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夏冬承認帶走的就是衛錚,皇上對於懸鏡司和夏江感到了深深的背叛感

皇上怒極大喊來人,殿上就定位的御林軍整齊劃一的抽刀出鞘

蒙摯跟紀王見狀勸將事情查問清楚就好,切莫動怒,皇上擺手讓御林軍退後

皇上說他就覺得奇怪,衛錚在懸鏡司關得好好的,有幾百重兵看守著

除非是舉兵造反,否則誰能把逆犯劫走,還偏偏移到了守衛鬆懈的大理寺?

39001.jpg39002.jpg

皇上問夏冬那些逆犯是不是她帶進府的,夏冬說是

皇上說難怪戰力如此強勁的懸鏡司,被逆賊衝進去後竟然死活都沒抓到一個

最後還指控是因為巡防營搗亂才把人放走,夏冬真是不枉他如此信任,實在是有本事

蒙摯替夏冬求情,說這麼大一件事,一定不是夏冬一個人策劃的,背後必定有主使之人

皇上怒道那還用說嗎?你看她是誰?誰還能指使動她?她最聽誰的話?

39005.jpg

皇上問夏冬把衛錚送去哪了,夏冬眼睛眨都不眨的說她已經把衛錚殺了,滿場皆驚

夏冬說衛錚是赤燄軍的人,自然就是她的殺夫仇人,她不會讓衛錚再多活一天

皇上無語,說衛錚本來就是死罪,夏冬搞這招有意義嗎

夏冬倔強的說衛錚只是副將,不是主謀,況且皇上現在如此寵愛靖王

要是靖王力保,皇上有可能會網開一面,她只好先下手為強

39006.jpg39007.jpg 

皇上氣極,說夏冬直到現在還在攀咬靖王,問說這都是誰教得!

夏冬咬定這些事都是她一人所為,跟其他人毫無關係,請皇上絕對不要冤枉夏江

皇上冷笑,說夏冬哪有本事瞞過夏江把衛錚轉移到大理寺、把懸鏡司的防衛調開

甚至是策劃一場裝模作樣的襲擊,面對皇上的質問,夏冬百口莫辯

皇上見狀,說懸鏡司的第一要旨本來是忠君,可是懸鏡司的所作所為自始自終都是在欺君

紀王出來緩和氣氛說,事情能夠問清楚,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皇上欣慰的說幸好這次被紀王撞見,不然靖王的脾氣不服軟又急躁,一不小心就會被人下套

紀王說有皇上在,靖王哪裡會受委屈,只是夏冬孀居多年,行事難免偏激,請皇上對她開恩

皇上憤憤的說他現在懶得處置夏冬,轉頭命令蒙摯立刻持金牌去查封懸鏡司

上下人等均囚於司內候旨,要是有敢擅動者,斬!

蒙摯領旨正要往外走去,又轉回問皇上夏江必定會要求見皇上,到時該如何處置

皇上冷哼一聲,說夏江做出這麼欺君罔上的事還見什麼見,吩咐把夏江跟夏冬直接押入天牢

39008.jpg39009.jpg39010.jpg


夏春奔去向夏江報告蒙摯奉皇上口諭把夏冬帶走,夏江驚呼事情不好,夏春不解

夏江說他察覺夏冬已經背叛了懸鏡司投靠靖王,所以故意讓夏冬做靖王的內應

並且讓夏冬帶劫獄的逆犯進懸鏡司,可是這些心機夏江都不能告訴皇上

因此在皇上的眼裡,只會看見夏冬是高階掌鏡史,又是夏江的愛徒,皇上會認定夏冬是夏江指使

皇上會召見夏冬,必定是已經查出了這些細節,才會把夏冬召去訊問

39003.jpg39004.jpg

夏春擔心夏冬最近有點糊塗,只怕未必會維護夏江

夏江說夏冬不維護還好,怕的是一面假意維護,又一面露出破綻

皇上的性格多疑猜忌,夏冬越是這樣,皇上越會認定這都是夏江主使

不過如果只是夏冬帶人進府一事,夏江還是有自信可以說服皇上的

畢竟在赤燄舊案這件事上,皇上相信夏江是多過相信靖王的

夏春說,可是問題是還有個梅長蘇啊!夏江想到梅長蘇也是一驚 (這位先生你剛是忘了嗎…)

