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貴妃謫降為嬪,一切禮遇隨減,太子禁足東宮三個月

皇帝藉口事關霓凰女兒家清白,不宜鬧大,但各人心中有數皇帝就是在偏袒

太子的罪名,在書中的原話是「以君陷臣,助母逼姦郡主,試圖射殺兄弟滅口」

每一條都是大罪,要是真的這樣處理,太子的儲君之位肯定不保

而梁帝最重視的就是朝中各方制衡,不會有任何一方足以坐大威脅他的皇權

現在廢掉太子會破壞目前平衡的局面,這是梁帝不願見到的

梁帝雖有詢問霓凰跟皇后的意思,但皇帝早有定見,誰還會不識相的跳出來反對

尤其是皇后,她跟越貴妃相爭多年,本不想放過這大好機會

聽到梁帝輕判,心中不忿,但話到嘴邊仍然嚥了下去

霓凰跟靖王臉上閃過一絲冷笑,像是早就料到皇帝的決定

001.jpg002.jpg


處理完太子母子,皇帝回來追究靖王刀挾太子的罪名,但他更想知道靖王怎麼知道霓凰遇險

靖王雖知道皇帝遲早會問起,但他始終沒想到合適的答案

劇中梅長蘇託蒙摯通知靖王,所以靖王是從蒙摯那裡得知,這時的靖王不知道這是梅長蘇的指示

書中梅長蘇推斷出是太子母子時,靖王就在旁邊,所以梅長蘇直接讓他去昭仁宮救人

但不管是蒙摯還是梅長蘇,靖王都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得知的,所以不敢貿然供出兩人

就在靖王躊躇之際,譽王接到梅長蘇消息及時趕到

譽王宣稱是他讓靖王去昭仁宮救人,他說自己進宮拜見皇后時經過昭仁宮

看見太子帶著司馬雷入宮,司馬雷是外臣卻擅入宮禁,於是他便打聽了一下

得知郡主也在昭仁宮內,覺得事情有異,但昭仁宮守衛森嚴,不便讓侍衛闖入

才拜託靖王,因為靖王武功高強又是皇子,總比侍衛闖入來的合適

雖說刀挾太子非自己授意,但畢竟是他拜託靖王的,願意跟靖王同罪

皇帝當然清楚譽王講得冠冕堂皇,但說到底就是他不會放過打倒太子的機會

相信了譽王的說詞,而靖王也就順勢接著譽王的話頭請罪

003.jpg004.jpg005.jpg006.jpg


皇帝堅持靖王以下犯上應該嚴懲,霓凰替靖王求情

譽王自請同罪變成替靖王分責(幹),梁帝這才給了靖王一個不獎不罰的處置

倒是譽王嘴炮了一堆,皇上嘉許他遇事機敏,給了一堆賞賜

007.jpg008.jpg009.jpg


霓凰在養居殿外叫住離開的靖王,告訴他自己知道他今天出現非譽王所託

霓凰以為是梅長蘇請靖王來救人,靖王聽見梅長蘇的名字十分意外

說是蒙摯拜託他的,自己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相信蒙摯的為人這才去昭仁宮

霓凰聽見只有梅長蘇才知道的事,卻經由蒙摯傳遞消息

心中疑雲大起,決議去找蒙摯一問究竟

010.jpg011.jpg012.jpg


皇后母子回正陽宮慶祝大勝,譽王心中大樂,告訴皇后一切都是梅長蘇的計畫

靖王為了郡主刀挾太子,郡主自然感激不盡,但譽王出面替靖王求情,這功勞就變成他的

而且還同時讓霓凰跟靖王欠了譽王一個大人情

靖王還是小事,但雲南穆府以後即使再中立,也不會偏向太子,而是偏向譽王

在譽王眼中,靖王只是一個棋子,被梅長蘇利用了

經過此事,譽王驚喜於梅長蘇的才智絕倫,確信琅琊閣對麒麟之才的評論

發誓一定要讓梅長蘇為他所用,可惜他不知道自己才是那顆棋子…(求譽王心理陰影面積)

因為霓凰跟靖王都已經知道梅長蘇在這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

017.jpg 


霓凰跟靖王結伴去找蒙摯,霓凰感謝蒙摯之餘,直問蒙摯會知道宮闈隱密之事

蒙摯解釋他身為禁軍統領巡防宮禁,怎麼會放過司馬雷這個外臣

但蒙摯說謊的技巧實在太爛了,霓凰跟靖王都不相信,蒙摯只好供出梅長蘇

013.jpg014.jpg

(一臉就是我在說謊)

015.jpg

(兩人聽到蒙摯的托辭都快笑場了)

