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春聽言侯這麼一說,才知道夏江已經對夏冬起了殺心,急喊了一聲師父

夏江卻嚴厲的制止了夏春,說夏春將來是要繼承懸鏡司的,切忌婦人之仁

夏江說夏冬背叛在先,按照懸鏡司的法則本來就沒有活路 (超級不要臉,凸)

夏春囁嚅道夏江答應過的…夏江截斷夏春的話說我是答應過,前提是夏冬命大活下來的話

36001.jpg

言侯痛心的說,你對待徒弟的方式就是欺瞞、利用、不能利用時就毀滅

只可惜夏冬敗在夏江的門下,卻沒能及時看清夏江的真面目

夏江強硬的說夏冬辜負師門,依附逆黨,要如何對她法外施恩?

言侯說他很清楚夏江的手段,看來這次靖王是無法救出衛錚的

夏江笑說言侯如此冷靜不就是因為無論生死,劫囚的人都跟靖王扯不上關係嗎?

言侯沒掉入夏江的言語陷阱,回說靖王本來就跟這次劫囚沒關係,夏江又要如何坐實這罪名?

夏江意氣揚揚說火雷炸響前當然不行,那火雷炸響後呢?到時將會血肉橫飛、屍橫遍野

懸鏡司周遭圍了那麼多靖王心腹帶領的巡防營官兵,他們能視而不見嗎?

只要火雷一響,夏江的人自然有辦法把巡防營的人引進來,到時鬧大了靖王也就別想撇清關係

(夏春是腦袋長洞嗎?他師父這很明顯的是在製造證據了)

36002.jpg36003.jpg36004.jpg

言侯眼神飄移,默默無語,拿起茶杯的手卻微微顫抖

夏江的自信心簡直快突破天際,猶自在那裡炫耀他天衣無縫的高明計畫

夏江問言侯靖王有沒有說過如果失敗,他將如何為自己開脫?

言侯淡淡地回答我與靖王素無往來,也不相信他會做出什麼不法之事

勸告夏江不要指望在他身上挖出什麼,別再浪費力氣了

36005.jpg36006.jpg

見無法從言語上從言侯身上套出什麼,夏江改打情緒牌

說這山中就是清爽,什麼嘈雜聲都傳不到這裡來,只可惜這麼精彩的場面他看不到了

言侯看著遠方,幽幽地說比這更精彩的場面,夏江當年不是早就看過了…

夏江一直被暗揭瘡疤腦羞,想暗示自己從來沒錯,說看在老朋友的份上勸言侯一句

當年言侯就選錯了一次立場,難道這次還想再錯一次?

「對錯只在自己心中,你認為我錯,我何嘗不是認為你錯呀?

 夏江,你可以不相信情義,但最好不要蔑視情義,否則,你終將被它所敗。」

36007.jpg36008.jpg36009.jpg36010.jpg36011.jpg

夏江聽了這番話後哈哈大笑,問言侯這些年難道只有年紀在長嗎?竟然說出這麼天真的話

夏江說被情義所敗的是言侯他們,因為他們本來握有勝局,卻又為了情義放棄了

當年是這樣,如今還是這樣,夏江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還跟言侯說教也真是絕了

言侯聽著夏江的話,忍著,嘆了口氣,一語不發的起身離開,夏江一頭霧水問言侯在幹麼

言侯好整以暇的整整衣袖,「我可以走了」,全無方才侷促緊張的神情

取代的是鄙視的語氣,「再和你多待一刻,我都受不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36012.jpg36013.jpg36014.jpg36015.jpg

夏江師徒愣住,追出去時看到言侯真的走了真心不解

夏江這時問夏春是否覺得言侯最後那句話有點古怪?

言侯說他「可以」走了,而不是準備走了、想走了,難不成他之前是不能走?

夏春奇怪言侯今天的目的不就是把夏江引開嗎?那把夏江引到這裡已經成功了,為何不能走?

