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離開後,譽王實在按捺不住得意的心情,跑去跟靖王耀武揚威

譽王在靖王身邊低語,這麼多年沒打交道,還真不知道你口才那麼好

不過現在靜妃也出事了,希望靜妃的口才跟你一樣好

能把靜妃自己做下的那些事情統統推託掉,靖王聽了眼神完全沒有動搖

37001.jpg

(他媽比他還威一百倍,傻傻的)

皇上怒氣沖沖的到了芷蘿宮後,就看見靜妃以下的指蘿宮人跪成一片

而靜妃依舊沈靜的跪著,面前丟著的是宸妃的牌位,皇上進到內室一看滿地狼藉

立刻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上次他拜託靜妃幫宸妃立的牌位被皇后搜了出來

皇上這下尷尬了,事情的源頭原來是自己,所以抱怨起皇后總管後宮怎麼這麼多事

皇后聽了覺得這話風不對啊,赤燄案明明是皇上最大的逆鱗,怎麼皇上沒發怒反而責怪起她?

37002.jpg37003.jpg37004.jpg

只是箭已上弦,皇后硬著頭皮也要上,思索了一下後還是決定照著原本的劇本走

皇后說後宮多事是自己無能,但靜妃為宸妃私設靈位罪大惡極

皇上聽了只是淡淡地問靜妃說了什麼,皇后回答靜妃自知有罪無言申辯

皇后想暗示靜妃是百口莫辯,皇上卻知道靜妃這是在保護皇上的隱私,怎麼可能還去責怪靜妃

當年冷血無情,要是被人知道他指示靜妃幫宸妃設牌位,要是被人解讀成皇上後悔了怎麼辦

皇上愛面子愛得要死,絕對不可能承認他自己當年做錯,又想求心安才這樣私下運作

皇上沒順著皇后的話追究靜妃,話鋒一轉卻問起皇后遠在正陽宮怎會知道靜妃閉門密祭?

37005.jpg37006.jpg37007.jpg

皇后愣住,說是靜妃身邊的宮女憤於靜妃悖逆的罪行這才來舉報

皇上先是笑笑的說是哪個宮女啊,結果轉瞬間臉色大變大吼一聲全部的人都嚇傻

皇后惶恐,小新更是在地上抖個不停,皇上說以奴告主是大逆,下令把密報的小新拖下去杖殺

小新驚慌的大喊著皇后想讓皇后伸出援手,但皇后現在不懂皇上在演哪齣哪有心情管她

結果卻是靜妃開口讓宮人等等,靜妃說小新是她的宮女,請皇上交給她發落

皇上嚴肅的說這等背主之人,處置時心不能太軟,但還是順著靜妃的意思沒當場處置小新

37008.jpg37009.jpg

皇后太無言了,連首告人都交給了靜妃發落,那是要追究個屁

皇后跪下說後宮歸她管理,靜妃私祭逆犯的罪名確鑿無疑,身為六宮之首她不能姑息

如果皇上對待嬪妃還有其他規矩,請皇上明旨詔示,不然她只能依律處置

皇后是想擠兌皇上,卻忘記宮中的鐵則其實是皇上是大爺、皇上爽就好

皇上抓住皇后的話頭,說這種小事你就要明旨,是想讓天下人知道後宮不寧嗎?

皇后要以懿德風範作為表率,後宮要以平安和順為原則,難道皇后連這都不懂?