夏江說梅長蘇的心計太厲害了,絕對不能讓他有機會在皇上面前說話

皇上訊問完夏冬後必定會找夏江,到時有人來提梅長蘇就難辦了,因此必須現在動手

39011.jpg

夏江這下真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之前設計靖王的詭計,全部都變成他無法辯駁的證據

讓夏冬當內應,是為了讓靖王覺得有機可趁;把衛錚轉移到大理寺,是為了讓靖王無功而返

結果現在這一切攤到皇帝面前之後,夏江卻是百口莫辯,因為他一開始就其心可議

梅長蘇利用夏江設下的套,讓夏江陷入困境,因為梅長蘇知道夏江那點心思是不能告訴皇上的

讓奸佞之人露出真面目這種話,唬唬梅長蘇還可以 (雖然沒人買單)

但說給皇上聽根本是找死,會想救衛錚的只有靖王,目標如此明確你說皇上不會懷疑嗎?

再加上他指控靖王時跟譽王一搭一唱,皇上早就已經聯想到夏江涉入黨爭

可是他又不能跟皇上解釋自己不是在幫譽王,只是忌憚靖王

因為他不能去跟皇上說我害死赤燄軍跟祁王,靖王恨我恨的要死

夏江當年可是一手炮制赤燄案騙了皇上,對那些冤死的人皇上無所謂,可是皇上不會原諒有人騙他

要是夏江去跟皇上講這個,他會死的比衛錚還快

至於夏冬也是同理,沒人知道他們師徒已經反目,因為反目的理由是不能說的秘密

因為我害死我徒兒的夫君,所以她才陷害我?橫豎都是死,這樣搞夏江不如自己去找塊豆腐撞死

而夏冬的"背叛"卻是確確實實的打碎了皇上對夏江的信任

這一段劫囚真的精采絕倫,劫囚本來是夏江佈給靖王的死局,可是梅長蘇卻藉此困死了夏江

夏江心裡有鬼搞出這麼多陷阱,現在卻導致自己有口難言,看得是讓人大快人心


大批禁軍衝入懸鏡司,大聲宣告著皇上有旨查封懸鏡司,而早一步的蒙摯已經殺到夏江面前

夏江喝斥蒙摯懸鏡司乃是太祖親設,他則是御封的首尊,位同一品軍侯

就算皇上命蒙摯來召他,蒙摯也不能在懸鏡司大動干戈

蒙摯冷冷的說皇上沒有命我來召你,夏江氣燄萬丈的說沒有聖命,蒙摯這是想造反嗎!

