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般弱驚訝夏江的要求,但夏江表示要是錯過了三月春獵,他們就真的完了

秦般弱聽了立刻翻出貼身的錦囊,拿出裡頭的信箋交給夏江

夏江看了之後臉色都變了,只是喃喃自語著「景桓」卻什麼也不說

秦般弱連忙拿走信箋看上面寫了什麼,卻意外這是一封給譽王的信

夏江告訴秦般弱,寫信的人不是般弱的師父璇璣公主,而是璇璣公主的姐姐玲瓏公主

42001.jpg 

當夜,秦般弱又去找譽王,譽王看到般弱十分煩躁,表明他不想再介入朝堂之事

譽王語氣不善,秦般弱聽聞卻是一臉哀戚,默默闔上房門,譽王不悅反問秦般弱聽不懂人話嗎?

秦般弱忽地跪下行大禮,哽咽喊著「我的殿下」,說譽王不能放棄

因為譽王背負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抱負,更還有整個滑族的希望

譽王冷哼說秦般弱這些年名義上是在輔佐他,暗地裡是在行復辟滑族之事

他不把秦般弱送去刑部治罪已是天大的恩賜,秦般弱現在竟然還敢到他面前提滑族?

秦般弱拿出錦囊,說她也是今日才知道,原來譽王體內流的是滑族人的血

譽王大怒,吼說秦般弱這是在胡說什麼,秦般弱絲毫不懼,只是呈上錦囊

42002.jpg42003.jpg

看了錦囊裡的信箋後,譽王驚訝得知他的生母竟是滑族的玲瓏公主

秦般弱說璇璣公主臨終前囑咐她接近譽王,全力輔佐,直到現在她才明白璇璣公主的用意

秦般弱哽咽著讓譽王一定要為滑族的兩個公主報仇,譽王心中驚乍,又拿起信箋細看

信中玲瓏公主告訴譽王,她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情就是錯信了梁王

因為梁王登基後翻臉無情,不僅沒有遵守承諾,還給滑族扣上勾結大渝意圖造反的罪名

(這個罪名也太好用了…是懶得想個新梗嗎?)

藉此派出赤燄軍大肆殺戮,滑族滅國變成不可挽回的現實,玲瓏公主成了滑族的千古罪人

譽王問玲瓏公主最後怎麼死的,秦般弱說玲瓏公主是在與大梁的最後一役中戰死

當時從戰場上倖存的就只有璇璣公主一人

42007.jpg42008.jpg

譽王淚流滿面,恍然大悟為何無論他多麼努力,皇上對他的態度總是又近又遠的

原來從他一出生起,就永遠不可能成為儲君,因為皇上絕不會讓流著滑族血液的兒子繼承皇位

皇上對他最大的恩典就是把他當作一顆棋子,從前壓制太子,現在掣肘靖王

這一切太過可悲反而讓譽王苦笑出聲,他一直心存希望現在看來真是諷刺不已

譽王跟太子鬥、跟靖王鬥,卻從沒想過要違逆皇上,可是皇上卻只是在利用他

譽王心中悲憤,方才的委靡早已消散,讓秦般弱轉告夏江三月春獵他們有很多事要做

譽王抽出璧上的寶劍,陰狠的說當年皇上怎麼得到皇位的,現在他一樣可以做到

42009.jpg42010.jpg42011.jpg42012.jpg42013.jpg

譽王的身世是劇中原創,除了隱瞞身世這段不太合理之外,我覺得的確讓譽王的設定更加飽滿

這段詳細的等之後譽王行動後再解釋,因為會牽扯到很多之後的劇情

這裡要說的是很多人覺得譽王單憑一封信就相信秦般弱太好騙

但我覺得與其說譽王相信了那封信,不如說那封信證實了所有的疑點

這麼多年來,皇上對譽王的身世總是諱莫如深,不只是不談,根本是不能談

說只是因為生母卑賤不想談太牽強了,因為皇上很明顯在掩飾一個更大的秘密

而且皇上看似厭惡譽王生母,但又把譽王帶給皇后撫養不可謂不寵愛

不要忘記皇上有好幾個兒子,又不是只有譽王一個只能對他百般討好

再加上多年來皇上對譽王的態度,這封信上的現實讓譽王不得不相信


有言官上奏譽王涉懸鏡司跟私炮坊兩起大案,皇上僅是將譽王削珠幽閉責罰過輕

皇上問高湛有什麼想法,高湛四兩撥千斤說皇上如此處置必有其深意

(誰敢真的回答你啊,又不是腦子有洞)