016.jpg


蒙摯說出是受梅長蘇所託,霓凰全不意外,但靖王疑惑梅長蘇怎能確定是昭仁宮有問題

霓凰女中豪傑性情,沒有多想,直說是因為當時皇后先來邀請,才沒有防備後來的越貴妃

靖王聽到霓凰的解釋卻陷入沉思

018.jpg019.jpg


霓凰說隔天要帶著穆青去謝謝譽王,蒙摯不解

霓凰解釋只要自己越感謝譽王,太子就越不會來找靖王麻煩

因為譽王會吸走太子所有的仇恨值,這樣才能讓靖王全身而退

畢竟越貴妃雖然被貶,太子卻被保全,只要太子仍然是儲君,勢力依舊不可小覷

但霓凰感慨,譽王這個最後出現的人,卻成為最大的贏家,背後一定有高人指點

靖王不禁露出鄙視的表情,自嘲他們自此都只能被這位高人擺佈了

020.jpg021.jpg022.jpg 


隔日,靖王急召梅長蘇出來一見,但言談中卻隱隱含著怒氣

因為靖王知道,郡主現在最感激的不是譽王,而是自己,而這些都是眼前這個人的謀畫

靖王沒有明言這些都是梅長蘇刻意為之,但他在意梅長蘇是否對這結果感到志得意滿

雖然他能理解梅長蘇在當時的情況下很難保郡主全身而退

可是他不能忍受梅長蘇利用郡主這等忠良之輩,讓他們變成靖王奪嫡的墊腳石

梅長蘇:「…沒想到殿下會對蘇某生出這樣的想法,真是讓我深感意外。」

023.jpg024.jpg025.jpg026.jpg027.jpg

梅長蘇雖然委婉的否認讓郡主限於危機之中,但靖王仍然怒氣不減

靖王:「郡主並非朝中那些沉溺於權欲鬥爭之流,是她在沙場上浴血廝殺,

              才保住你們在這繁華帝都勾心鬥角,在今後我與你的合作當中,

              我不允許你把這樣的人當成棋子,隨意擺弄、隨意犧牲,

              否則,我蕭景琰,無法與先生共圖大事。」

梅長蘇的眼神深沉的看不出情緒,只是應承了靖王的要求

028.jpg029.jpg030.jpg031.jpg

靖王明言既然梅長蘇已經奉他為主君,就必須明白他的底線

靖王:「我曾見識過許多的謀士,見識過他們所做的,最陰險、最無恥的事情,

              這些人所射出來的冷箭,甚至連最強的人都不能抵禦,

              我的兄長、我最好的朋友,他們全都死於這樣的陰謀,

              我絕不能讓他們看見我,也變成一個像那樣不擇手斷的人。」

梅長蘇:「殿下放心,你絕不會成為這樣的人。」

032.jpg033.jpg034.jpg035.jpg

靖王:「我不要求你能理解,什麼是軍人鐵血,什麼是戰場狼煙,

              但有些人,不能傷害,有些事,不能利用,如果連那些血戰沙場的將士都不懂得尊重,

              我蕭景琰,絕不與你為伍。清楚了嗎?」

036.jpg037.jpg038.jpg

梅長蘇答應了靖王的要求,表明自己絕不會觸碰靖王的底線

可是他勸靖王要有覺悟,要對付太子跟譽王只能比他們更狠,而他梅長蘇就是來幫靖王做這件事

但請靖王不要再猜疑他,也不要向他隱瞞任何事,例如,庭生的身世

靖王承認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秘密,不懂梅長蘇怎麼會知道

梅長蘇說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沒有拿這件事來難為你

靖王拜託梅長蘇不要利用那些沒有涉入黨爭的純臣

梅長蘇:「該利用的還是要利用,但我會盡我所能不去傷害他們。」

金陵城內,各方勢力爭奪至尊之位,又有誰能真正置身事外

靖王既然已經決定加入奪嫡的行列,豈能天真的認為憑著一腔熱血就能成事?

039.jpg040.jpg041.jpg

這段真的是看一遍哭一遍,梅長蘇對靖王掏心掏肺,但換來的卻是靖王對梅長蘇的不諒解

當靖王說不奢望你能理解戰場殺伐時,多麼的諷刺

梅嶺的大火仍歷歷在目,他的手上似乎還沾著死去的同袍的鮮血,他能不了解嗎?

