譽王回到府中後心灰意冷,將自己幽閉在房中

譽王妃默默的走到譽王面前跪下,說她愚笨無用幫不了譽王

本以為弟弟朱樾可以幫上譽王一點忙,沒想到朱樾會如此胡作非為壞了譽王的事

譽王說事到如今說這些有什麼用?譽王妃跪扶在地說她是來替弟弟謝罪

譽王扶起譽王妃,說成王敗寇,一切都是宿命…夫妻倆淚眼相對

40001.jpg

(我截這張圖只是想說譽王妃的造型實在有夠醜)

譽王說他已經花了十年的時間去跟太子鬥,好不容易鬥贏了,卻又冒出一個靖王

原本以為可以不用花太大的力氣就鬥倒靖王,沒想到卻在一夜之間敗的一無所有

譽王妃安慰譽王一切還有轉機,譽王說他太了解皇上,不會再有轉機了

譽王的貶黜只是遲早的問題,他將永遠跟帝位無緣

40002.jpg


沈追拿出自己珍藏的女兒紅招待蔡荃,蔡荃卻是悶頭就灌了幾杯

沈追看蔡荃這樣,勸說蔡荃把自己灌死有甚麼用呢?何況這個局面難道蔡荃沒有準備?

蔡荃深深地嘆了口氣,說他已經準備過,可是真正遇到了還是忍不住失望

「陛下一直罵譽王,罵他玩弄手段、罵他欺君瞞上,

 而譽王只說他是自保,再用點苦肉計,然後表一下敬畏之心,皇上就鬆口了。

 對於私炮坊一案,他們真正反思過沒有?

 譽王說被逼無奈,從不敢輕視皇威,可重點在哪裡?重點不在這裡!」

40003.jpg40004.jpg

蔡荃悲憤的說那可是活生生的69條人命啊!難道不值得皇上一罵,難道不值得譽王一悔

結果竟然誰都沒有提?誰都沒有把這69條人命看得很嚴重?

那麼他們介意的、放在心上的到底是什麼!

為了謀取私利這樣草菅人命已是令人髮指,可是最令人心寒的是為君者對此毫不在意

所謂人命關天,這才是底線!

沈追本是想勸慰蔡荃,可是聽了這番話也不禁灌下一杯酒

蔡荃哀嘆再這樣消磨下去,大梁哪裡還有什麼氣數,百姓哪裡還有活路

40005.jpg

聽到這裡,沈追勸蔡荃不用太氣餒,說至少還有靖王呢

蔡荃臉色稍慰,說既然沈追提了他也就直說了,其實他對靖王的期待跟沈追一樣

只是譽王的手段實在陰狠,要是靖王身邊沒有一個能為他擋暗箭的人,未必能走到最後一步

沈追語帶沉重說譽王獻王內鬥多年,搞陰謀詭計的謀士多的是,只希望靖王福澤深厚能招架住

聽到他們只能冀望上天,蔡荃也是無奈,說朝局如此真是讓人心灰意冷

沈追堅定的說越是如此,他們越不能心灰意冷,在其位,謀其政

雖然有些事情他們無能為力,但是有顆為國為民的心,總比尸位素餐來的強

40006.jpg

(他有!他有!!他有!!!)

40007.jpg


對皇上來說,靖王的事情幾乎可以確定是被"誣陷",那靜妃那名義上的幽禁自省更是不需要了

處理完譽王的事後,皇上就擺駕到芷蘿宮休息,反正他是皇上他最大誰能說什麼

皇上安慰靜妃靖王沒事了,至於靖王受的委屈,他會補償的

靜妃聽到皇上這番寬慰之語,不但沒有喜形於色,反而面帶哀愁

靜妃語氣沉重的說靖王今日之禍,根源還是福薄,受不得太重的恩寵,勸皇上不要太寵他

皇上那個性能受得了自己想寵的人反而被欺負嗎,那不是欺負到他頭上來了

靜妃這個以退為進,更是激起皇上捍衛所有物的心情

皇上說這是什麼話,靖王受的寵,都是靖王掙來的,他絕無半點偏私

至於皇上想寵他的話,那自然會讓靖王能受得起這份寵

40008.jpg

皇上說他也不是在斥責靜妃,他知道靜妃只是被這次的風波嚇到了(我靜妃娘娘威武從沒在怕)