蒙摯回說夏江沒事就給人扣上造反的罪名,說得還真是順口,夏江大吼蒙摯到底想做什麼

蒙摯倏地拿出金牌,宣稱他這是奉皇上聖命,前來查封懸鏡司,上下人等一律羈押候審

夏江大喊不可能,皇上就算一時被小人蒙蔽,也會召他前去申辯,不可能直接羈押

蒙摯冷笑說夏江構陷皇子、欺瞞聖上,罪名滔滔鐵證如山,皇上哪有心情聽夏江申訴

夏江不死心的說只不過就是夏冬帶人入府,哪裡算的上是鐵證如山

蒙摯說夏江想不通沒關係,監牢裡有的是時間讓夏江想想,話說完兩人交手打上

39018.jpg39019.jpg39020.jpg39021.jpg

書中夏江並沒有抵抗,因為有聖旨又有大梁第一高手坐鎮,反抗只是徒然

我覺得書中的描寫是比較合乎夏江性格的,因為反抗對夏江並沒有任何好處

如果夏江是在做困獸之鬥,即使跟蒙摯槓上也要試圖逃跑還有可能,最後的掙扎嘛

可是夏江很清楚到皇上面前申辯是他唯一的活路,所以他從被抓以後就一直要求面聖

蒙摯可是奉旨來查封懸鏡司的,夏江反抗的話那就是抗旨,這行為無疑是在火上加油

劇中可能是覺得讓兩人打上比較刺激吧,雖然我覺得一點懸念都沒有啦…


在蒙摯趕去懸鏡司的時候,夏春到梅長蘇所在的地牢,並斥退守衛

看著夏春一臉豁出去了的樣子,梅長蘇也知道夏春這是來殺人滅口了 (夏春簡直是愚忠)

梅長蘇垂目,說這麼早就要送他上路,想必懸鏡司的處境也不太妙

夏春略為尷尬的說他的出手很乾脆,不會讓梅長蘇受罪

梅長蘇抬頭看著夏春,問說每件夏江吩咐的事情,夏春都如實照辦,難道夏春就不曾懷疑過?

夏春說師命如山,不可違抗,梅長蘇臉上閃過一抹嘲色

梅長蘇說曾幾何時夏冬也是這麼認為,可是為什麼夏冬就變了呢?

蠢到沒藥救的夏春仍然堅持梅長蘇說這些只是想拖延時間

可是現在外面的形勢瞬息萬變,他沒有時間跟梅長蘇多說 (說了你也聽不懂)

夏春正要對梅長蘇動手時,梅長蘇喊了一聲「夏秋大人」,夏春驚訝的停下

夏秋默默的暗處走出,梅長蘇冷冷的問說,你也不想知道嗎?