夏江大呼不好,衝出道觀發現馬已經不見了,當機立斷跟夏春一起跑下山

言侯父子從道觀後面現身,豫津直呼幸好先藏起來了

不然下山時被夏江撞見,馬肯定會被搶走的,豫津哀怨說他可打不過夏江

言侯說幸好豫津機靈,現在是年節,山中人煙稀少,夏江怕是要跑到城門附近才搶得到馬

就算夏江內力深厚,跑這麼長一段距離也夠他累的,只是不知道懸鏡司府前的狀況怎樣了

36016.jpg36017.jpg


懸鏡司門前,出去搜查的府兵回來後,連追說不到人,巡防營的人也撤了該如何是好

夏江趕回懸鏡司時,看到的就是這個場面,什麼都沒有,完全沒有他預期的”精彩場面”

相反地,他的懸鏡司一片平靜,少掌史跟府兵們卻個個灰頭土臉,夏江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少掌史報告逆犯的行動跟他們預期的完全不一樣,劫囚的人雖然攻進了內院

但是攻到地牢門前就停下來,並沒有試圖衝進去,返身就往外面撤退

既然劫囚的人沒攻進地牢,火雷自然就沒點,本來想抓活口,但對方卻放出藥粉毒煙

懸鏡司的追擊被濃煙搞得什麼也看不見,只能讓人跑了,夏春大怒難道跑出去你們就不追嗎?

少掌史辯解他們追是追了,可是他們一出府門,巡防營的人就大量湧出,說要抓什麼盜匪…

36018.jpg36019.jpg36020.jpg36021.jpg

夏春不懂,靖王這麼大張旗鼓的策劃劫獄,怎麼就這樣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夏江肯定的說靖王做事不會這樣虎頭蛇尾,恍然道言侯引他出城,其實不只是為了引開他

更重要的是不能讓夏江留在現場,不然夏江很可能會看出劫囚是在故作迷津

也就是說,進攻懸鏡司不是真正目的,而是在掩飾劫囚的人的真實行動

而在懸鏡司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是在吸引懸鏡司眾人的注意力,讓他們無暇考慮太多

聽到夏江這麼一說,夏春緊張道難不成靖王已經找到關押衛錚的真正地點了?

36022.jpg36023.jpg

夏江師徒飛馬奔去大理寺,夏江一下馬就直奔大理寺監牢,可是這裡卻一片平靜

夏江瞪著大理寺監牢大門,喃喃自語自己真是太蠢了…

夏春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聽到後面傳來一個宏亮的聲音,「夏大人,多謝引路!」

轉身一看是一個白髮老者帶著一群蒙面人殺到,夏江讓夏春趕緊回去調動府兵

素天樞跟夏春交上手,夏春不敵,而夏江想進監牢,飛流卻一個飛身擋在夏江和監牢門口間

夏江出手想讓飛流閃開,卻沒預料到來劫囚的是如此高手,二人陷入纏鬥

懸鏡司在場的兩人都被纏住分身乏術,只能看著甄平帶著人衝破地牢大門

36024.jpg36025.jpg36026.jpg36027.jpg36028.jpg

夏江的武功並不算差,可是從山上飛奔回城著實消耗了他不少精力

再加上飛流可是能和大梁第一高手蒙摯過上百招的人,對付夏江綽綽有餘

夏江眼睜睜的看著衛錚被背出去氣到快吐血,可是飛流的武功高到他沒有勝算

夏春想帶人去追被夏江攔下,夏江說滿街都是巡防營官兵在抓到盜匪,你怎麼追

夏春說難道我們就這樣算了,夏江說他們的確沒料到靖王能夠成功

但是,只要靖王出手了,那就不是結局,而是開端

36029.jpg36030.jpg

書中夏江從大理寺監牢門口開始層層突進,親自打開了衛錚牢房的大門確認衛錚還在

用現代化的用語來說大概是夏江自己打開了密碼鎖、指紋鎖、紅膜掃描etc.