37010.jpg37011.jpg

皇后不肯放棄,說皇上認為這是小事,她卻不敢這麼覺得

靜妃在宮中私設宸妃牌位祭祀罪人,分明是在蔑視皇上,居心叵測

今天的事情,一定要重責,皇后說得這麼明白,皇上只能無奈的問靜妃可知罪

靜妃說她知罪,她惑於故舊之情暗中追思,雖然沒有異心,但的確不合宮中規矩,請皇上賜罪

靜妃知道皇上處置她與否都很難做,主動提出一個不輕不重的罪名給皇上一個台階下

皇上接收到靜妃的暗示,拍桌而起說皇后說妳是大逆,妳卻說只是惑於故舊之情

這是哪門子的知罪,明明是不知!下令讓靜妃禁閉在芷蘿宮思過,沒有旨意不得離宮半步

什麼時候想清楚了,就什麼時候再回報給他,說完不想給皇后辯解的機會起步離開

37012.jpg37013.jpg37014.jpg

皇后當然不甘心啊,抓到這麼大的把柄怎麼結果卻如此不痛不癢

硬是叫住已經準備離開的皇上,說靜妃此等大罪怎能輕放

皇上回問我都處置了妳還想怎樣,是要找條白綾直接勒死嗎?皇上反應激烈,皇后無言以對

皇上一句話堵住皇后的嘴巴,臨走前交待靜妃這裡亂七八糟的,妳看著"收拾",靜妃說她明白

皇上走出去前,說皇后辛苦了,他最近瑣事繁多,讓皇后學著為他分憂

皇上這句不輕不重的話真是恩威並重,但話裡的意思很清楚,不要再找靜妃麻煩

皇上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無語問蒼天的皇后,這麼大的罪名,怎麼就這樣船過水無痕?

37015.jpg37016.jpg37017.jpg37018.jpg37019.jpg37020.jpg

皇上都號稱"處置"過,也撂下了狠話,皇后當然也只能恨恨的退場

眾人散去之後,靜妃平靜柔順的面容退去,冷然嚴厲的眼神直直射向小新

事情的走向小新也很意外,看到靜妃不同以往的冰冷,小新只能趴在地上默默哀泣

37021.jpg

皇后看似很不會看臉色,但你要說她知道皇上不爽嗎?其實她知道

只是她實在是不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才一步又一步的想逼皇上表態

畢竟皇后做夢也想不到設牌位是皇上的要求,這明明是皇上最大的逆鱗啊

皇后沒忍下來是很正常的反應,因為這罪名實在太大,是皇上的反應太反常


皇上匆匆離開芷蘿宮,高湛小心翼翼的問是要回武英殿嗎?

想到武英殿上發生的事,皇上沒有回答卻反問高湛不覺得今天的事情太巧了嗎?

他正在武英殿上審問靖王,後宮裡的皇后就向靜妃出手了

高湛天真的說您是說靜妃母子今日命裡犯沖嗎?皇上瞪了高湛一眼,說呸呸呸

皇上氣呼呼的說你這糊塗東西,說了你也不懂

37022.jpg37023.jpg

(高湛就是太懂了才裝死)

有別於離開武英殿時怒髮衝冠的樣子,皇上回來時卻意外的平靜,不見剛才撂狠話的狠勁

這完全不是譽王預期的場面,譽王跟夏江偷偷交換了眼神,譽王像閒談似的問皇后那邊的急事…

皇上淡淡地說,只是後宮婦人大驚小怪,沒什麼大事,讓二人接著對質,譽王跟夏江傻眼

皇上沒打算討論靜妃的事情,問說剛剛講到哪了,夏江還處在愣住的狀態

於是是靖王第一時間回答講到大理寺了,皇上說對,那你們接著說,還讓靖王站起來

37024.jpg 

夏江跟譽王本打算藉著皇上的怒火讓靖王沒有說話的機會

但皇上意外的脫稿演出讓二人忍不住想看自己是不是拿錯了劇本,一時之間卡殼演不下去

靖王卻是不卑不亢,說剛剛對質到自己申辯無力闖進懸鏡司,夏江就改口說逆犯在大理寺被劫走

靖王這麼一說像是在暗指夏江為了構陷他才改證詞,夏江當然不能忍,說他沒有改口…

靖王截斷夏江的話,說好吧,就算如此,難道夏江的意思是說巡防營也在大理寺外阻撓懸鏡司?

靖王說在懸鏡司門外,巡防營跟懸鏡司府兵的確有過衝突,這是事實

他承認在這點上他有管教下屬不嚴的責任,但是在大理寺外巡防營卻未跟懸鏡司接觸過

難道即使如此,夏江還要把丟失逆犯的罪名栽到他的頭上嗎?

37025.jpg37026.jpg37027.jpg

在大理寺這件事上夏江真是沒法解釋,因為一開始他就居心不良

他不能說他把衛錚轉移到大理寺是為了引誘靖王來劫獄

靖王想不想劫是一回事,但皇上要是問起你為什麼想讓靖王劫,他是要怎麼說

而且他說巡防營搗亂,但是真正被劫的大理寺外又沒有巡防營,他憑甚麼指控靖王?