皇上感嘆譽王天資聰穎爭強好勝,大家都說皇子中就譽王最像他,而他又何嘗不是這樣認為

高湛安慰皇上,譽王現在削珠幽閉,想必不會再對大位有繼承之心

皇上小懲大戒,譽王是個聰明人,想必會明白皇上的心意適時收手的

42004.jpg 

皇上皺著眉頭說就怕譽王像譽王生母一般偏執不化

高湛聽聞倒抽一口冷氣,慌張的環顧四周,像是怕有人聽見什麼

皇上轉頭看了看高湛,高湛驚慌的對皇上擺擺手讓皇上小心隔牆有耳

不似高湛的不淡定,皇上淡淡地說祥嬪的身份只有高湛知道

這些年皇上對譽王的偏愛跟忌諱就高湛能了解了

高湛哀嘆說好好的怎麼講起過去的事情來呢…皇上說反正這個秘密遲早會隨著他們二人消失

42005.jpg

皇上又說其實當初他升譽王為七珠親王的確有制衡太子之意

另外也想看看譽王的德性能否超越太子,要是如此天下未嘗不可交到譽王的手上

可是這些年譽王又做了些什麼,爭權奪利,凡事以自身的得失為首

有幾次是真的為他分憂的?他怎能放心的將天下交給譽王,這一切都是譽王咎由自取

42006.jpg

(譽王的確不擇手段不以天下蒼生為念,但這位先生你不要忘記這些事情都是你默許的好嗎?)

要說譽王德性夠好就會把天下交給他這種話,我個人覺得可信度打個六折差不多…

祁王當年的德性不好嗎?結果還不是引起皇上的猜忌,有點由頭就直接下手為強了

祁王背後有林家的勢力皇上就如此忌憚了,何況是有滑族血統的譽王?

如果譽王真的走上祁王那條路,我看他引起的猜忌恐怕會比祁王多更多

皇上或許、可能、應該會想著把皇位給譽王,但是同時皇上更會把譽王看成奪權的威脅


內廷司拿著新到的春茶到芷蘿宮輸誠,陪笑臉說送完養居殿和正陽宮後就直接來芷蘿宮

看靜妃在製作花茶,奉承說靜妃的身份怎麼做這辛苦事,只是這樣的話也許用得著這春茶

小梨說靜妃制花茶只用峨嵋毛峰,其餘青綠茶一概都不用,更何況是這武夷茶

靜妃笑說既然是好茶,那就留兩包嚐嚐看,小梨收下茶後,黃主司卻沒有退下

靜妃給小梨一個眼神,小梨意會,拿出一個錢袋交給黃主司說是靜妃的一點心意

黃主司退下後,靜妃吩咐小梨將這武夷茶裝盒,下次靖王進宮時讓他帶走

卻又笑說靖王從小就只愛喝水,就是一頭水牛

42014.jpg42015.jpg42016.jpg


蘇宅裡,梅長蘇泡著茶,優雅的細細品茗,穆青拿著茶杯坐在梅長蘇對面

穆青一臉期待的盯著梅長蘇,像是等著梅長蘇評論,過了一會梅長蘇笑說果然是好茶

穆青臉上泛出笑容說這是當然了,因為霓凰知道梅長蘇喜歡這茶,特地讓人從閔州送過來的

就算是內廷司也沒有比這更好的茶了,梅長蘇楞了一下客套笑說讓霓凰郡主費心了

穆青順口就說梅長蘇記得霓凰的心思就行了,梅長蘇的動作微微一滯

42017.jpg42018.jpg42019.jpg42020.jpg42021.jpg42022.jpg42023.jpg

(唉…從沒忘記過,只是…)