江左盟的人甚至不用浪費時間在開鎖的事情上就輕易的把衛錚救出來

劇中改成在大理寺門口就發現我是覺得蠻合理的,畢竟大理寺門口那麼平靜會懷疑很正常

但是劇中大理寺監牢的大門被甄平一腳踹開我實在忍不住想吐嘈啊…

大理寺的防備鬆懈是相對上的,他的確不像懸鏡司那麼戒備森嚴

可是好歹也是個暫時關押犯人的地方,這門好開到可以踹開我也是無言了

當然我也知道演戲嘛,踹開大門什麼的最帶感了,就當我是在雞蛋裡挑骨頭吧


黎綱跟列戰英趕緊去跟梅長蘇和靖王報告救出衛錚的好消息

梅長蘇第一時間就問夏江到底把衛錚轉移到哪裡?黎綱說是大理寺監牢

梅長蘇頓時了然,大理寺職責是複核刑案,沒有審訊之責,而犯人平時都關押在刑部

只有複審堪問時才會提出來,所以連梅長蘇都忽略了其實大理寺也有一座監牢

夏江這個地方真是選的不錯,因為根本不會有人想到,黎綱慶幸幸好夏江親自帶他們上門

36031.jpg36032.jpg36033.jpg

梅長蘇說言侯演得那一齣,必定會讓夏江心生疑慮,夏江不親眼看到衛錚,是絕對不會放心的

不像列戰英跟黎綱的興高采烈的,梅長蘇嚴肅的問靖王準備好了嗎?

靖王點點頭,說接下來,就是他的戰場了。列戰英不懂,問說什麼戰場 (拜託用點腦子…)

梅長蘇反問列戰英,夏江吃了那麼的一個虧,接下來他會去哪裡?

列戰英立刻就緊張了,因為夏江鐵定會去御前喊冤把事情搞大的,到時靖王該如何應對

梅長蘇冷冷的說,這件事不是夏江鬧大的,是這件事本來就很大

36034.jpg36035.jpg36036.jpg36037.jpg36038.jpg36039.jpg

靖王說他早有心理準備,皇上只要聽到有武力闖進懸鏡司跟大理寺就足以勃然大怒

可是這件事是他決定要做的,他也知道會有怎樣的後果,但他從未猶豫過

只是可能會連累梅長蘇功業難成,這點他很抱歉

梅長蘇回說現在致歉為時尚早,他們本來立於必敗之地,但現在已經救出了衛錚

而且夏江也沒有確鑿的證據,這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36040.jpg36041.jpg36042.jpg36043.jpg36044.jpg

靖王說他知道,雖然行動成功,但破綻還是很多,尤其是巡防營在外圍的配合

絕對會被夏江咬住不放,而皇上本來就很信任夏江,夏江說的會先信上幾分

更何況靖王的嫌疑本來就最重,這下子一場風暴勢必難以避免

梅長蘇告訴靖王,失寵也好,被冷落也罷,這都不是死局

夏江空口無憑,就算皇上信了,心中多少會有疑慮

36045.jpg36046.jpg36047.jpg

列戰英擔心在譽王跟夏江的挑撥下,皇上會一氣之痛下殺手

於是梅長蘇又再三交代靖王,不管夏江如何挑釁,都要一口咬定自己跟劫囚無關

至於衛錚,他會照顧,從今天開始衛錚跟靖王沒有任何關係

梅長蘇問靖王能做到嗎?雖然有很多話想問,靖王還是點點頭,說能

36048.jpg36049.jpg36050.jpg

靖王雖對將面對的事情有堅定的心志,卻想不通夏江為什麼要把衛錚轉移到大理寺

懸鏡司的防守森嚴,除非舉兵造反,不然根本就沒可能攻進去救人,夏江為何非要如此折騰?