夏江以為把衛錚移到大理寺是絕妙好棋,靖王不僅劫獄失敗,還會發現其實都是一場空

夏江真是睡覺都會笑醒,哪知道現在卻被靖王抓著這點追打不放


夏江被靖王問的啞口無言,譽王出口替夏江緩頰,皇上冷眼看著譽王維護夏江

譽王說夏江進來時他就在了,夏江並沒有說什麼,只說了巡防營阻礙懸鏡司追捕逆犯

懷疑靖王是幕後操控者的是皇上,跟夏江沒有關係,靖王要是問心無愧,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譽王這番話暗指靖王心裡有鬼,靖王聽了沒有強力辯解自己的清白

反問譽王有在現場嗎?可是衛錚一案的主審人?譽王牙都快咬碎了只能說都不是

「既然譽王兄一不是目擊者,二不是主審人,應與此事無干,

 父皇在此,譽王兄為何如此著急替夏首尊開脫呢?」皇上聽了都冷笑了

37028.jpg

(不作死就不會死,譽王你還是閉嘴吧…)

37029.jpg37030.jpg37031.jpg37032.jpg

靖王這段話白話的說就是「關你屁事」,而且很重要的是暗示譽王跟夏江有勾結

因為皇后找靜妃下手,皇上已經在懷疑譽王跟此事的關聯了,譽王這一開口等於坐實皇上的猜測

說來好笑,揭露靜妃本來是譽王給靖王的最後一根稻草,哪知道快被壓死的不是靖王而是他

譽王想用靜妃煽動皇上的怒氣讓靖王有口無處說,劫獄的事情自然板上釘釘

可是這招不僅沒弄死靖王反而讓皇上懷疑靖王也許是被譽王陷害的也是很諷刺


譽王被靖王這一頓搶白也搞得很是尷尬,豁出去說自己只是講句公道話

靖王這樣逮著他不放,根本就是心裡有鬼,自己身為皇兄,靖王卻這樣說話

這個無法無天的脾氣,靖王想必跟劫囚脫不了關係,更何況衛錚是赤羽營副將

赤羽主將林殊跟靖王感情好的像親兄弟誰不知道,滿京城中誰還能為了衛錚搞出這麼大動靜

37033.jpg

被譽王這麼一鬧夏江總算是回魂了,夏江說他知道沒有實證,只是皇上讓他說他只好說了

這麼大的罪名,靖王自然是會極力分辯,但是這樣吵下去是不會有結果的

譽王大力同意夏江的說法,請皇上一定要下令徹查讓某些人不能有推托之詞

譽王話這麼多夏江其實也很尷尬,趕緊接過話說人是懸鏡司丟的,懸鏡司責無旁貸

只是這件事牽涉到皇族親貴,想跟皇上討個旨意,以免在審案時被阻撓

37034.jpg

皇上說衛錚一案本來就是你主審,那這個案子就交給你來查,務必要查個水落石出

但是靖王府今日沒有出府的人就不要查了,而且要提審靖王手下也要事先通知,以免發生衝突

皇上同時也警告靖王他的嫌疑最重,要是夏江有明確的理由提審,他不得阻攔

皇上雖然給了靖王警告,但整體來說還是偏袒靖王的,譽王臉色陰沉的跟什麼一樣

37035.jpg37036.jpg

夏江說他現在就有個想要提審的人,請皇上容他現在就告退

因為對方心思機巧,總能料敵以先,要是去遲一步,怕是會抓不到人

皇上聽到夏江如此煞有其事,笑問到底是何方神聖,夏江回說是江左盟宗主梅長蘇

37037.jpg


37038.jpg

夏江問皇上是否還記得梅長蘇,皇上想了想說記得,他曾命梅長蘇職掌霓凰招親的文試

皇上還說這人的確是才華橫溢,要不是梅長蘇的身體不好,皇上都想重用他了

皇上說難不成夏江這是在說梅長蘇在京城養病的期間跟靖王走的過近嗎?