穆青沒注意,自顧自說這茶也沒什麼,跟他素日喝的沒什麼兩樣

梅長蘇說有人愛茶,自然就有人無感,還有些人給杯白水就行了

既然姐姐交待的任務已完成,少年心性的穆青坐不住了,問飛流去哪了,他想找飛流玩

梅長蘇說大概在院子裡吧,穆青立刻起身往院子走去,只是還沒走出迴廊就被梅長蘇叫住

梅長蘇託穆青給住在穆府的那位客人帶話,穆青失落問說梅長蘇要把人接走嗎

梅長蘇點點頭,說今日他就會派人去接那位客人,讓那位客人準備一下

穆青扁扁嘴說那位客人在他家住了三個多月,這一走還真有點捨不得

可是一轉頭就歡快的找飛流去了XD

42024.jpg42025.jpg42026.jpg42027.jpg42028.jpg42029.jpg

話說穆青說衛錚在他那住了三個多月有bug啊…

衛錚被劫出來是在春節期間的初五(?懶得回去翻了),住滿三個月也要四月初了

可是現在連三月春獵都還未到,哪來的三個多月可以住啦XD


到了晚上,黎綱帶著衛錚偷偷溜進蘇宅,衛錚一見到梅長蘇就跪下請罪

說都是因為他的疏忽才招此大禍,差點將江左盟跟梅長蘇都拖下水

梅長蘇扶起衛錚,安慰衛錚這不完全是衛錚的錯,人回來就好

梅長蘇讓衛錚先冷靜下來別那麼激動,因為靖王很快就來了,讓衛錚收拾好情緒

說話要當心不要露了痕跡,尤其是對梅長蘇的稱呼絕對不能失口

42030.jpg42031.jpg

在等待靖王時,衛錚不習慣他的少帥站在自己後面,轉頭覷了梅長蘇一眼又無奈回頭

黎綱打開暗門,靖王已在門後等著,身邊還有蒙摯跟列戰英二人

靖王看到衛錚激動的上前,衛錚想跪下請安立刻被靖王扶起

靖王看著「已死」的故人心中澎湃,卻說不出話來,只是把衛錚從頭看到腳

梅長蘇壓抑心中的激動,置身事外,勸靖王先坐下來說話,因為今夜要說的話很長…

42032.jpg42033.jpg42034.jpg42035.jpg42036.jpg

靖王被梅長蘇一提醒也回神了,帶著衛錚坐下,梅長蘇只是暗暗的退至一旁

靖王告訴衛錚是私下相見就不要拘禮,他有很多問題想問衛錚

各人落坐後,靖王說有很多疑惑他放在心中多年,本以為不會再有答案了

幸虧老天有眼讓他還能再見舊人,只盼望衛錚能一一為他解惑

衛錚讓靖王盡管問,他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上司屬下都是騙子…我可憐的水牛)

42037.jpg42038.jpg42039.jpg

(你明明是最中心的當事人啊…)

42040.jpg42041.jpg42042.jpg

靖王問衛錚當年梅嶺一役是否還有其他的倖存者,衛錚回說有的,只是不多,有職分的更少

因為被宣佈成叛軍後要服苦役,所以倖存者也不敢回鄉,只能流落在異地,隱姓埋名過日子

靖王急切的問說他認識的還有哪些,衛錚回說活下來的本就不多,官階低的靖王只怕不認識

靖王說既然衛錚活著,那就代表梅嶺不是無人倖免,也許還有其他的人能夠…

衛錚不忍讓靖王心存盼望,告訴靖王當時他並不在梅嶺,靖王睜大了雙眼

衛錚說當時因為聶鋒率領的前鋒部隊沒有及時趕到增援,林殊派他前去接應

42043.jpg42044.jpg42045.jpg42046.jpg42047.jpg42048.jpg42049.jpg42050.jpg42051.jpg

靖王悲慟不已,說梅嶺一役怎會打得如此慘烈,赤燄軍可是大梁最強的戰力

單憑謝玉和夏江從西境調來的十萬兵馬,怎麼可能將赤燄軍殲滅在梅嶺?

