jpg32013.jpg

夏秋追到半路沒看到人,卻看到豫津在街上大呼小叫,忙問發生了什麼事

豫津抓著夏秋訴苦說剛有個人不長眼睛,踩著他的車頂就過去了

他的車可是新車,現在踩成這樣他又要被他爹罵了blahblah~~~

夏秋緊張,問豫津有沒有看到人往哪跑,豫津指了一個方向,夏秋帶著人就追過去了

豫津此時還不忘對著夏秋的背影說記得讓那人賠我車啊~

看著夏秋遠去的背影,豫津露出得意的笑容,但看到另一頭的血跡面容又沈重下來

32023.jpg32024.jpg32025.jpg32026.jpg32027.jpg

夏秋沒追到甄平,只得回到懸鏡司,列戰英追上來問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

因為維護京城秩序是巡防營的職責,懸鏡司押解囚犯入京卻與人交戰,巡防營必須跟入了解

夏秋告訴列戰英懸鏡司捕獲一名逆犯,逆放在西城門處試圖劫囚,這才有了剛剛的衝突

列戰英問是什麼逆犯,夏秋說是十三年前的赤羽營餘孽,原赤羽營副將衛錚

32029.jpg32030.jpg 

書中去劫囚的人是黎綱,不是甄平,而且黎綱還易了容

但豫津還是藉由黎綱手上的刺青認出來,於是豫津將黎綱藏在車上

因為豫津剛好買了半車的梅花,所以夏秋沒聞到血腥味

豫津告訴夏秋他沒看到有受傷的人從這裡經過,夏秋以為自己追錯方向就往反方向跑去

劇中甄平應該沒藏在馬車裡,只是豫津故意引夏秋走向甄平的反方向


懸鏡司的人馬武功並沒有多強,飛流在劫囚過程中打得並不過癮

飛流怒氣沖沖的回到蘇宅,剛起床吃藥的梅長蘇問飛流這是怎麼了,不是出去玩了嗎?

飛流嘴巴嘟的高高地說「騙人,不好玩」,梅長蘇笑問誰騙你啦

只是梅長蘇還來不及聽到飛流的答案,晏大夫就在旁邊催他睡覺了

黎綱是知道飛流被叫去做什麼的,正擔心飛流會說出不該說的話

晏大夫這一聲真是解救了他,黎綱趕緊扶著梅長蘇睡下,梅長蘇沒有起疑

32014.jpg32015.jpg32016.jpg32017.jpg32018.jpg32019.jpg32020.jpg

(啊啊啊啊啊,宗主你別睡我需要你)

32021.jpg32022.jpg


甄平倉皇逃回蘇宅,身上血跡斑斑,黎綱連忙將甄平扶進房裡

甄平說這次劫囚實在太過匆忙,結果自然不太好,只是衛錚現在已經被關入懸鏡司地牢

而懸鏡司地牢是出了名的易守難攻,防守比天牢更加嚴密,要是硬攻會比今天更慘

因為童路的叛變的叛變,江左盟在金陵的消息渠道都斷了,加上衛錚的事真是雪上加霜

黎綱表示他到現在都不能相信童路叛變了,畢竟童路可是梅長蘇最相信的人

32031.jpg32032.jpg32033.jpg

童路在劇中的戲份被改得很重我不反對,但我覺得有點太over了

童路在書中只是一個傳遞消息的,他並不知道江左盟最核心的消息

因為童路能接觸的訊息都很低階,十三先生發現童路失蹤後就立刻疏散幫眾

所以在童路叛變後江左盟受到的損傷並不算很大

只是江左盟在短期內必須低調行事,暫時有些消息傳遞不出來而已

而且黎綱曾提到他們江左盟多年來的真面目沒那麼容易就被發現

可以推測江左盟基本上可以說是赤燄舊部的大本營,而童路並不是其中一員

童路是在妹妹被惡霸欺凌後,全家走投無路才投奔江左盟

但不管書中劇中可以肯定的是,梅長蘇雖然信任童路,但他仍然扣住了童路的母親

光是憑著這點要說童路是梅長蘇最信任的人實在太誇張了


皇上回宮後又在芷蘿宮讓靜妃照顧,聞著靜妃調製的香氣皇上不自覺又講起往事

皇上說最近經常夢見宸妃,只是跟靜妃不一樣,沒有梅花也沒有微笑 (廢話!誰要對你笑!)