39012.jpg39013.jpg39014.jpg39015.jpg39016.jpg39017.jpg

夏秋說夏冬畢竟是他同胞手足,他不相信夏冬會無緣無故背叛師門

事情到底是因何而起,他一定要親口聽梅長蘇說出來

夏春怒道夏冬跟夏秋就是聽的太多、想的太多,做事才會優柔寡斷

處死梅長蘇可是夏江親下的指令,他們只要執行就對了,但是夏秋仍然想攔住夏春

情勢正膠著時,府兵前來通報禁軍包圍懸鏡司,還說是奉旨查封,而且夏江已經被蒙摯拿下

夏秋一聽夏江已經被抓,急忙跑去看看情況,夏春本也跟去,跑了兩步又停下

夏春轉頭看向梅長蘇,梅長蘇冷冷的說夏春還是忠心,直到這時都還想著要執行夏江的命令

夏春陰狠的說要是讓梅長蘇活著走出去,只怕他們懸鏡司就真的沒有活路了

夏春手一抬衝向梅長蘇,卻在千鈞一髮之刻被神出鬼沒的飛流擋下

飛流看著夏春要對梅長蘇下殺手,交起手來更是狠辣,三兩下就把夏春打殘了

39022.jpg39023.jpg39024.jpg

虛弱的梅長蘇被甄平扶出地牢,蒙摯急忙上前關心

梅長蘇走向戴著枷鎖跪在地上的夏江,說託了夏江的福他現在還活的好好的

夏江恨恨的說,梅長蘇不要忘記了,梅長蘇只有七天了,梅長蘇只是冷眼看著夏江

蒙摯慌張的問說什麼七天,梅長蘇只是笑笑著搖搖頭

夏江說看梅長蘇這個樣子,恐怕連七天都活不過,人死了可就什麼都沒了

蒙摯急的把夏江從地上拖起來,問夏江這是什麼意思

夏江要蒙摯去問靖王,救了衛錚卻折了梅長蘇,這筆買賣是否划算

夏江始終不把話說清楚卻又勝券在握的樣子讓蒙摯緊張不已,轉頭去問梅長蘇

梅長蘇翻了個大白眼說,夏江的話你也信?說完連話都懶得跟夏江說就走了

39031.jpg39032.jpg39033.jpg39034.jpg39035.jpg 


灰鷂向譽王報告懸鏡司已被禁軍查封,可是封鎖嚴密他打探不出更多的消息

只知道皇上甚至不願見夏江,直接鎖拿下獄,譽王頹然坐倒

灰鷂安慰譽王事到如今只能咬口不認,至少這件事從頭都是夏江在操作,譽王沒有直接涉入

但譽王沒有那麼樂觀,不說夏江會不會那麼好心不供出譽王,可是皇上怎麼可能不懷疑他

那天在皇上面前他跟夏江一搭一唱逼迫靖王,皇上可是都看在眼裡的

事到如今想要置身事外,恐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灰鷂著急的問說那現在該怎麼辦,可是這個問題連譽王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39025.jpg


等待蒙摯回旨的期間,宮中的紀王,受不了這窒息的氛圍想藉口告退,卻被皇上留下

這時宮人稟報蔡荃跟沈追請求晉見,皇上奇怪十六才開朝,這兩人初七就入宮求見?

紀王說沈追倒也罷了,蔡荃可是出了名的急性子,有事片刻也急不得,可能是有緊急的事情

皇上召二人進來,蔡荃報告最近刑部破了一樁案子跟私炮坊事件有關,這才進宮稟報案情

皇上疑惑這案子不是早破了,廢太子也因此受到處置,難不成還有未完之事?

蔡荃表示沈追處理的並無差錯,只是當時大家都以為私炮坊爆炸是意外,可是其實並非如此

紀王說不是意外,難道是有人故意為之?蔡荃沒有多言,拿出奏本呈上

皇上才看奏本沒幾眼,就氣得把奏本往地上丟,紀王好奇前去撿起,看了之後臉色發白

39026.jpg

(皇上怎麼一天到晚在丟東西…)

蔡荃解釋最近刑部抓獲一名盜匪,這盜匪為了減罪,聲稱跟私炮坊爆炸有關,願意舉報首告

蔡荃一層一層查上去,牽扯的人卻是越來越多,但他查證過證詞並無破綻,所以斷定證詞可信

他自知還沒有查到源頭,只是現在已經牽扯到了跟他同級的二品官員,他無法擅動

所以才跟沈追一起入宮請旨,請皇上恩准命廷尉司派員監察、戶部協理,提審大理寺卿朱樾

紀王拿著奏本說雖然現在所有證詞都指向朱樾,可是凡事總要有個動機啊

朱樾身為大裡寺親卿,為什麼要指使人去引爆私炮坊?

現場的人都忍不住看了紀王一眼,畢竟有誰不知道朱樾靠的是誰呢…

沈追解釋朱樾是譽王內弟,而私炮坊是獻王所設,當時爆炸民怨沸騰,受益的是誰?

紀王驚慌的說此事罪名重大,勸皇上把朱樾叫來問個清楚

皇上冷哼,說紀王糊塗,可他卻不糊塗,從私炮坊朱樾大理寺,到衛錚懸鏡司夏江

看起來像是一團亂麻,但實際上卻清楚的很!

紀王恍然大悟說過去的獻王,現在的靖王,其實都是譽王故意的?

可是靖王這件事,自始自終都是懸鏡司所為,這跟譽王應該沒有關係吧

皇上冷笑說紀王這句話可是說到了關鍵,大理寺的事情無所謂,其他的事他也可以寬宥

可是懸鏡司歷朝歷代不涉黨爭,現在卻為了譽王欺瞞於他,他絕對無法容忍

皇上臉色陰鷙,讓高湛宣譽王進宮,而沈追跟蔡荃則被皇上這番話寒了心

39027.jpg39028.jpg39029.jpg

(皇上完全不在乎私炮坊死過多少人)