只是靖王性子太直,難怪靜妃會擔心,明明知道皇上不喜歡他為赤燄舊案辯護,卻是照說不誤

只是現在這份直拗,反而比那些居心叵測的人更讓皇上安心

靜妃眼波不興,說靖王只是心實,請皇上多多包涵

40009.jpg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誤會,但我覺得靜妃這裡好像難得露出不耐煩的表情耶

 靜妃OS:死老頭,你敢說我兒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又是什麼貨色!(設計對白))

皇上說他也沒想到懸鏡司會如此膽大妄為,所以才一時不妨讓靖王受委屈了

否則以夏江的手段,把蘇哲那孱弱的病體拖進懸鏡司搞不好還真能造出一份偽證來

靜妃裝迷糊說蘇哲就是那個後宮談論用三個稚子就打敗北燕高手的蘇先生嗎?

皇上看向靜妃,說蘇哲在宮中也有這麼大的名氣?

靜妃眼神一斂,說她從未聽靖王談起,可見兩人並不熟,可是夏江怎麼會把蘇哲牽扯進來呢?

40010.jpg

皇上嘆道靜妃久居深宮當然不知道,這個蘇哲本名叫梅長蘇,名氣廣佈天下

見識才學都是一流的,京城裡很多人都有跟他結交,靖王也免不了跟他有點來往

夏江大概就是憑著這份來往才想把他說成是靖王的同謀

靜妃氣憤的說夏江要是對靖王不懷好意,衝著靖王來就好,何必牽扯他人

皇上冷笑一聲,說靜妃這是婦人之見,靖王可是七珠親王,夏江雖然位同一品軍侯

但沒有皇上的旨意,夏江是無法去提審靖王的,更不可能審出什麼

至於蘇哲就不一樣了,他是個文人,又體弱多病,進了懸鏡司只能任憑夏江擺佈

靜妃難過的說那這個蘇哲可真是無緣無故遭受了無妄之災,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皇上說他沒問,可是想來不會好到哪,只是蘇哲名義上是朝廷的客卿,自然是要安撫一下了

靜妃笑說皇上如此看重,想來這個人一定不是凡品

40011.jpg

(其實靜妃娘娘久居深宮卻什麼都知道…很多人說梅長蘇開掛,但我覺得開掛的根本就靜妃吧!

梅長蘇可是在江湖上默默籌劃了十三年,帶著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才回來雪冤,

但靜妃可是在後宮被冷落了十三年,但梅長蘇進京後靜妃知道的事情卻比很多人都多…)

40012.jpg 

(皇上講到梅長蘇身體不好時靜妃看起來好難過…)

皇上說靖王性子就是太犟了,讓靜妃跟靖王說多去蘇宅請教請教,像譽王跑蘇宅跑得可是勤著

靜妃淡淡的說靖王忠心為朝廷辦事就是,雖說應該禮敬名士,但卻不必刻意籠絡

皇上欣慰的拍了拍靜妃的手,卻又突然轉過頭饒有深意的看著靜妃

皇上問說靖王是不是只想當個辦事的王爺?

聽到皇上問出這句靜妃也不禁驚訝,因為這已經牽扯到了大位繼承

40013.jpg

皇上讓靜妃不要慌張,他並沒有別的意思,也不是懷疑靖王有野心

他知道這些年靜妃母子委屈慣了,以前有太子,現在有譽王

所以母子都沒有朝這上面想過,但是事到如今,實在該想想了

皇上說靖王不在朝廷上結黨,持心公正,他很滿意這樣的靖王,可在自己府上,還是要有一個人

這次靖王險些掉進別人設下的圈套,還不是因為缺個人替他籌劃? 

靜妃為難的說,皇上愛重她們母子的心意她明白,可是靖王不喜歡人家對他指手畫腳

要是聽不進去她這個母親說的話,她也實在沒有法子 (這是真的…)

40015.jpg40016.jpg

(不,他缺的是腦子)

皇上笑說這個孩子的脾氣實在是,然後說起靜妃母子因為各自被幽禁好些天沒見了

這兩天皇上會讓靖王進宮,拜託靜妃到時候替他安撫一下靖王

靜妃笑說有什麼好安撫的,小戶人家孩子犯錯都會挨打呢,何況皇上是君父,靖王是皇子

而且經一事長一智,對靖王不完全是壞事,要是靖王心生怨懟,那就是她教子無方了

皇上感嘆的說靖王的心胸真是隨靜妃了 (可惜智商隨了他爹(我對靖王怨念真的好深XD))