宸妃只是掛在那裡,飄飄蕩蕩的…靜妃聽得恍神竟然按疼了皇上

皇上回過頭去嚴厲的看了靜妃一眼,靜妃解釋這是因為經脈不通

要是按著會疼痛的話,想必確實是神思不靜,靜妃勸皇上保證龍體,不要為此傷了心神

32034.jpg32035.jpg

(…宸妃就是懸樑自盡的,皇上你根本是看到鬼)

32036.jpg

(靜妃真的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真強者也)

靜妃說宸妃去世多年,想必她也不願淹留在俗世之中,皇上一直夢見宸妃,只是自己放不下而已

靜妃這麼一說,皇上卻是被提醒了,抓住靜妃的手問,要是宸妃真的不願走呢?

靜妃淒楚的笑道,說為什麼不肯走?宸妃在這世上無牌無陵,沒有香燭紙錢供奉,留下做什麼?

皇上又被提醒了,覺得正是這個原因,因為無人祭奠,宸妃一身怨恨才縈繞在世間

皇上想到宸妃有些後怕,讓靜妃幫他辦件事情,不要讓任何人知道

32037.jpg32038.jpg32039.jpg32040.jpg32041.jpg32042.jpg

靜妃實在太強了,讓她當後宮實在太可惜,要是她身為男子,我看世上又會多一個麒麟之才

要不是靜妃,皇上不會想到宸妃縈繞在世間、不會想到宸妃無牌無陵

靜妃知道宸妃一事是個忌諱,但也知道皇上對於當年的處置是有不安的

皇上現在想到宸妃不是震怒,而是後怕,怕宸妃陰魂不散前來索命

藉著皇上的恐懼,靜妃得到了她想得到的結果

其實靜妃說得沒錯,是皇上自己心中放不下,就是因為皇上心中有鬼才會讓靜妃牽著鼻子走


夏秋報告夏江地牢加了雙重防衛,夏秋自己也會早晚前去巡視

衛錚絕對不會有被劫走的可能,但是夏江卻淡淡地說不用,按照平日的防衛即可

夏秋解釋衛錚的同黨很有實力,甚至還有個高手是夏秋完全無法匹敵的

要是防衛鬆懈下來,恐怕會出亂子

夏江微笑道,把衛錚看得死死的沒有大用,因為衛錚的用處就是讓人來救他

要是防衛的太嚴讓人都不敢來救,那夏江關著衛錚幹麼,還不如一刀砍了

夏春解釋衛錚是被定案的要犯,要不是為了誘敵,早就被處決了

32043.jpg


四姐去找秦般弱,說童路對秦般弱來說已經沒有用處了,就放了他吧

秦般弱露出冷豔的笑容,說怎麼會沒有用處呢?