衛錚哀怨的反問靖王難道也以為赤燄軍士跟謝玉廝殺成這樣的嗎?靖王驚愕

衛錚告訴靖王,以林燮的個性,赤燄軍會放手一搏,不至於束手待斃

只是當謝玉的屠刀揮下之時,赤燄軍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已經沒有力氣反擊了

靖王略一思索,不可置信的問說難道當年謝玉所報擊退大渝二十萬大軍是赤燄軍的功勞?

42052.jpg42053.jpg42054.jpg42055.jpg42056.jpg42057.jpg

衛錚痛心的說大渝以軍武立國,要不是赤燄軍拼盡最後一絲力氣滅掉大渝引以為傲的皇屬大軍

大梁的北境怎可能會有這十三年的太平?靖王悲極而笑,笑中卻充滿著刺人的哀痛

靖王悲憤喊說可是就憑著謝玉跟夏江的片面之詞,還有早已埋在心中懷疑和猜忌

遠在帝都的皇上就這樣輕易的剿滅了數萬赤燄軍的忠魂

42058.jpg42059.jpg42060.jpg

衛錚尚在說著,語氣不知道是怨、是痛、是恨,還是數不盡的哀傷

衛錚回想起當年的梅嶺,滴水成冰,漫天風雪,林燮冒雪行火攻之計

赤燄軍在風雪烈火中浴血奮戰了三天三夜,才將大渝皇屬大軍斬落馬下

可是經此一戰,赤燄軍也傷亡慘重軍力危殆,不得已只能原地休整

這時林殊隱約覺得不對勁,因為本該來增援的聶鋒遲遲沒有出現,所以這才派衛錚前去接應

誰知道衛錚一出山口,謝玉和夏江的十萬大軍就趕到了,當時衛錚還以為對方是援軍

當謝玉露出了他的獠牙時,梅嶺霎時間變成了地獄,焚燒成一片焦土,遍地焦屍

赤燄軍挺過了最慓悍的大渝皇屬大軍,最終卻死在友軍手下,很多人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42067.jpg42068.jpg42069.jpg42070.jpg42071.jpg42072.jpg

本是滿腔怒火的靖王,這時卻是滿心的失望與絕望,他想過真相會很殘酷

但他還有希望,因為衛錚還活著,可是聽到衛錚的親身經歷,當年梅嶺的慘烈更是歷歷在目

靖王的最後一絲希冀被打碎,他緩緩站起,喃喃道「回不來了…回不來了…小殊真的回不來了…」

這整整十三年,七萬亡魂未安,他蕭景琰縱使七珠加身,榮耀萬丈,又有何意趣?

42073.jpg42074.jpg42075.jpg42076.jpg42077.jpg42078.jpg

回想梅嶺的那個煉獄對梅長蘇無疑十分痛苦,看見摯友為自己如此憤懣更是讓梅長蘇心潮難平

梅長蘇差點控制不住自己,眼眶充滿了淚,但他只能壓抑情緒勸靖王冷靜下來

梅長蘇勸靖王,赤燄案是皇上欽定的,牽連甚廣,不是那麼容易說翻案就翻案的

他們現在能做的就是忍,壓下所有的悲憤等待靖王的羽翼壯大到足以掌控全局之時

蒙摯知道赤燄案是靖王心中的痛,或許是怕靖王會激動的聽不進建言,會有很大的反彈

也勸著翻案就是要皇上認錯,而這錯偏偏又太大了,皇上怎麼認?

更何況衛錚現在是逆犯之身,他的證言無法在朝堂上示眾,請靖王務必要三思而後行

列戰英激動的說難道他們只能忍嗎?他們這些血戰沙場的將士們只配得這樣的結局嗎?