皇上說既然靜妃覺得在宮中召見蘇哲不合規矩,那就在三月春獵時讓靖王把蘇哲帶到圍場

在宮外沒有那麼多宮規束縛,而且又有皇上的允准,找個方便的時間把蘇哲叫來便是

靜妃問皇上意思是說春獵時要帶她同行嗎?皇上笑說不帶妳去帶誰去?靜妃淡淡地說遵旨

40017.jpg

書中靜妃隨口提說蘇哲被皇上如此看重,一定不是凡品,她真想見見

皇上說讓靖王進宮時把人帶來便是,靜妃婉拒說蘇哲一介布衣,非宗室外戚,進宮於禮不合

宮禁森嚴,何必為了她破壞宮中的規矩,皇上才想到春獵時讓靖王帶上梅長蘇

可是我剛看了半天,好像沒有這段?應該不是我腦海中有橡皮擦吧?

皇上突然冒出靜妃說在宮裡召見蘇哲不合規矩讓我突然覺得哪裡怪怪的

不知道是拍了刪掉還是改編劇本時漏了,沒有中間這個小過場皇上這句很突兀啊

我是懶得回去蕊影片了,要是真的有演拜託好心人通知我一下…


蒙摯去天牢探望夏冬,說有人託他來看望夏冬,問夏冬還好嗎?夏冬神情木然微微點頭

蒙摯說夏江是夏冬的恩師,但又視夏冬為棋子,其中的恩怨情仇實在說不清

他是個習武之人,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安慰夏冬,只是希望夏冬能早日振作起來

相信聶鋒在天之靈也不會想看到夏冬這樣消沉下去

聽到蒙摯提起亡夫,夏冬眼中浮起了水氣,問起夏春和夏秋的情況

蒙摯回說當天夏秋不在現場,沒被視作夏江的同謀,至於夏春的罪會重一點,但不至於太重

夏冬黯然的問道,那「他」呢?夏冬不願提起那人的名字,或許也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了…

蒙摯當然知道那是誰,說「他」是主犯,光是構陷皇子的罪名就已無生機可言

這也算是「他」罪有應得,讓夏冬就不要掛在心上了

夏冬搖搖頭,說不會掛在心上的,因為心早就沒有了,又能掛在哪?

40014.jpg

(夏冬看似心死生無可戀,可是那行清淚卻能看出夏冬的心仍因師父的背叛作痛著)

蒙摯說聶鋒死不瞑目,在真相昭雪之前,夏冬身為聶鋒的夫人還是得多珍重

蒙摯話已至此起身離開,離去前問夏冬還有什麼人需要他帶話的

夏冬神色堅定的請蒙摯轉告梅長蘇和靖王,她相信他們一定會還亡者公道

在那之前,即使是到了流放之地,她也一樣可以支撐,請他們二位不要為她操心

蒙摯讓夏冬放心,他一定會將夏冬的話帶到,至於赤燄舊案靖王已決心追查到底

絕對不會讓此事就此湮沒,聶鋒身上雖然沒有污點,但卻是赤燄舊案的起因

要是真相不能大白於天下,想必聶鋒在天之靈也不會安息的

二人宣告了對赤燄案的決心,蒙摯拜別離開,夏冬卻問起梅長蘇的烏金丸之毒是否解了

40018.jpg40019.jpg


靖王進宮拜見靜妃,靜妃給小梨使了個眼色,小梨退下,隨後神色凝重的讓靖王先坐下

靖王見靜妃神神秘秘的,神色又不似往日沉靜,問說是不是宮中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靜妃說這幾日宮裡宮外可說是驚心動魄,生死一線,她的確有很多話要跟靖王說

也想聽靖王說外面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在這之前,還有一事未了

靖王問是何事?靜妃說有份口供,靖王當面聽聽會比較好

40020.jpg40021.jpg40022.jpg

(竟然連什麼事情還沒搞定都不知道)

40023.jpg40024.jpg

這時小梨把一身素衣的小新帶了進來,靜妃命令小新把她跟靜妃說過的話,再跟靖王說一遍

靖王聽完小新的自白後大怒,說小新竟然是夏江的人!

小新說算是吧,她遵璇璣公主的遺命聽從夏江的指派

靖王氣到發抖,指著小新說所以閉鎖芷蘿宮為難靜妃都是譽王和夏江的主意?