四姐說童路早已被細細審問過,除了十三先生跟西市的鋪子什麼也問不出來

看來童路就只是個傳遞消息的人,知道的核心機密很有限

秦般弱說在這方面童路的確沒用了,但是在其他地方童路還是有用處的

至少只要童路還在秦般弱手上,四姐就不會輕易的離去

32044.jpg


素天樞接到衛錚被抓的消息,帶著藥王谷的人連夜兼程趕到金陵

素天樞說衛錚在從軍前就是他的徒弟,這些年來又是他的義子

對他來說,衛錚跟親生孩子沒有兩樣,倒是江左盟為了衛錚搭上這麼多人讓人痛惜

甄平說衛錚是他們的袍澤兄弟,這是他們應該做的,只是藥王谷可能會受到連累

素天樞哈哈大笑,他們藥王谷可不是吃素的,西越是煙瘴之地,叢山峻嶺無數

他素谷主進可入朝堂鳴冤,退可進雨林躲避,懸鏡司就算想封藥王谷也是有心無力

頂多是封幾條貨運幹道,但藥王谷排名琅琊富豪榜地區,他們耗的起,懸鏡司可沒那本錢

32028.jpg32045.jpg32046.jpg32047.jpg32048.jpg32049.jpg32050.jpg


梅長蘇一直在昏睡,飛流在床邊玩著他的玩具守著,一不小心把梅長蘇弄醒了

飛流看到梅長蘇睜眼大驚失色,連忙蓋上梅長蘇的眼睛讓他睡覺

梅長蘇本來還有點半夢半醒的,被飛流這樣一搞倒是睡意都跑光了

32052.jpg32053.jpg32054.jpg32055.jpg32056.jpg32057.jpg32058.jpg32059.jpg

梅長蘇讓飛流扶他坐起身,梅長蘇看了空蕩蕩的房間,問飛流人都去哪了

飛流回答他們在說事,讓你睡覺,梅長蘇奇怪是在說什麼事,飛流說老伯伯

飛流的回答太過簡略梅長蘇沒聽懂,問飛流甄平他們稱呼老伯伯什麼

飛流想了一下,說「素」,梅長蘇驚訝回問是素老谷主嗎?飛流點點頭

梅長蘇覺得不對勁又問飛流認不認識素玄?他有沒有來?飛流搖搖頭

梅長蘇感到事態緊急吩咐飛流把甄平和黎綱叫來,飛流本來堅持讓梅長蘇睡覺

但梅長蘇卻用難得嚴厲的口氣讓飛流快去,飛流這才不情不願的去叫人

32060.jpg32061.jpg32062.jpg32063.jpg32064.jpg32065.jpg32066.jpg32067.jpg

飛流闖進甄平他們開會的地方,把甄平和黎綱叫了出來

兩人瞞住了這麼大的消息,自知逃不了責罰,在梅長蘇面前正襟危坐等待梅長蘇降罪

沒想到梅長蘇卻溫言道這些天他昏昏沉沉,就算有話也沒法對他說,反而安慰他們這些天辛苦了

梅長蘇又問還有什麼事情,甄平告知童路叛變的消息,不過十三先生現在很安全不用擔心

梅長蘇感嘆當年赤燄軍英才濟濟,良將如雲,只是如今倖存的人當中有點名氣的只剩衛錚了

但是為防萬一,還是讓甄平通知廊州的舊部,不管當初官階如何,一律蟄伏不准擅動

32068.jpg32072.jpg32073.jpg32074.jpg32075.jpg32076.jpg32077.jpg32078.jpg

梅長蘇深深打量兩人,正想指示什麼,甄平跟黎綱就雙雙拜倒

甄平說他們兩個都是孤兒,自幼就長在赤燄軍中,沒有親人故舊

當年只是小小的十夫長,十多年過去了,兩人音容大改,不會再有人認出他們

只希望梅長蘇不要再這個時候將他們兩個斥離,講到最後聲音都哽咽了

梅長蘇嘆了口氣說罷了,要是將甄平他們撤離,他也不知能找誰接手,只是囑咐二人多加小心

32079.jpg32080.jpg32081.jpg32082.jpg32083.jpg


戚猛過了幾天後終於回到靖王府,列戰英劈頭就問他這幾天到底去哪了

戚猛一臉哀怨說都是那個蘇先生的人不讓他回來,不僅不讓他去衛陵報信,還把他打暈了

列戰英為了衛錚的事正煩心,說靜妃的事已經不重要了,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

戚猛奇怪,問是什麼事,列戰英說衛錚被抓住了,就備馬出門去

32051.jpg

列戰英趕到蘇宅,家丁轉告他黎綱吩咐因為梅長蘇病重,任何人都不能見

列戰英意外梅長蘇病竟然還沒好,家丁說吃了藥後一直昏睡不醒

列戰英無奈,只好請家丁等到梅長蘇清醒可以見人後務必通知他

32069.jpg


靖王雖然快馬加鞭想儘快回京,但是沿途上驛站不多,要是再趕路大家只能露宿

靖王考慮大批人馬也都累了,決定到了驛站後先休息,隔日再入京

32070.jpg32071.jpg

(靖王拉韁繩的這個轉身超帥啊!)

32084.jpg


靜妃算算日子,知道靖王也差不多快回來了

小新說等靖王回來一定要說說靜妃所受的委屈,靜妃說不過是被盤問了幾句,有什麼好訴苦的

小新說這可不能就這樣算了,聽說當初那個胡說八道的太醫已經被處死了

靜妃連問這可是真的,小新說她也是聽來的,靜妃嘆了口氣


譽王一身外出的服裝,秦般弱問譽王這可是要進宮,譽王說這要取決於靖王是否今天進京

秦般弱問譽王在衛錚這件事上真的這麼有把握?梅長蘇真的阻止不了靖王?

譽王告訴秦般弱,夏江說得對,靖王的性情從未變過

譽王在宮中埋下這條線就是為了激怒靖王,到時候梅長蘇不阻止還好,一阻止必定會火上加油


梅長蘇換了件衣服去前廳見素天樞,素天樞告訴梅長蘇有他帶來的人勢在必得

這時甄平進來報告靖王已經進了城門,梅長蘇問列戰英去了嗎,甄平說列戰英早就在城門等著

梅長蘇說就讓列戰英去報信吧,至少在入宮前有心理準備

32085.jpg32086.jpg

列戰英追上了靖王,但還來不及說出衛錚被抓,譽王就出現跟靖王套近乎

譽王講了一堆狗屁,列戰英沒辦法插話,最後直接說皇上等著靖王覆命就把靖王帶走了

江左盟的人趕緊傳遞消息給梅長蘇,說列戰英沒有找到說話的機會

說靖王一進城就被譽王攔下來,列戰英實在不好當面講出衛錚被抓的事情

所以靖王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進宮了

(其實列戰英拼死也要告訴靖王吧,反正事情不會比靖王進殿之後才知道更糟糕)