42079.jpg42080.jpg42081.jpg42082.jpg

梅長蘇眼神空洞,說著不只赤燄軍,這個案子還流有祁王的血

如同蒙摯所說,翻案是要皇上認錯,而這代表在史書上皇上會留下冤殺功臣和皇長子的污名

梅長蘇緊張的走到靖王面前,提醒靖王要達到最後的目的,此時絕對不能提出重審赤燄案

在眾人勸慰的期間,靖王始終一語不發,這時,他看向梅長蘇

靖王告訴梅長蘇,他最後的目的,就是要昭雪此案,其他的都可以過後再說

經過衛錚一事,靖王對梅長蘇的信任也絕非昔日,他不會再質疑梅長蘇的動機

只是再三表明對他來說,昭雪赤燄案才是最終的目的,爭奪大位只是手段而已

42083.jpg42084.jpg42085.jpg42086.jpg42087.jpg

春獵將至,靖王本來還有些事想跟梅長蘇商討,但今夜實在是心潮難平,打算就這樣告辭離去

梅長蘇知道靖王需要時間消化情緒也不挽留,只說基於安全,衛錚還是留在蘇宅最好

靖王拍拍衛錚的肩膀,說這次衛錚能獲救多虧了梅長蘇,讓衛錚務必聽從梅長蘇的指示

衛錚反射性的就回答他必定唯梅長蘇之命所從,梅長蘇淡淡的說衛錚實在是太過客氣了

靖王先一步離開,蒙摯本來有話想說,但是列戰英還在場,只能匆匆一揖跟著離去

42088.jpg42089.jpg

當初看這段時我一直想起的是梅長蘇初進金陵時,寧國侯府前的那塊「護國柱石」

當時景睿說這是皇上為了表揚謝玉的功績而親題的,那時的梅長蘇語調極淡

可是他壓下的是多大的傷痛,這塊匾其中有多少冤魂的血,沒有人知道

謝玉的風光無限是用赤燄軍跟祁王的血的代價換來的

謝玉跟夏江不僅誣陷了赤燄軍,還掠奪了他們用生命換來的功績

說真的,梅長蘇沒把他五馬分屍真的是便宜他了,更不要說謝玉其實是敗在他自己造的孽

01053.jpg


秦般弱帶著四姐到監禁童路的地方,告訴四姐想讓童路活著,就要讓童路有活著的理由

只要四姐替秦般弱問到她想要的,到時秦般弱自然會放四姐他們遠走高飛

四姐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只要童路還抓在秦般弱手上她就只能選擇相信

四姐騙童路她趁看守的人不注意時,偷了鑰匙逃出來,兩人現在可以一起逃走了

童路高興的說太好了,他們出去後,只要跟江左盟人接上頭,他們就安全了

(先生,不管怎樣,你就是叛盟了,你還想要江左盟的庇護?你是腦子有洞嗎?)

四姐告訴童路,他已經是叛徒,不能再回江左盟,而且梅長蘇死了

童路不相信,四姐說她偷聽到梅長蘇在懸鏡司被下毒,已經毒發身亡

童路說不可能的,梅長蘇身邊那麼多人,有晏大夫、有藺晨,還有救命的藥丸

當年梅長蘇火寒之毒發作時,情況凶險都熬過來了,怎麼可能會死

這時秦般弱推門進來,皺眉問道什麼火寒毒,童路頓時明白他又被騙了

42090.jpg

我覺得這段…非常智障。

先講童路竟然天真的還想跟江左盟接頭這件事,我看到時都翻白眼了

你今天就是叛徒!叛徒!要是每個幫眾都像你這樣叛盟了還想回江左盟,江左盟還混屁啊

書中的童路就非常有自知之明,知道無論如何他就是背叛了,沒想過讓江左盟再收留他

要不是四姐出事,童路生無可戀,只想在最後贖罪,他根本就不會去找梅長蘇

再來就是童路竟然知道梅長蘇中過火寒毒,害我又翻了一次白眼

童路在江左盟的級別應該不算高,雖然負責的是蘇宅對外的窗口

可是這畢竟只是消息的傳遞,並沒有涉及最核心的計畫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絕對不是黎綱甄平,或是十三先生這種核心級別

光是梅長蘇必須抓著童路的家人在江左盟制衡他,就知道他並不是讓梅長蘇全心信任的人

這樣的童路,卻知道梅長蘇身中火寒之毒?