小新無奈坦承那個所謂蘇先生派來的人,還有她向靖王哭訴的話,都是夏江安排的

40025.jpg40026.jpg40030.jpg40031.jpg40032.jpg40033.jpg40034.jpg

聽聞真相竟是如此,靖王想到自己做了什麼悔恨萬分

靜妃安慰靖王,這個局並不難破,只是關心則亂,夏江這是摸準了靖王的性情

靖王沉重的搖搖頭說,不只是摸準了他的性情,還有他心中的偏見

對於梅長蘇,二人的確投契,他也很欣賞梅長蘇的才學

但在內心深處,他仍然只當梅長蘇是個謀士,不能完全信任梅長蘇

靜妃悠悠說道心有疑慮,自然就有裂痕,夏江能夠趁虛而入不足為怪

40035.jpg40036.jpg40037.jpg40038.jpg40039.jpg

靖王嘆道論起識人之明,他的確不如靜妃

靜妃當時也不知道真相,卻比他冷靜的多,對於梅長蘇的信心,也遠勝於他

聽聞靖王這番話,靜妃像是陷入了什麼事情,雙眼空洞沒有焦距

靜妃低語,「我當然知道,這種事情,他絕不會做。」

靜妃的話讓靖王覺得很奇怪,靖王走到靜妃眼前問靜妃說了什麼

靜妃回神,知道自己不小心又露出了情緒,立刻收拾心神轉移話題

靜妃問說既然誤會已清,靖王準備怎麼做?靖王嘆了口氣,說自然是要去跟梅長蘇致歉

40040.jpg40041.jpg40042.jpg40043.jpg40044.jpg40045.jpg40046.jpg

(這孩子耳朵真的不太好…)

40047.jpg

我要重申,我不認為靖王應該無條件全然信任梅長蘇,我能接受他懷疑梅長蘇

但我覺得這一年多來的相處,靖王對於梅長蘇英該要有那麼一咪咪的信心

那點信心足夠到讓他當面質問梅長蘇就好,而非聽了別人的片面之詞就認定梅長蘇有問題

而且在我心目中的靖王,也不是聽了幾句話就腦衝的笨蛋…


梅長蘇狀況到了隔天並沒有轉好,依舊咳嗽不止,迷迷糊糊的臥病在床

晏大夫把藥端來讓梅長蘇喝下,甄平著急的問說不是昨日已好些了,怎麼又這樣

晏大夫氣鼓鼓的說什麼叫好些了,他就從來沒見梅長蘇好過

晏大夫看了看梅長蘇的眼白,說等會再來幫梅長蘇扎針

見黎綱甄平兩人哭喪著臉,晏大夫安慰他們也不用太擔心,有他在砸不了招牌

甄平問說那這幾天梅長蘇是不是又得閉關不能見外人

晏大夫冷哼說愛見不見,梅長蘇這狀況能清醒才怪

就算放一百個人進來也跟梅長蘇說不了一句話,閉不閉關也無所謂了

40027.jpg40028.jpg40029.jpg

(扣掉片頭曲,演了20分鐘我宗主才出現,就算昏迷也得截幾張圖望梅止渴)

40048.jpg40049.jpg

(想到國劇盛典上的吳磊,不禁感嘆孩子長得就是快,小飛流的稚氣已經褪去不少)

40050.jpg

(其實琅琊榜最大的bug是病弱的蘇兄有著傲人的胸肌,鏖戰沙場的靖王卻瘦弱的抱不起蘇兄XD)

40051.jpg

(喔喔喔,那純淨無暇的眼神)

40052.jpg40053.jpg40054.jpg


靖王回到了密室,撿起他一怒之下砍斷的鈴鐺,看著鈴鐺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

那天梅長蘇如何苦苦哀求他三思,他卻指控梅長蘇是個動輒言利沒有天性和良知的人

靖王把悔恨吞下,吩咐一同前來的歐陽遲備馬,說他要去蘇宅,歐陽遲勸說現在外面下著大雪

靖王心中自責,說那天梅長蘇從蘇宅趕過來勸阻他時,不也是漫天大雪嗎…

40055.jpg

(凱凱王的手真是美翻了)

40056.jpg40057.jpg

(自己砍的鈴鐺自己撿)

40058.jpg40059.jpg40060.jpg

沒有人覺得歐陽遲出現在這很詭異嗎?