夏江說他回京不久不敢斷言,但梅長蘇是誰的人,大家心知肚明

靖王冷笑,這要看是怎麼算,自從梅長蘇受到皇上賞識後,京城中想與他結交的如過江之鯽

霓凰對梅長蘇推崇備至,夏冬跟夏春去蘇宅做過客,蘇宅是蒙摯推薦的

譽王去蘇宅的次數更是比他多了好幾倍,禮物送的最勤的是獻王跟譽王

反觀自己到現在沒有一件像樣的禮物送去過,怎麼算到現在梅長蘇反而是他的人了?

37044.jpg37046.jpg37047.jpg37048.jpg

夏江得意了,既然梅長蘇不是靖王的人,那提審他靖王一定不會介意了

皇上問說既然梅長蘇跟靖王沒有走得很近,那何必提審他?

夏江說襲擊懸鏡司的暴徒各各武功高強,京城中能組織起這麼多高手的只有江左盟宗主

靖王怒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江湖上能人異士極多,豈是江左盟能囊括的

要是懸鏡司都這樣憑感覺辦案,就不怕天下人恥笑嗎?

夏江說只是提審一下,靖王何必那麼激動,梅長蘇好說是皇上的客卿呢,他能對梅長蘇怎樣?

只要梅長蘇知無不言,證明了清白,夏江可以保證梅長蘇離開時毫髮無損

37048.jpg37049.jpg37050.jpg37051.jpg

靖王轉向皇上,說梅長蘇身體不好人盡皆知,而他又是個名滿天下的才子

朝廷為顯示重才之心應該要禮敬名士,這樣無緣無故欺凌名士,傳出去會敗壞朝廷名聲

而且懸鏡司直屬御前,一向奉旨辦案,一旦有所差池,遭人非議的不是夏江而是皇上本人

譽王插話說靖王這未免太危言聳聽,梅長蘇再是個名士也不過就是個臣民,有什麼碰不得

照靖王的說法,譽王跟梅長蘇還比較熟呢,他都不介意了,靖王介意什麼

而且皇上都信的過夏江了,難道靖王信不過?說穿了不過就是問問話,那麼激動難道是心虛?

現在不要說是皇上,連他都開始懷疑靖王跟梅長蘇有勾結了

37052.jpg37053.jpg37054.jpg37055.jpg

皇上指示夏江全權處理,夏江要求的,他准了,就照夏江的意思去辦

靖王還想挽回,但才剛開口就被皇上打斷,皇上要靖王認清處境

現在嫌疑最大的就是他,不管怎麼說巡防營都已經被拖進來了,不查一下怎麼還靖王清白

皇上傳旨巡防營暫交兵部接管,靖王回府靜思,未得旨不得入宮,靖王只能閉口不語

37056.jpg


蘇宅中,甄平問飛流整天不是摘花就是採花的,一定是藺晨教得吧

飛流沒理會甄平,將插好的花交給穿戴整齊走出來的梅長蘇,梅長蘇說給我的?蘇哥哥喜歡!

飛流得意的對著甄平哼了一聲,走出去時還示威似的撞了甄平

甄平無奈的笑了笑,梅長蘇拿著花瓶問這花擺在哪好看

但甄平看見了梅長蘇另一隻手手上拿著藥瓶,頓時變了臉色

37039.jpg37040.jpg37041.jpg37042.jpg37043.jpg

梅長蘇早猜到夏江會對自己下手,卻氣定神閒的在夏江來之前交待該注意的事情

首先是夏江來時一定要把飛流帶走,然後不得抵抗,黎綱甄平不情不願的答應了

梅長蘇一邊吞下藥丸,一邊交待一定要好好照顧飛流插的那瓶花

要是找了一片葉子,他一定會唯他們是問,甄平黎綱臉色哀戚

37057.jpg37061.jpg37058.jpg37059.jpg37060.jpg37061.jpg


夏江帶著大批府兵直奔蘇宅,懸鏡司府兵悲壯的破門而入

卻沒料想到梅長蘇直挺挺地站在庭院裡等候像是早有準備,眾人看到反而無所適從

府兵們勇往直前的氣勢被梅長蘇的氣場沖散,只是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知道該不該上去拿人