32087.jpg32088.jpg32089.jpg32090.jpg32091.jpg


靖王跟譽王一同進宮面聖,進去時夏江早已等在御前

靖王什麼都不知道只是呈上賑災的簡報,蒙摯雖然也在現場,卻苦無機會警告靖王

看看身邊的譽王跟夏江,靖王感到有些奇怪,向蒙摯投去疑惑的眼神,蒙摯只是微微搖頭

皇上看完簡報後稱讚譽王做的很好,讓他先歇息兩日,剩下的日後再跟進即可

32092.jpg32093.jpg32094.jpg32095.jpg

見靖王即將退場,夏江給譽王打個眼神,讓他抓緊時機

譽王像是閒聊一般,說靖王此行甚是成功,皇上的神色怎不太好,莫非之前在談些麻煩的事情?

皇上說快過年了,能有什麼事,這時夏江跑出來說搭腔說是啊,要過年了,能有什麼事

反而是抓到舊案逆犯可以算上過年前的好彩頭,靖王聽見逆犯二字心中一驚

譽王跟夏江一搭一唱,說哪來的逆犯,最近有出什麼逆案嗎?我怎麼不知道

夏江說譽王一定知道,只不過不是最近的案子,而是十三年前的舊案

32096.jpg32097.jpg32098.jpg

聽到是舊案,靖王已經很敏感了,夏江一說是十三年前靖王的臉色幾乎都要變了

至於十三年前哪裡還有其他舊案,當然只能是赤燄舊案

夏江說當年赤燄軍通敵叛國罪名已定,只是聚殲於梅嶺時天降大雪又起風暴

皇上明令捉拿的幾個將領中也有幾個是找不到屍首的,不知道是僥倖逃脫還是屍骨淹沒

所以懸鏡司多年來一直辛苦查訪,直到最近才找到一個逃脫的逆犯,赤羽營副將衛錚

32099.jpg32100.jpg32101.jpg32102.jpg32103.jpg

(我寫不下去了…我心疼我家靖王寶寶 電視劇我N刷過無數遍,但這段我真的沒看過第二遍…)


譽王大呼真是好事啊,竟然連十三年前的逆犯都能抓到,正可以彰顯朝廷威儀

為了震懾天下,一定要對衛錚處以重刑,夏江稱讚譽王真是反應敏捷

對於狂悖之徒教化乃是無用,只有用重點懲治才能讓天下不法之徒畏懼

提議將衛錚腰斬示眾,蒙摯看靖王的氣息越來越是急促,於是搶在靖王之前開口

蒙摯說現在接近年節,又逢國喪,實在不宜實施如此酷刑

32104.jpg32105.jpg32106.jpg

夏江說此言差矣,謀逆是不赦之罪,與國喪何干

大聲說道嚴苛以待逆賊,仁柔以待忠良,方為治國之道,還轉頭問靖王是否同意

蒙摯說夏江這連串追問是何居心,逆放如何處置皇上自有裁斷,靖王怎會有異議

蒙摯雖然暗示了靖王不要頂撞,皇上終歸還是想知道靖王的想法,叫了靖王的名字

在譽王跟夏江的期待下,靖王說「兒臣有異議」,只是靖王接下來的發言卻出乎大家的意料

「無論當年的案情如何,那畢竟都是皇室之痛、朝廷之損,應該是禍非福,

 何至於如今提起來這般津津樂道,全無半點沈鬱心腸?

 兒臣佩服夏首尊,行事一向鐵腕厲辣,但如今父皇治下又不是亂世,重典二字豈可輕提?

 至於什麼是興國之道,什麼是亡國之道,遠了說有歷代聖賢著書立言,

 近了看有父皇聖名在上,夏首尊卻單問我對不對,我怎麼敢答?」

32107.jpg32108.jpg32109.jpg32110.jpg32111.jpg32112.jpg

這段辯駁擲地有聲,卻又避重就輕,對於靖王來說是非常了不起的進步

梅長蘇這一年多來的調教多少還是有了成果,不要忘記靖王可是堅持原則毫不妥協的人

但今天在皇上面前他卻學會了顧左右而言他,以彼之茅攻彼之盾

而且還是在臨場接收到如此衝擊的消息的狀態下,他還能穩住情緒顧及全局

這才是靖王真正的智商啊啊啊啊啊啊


可惜靖王的成長不足以匹敵夏江的老奸巨猾,夏江說議事政見不同很正常

靖王不同意我的意見否定便是,何必言詞激憤,莫非是有哪句話刺痛了靖王?