梅長蘇告訴靖王,因為夏江的目的並不是衛錚,而是要引靖王出手

夏江知道靖王不會袖手旁觀,但他不確定靖王會為衛錚犧牲到什麼程度

其實夏江要是一味死守,梅長蘇反倒無計可施,但是一旦夏江的目的複雜起來

就算在微妙的布局,梅長蘇都能找出破綻,梅長蘇怕得反而是夏江不設這個局

36051.jpg36052.jpg36053.jpg36054.jpg36055.jpg

梅長蘇警告靖王,靖王的心志他有信心,但此事多少會牽涉到靜妃,希望靖王到時候不要動搖

靖王說他早已與靜妃就此事深談過,靜妃的堅定猶在他之上請梅長蘇不用擔心

梅長蘇該交待的交待完這下放心了,但是最後說了一句「還有…」卻沒把話說完

靖王追問還有什麼事情,梅長蘇卻說沒有什麼,以後再說就輕輕帶過

36056.jpg36057.jpg36058.jpg36059.jpg

梅長蘇這條計策沒有言侯還真的很麻煩,言侯在劫囚這檔事上簡直是最佳男助演

他不能讓夏江看出真正的計畫,所以演出被說中的樣子,露出可以讓夏江捕捉到的慌張

夏江對自己的計畫胸有成竹,滔滔不絕自己的絕妙大計,享受戳破對方計策的快感

夏江的自大被充分滿足,才在山上待這麼久,之後那句「我可以走了」又成功挑起夏江的疑心

一刷還會為言侯緊張,二刷以後看這段實在很帶感,因為夏江簡直分分秒秒在打臉自己

看言侯整個將夏江玩弄在手掌心實在是太爽了


譽王進宮呈上一塊奇石,上面有天然的「梁聖」二字,朝臣皆稱這乃是祥瑞之兆

譽王更是滿口歌功頌德,說祥瑞已出,可知天命,不如順應天意入魯封禪

封禪自古以來就是聖典,哪能隨便就做,譽王的馬屁拍得太過,一時之間連群臣都不敢接話

不管如何,皇上龍心大悅,命譽王好生安放這塊奇石,然後就讓群臣散場了

朝臣們剛離開,太監就傳報夏江求見,皇上心情正好呢,傳令讓夏江進來

夏江步履匆忙入殿,皇上看到夏江鬢髮散亂一臉狼狽,問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夏江跪下說他是來請罪的,因為今日懸鏡司大理寺相繼遇襲,逆犯衛錚已被人劫走

36060.jpg

聽到這個消息,譽王比皇上還激動,因為他多少是知道夏江的計畫的

衛錚被人劫走是他們沒預想過的情況,連忙問夏江是真的被劫走,還是試圖劫囚未果?

夏江痛心疾首說真的被劫走了,皇上大怒,說天子腳下竟有人劫持逆犯,這不是要造反嗎?

皇上問到底是誰如此猖狂,夏江說他沒有證據,雖然心裡有數但尚未拿到實證不敢妄言

皇上氣極說你有話就說,夏江悲憤道自從衛錚被抓獲後,有誰幫他辯護皇上也知道

而且這次劫囚,巡防營官兵本來佈滿街頭巷尾,可是巡防營不但沒援手,還從中搗亂

阻攔懸鏡司府兵,這才導致懸鏡司無力追擊,放跑逆犯

36061.jpg36062.jpg

譽王偷補刀說靖王平常是有些不懂事,但不會這麼大膽吧,劫持人犯可是大罪

更何況這個衛錚還是赤燄逆犯呢,靖王這麼會這樣做,難不成是瘋了不成

譽王一口一個靖王,已經認定是靖王,還提到赤燄案,皇上氣瘋了讓高湛軒靖王進宮

譽王一邊安撫皇上,一邊卻悄悄的給殿上太監一個眼神,那太監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只見太監去了皇后那裡傳話,說是時候到了,皇后的侍女說知道了

36063.jpg

靖王步履堅定的踏進武英殿,一臉平靜的向皇上請安

皇上看著靖王,抓起案上的香爐就要丟過去,卻在最後關頭停下

皇上大罵靖王真是個逆子,到了這個關頭還毫無悔過之心

譽王幫腔說教訓靖王事小,傷了龍體事大,讓皇上寬心,轉過身去卻讓靖王快點請罪

靖王說他初來乍到,不知罪名為何,不敢擅領,請皇上明訓降罪

皇上看靖王如此冷靜,說我就給你個分辨的機會,今日衛錚被劫的事情,你要怎麼解釋

36064.jpg36074.jpg

靖王驚訝的轉頭看了夏江一眼,回問皇上衛錚被劫了嗎?

夏江臉色陰沉,說殿下不是要說你不知道吧?靖王一臉這個大叔你還好嗎的樣子又看了夏江

靖王說懸鏡司直屬御前又不歸我管,懸鏡司出包怎麼找我要解釋

皇上說這件事難道不是你找人做的?

靖王喊冤說這麼大的罪名他不敢領,到底誰是首告,他要求對質

36075.jpg36076.jpg36077.jpg

皇上給了夏江默許,夏江得到許可後,小人得志的嘴臉又出來了

夏江說靖王能夠撇的如此乾淨,實在是佩服,可是事實俱在無法辯駁

問靖王這幾日巡防營在懸鏡司門前佈下重兵可有此事?