梅長蘇沒被懸鏡司的陣仗鎮住,眼神毫不游移堅定的向門口走去

府兵們不自覺的給梅長蘇讓路,一時間還真不知道到底是拿人還是在恭迎梅長蘇的大駕

看到梅長蘇絲毫不懼懸鏡司的威勢,夏江拿人前的得意頓時煙消雲散

37062.jpg37063.jpg37064.jpg37065.jpg37066.jpg37067.jpg

梅長蘇被帶到懸鏡司,默默的自己走向地牢,盡顯江湖第一大幫宗主的風範

夏江交待多給梅長蘇加兩條被子,不要還沒提審就先凍死了

夏春問夏江不先審問梅長蘇嗎?夏江說先關他兩天,讓他嚐嚐滋味

37083.jpg37084.jpg37085.jpg37086.jpg37087.jpg


靖王回府後緊張的來回踱步,列戰英從外面回來時,靖王急忙問外面情形如何

列戰英報告夏江親自去蘇宅把梅長蘇帶走了,靖王意外,問蘇宅的人都沒有抵抗嗎?

列戰英說沒有,或許是梅長蘇交待過,靖王這才了解進宮前梅長蘇那欲言又止的意思

梅長蘇早就料到夏江會對自己下手,只是把話咽了下去

列戰英現在對梅長蘇心悅誠服,真心擔心夏江手段毒辣,梅長蘇身體弱撐不下去

37088.jpg37089.jpg37090.jpg37091.jpg

靖王想了想,說他必須去懸鏡司,列戰英連忙擋下

皇上已經下令讓靖王禁足府中,靖王現在出去就是抗旨

靖王激動的說劫囚是他堅持要做的,豈能讓梅長蘇代他受過?

列戰英勸靖王一定要忍耐,這是梅長蘇之前再三叮囑過的,怕得就是靖王沈不住氣

他相信以梅長蘇的智計可以應付夏江,靖王搖搖頭說他擔心的不是這個…

列戰英說他明白,可是梅長蘇現在要是站在這裡,會同意靖王輕舉妄動嗎?

聽到列戰英把梅長蘇都搬出來了,靖王又能說什麼,有再多的想法也只能吞下去

37092.jpg37093.jpg37094.jpg37095.jpg37096.jpg

(列戰英使出大絕!)

37097.jpg37098.jpg37099.jpg37100.jpg37101.jpg

其實我覺得赤血長殷跟這段很不搭…

赤血長殷的歌詞是講的是林殊即使身為梅長蘇豪氣仍在,是在總結林殊的人生

可是這段只是雪冤時的小小過程,和赤血長殷的主旨風馬牛不相及

跟夏江對峙雖然悲壯,但跟林殊想重回戰場的豪情是不一樣的

放這首歌還不如放無人聲的配樂更有fu勒


靜妃讓跪在面前的小新站起來說話,小新默默站起卻是滿臉不服

靜妃說妳一定很奇怪私設宸妃牌位這樣的大罪皇上怎麼會輕饒吧?

皇后也有同樣的疑問,只是她肯定猜不出來的,但聰慧如妳想必已經明白了吧

小新憤憤的說是皇上命妳… (所以皇后到底懂了沒啊…剛剛不懂現在也該懂了不然比小新還笨)

靜妃說沒錯,皇上最近少眠多夢、神思不寧,還偶有幻覺,懷疑宮中殘留有宸妃之怨

所以才命自己私設靈位以安撫宸妃的怨靈,巧的是設了靈位後皇上夜間也睡得安穩多了

小新驚呼原來是靜妃的藥草!靜妃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淡淡地說妳還有心思管我?

37068.jpg37069.jpg37070.jpg37071.jpg

小新默默的低下頭,倔強的問靜妃打算如何處置她

靜妃說兩條路,一條是送去慎刑司蓋著白布抬出宮,一條是我放了妳讓妳自己走出去!

小新竟然還敢冷笑超級不怕死,說不同的路自然有不同的條件

但是她不懂的是靜妃怎麼會突然懷疑她,給她設這個圈套,她自認一切做的天衣無縫

靜妃說只要有所行動,自然就會有破綻 (這點跟梅長蘇的思路一模一樣)

37072.jpg37073.jpg

小新不死心的追問她到底哪裡做的不對 (蠢到不知道自己錯在哪)

靜妃說上次小新出宮求救,回來向靖王哭訴時,她就已經知道小新是她身邊的耳目

小新說她有哪句話說錯嗎,她的一切行動都順理成章

就算整件事情是個局,她也只是其中被利用和誤導的人

譽王、小金,甚至是惠妃娘娘才是靜妃應該懷疑的對象

靜妃微笑,小新自己已經說出事情的關鍵了,難道都沒發現嗎?小新囧囧囧

37074.jpg

靜妃說正如小新說的,這整件事情就是個局,是為了挑撥梅長蘇和靖王才設的

但在這個局中,不管過程如何發展、設有多少鋪墊,最終的關鍵,卻是小新對靖王的哭訴

如果小新只是被利用的無辜之人,那這最後一步對方要如何把控?