可是我也不能不理解靖王對謀士的鄙夷,因為他最親近的人當年就是因為這些謀士蒙冤而死

他的恨來自於他的情,就是太重情,才不能接受那些人的逝去,更恨那些罪魁禍首

而且當年的事情太冤、太苦,但又無法訴說,只能悶在心裡,景琰這是在發洩這12年來的怒氣

他不諒解梅長蘇,因為他不認識梅長蘇,在他眼前的不是當年赤燄君的少帥,而是個謀士

我心疼必須聽這些話的梅長蘇,也心痛有如此激烈反應的景琰

在書中,靖王把梅長蘇想的更不堪,因為被蒞陽誤導,梅長蘇以為設陷阱的是皇后跟譽王

所以梅長蘇一開始警告霓凰時指明讓她小心皇后,但這事後卻變成靖王對他最大的誤解

靖王不知道其中的曲折,以為梅長蘇故意誤導郡主把事情搞大,到時郡主欠他的人情就更大

而最虐的是梅長蘇並沒有為自己辯解…

事後,他對靖王的這番指責,比起難過,更多的是欣慰

因為即使過了12年,景琰心中積滿仇恨,但景琰仍然是他,堅守著自己的原則

只是蘇哥哥說是不難過,眼淚還是自己跑了出來…


卓青遙回京向謝玉稟報,夏冬已查明濱州侵地案,只要夏冬回京,慶國公一定會倒

只是不妙的是,夏冬在查案過程中查到護送原告進京的是天泉山莊

天泉山莊是江湖勢力,與廟堂無關,怎會牽扯黨爭,但結合謝卓兩家的交情

很快就能猜出天泉山莊是在幫謝玉,一旦這件事被人所知

謝玉中立的假象馬上就會被戳破,所以謝玉不能放過夏冬

反正案子查完了,懸鏡司就沒用了,只要有人將證據送到御史台

夏冬有沒有回來根本不重要,而且慶國公是譽王的人馬

夏冬如果真的被殺,第一個被懷疑的就是譽王,他謝玉仍能隱身幕後不沾染一點塵埃


梅長蘇打算搬離寧國侯府,景睿為此感到些許失落

為了寬慰他的心情,豫津帶他到郊外散心

景睿感嘆回金陵幾個月,一切都變了,蘇兄似乎離他越來越遠(怎麼聽起來有點奇怪…)

豫津告訴景睿,梅長蘇是個深不可測的人,即使他們是世家公子

在梅長蘇眼中,他們可能不夠份量當他朋友,讓景睿不要在梅長蘇的事上太執著

(話說小殊以前應該是世家公子中的世家公子,的確高人一等)

042.jpg043.jpg

(OMG,這簡直是兩小無猜啊)

書中這段對於景睿的心情有很詳細的描寫,而且豫津對景睿的開導可看出豫津很敏銳

景睿因為被蘇兄冷落在耍小孩子脾氣,豫津勸景睿,不要太過看重梅長蘇

豫津早已看出梅長蘇不是為了養病進金陵,太子譽王爭相招攬他,代表他遲早會捲入奪嫡

豫津斷言,謝玉現在看似中立,但不可能永遠中立下去,到時候雙方立場不同又該如何

而且豫津看不透梅長蘇的心思,讓景睿不要太過一頭熱,以免自己受傷

書中的豫津心思細膩,明明只知風花雪月,但看起事情卻又如此通透

豁達瀟灑,笑看人生,有股劇中沒有的豁達,劇中的豫津比較像是不拘小節?


慶國公跑去跟譽王求情,但原告已進御史台,實在無力可回天

慶國公哭訴有江湖勢力在背後幫忙,譽王更是火大

因為慶國公案背後鐵定有東宮的力量在主導,這代表東宮有了他並不知道的江湖勢力

譽王要秦般弱儘快查清東宮這股不為人知的力量到底是誰


景睿跟豫津準備離開時,碰到了回京的夏冬,豫津一看到夏冬就躲在景睿身後

(皇帝曾經聚集世家子弟在宮中讓懸鏡司訓練,夏冬對小孩子超嚴厲

所以豫津直到現在一看到夏冬就會嚇的跟小白兔一樣)

豫津被夏冬呼喚過去,豫津本來嚇個半死,靠近夏冬後發現夏冬在流血

夏冬把身體靠在豫津身上,要豫津不要聲張,走沒多遠謝玉派來的殺手已經追上

三人奮力迎敵,夏冬裝作不敵,引出殺手首領

看到夏冬動作靈活,景睿二人這才知道夏冬是利用他們…

結果兩個大男人在夏冬面前,一個字都不敢抱怨XD

夏冬拷問殺手,問誰是主使人,殺手死前說了「譽王」

044.jpg045.jpg046.jpg047.jpg

(這段打戲好刺激,幾乎沒有慢動作,讚)

048.jpg049.jpg

(景睿簡直是打戲擔當,重點是還打得很帥)

050.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