梅長蘇是林殊這件事絕對是極秘,火寒毒雖然鮮有人知,但怎麼說都是個破口

他們所策劃的事情多麼的凶險,只要有一絲絲的破綻就是全盤皆輸

不管如何知道的內幕的人當然是越少越好,我實在想不出告訴童路這件事的理由

(這樣才能讓夏江知道這種事就別提了吧)


秦般弱向譽王報告,春獵皇上只帶靜妃一人隨行,另外還指示靖王把梅長蘇帶上

譽王聽聞留下皇后,帶走梅長蘇,實在是老天都幫他

秦般弱略有遲疑,說皇后畢竟不是滑族人,這樣的大事她會出手相助嗎?

譽王陰狠的說皇后沒有選擇的立場,這些年他對皇后言聽計從

娶了皇后替他選的王妃,結交了皇后身邊所有的權貴,皇后現在想脫身已經晚了


九安山獵宮按規矩只能在秋獵時入住,春獵原是儀典,只能在山下安營紮寨

列戰英向靖王報告,梅長蘇的營帳已經設好,被圍在靖王府的營帳中間,全力戒護

梅長蘇表示因為連日來趕路實在有些疲累,就先告辭離去休息

靖王說雖然靜妃說過想見梅長蘇,但是想必也不會急在這時

梅長蘇對於靜妃想見他有些不安,但也只能默默離去

42091.jpg42092.jpg42093.jpg42094.jpg

(好一對璧人)

42095.jpg

春獵這段最可惜的就是佛牙被刪掉了啦…嗚嗚嗚

佛牙是靖王15年前撿回來養得一頭狼,除了靖王以外對任何人都不親

可是佛牙卻認出了林殊,一看見梅長蘇就撲上去又抱又舔 (連狼都贏你)

梅長蘇怕靖王看到佛牙對他這麼親熱會起疑,在九安山時總是避開靖王

另外飛流看到這麼大隻的狼也是很新奇,一路上都在跟佛牙玩

我本來期待劇組找冰與火之歌那種狗來代替,結果他們找了一隻藏敖…(默)

只是因為那隻藏敖太不受控制,吳磊根本抓不住後來只能整段都刪了


皇上主持了開獵儀典,笑說讓幾個皇子比試比試,寧王回說皇上這是偏心,誰敢跟靖王比這個

靖王雖然也跟著笑了起來,卻看起來沒什麼精神的感覺

皇上帶頭策馬前去林子裡打獵,大隊人馬紛紛跟上,只有列戰英還守在梅長蘇身邊

梅長蘇問列戰英怎麼不跟去,列戰英說靖王吩咐他隨身保護梅長蘇

梅長蘇笑說這裡人那麼多能出什麼事,讓列戰英也跟著大夥一起去

42096.jpg42097.jpg42098.jpg42099.jpg

庭生在旁邊看著早已躍躍欲試,梅長蘇讓庭生別著急,過會會讓飛流帶他一起去

梅長蘇叮嚀庭生,現在是春天,萬物復甦,不宜殺生,春獵還是以儀典為主

待會兩人別追著動物亂跑,到處看看就行了,交待完就放行庭生

庭生開心的拉著飛流就走,兩個少年開心的玩去了 (我想看飛流跟佛牙玩…嗚嗚嗚)

42100.jpg42101.jpg42102.jpg42103.jpg

豫津問梅長蘇這是收庭生為徒了嗎?梅長蘇回說算是吧

小可愛豫津不甘心了,說梅長蘇真是偏心,都沒教過他

梅長蘇笑笑沒說什麼,反問豫津第一次參加圍獵時是誰教得規矩

豫津淡淡地嘆了口氣,說是林殊哥哥,豫津的落寞梅長蘇看在眼裡也是五味雜陳

陷入回憶的豫津怕是永遠不會知道梅長蘇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問題

42104.jpg42105.jpg42106.jpg42107.jpg

(馬的,淚點被戳中)

42108.jpg

(這個時候的豫津,是想著把他綁在樹上的林殊哥哥?還是教導他規矩的林殊哥哥呢?)