對方用盡心思設了這個局,甚至還讓皇后冒著被責罰的危險才設了這個局

卻讓事情的關鍵落在他們無法控制的小宮女身上,這有可能嗎?

如果小新忘了說呢?如果小新被靜妃制止了呢?如果小新沒有完整的轉述呢?

變因太多了,而一切的關鍵都在小新身上,那既然小新是關鍵,就必定是對方的人

37075.jpg37076.jpg37077.jpg37078.jpg37079.jpg

(譽王不僅有豬一般的隊友,還有神一般的對手…兩個,不輸也太沒天理了)

靜妃分析的如此透徹,小新無言以對,既然靜妃都知道了,自己為什麼還有第二條路

靜妃深深地看了小新一眼,說她不喜歡殺人,既然小新沒有威脅了,為何非得要小新死

小新不知道在委屈什麼,皺著眉頭說即使如此,妳仍然有條件 (有條件給妳就該偷笑了= =)

小新好像以為自己有籌碼,還很跩的問靜妃條件是什麼,靜妃激動的說我要妳招供!

靜妃說關於這件事的所有細節、布局、目的,需要小新一五一十的講出來

小新說事情已過,靜妃為什麼非得要聽這些 (廢話,她兒子需要真相啊)

靜妃說,不是我要聽,是靖王要聽,他必須聽!

37080.jpg37081.jpg37082.jpg 

書中沒有誤會梗,所以小新直接被拖出去杖殺戲份沒那麼多

雖說這段顯示出靜妃娘娘智商多強大,心細如髮還以彼之茅攻彼之盾

不僅讓皇后無功而返,還藉此清理掉身邊的眼線,但如果可以這段不要有更好

因為這個局根本沒有高明到需要靜妃來戳破的程度…

試想靖王因為靜妃被為難就不分青紅皂白對梅長蘇發脾氣,事後他會一句話都不說嗎?

就算剛開始他不聽梅長蘇解釋,和解後他會不交待梅長蘇絕對不能對他母親下手嗎?

霓凰被設計時,靖王嚴厲的三令五申,到了自己的母親時卻事情過就算了?

與其說這個局並不高明,倒不如說這個局實在太容易被戳破了


夏江關了梅長蘇兩個晚上,到第三天才把梅長蘇提出來審問

夏江說沒想到掌握天下第一大幫的人,竟然如此清秀文弱

梅長蘇笑說夏江跟他相反,一看就是懸鏡司首尊

夏江說梅長蘇見多識廣,想必知道懸鏡司是什麼樣的地方

梅長蘇還是一派輕鬆,卻說此處是地獄,待在這裡的都不是人

夏江說這真是過獎了,他只是擅長脫去人的皮肉,照出他們的真肺腸

37102.jpg37103.jpg37104.jpg

夏江說他平常是不隨便請人來的,可是要是請來了

除非他自己放了,不然真是插翅難飛,梅長蘇涼涼的說我壓根就沒想過要飛

夏江說靖王是知道梅長蘇被帶到懸鏡司的,可是靖王自顧不暇,恐怕沒辦法救梅長蘇

梅長蘇沒把夏江的恐嚇放在心上,只是嫌棄懸鏡司的茶太爛了

還說夏江應該去查查懸鏡司的買辦在這上面黑了多少錢XD

37105.jpg37106.jpg37107.jpg

夏江沒天真到覺得梅長蘇會幾句話就被他唬住,說他知道身為宗主,梅長蘇必定有堅忍的心志

可是要說硬骨頭,他也看過不少,梅長蘇想不想聽聽?梅長蘇回說夏江的功績自當洗耳恭聽

夏江說他曾辦過一件挪用軍資的案子,當事人是個久經沙場的將軍,體壯如牛

而且嘴硬的跟什麼似的,可是只在懸鏡司待了兩天就什麼都招了

梅長蘇驚訝的說招了?可我怎麼聽說他是瘋了呢?