39030.jpg

皇上本來就很介意那天譽王跟夏江聯手逼迫靖王,再加上當時靜妃被告密的事情又剛好發生

他已經在懷疑譽王在誣陷靖王,現在私炮坊的事情一爆,皇上自然聯想到這是譽王慣用的手段

利用別人打壓政敵,只是之前是大理寺,現在則進化到懸鏡司了

不得不說,靜妃那次密告超關鍵,因為那是皇后發動的事情,背後自然跟譽王脫不了關係

還是在靖王被夏江指控劫獄的時候剛好爆出來,就是這樣才讓譽王跟夏江連結起來

要是沒有靜妃,皇上可能會認為譽王只是藉機踩靖王兩腳,不一定會認定二人勾結


譽王一進宮,皇上就把蔡荃的奏本丟給譽王,讓譽王看看這是什麼東西

譽王看都沒看就直喊冤,說懸鏡司背後的事情他全然不知,殿上眾人冷眼看著譽王

紀王沒想到譽王蠢到一來就自爆,好心的提醒譽王也許這件事跟懸鏡司沒有關係

譽王傻眼撿起奏摺,看了看後又喊冤,說這件事他也冤枉

蔡荃說這證詞是他呈給皇上的,裡面的證詞都指向朱樾,沒牽涉到譽王,譽王沒事喊什麼冤?

譽王大囧,解釋朱樾是他的內弟眾所皆知,這證詞雖然指向朱樾,但擺明就是衝著他來的

皇上冷冷的說譽王一直喊冤枉,那麼這表示可以為朱樾擔保了?

譽王沒有正面回答,只說這是刁民無端的指控,皇上怎麼能輕信,而且朱樾往常並無劣跡

這個罪名怕是冤屈的可能性更大,譽王話講得好聽,只是講到最後連譽王自己都有點心虛

39036.jpg

(一來就自爆笑死我,此地無銀三百兩就是在說你啦)

39037.jpg39038.jpg

(蔡荃說話PH值超低的)

蔡荃說審到現在不敢說沒有冤屈,可是指證朱樾的是朱樾的貼身親隨,並非外人無故攀咬

可是就此含混而過,只怕法理難容,請求皇上恩准三司明堂會審,以還朱樾清白!

皇上問譽王,譽王既然說朱樾是冤枉的,那三司明堂會審譽王自然不會反對吧

譽王說朱樾被指控,受審是理所當然,可是即使三司會審,主導的仍是蔡荃

可是他聽聞蔡荃性情酷烈,審案時咄咄逼人,朱樾膽子小,他擔心…

蔡荃立刻跳出來說譽王的擔心的話大可以旁聽監審,他一定會竭盡所能秉公執法

蔡荃願意三司會審又讓譽王監審,顯得是坦蕩無比,譽王被堵的啞口無言

譽王的心虛皇上看在眼裡,但譽王仍堅持皇上要讓他監審,他當然不可不去

39039.jpg39040.jpg

皇上指著譽王說事到如今還嘴硬,這些年譽王做的事情是一件比一件大膽

既然連他的懸鏡司都敢插手,那麼還有什麼事情是譽王不敢做的!

譽王現在把自己切割的這麼乾淨,就像切割了懸鏡司那件事一樣

譽王否認他跟懸鏡司有關係,請皇上明察,皇上說構陷靖王一事夏冬都招了,是要明察什麼

譽王其實不是很清楚夏江怎麼運作劫獄這件事,所以皇上說夏冬招了他還真是沒底不敢接話

皇上還在大罵著要是如譽王所願查下去,這真相譽王受的起嗎?讓譽王快從實招來

譽王咬定朱樾那些勾當他不知情,跟夏江更沒有勾結,只是當時順水推舟幫了幾句腔罷了

皇上怒道可憐夏江以為幫了譽王就是提前效忠新君,哪知道譽王卻把自己切割的這麼乾淨

都說皇子中最像他的就是譽王,但譽王這敢做不敢當的樣子哪裡像他

皇上說完氣憤難平,抓起案上的玉杯丟向譽王,玉杯砸到譽王額上,鮮血汨汨留下

39041.jpg39042.jpg

看皇上如此震怒,紀王又出來緩頰,說也許這件事真的另有隱情跟譽王沒關係

蔡荃一聽不對,又出來堅持皇上恩准三司會審,沈追跟著附議

譽王悲壯的說他被責備的事小,但三司會審事大,一旦會審必發明堂邸報

到時傷及皇族顏面,那他真是百死莫贖,如果如此,他認了便是 (那你就去死吧)