皇上畢竟年紀大了,做做樣子後就回大本營歇息了,作陪的還有紀王跟言侯

皇上看著眾人來來去去,說起靖王最近沒什麼精神,也不怎麼願意說話,像是有什麼心事

紀王一派樂天的說年輕人就是這樣,一會高興一會不高興的,管他的呢

皇上笑罵反正不是紀王的兒子,紀王倒是樂得輕鬆,眾人笑鬧甚是愉快

這時紀王看到跟飛流在一起的庭生,臉色稍稍變了若有所思

42109.jpg42110.jpg42111.jpg42112.jpg


靖王的不尋常,皇子們也看在眼裡,寧王問靖王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煩心

靖王推說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心神有些不定

淮王說靖王想必是有些後怕了,懸鏡司的那些手段想想都讓人心驚

要是換成他,早就嚇得跳井了,也虧得靖王久經沙場歷練多才撐了下來

寧王吐嘈淮王是什麼身份,懸鏡司還看不上眼呢,淮王說這倒也是

42113.jpg42114.jpg


靜妃服侍皇上午睡後,跟高湛交待了一下後,得空回自己的營帳去

一離開皇上的王帳,靜妃就立刻吩咐小梨去找靖王,讓靖王帶著梅長蘇來見她

總是波瀾不驚的靜妃,在等待二人時,卻是在帳中焦慮的來回踱步

靖王跟梅長蘇聽見傳信都若有所思,心思各異到了靜妃的帳外

42115.jpg42116.jpg42117.jpg

靖王帶著梅長蘇進營帳,靜妃對二人的拜見彷彿充耳不聞,只是直直的看著梅長蘇

靖王疑惑的喊了一聲母親,靜妃這才回神讓梅長蘇免禮起身

梅長蘇起身後直面靜妃的眼神,靜妃強自壓抑客套問候,卻沒有素日的從容

42118.jpg42119.jpg42120.jpg42121.jpg42122.jpg42123.jpg

三人落坐後,靜妃問梅長蘇在京城住了一年多可還習慣?

梅長蘇回說京城除了冷了些,其他的都還習慣,靜妃意外,立刻回問梅長蘇怕冷?

靖王將母親的動搖看在眼裡,眼神在兩人之間游移,梅長蘇斂下眼瞼說是

靜妃像是有點打擊,只是轉向靖王,說靖王不會照顧人,是否有注意梅長蘇帳裡炭火可夠

他們現在是在野外紮營,不似屋裡溫暖,一不小心就會冷到,靖王有點發楞

梅長蘇替靖王緩頰,說靖王很有心,現在反倒是他的帳裡太熱,沒人願意進去了

靜妃說在獵宮不比在京城,要時常在帳內帳外走動,要室內外溫差太大,只怕更容易生病

42124.jpg42125.jpg42126.jpg42127.jpg42128.jpg42129.jpg42130.jpg

這時小梨端茶進來,但靜妃說梅長蘇冒風而來,不適合喝這茶,讓小梨去換紫薑茶

靜妃照顧如此週到,三人之間氣氛有點微妙,梅長蘇客套說靜妃真是深諳保養之道

小梨帶著紫薑茶再次進帳,沒想到靜妃卻起身,親自為梅長蘇斟茶

梅長蘇緊張起身說哪敢勞煩靜妃,但靜妃哪管這個,逕自斟好茶遞上

42131.jpg42132.jpg42133.jpg42134.jpg42135.jpg42136.jpg42137.jpg

(差一個胖鴿主明家人就到齊了,連阿香都在耶!)