夏江說招了之後才瘋的,招之前我才不會讓他瘋呢,我一向很有分寸

梅長蘇這是想乖乖招了,還是學那個將軍住上兩日在招?

梅長蘇只思考了兩秒,就一臉無奈的說那我還是招了吧,夏江愣住

37108.jpg37109.jpg37110.jpg37111.jpg

「夏大人到底想讓我招什麼啊?和靖王勾結?

 好吧,我承認,我早就和靖王勾結,這次劫衛錚一案,他是主使,我是策劃。

 那天我們首先攻進了懸鏡司,發現那裡的守衛非常鬆懈,確定是個陷阱,

 然後大家就撤了出來,當然,在整個撤退的過程裡,多虧了巡防營的配合才得以全身而退,

 後來大人你就回來了,我的眼線發現大人當天的行跡非常可疑,便悄悄的跟在了後面,

 沒想到一路跟到了大理寺,發現衛錚就在那裡,

 於是我們在高興之餘,又喪心病狂的把夏首尊大人暴打了一頓

 最後救出了這個逆犯,整件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37112.jpg37113.jpg37114.jpg37115.jpg

夏江臉色鐵青的問梅長蘇知道自己都說了些什麼嗎?梅長蘇說他知道

夏江儘管把這些話都寫成口供,等到梅長蘇畫押就可以呈給皇上了

到時候案子結了,大家都輕鬆,夏江這才驚覺梅長蘇的打算

梅長蘇無可奈何的樣子說我都落在你手上了,還能有什麼打算?

夏江說因為這件案子關係太大,他手中又沒有證據,要是把梅長蘇的口供呈上去

皇上一定會把梅長蘇提去親自審問,到時候梅長蘇在御前翻供

說夏江對他言行逼供,讓他攀咬靖王,說不定皇上還真會起疑

37116.jpg37117.jpg37118.jpg37119.jpg

梅長蘇點點頭,說夏江真是思慮周全,竟然可以想出這麼高明的手段

梅長蘇一直插科打渾全然沒把夏江當一回事,夏江怒到,警告讓梅長蘇不要太得意

梅長蘇這麼刁頑不願合作,難道真想常常懸鏡司的手段?

梅長蘇翻了個大白眼,說他不明白,他明明什麼都招了,怎麼還說他刁頑?(無辜狀)

梅長蘇又說他身體很差,一點都不想試懸鏡司的手段,所以他什麼都說了

一切都是靖王主使的,夏江到底想聽什麼?還是說夏江還想把什麼人牽扯進來?

梅長蘇的確什麼都說了,夏江氣極說招也要招個徹底,要梅長蘇交待衛錚藏去哪了?

梅長蘇平靜的說已經出京城了,夏江驚呼不可能

37120.jpg37121.jpg37122.jpg37123.jpg37124.jpg37125.jpg

梅長蘇出乎意料的坦承,夏江卻一點都不高興,因為他發現他反而不能對梅長蘇怎樣

梅長蘇是合作了,可是梅長蘇招供後反而沒夏江的事了,他的手段根本派不上用場

梅長蘇都說了他想知道的,用刑之後要聽什麼?梅長蘇這招無招勝有招把夏江剋的死死的

何況他也不能對梅長蘇用刑,因為梅長蘇身體太弱,隨便用刑都會出事

現在皇上跟靖王都盯著呢,要是出事了沒有逼供都會變成逼供,到時倒楣的還是夏江

夏江以為掌握了梅長蘇就勝券在握,哪知道會陷入這麼頭疼的地步

, , ,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hcat
  • 「直接找根白綾 勒死嗎?」截圖截得真好!
    雖然這一切亂子的根源是這個皇帝,看了真討厭,
    但是不得不說他有時表情又很有喜感啊!
  • winnie601121
  • 好喜歡您的文章,希望趕快看到續篇,38集到48集是除了12集以外最喜歡的段落。好期待唷
    我也是殊凰黨的,版主說的最討厭聶鐸,真是深有同感呀(忍不住點頭如搗蒜)
  • hwd0958
  • 譽王你在開玩笑喔,光是一個靜妃就夠你跟皇后死好幾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