夏江一句話又打死靖王,暗示皇上靖王不同意對衛錚用重典

譽王正想順著夏江的話踩靖王兩腳,夏江卻用眼神暗示譽王不要做的太過

譽王改口幫靖王講話,說靖王性情就是如此,沒有別的意思

夏江說靖王有無他意他沒看出來,但是靖王剛說的那句”無論當年案情如何”是有問題的

赤燄舊案是皇帝親定的,一絲一毫絕無差錯,莫非靖王到現在都沒有分証清楚?

32113.jpg

夏江都已經逼靖王表態了,對靖王來說他是躲也躲不掉的,他自然不不會違背本心…

「當年的事情怎麼發生的我的確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奉旨出使東海離開京城時,

 祁王還是天下景仰的賢王,林帥還是功勳卓著的忠良,赤燄軍是匡護大梁北境的雄獅

 但我回來以後,他們卻變成逆子、叛臣、罪人,死的死、亡的亡,

 除了屍首和靈牌,我甚至連屍首都沒看到一具,卻又如何讓我分證清楚?」

32114.jpg32115.jpg32116.jpg32117.jpg

靖王這番話算是徹底表明立場了,譽王很滿意,皇上很火大

夏江說原來在靖王心中,是個賢王、忠臣、雄獅就可以謀逆了嗎?

靖王怒回說是謀逆,何來證據,他看到的不過是夏江的一份案情奏報

譽王插嘴,哎呀,你只看到夏江的案情奏報,卻沒看到父皇的處置詔書嗎?

這一說讓皇上開口了,問靖王對皇上對赤燄一案的處置有何不滿

靖王說他並沒有這麼認為,只是祁王素來…救在這時皇上怒氣爆發

說現在沒有祁王,只有庶人蕭景禹,難道靖王連如何在君前奏對都沒學會?

蒙摯勸告說年節將至,請皇上息怒,以安民生

而直到這時譽王還不忘加油添醋說靖王這樣在外臣面前頂撞皇上不好

32118.jpg32119.jpg

高湛見氣氛不對,勸告皇上午膳時間快到了,切莫動氣

靜妃可說過飯前勿燥,而且這還是皇上今早曾經答應靜妃的

聽到靜妃,皇上意外的冷靜許多,說靖王該去拜見靜妃了,讓他退下

這完全不是譽王期待的結果,想說兩句卻被夏江的暗示制止

靖王離開武英殿後頭也不回,連譽王的叫喊聲都沒有答理

32120.jpg

這段的景琰真的很讓人心痛啊,想想過去的十三年,靖王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被打壓

他明明知道這是皇上最大的忌諱,但卻執著的為死去的人辯護,絲毫不考慮自己

面對皇帝的怒氣他絲毫不懼,只怕那些冤死的亡魂無人紀念哀悼

靖王是成長了,但他的底線是絕不在這件事上妥協,他的皇長兄跟摯友絕不會謀逆,如此而已

這是景琰的堅持,看起來傻,但絕不是笨,看著景琰固執的踏進夏江的陷阱

我不想掐死他,我只想給他一個擁抱,告訴他,有人懂你

這是蕭景琰身為蕭景琰最珍貴的地方,是林殊為什麼把天下壓在他身上的理由


想讓我掐死他的地方來了,靖王到芷蘿宮拜見靜妃,靜妃又給靖王做了好多食物

只是靖王還沒有從剛剛的衝擊中回神,勉強喝了幾口湯後

靖王告訴靜妃外面還有要緊事,他坐坐便得離開了,靜妃問是什麼事情

靖王不好解釋,只請靜妃放心,他自會處理,日後會跟靜妃說清楚

這時小新多話說靜妃受了那麼多罪,靖王怎麼坐坐就要走

靖王臉色變了,靜妃制止小新,小新卻滔滔不絕的講出這幾日發生的事情

32121.jpg32122.jpg


天啊,地啊,我終於寫完這集了,我都不知道這集是在虐水牛還是在虐我啊!!!!!!


P.S 這集很難受是因為我受不了譽王小人得志的嘴臉,但整體來說是好看的

       下一集的難受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