靖王回說他並非只在懸鏡司週邊佈下重兵,在京城中個個重要的節點皆有佈置

而這是為了緝捕太行巨盜,這件事皇上也知道

夏江說好一個緝捕巨盜,請問捕了這些天,捕到了沒有?

靖王說關於此事,他反而要問問夏江,他入宮前得報,今天本來已經有了盜匪的行蹤

可是在追捕時,卻被懸鏡司的府兵沖散,導致功虧一簣,他還想找夏江討個解釋呢

36079.jpg36080.jpg36081.jpg

夏江說靖王這是惡人先告狀,以為這樣左拉右扯就可以混淆視聽嗎!

靖王說到底是誰先告的狀不是很明顯嗎?夏江真是有自知之明啊

夏江一時語塞,皇上說我是叫你們對質,不是叫你們爭吵,讓靖王如實回答問題

靖王說今日懸鏡司跟巡防營嫡卻因為緝捕盜匪有過衝突,但並沒有任何逆犯牽涉其中

而巡防營的官兵也從未踏入懸鏡司一步,他不懂夏江這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夏江是說巡防營在大街上搶了懸鏡司的犯人嗎?

36082.jpg

(喔~口齒伶俐的靖王殿下~~~~~)

36083.jpg

夏江急忙解釋跟巡防營的衝突發生在街巷之中,那時暴徒已經闖出懸鏡司

懸鏡司是在追捕的過程中被巡防營沖散,以至於…

夏江話還沒講完就被靖王打斷,靖王說你那懸鏡司是說闖就闖的地方嗎?

懸鏡司的戰力多少皇上是很清楚的,而靖王手下有多少人可以調動皇上也是很清楚的

就算今天真有一群暴徒闖入懸鏡司,那又如何證明那群暴徒就是他的人

夏江激動的說這京城中還有第二個人有心有力做這樣的事情嗎?

靖王又翻了個大白眼,「原來夏首尊無憑無據,只是在誅心而已」

36084.jpg36085.jpg36086.jpg36087.jpg

(靖王殿下實力白眼)

36088.jpg 

(這才是靖王真正的智商啊啊啊啊啊啊)

靖王說那這樣我就幫你一個忙,隨即請求召見兵部尚書,皇上問召他幹麼

靖王說靖王府府兵跟巡防營官兵皆有造冊,他們有沒有擅自外出,有沒有帶傷

有沒有力量闖入懸鏡司,這些只要肯查,總會查出些痕跡的

夏江冷笑,靖王要是做了這些事情,怎麼會用在冊的兵丁

靖王如今已是七珠親王,要暗中培植人手並不是困難的事情

巡防營只是在外圍幫忙,攻入懸鏡司的人怕是很難查出真正的身份

雙方各執一詞,皇上無法定論,告訴靖王給他最後一次機會說出真相

36089.jpg36090.jpg

皇后帶著大批人馬到了芷蘿宮,一來就吩咐眾人進去搜

靜妃慌張的說不知道我又做錯了什麼,請皇后明示

皇后的宮女直奔靜妃臥房內室,搜出了宸妃的牌位

36091.jpg36092.jpg

(靜妃娘娘太假囉,就從來沒看過妳那麼慌張的樣子)

靖王問皇上也相信這件事是他暗中培植人手做的嗎?

如果是其他地方也就算了,可是懸鏡司是什麼樣的地方,皇上想必最清楚

他到底得培植多少人力才能衝出懸鏡司的重圍劫出囚犯?

還問譽王,做了那麼多年七珠親王,是否真能培植出不在府也不在冊

絲毫追查不出半點痕跡,卻又可以攻破懸鏡司的暗中力量?

36093.jpg36094.jpg36095.jpg36096.jpg

譽王火大說現在在審你,不要牽扯到我身上,可是皇上卻同意了靖王的觀點

皇上說要攻破懸鏡司的地牢起碼要好幾百人,靖王府不可能養了這麼多人卻一點痕跡都沒有

夏江說攻入懸鏡司的力量十分凶悍,只有三十多人

靖王冷笑說你的懸鏡司高手如雲,地牢又機關重重有進無出,全天下誰不知道

區區三十多人就把逆犯從地牢中搶出?夏江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這麼點人手,怕是只能看一看懸鏡司地牢的大門口

36097.jpg

皇上問夏江,那懸鏡司地牢到底怎麼被攻破的?夏江支支吾吾的說出人是在大理寺被劫走的

皇上一聽就奇怪了,怎麼又把大理寺扯進來了?