雖說皇上私下跟靜妃說過讓靖王多去蘇宅走走,靖王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跟梅長蘇來往

可是在兩家宅第之間有條密道,那就是兩人早已私下聯手的證據

不管現在情勢如何有利於靖王,這條密道都只能是個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歐陽遲只是巡防營的副將,不僅不是靖王的心腹,更甚的連靖王府的人都不是

他只是靖王接管巡防營後的一個屬下,靖王怎麼可能就這樣大喇喇的帶他進密道= =

就算列戰英沒空,也不要因為歐陽遲是執行導演抓來很方便就這樣讓他上場代打好嗎!


靖王去蘇宅探望梅長蘇,卻被甄平以梅長蘇病重不能見客為由攔下

靖王驚訝的說梅長蘇病重?難不成是在懸鏡司受了什麼刑訊嗎?

甄平回說也許吧,只是入冬後梅長蘇的身體一直都不是很好

況且上次在靖王府又受了點風寒,雖然拿藥壓著了,但還是需要時間發散出來才行

得知梅長蘇病重自己也有點責任,靖王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歐陽遲替靖王緩頰,說靖王只是來探望梅長蘇並非有事,既然梅長蘇病重更該進去問候

40061.jpg40062.jpg40063.jpg

(靖王中槍)

40064.jpg

在懸鏡司遍尋不著解藥的蒙摯來到了蘇宅,緊張的甚至沒有先拜見靖王就問梅長蘇怎樣了

甄平見蒙摯如此不避嫌,緊張的看了靖王一眼,故作鎮定問蒙摯為何如此著急

蒙摯心急如焚也沒心情考慮避嫌的事,告訴眾人梅長蘇被夏江餵了一顆劇毒的烏金丸

靖王問蒙摯說得可是梅長蘇,蒙摯語氣激動說他說的當然是梅長蘇

蒙摯又說這毒七日內必定會毒發致命,他已經拷問過夏春,也翻遍懸鏡司依然沒有找到解藥

讓甄平趕緊去問晏大夫,看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解毒

靖王本來就很自責了,聽到梅長蘇有生命危險,這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屋裡走

40065.jpg40066.jpg40067.jpg40068.jpg40069.jpg40070.jpg40071.jpg

靖王看到了昏迷的梅長蘇後,不發一語只是向外走去,臉色太過陰沉連歐陽遲都不敢多問

蒙摯從屋裡追出來攔下靖王,靖王停下後憤憤的說解藥的下落只能問夏江了

蒙摯聽了說可是夏江鐵定不會…但靖王的眼神如此堅定,蒙摯不再勸他,只說願一同前去

40072.jpg

(臉上沒有表情,但過快的步伐顯示靖王的焦急,這幕的靖王好帥!!!!)

40073.jpg40074.jpg40075.jpg


秦般弱扮成送飯的雜役混到天牢裡密會夏江,夏江看到秦般弱也是嚇了一跳

秦般弱問說事到如今該怎麼辦,夏江回說只要譽王還在外面,他就還沒有敗到底

秦般弱失望,說譽王已經是自身難保,整日只是閉門不出,如何對他們伸出援手

夏江說譽王雖然翻身不易,但是憑著譽王的身份,還是有一次機會救夏江出去

秦般弱激動的問說什麼機會,夏江陰惻惻的說「三月春獵」,秦般弱不解

夏江說秦般弱如此聰慧,一想就能明白(講清楚是會死嗎還搞什麼猜謎你們時間很多喔)

夏江指示秦般弱,春獵之前要讓譽王沉住氣,在皇上面前只管哀求悔罪,絕不可與靖王起衝突

40076.jpg40077.jpg

(王鷗淡妝比濃妝漂亮多了)

夏江還想交待什麼,卻有通報說靖王到了,秦般弱弄好偽裝匆匆離去

靖王跟蒙摯匆匆進了牢房,夏江看到二人鐵青的臉色,得意的說他們想必是為了烏金丸而來

夏江還想拿翹,但蒙摯根本懶得多說一個字直接把夏江往牢門上一拽

手掌轉眼就鎖上了夏江的脖子,夏江呼吸受阻氣息不順,而靖王只是默許蒙摯如此做

夏江說看來梅長蘇份量還真是不輕,竟能勞動二人到牢裡看他

40078.jpg40079.jpg

(大梁應該是人權立國,囚犯竟然還能吃白米飯!那飯亮的我眼睛都快瞎了)

40080.jpg40081.jpg

靖王聲音冷的像冰,讓夏江說出解藥的下落

夏江嘴硬回他不說難不成靖王要在天牢中殺了他?靖王緊盯著夏江,淡淡的說有何不可?