但是他縱然有錯,也無絲毫對皇上的不敬之心,只是為求自保而已

譽王這番話算是承認罪名,但也強調沒有犯上之意,皇上因此心軟了下來

皇上告訴蔡荃,這就削去朱樾的官職爵位,這樣蔡荃就可以隨意提審朱樾

不需動用到三司會審這麼麻煩,蔡荃問說這是要讓他全權處理此案嗎?

皇上只是淡淡的說審到朱樾已經足以平定民心…

又說蔡荃為了這案子連年都沒有過好,早日結案對蔡荃也好

至於其他人,皇上自會處置,蔡荃就不用操心了

皇上這樣恩威並施暗示一切到此為止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蔡荃雖然還想力爭,但沈追在後面重重地咳了一聲,蔡荃只能沈重的領旨

39043.jpg39044.jpg38045.jpg

這段跟書中有點小小的不同,就是譽王的態度,譽王在書中很快就認了

但是也是堅持當時是因為廢太子的逼迫他才不得不出此下策

至於夏江,他沒有跟夏江串通,只是夏江設下陷阱時他沒有阻止而已…

其實皇上上面那段話很明顯,他的每個怒點都在譽王勾結懸鏡司

私炮坊爆炸當時皇上都沒有很在意只是隨意處置了太子,就算是譽王故意引爆他也不會在意的

這件事被爆出來梅長蘇絕對有在背後操控,但我想梅長蘇也沒指望因此廢掉譽王

主要還是想用這件事證明譽王的行為模式,間接讓皇上覺得靖王是被誣陷的而已


梅長蘇在懸鏡司雖沒有被刑求,但是身體本就孱弱,在地牢待了幾日更形虛弱

回到蘇宅後又咳到吐血,但即使如此仍然有幾件事情是他放不下的

首先就是衛錚,甄平回說衛錚現在在穆王府很安全,至於藥王谷的人則已經送出城了

梅長蘇又交待通知靖王先不要入宮,還有告訴蒙摯,夏冬會在牢裡待些日子,讓他多照看著

見梅長蘇如此虛弱還是勞心勞力,晏大夫氣的對梅長蘇說再多說一個字我就一針扎啞你

但實際上梅長蘇也虛弱到沒辦法再多說什麼了…

39045.jpg39046.jpg39047.jpg39065.jpg39066.jpg



蔡荃因為皇上的息事寧人氣憤難平,離開武英殿後氣得頭也不回的走了

沈追好不容易把蔡荃攔了下來,無奈勸道蔡荃生氣也沒用,難道這樣的情形蔡荃還沒習慣?

蔡荃氣沖沖的反問,難道沈追就能習慣?沈追被問倒了,說不出話

沈追看看四周,說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人就先出去吧

蔡荃氣呼呼的往外走,說出宮後讓沈追陪他去酒樓喝兩杯

沈追說我家就在宮牆邊上,別去酒樓了,就去我家吧

39048.jpg

(這幕有種挽回前男友的既視感)

39049.jpg39050.jpg


蒙摯回宮覆旨,稟告皇上夏江、夏春、夏秋都已關入天牢,懸鏡司其餘人等則關押在府內

皇上問夏江怎麼說,蒙摯回答夏江還是不肯認罪,一直要求面聖

皇上冷笑說這就是夏江的為人,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會認罪,要是夏江痛快地認罪了他才奇怪勒

蒙摯裝傻問說夏江一直要求面聖,那夏冬堅持是她一人所為是否是真的?