夏江說他進來時說過懸鏡司跟大理寺相繼遇襲,當時人犯已轉移到大理寺關押

所以實際上人犯是在大理寺被劫走的,皇上聽到夏江理由這麼多漸漸的不耐煩了

靖王火上加油說這麼重要的人犯不關在懸鏡司,卻關在防備鬆懈的大理寺

夏江這到底是想讓人來搶,還是不想讓人來搶?夏江真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

36098.jpg36099.jpg

夏江正想申辯,太監傳報皇后有急事奏報,皇上正心煩,說皇后能有什麼急事,讓她先等著

譽王親手策劃了這齣好戲,當然不能隨便放過,勸說皇后素來穩重,會如此想必真有急事

夏江幫腔說靖王死不承認想來一時半會解決不了,不如先聽聽皇后有什麼急事,皇上被夏江說服

皇后派來的太監通報靜妃在芷蘿宮行悖逆之事,被皇后當場抓獲,但因為是皇上愛妃不敢擅處

靖王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並不意外,但聽到皇后果然對母親情緒多少有點波動

皇上聽到素來恬淡的靜妃緊跟著兒子也作亂後,背叛感特別強烈,怒氣值瞬間破表

走向靖王說這樣讓朕如何善待你們,緊接著踢倒從拜見皇上後就沒站起來過的靖王

然後不住的喊著「狼心狗肺、狼心狗肺」,對著靖王踢了一腳又一腳,譽王偷笑

皇上落下狠話說他先去料理靜妃,之後再回來處置靖王,怒氣沖沖的走了

36100.jpg36101.jpg36102.jpg

(這姿勢真是太我見猶憐了)

36103.jpg36104.jpg

(來人啊,家暴啦~)


豫津依約帶紀王去宮羽那裡,眾人交流樂曲心得好不快活

宮羽去張羅食物的時候,紀王說這裡實在太簡陋,讓豫津送幾個人過來照料宮羽的生活

宮羽上來後說不用紀王費心了,她並不覺得委屈,反倒覺得此處清靜,挺不錯的

紀王堅持說你不願住到我府上,好歹也換個地方,這裡簡陋,味道又不好,不適合姑娘家居住

宮羽聽了笑道,王爺應該是覺得悶了,我給王爺開窗透透氣吧

36065.jpg

(宮羽吹的正是宗主第一集出場吹的那首啊,宮羽果然是迷妹無誤)

36067.jpg 

宮羽站起身去開窗,窗戶才開了一角便驚呼一聲,豫津連忙上去查看

豫津看了看外面,用可以聽得很清楚的耳語說「這不是冬姐嗎?」

紀王的注意力被吸引了,也跑去窗戶旁邊湊熱鬧,看到夏冬帶著幾個手下跟一個滿臉是血的衛錚

豫津說冬姐又在緝拿犯人嗎?可是今天可是初五啊,冬姐這麼快就從孤山下來啦

紀王猶自在觀察夏冬那群人,只見夏冬焦急的問馬車來了沒,又交待別讓衛錚死了

過沒多久,馬車來了,夏冬讓那衛錚上了馬車後,一群人護衛著馬車離開

豫津說懸鏡司緝拿犯人沒什麼好看的,紀王感嘆抓個犯人也如此鬼祟,懸鏡司真是越來越邪門了

36066.jpg

(冬姐妳好帥!)

36068.jpg36069.jpg36070.jpg36071.jpg36072.jpg36073.jpg


P.S 這篇其實星期五就寫好勒…只是趕著出遠門沒時間收尾所以現在才發

, , ,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黃小芳
  • 版主辛苦了!期待妳對37集的分析,寫的真棒
  • khcat
  • 哎呀呀36集怎麼好精彩的感覺....
  • 因為真的很精彩!

    circler 於 2015/12/14 19:20 回覆

  • hwd0958
  • 從這一段梅長蘇開始啟動瓦解懸鏡司跟皇帝之間關係的策略看,真的超爽的,充分展現出一位謀士該有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