夏江說一個當紅親王,一個禁軍統領,卻在案子未開審前到牢中殺人

也不想想以皇上多疑的性情聽了會有什麼感想

靖王沒被夏江的話搖動,說他素來魯莽,想不了這麼多,而蒙摯又收緊了手上的力道

靖王說離烏金丸毒發還有三天,他可以不進宮、不上朝,拷問夏江直到最後一刻

靖王警告夏江,要是梅長蘇有什麼差池,他會親手擰斷夏江的脖子

蒙摯幾乎快把夏江掐到斷氣的時候,黎綱趕來天牢阻止了二人

40087.jpg40088.jpg40089.jpg40090.jpg40091.jpg40092.jpg40093.jpg

(這段靖王霸氣滿點帥死了!)


晏大夫用了不知道什麼方法驗過梅長蘇的血後,說是不用再管烏金丸了

因為梅長蘇所中的火寒之毒,是天下奇毒之首,烏金丸的毒性入體後已被火寒毒吞噬殆盡

甄平高興的的多問了一句真的嗎,還被晏大夫青了一眼XD

40082.jpg40083.jpg40084.jpg40085.jpg40086.jpg

琅琊榜整體來說非常忠於原著,更動的都是一些小細節,更動比較大的除了霓凰的感情歸屬外

另外還有兩個幾乎可以說是劇中原創的劇情,而這兩段更動我都覺得很爛

一個是之前靖王誤會梅長蘇,一個是之後才會出現讓無數書迷哀號的…嗯,演到再說

其實我覺得中毒梗…也很蠢,但它是為了之後的事件鋪梗,所以我把這段更動算入之後那件事

在書中,梅長蘇根本沒吃下烏金丸,他趁著夏江被忽悠激動時偷偷地換了藥丸

『我真的沒中毒。要是明知夏江有烏金丸這種東西還會著道,那我也太傻了點。』

就算在劇中,梅長蘇也是知道烏金丸的存在的,以梅長蘇的算無遺策會毫無作為嗎?

難不成梅長蘇是抱著聽天由命的心情,想說吃了就認命的心情進懸鏡司的嗎?

他身上背著多少人冤屈,哪有可能這樣讓自己的計畫止步在這裡

梅長蘇真的吃下了烏金丸的話,我都不知道這是在黑宗主的智商還是在黑我的

還有,如果他真的中毒了,梅長蘇會不說一聲嗎?讓大家在那邊忙得團團轉很好玩嗎?

而且梅長蘇離開懸鏡司時可是說過「夏江說得話能信嗎?」很明顯就是在說他沒中毒啊

如果說梅長蘇虛弱到忘了說也就算了,結果為了讓烏金丸解套又追加被火寒之毒消解的設定

這是在搞笑嗎?後面會說梅長蘇體內的毒性早就全解了,早就沒有毒性是要消解個屁

為了鋪梗追加更多的設定下場就是又多了一堆莫名其妙的bug


靖王進宮看靜妃,靜妃笑說上次靖王急著向梅長蘇致歉匆忙離開

她都忘了要拿一份新做的點心讓靖王轉交給梅長蘇,問梅長蘇還好吧

靖王說梅長蘇在懸鏡司中了烏金丸之毒,靜妃驚呼,靖王連忙解釋毒已經解了

靜妃鬆了口氣,說雖然毒性已解,但是想必會有所傷損,囑咐靖王更該多去探望才是

靖王落寞的說這次的危局能平順度過都是多虧梅長蘇,雖然之前梅長蘇並不贊同救衛錚

他氣到與梅長蘇斷了往來,但梅長蘇卻屈尊來勸解,又費心替他謀畫

現在還把梅長蘇自己搭了進去…(靖王講到哭音都出來也太萌)

40095.jpg40096.jpg

(靜妃看起來連烏金丸都知道會不會太威)

40097.jpg

靜妃聽聞梅長蘇不同意救衛錚微微訝異,但略微思索後點點頭說就情勢而言梅長蘇是對的

不過最終靖王二人還是協力的渡過了這個關卡,有梅長蘇這樣的人扶持靖王,她很安心

靖王如哽在喉,說衛錚被救出來後就由梅長蘇安置了,梅長蘇也不願意告訴他安置在何處

說不知道為好,但他卻很想早日見到衛錚,想聽衛錚說說當年的情形

靜妃安慰靖王,既然衛錚已經被救了出來,靖王也不必急在這一時

40098.jpg40099.jpg40100.jpg

「這些年我總是不停的在想赤燄軍是怎麼被殲滅的,

 小殊又是怎麼死的,他死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話,留什麼遺願?