42138.jpg42139.jpg

梅長蘇無奈接過,但靜妃一個鬆手打翻了茶杯,茶水濺到了梅長蘇的衣袖上

靜妃故作驚慌問梅長蘇燙到沒有,不給梅長蘇回答的機會就抓起梅長蘇的手捲起衣袖

可是什麼都沒有,那光滑的手臂上沒有任何痕跡,沒有她所記得的那個人該有的傷疤

靜妃不可置信的看了又看,梅長蘇知道靜妃在找什麼也沒有阻止她

梅長蘇說他不礙事,讓靜妃不用擔心,這話中的雙關也許只有靜妃聽得懂

42140.jpg42141.jpg42142.jpg42143.jpg42144.jpg42145.jpg

靜妃緩緩放下梅長蘇的手,梅長蘇急忙將手收回

靖王問靜妃是不是有些疲累,要不先歇息,他改日再帶梅長蘇過來

靜妃不管靖王,說梅長蘇面色透白,氣促不勻,想必病勢已纏綿了許久

她還算是略通醫道,如果梅長蘇願意,可否讓她替梅長蘇診脈,梅長蘇聽了臉色僵硬

42146.jpg42147.jpg42148.jpg42149.jpg42150.jpg

我忘了有沒有在文裡提過,靜妃跟霓凰看不同手我覺得不算bug

因為小殊出自將門世家,自小習武,又13歲就上戰場,他身上一定有很多大大大小的傷疤

靜妃跟霓凰找得不是特定的疤痕,只是小殊上過戰場的痕跡,所以看哪隻手並沒有差

還有梅長蘇聽到靜妃要診脈很緊張是因為他不知道靜妃的醫道修煉到什麼程度

他怕靜妃診出他中過什麼毒,到時候他就真的沒有辦法掩飾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028809
  • 版主, 請受小的一拜. 能看到這麼仔細的解讀真是享受啊!!
  • Wendy He
  • 您的分享真的很棒。我沒有看過原著,所以看到您指出劇集與原著的差異覺得很有趣。博主,期待您的更新。
  • Grace Ko
  • 版主大人:還有好幾集,等著呢!期待分享!太精彩有趣了!
  • Jessie  Huang
  • 譽王的身世, 靈感應來自於唐太宗與吳王李恪

    唐太宗與長孫皇后育有三子, 太子謀逆被廢, 次子與太子爭寵多年失勢, 三子李治(後來的唐高宗, 武則天老公)個性優柔, 唐太宗一度想立吳王李恪為皇儲, 因為唐太宗認為李恪個性與自己最像, 但李治親舅舅長孫無忌結黨反對, 原因是李恪的母親大楊妃是隋朝末代皇帝煬帝親生女, 李恪有一半的隋朝血統

    李治登基後, 吳王李恪被貶為庶人, 長孫無忌並找一緣由賜死李恪, 所以譽王叛變看似魯莽, 其實也是別無選擇, 身世一旦外露, 不但失寵失勢, 終究仍難免一死
  • annyhung2002
  • 寫得好讚!我好期待後面的分析啊~求更新!
  • leefan3360
  • 我是一邊看戲一邊看版主的分析,版主的分析實在太精彩,只是很可惜的是為何到了42集之後,不再更新了呢,因為我沒有看過實體書,而版主有時會將劇裡的情景和書的內容做了解釋,讓我對劇中的劇情更為了解,後面的內容更為精彩,這齣是我第一部的陸劇,真的很好看哦,佩服大陸古裝劇的用心,這實在是其他國的戲劇無法比彌
  • Theresa Hung
  • 版主太精采了!求更新呀!
  • Chung-Kuei Su
  • 求更新+1
  • 悄悄話
  • Hsin Hui Lin
  • 求版主更新~~~~~~~看了版主的文又想再去蕊一次書和劇阿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