39051.jpg39052.jpg 

皇上笑的高深莫測的說蒙摯就是武人心思太簡單,夏冬那番話也只有蒙摯會相信

皇上解釋要是夏冬是要報仇,在牢裡把衛錚殺了就是,何必特地劫出來

而且當時紀王也看到夏冬他們在給衛錚順氣,這哪裡算報仇,他們分明不想讓衛錚死

要是這件事是夏冬一人所為,衛錚早就沒命了

紀王說那麼衛錚有可能是被懸鏡司悄悄的關在了什麼地方?

皇上回說他也是這麼想,夏江可能還想拿衛錚做什麼文章

例如把衛錚藏在靖王的管轄地,然後再搜出來,到時候這就變成靖王劫獄的鐵證

蒙摯氣憤的說這真是太惡毒了!紀王也驚呼幸好皇上英明才沒有掉入夏江的圈套

皇上這是因為紀王不了解夏江,可是夏江的手段他很清楚

皇上說他以前覺得夏江絕對不會欺瞞於他,所以未曾多慮,現在想想真是心驚

39053.jpg39054.jpg

蒙摯說既然衛錚在夏江手裡,那事情就好辦了,趕快提審夏江讓他說出來便是

皇上自信的說審夏江沒用的,夏江絕對不會把衛錚交出來

蒙摯用懵到極點的樣子問說為什麼,皇上冷哼了兩聲,說蒙摯怎麼真的不用腦子

夏江現在可是要證明靖王劫獄,要是搞到最後夏江自己交出人來,那就等於是在認罪

更何況構陷皇子的罪名也不小,要是交出衛錚等於坐實了這個罪名

蒙摯恍然大悟說誣陷皇子附逆可是百死莫贖之罪,夏江這個人實在太陰險了

皇上吩咐蒙摯轉告夏江,他現在不想見夏江,讓夏江好好想想該說什麼

想好了就給夏江筆墨,讓夏江寫個供狀上來,蒙摯領命退下,紀王也藉口離開

高湛看皇上一臉疲憊,問皇上是要去哪裡休息,皇上想了想後說擺駕芷羅宮

39055.jpg

(懵)

39056.jpg39057.jpg39058.jpg

(這段萌大統領演技滿分)


列戰英接到消息向靖王報告一切已塵埃落定,梅長蘇也回到了蘇宅

靖王追問梅長蘇是否受傷,列戰英說梅長蘇在懸鏡司待了整整三天,夏江一定對他用過手段

可是詳細情形只能等到晚上再派人去蘇宅問問,靖王放下心來緩緩往屋裡走

列戰英跟上靖王,讚嘆梅長蘇真是神機妙算,紀王不過入宮兩個時辰,查封的旨意就下來了

靖王說梅長蘇的確了解皇上,皇上可以容忍譽王弄權爭寵貪賄,也能容忍懸鏡司手段黑辣

但絕不能容忍兩人聯手欺騙他,這可以說是皇上的底線了

列戰英說皇上這次的怒火非比尋常,連夏江的申辯都不想聽直接捕拿下獄,沒有絲毫容情

這可是夏江啊,這幾年皇上對他的寵信無人能比,沒想到翻臉後也不過如此

靖王說夏江算什麼,當年皇上對祁王和林殊又何嘗不是百般恩寵?

靖王的語氣很冷,但眼神卻充滿著無盡的哀傷

39059.jpg39060.jpg39061.jpg39062.jpg39063.jpg39064.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RCH
  • 終於又等到大大更新!
    戲快追完了,現在都忍住不要一集接一集,怕之後陷入無止盡空虛。
  • hwd0958
  • 其實我比較喜歡看蒙摯海K夏江,這樣才能讓我滅了他耍靖王與汙殺林氏一家的恨意
  • hwd0958
  • 紀王也是裝傻到最高點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