 我真的有的時候很難相信小殊就這樣死了…記得我去東海前,他還跟我鬧…」

40101.jpg40102.jpg40103.jpg40104.jpg40105.jpg

靖王回想去東海前,小殊聽說東海有很多珍珠,嚷嚷著要靖王帶幾顆回來給他當彈珠玩

還說要帶個像雞蛋那麼大的,靖王傻眼說別鬧了,哪有那麼大的

小殊笑說他只是開個玩笑,正色說讓靖王帶個像鴿子蛋那麼大的

靖王像是受不了好友,卻是高興的應承下來說他試試看吧

40106.jpg40107.jpg40108.jpg40109.jpg40110.jpg40111.jpg40112.jpg40113.jpg

(那個單純美好到想到就讓人心裡發痛的過往)

「我把珍珠帶回來了,可他卻連一塊屍骨都沒有了…

 就連林府,我們小時候在一起玩鬧的地方,也在一夜之間成為了禁地

 變成了僅供憑弔的遺跡…」

40114.jpg40115.jpg40116.jpg40117.jpg40118.jpg40119.jpg

「景琰,好孩子,只要你沒忘記小殊,他就還活著,活在你心裡。」

「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他活在這個世界…」

「萬事不能強求,逝去的永遠也不可能再找回,

 就算小殊還能回到這個世界,只怕他也不再是當年的小殊了…

靜妃這段別有深意的弦外之音,靖王因為陷在悲痛之中沒有聽出來

40120.jpg40121.jpg40122.jpg40123.jpg40124.jpg40125.jpg40126.jpg40127.jpg

「祁王兄、林帥、小殊,我知道你們在某一個地方看著我。

 母親,已經沒有什麼能再讓我回頭、讓我放棄的了。」

40128.jpg40129.jpg40130.jpg40131.jpg40132.jpg40133.jpg

這段就是哭啊,用力的哭,陪靖王一起哭,把整包衛生紙拿出來就對了,沒什麼好評的

靖王隱忍的哀傷、錐心的悲痛、不屈的堅決,三段層次足夠讓我哭到瞎掉

完全忘記之前我超想捅他幾刀踹他幾腳想把他弄醒,淚眼婆娑的靖王可以讓我原諒一切


P.S 寫文其實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雖然並不算是是創作,但大家懂得(喂)

  反正就是因為寫了40集我現在情感有些乾涸,但最後這段我竟然寫到哭…

PP.S 37集人氣默默的就破千了我好意外,才一個星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selenah
  • 最後這段我在公司掉淚了..都四刷了還是會哭啊><
  • 因為N刷+寫文我以為我毒有點解了,應該哭不出來
    結果看到林殊跟靖王那開懷的笑容我眼淚卻噴出來…

    circler 於 2015/12/25 09:35 回覆

  • corinko0902
  • 最後一段光看版主的文章又哭慘了...
    每次忍不住罵水牛多苯,可是想到他在明面上就是被留下來的人沒有任何人陪伴他走過這些傷痛(除了他媽)就可以小小的原諒他了XDD
    蘇兄的酥胸讓人忍不住截圖XDDDDD
  • Chung-Kuei Su
  • 新文趕快出來呀!
  • 斑斑
  • 我也一直在想撿鈴鐺那裡為什麼是歐陽遲 不是戰英
    不過如果是戰英的話,靖王叫他備馬,戰英一定馬上舉雙手贊成說我們快去看蘇先生吧! 哈
  • hwd0958
  • 1.根本滷肉飯吧,因為我好像有看到飯上有料,
    2.蒙摯盛怒之下掐著夏江的脖子掐到快斷氣這一段看得我好爽,且連追了好幾次以後,越看越爽
  • blueorange47
  • 歐陽遲這位導演先前在靖王辦慶國公一案時還軋了大理寺一員的角色 XD
  • blueorange47
  • 還有,天牢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黎剛這樣一個江湖人士可以隨隨便便要進去就進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