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一開始就是讓我看八百集都不會膩的蘇宅日常

梅長蘇搬進了新的宅子,下人忙進忙出忙著佈置新院子

梅長蘇站在廊下看著玩雪的飛流,興之所至還玩起了雪球

因為外頭下著雪,黎綱跟吉嬸都勸梅長蘇回屋裡,梅長蘇敷衍了事

大家都拿梅長蘇沒辦法時,晏大夫經過,吹鬍子瞪眼睛的咳了一聲

號令江湖的梅宗主就默默的躲回屋裡了(晏大夫蘇宅食物鏈最頂端認證)

黎綱不禁讚嘆起藺晨把晏大夫請來的未卜先知

001.jpg002.jpg003.jpg004.jpg005.jpg006.jpg007.jpg008.jpg


高升經過秦般弱的提點,隔天就把蘭園藏屍案送到刑部去

刑部尚書齊敏是譽王的人馬,立刻就去跟譽王報告好消息

譽王囑咐齊敏務必儘快破了蘭園藏屍案,讓樓之敬一擊斃命

到時候譽王就可以想辦法將自己的人馬推上戶部尚書的位置


蒙摯去蘇宅看望梅長蘇,梅長蘇盤點起太子跟譽王在朝中的勢力劃分

太子:戶部 禮部 兵部+寧國侯

譽王:吏部 刑部 工部+慶國公

六部中的三部+一個軍方勢力,分佈的十分均衡(皇帝肯定有在背後主導)

梅長蘇打算一一的翦除兩方的人馬,太子因為蘭園藏屍案折損了樓之敬

譽王則是快保不住慶國公,梅長蘇告訴蒙摯譽王說不定就快來找自己求救了

說曹操曹操到,譽王已經到了蘇宅,蒙摯聽到後立刻迴避了

009.jpg010.jpg011.jpg

(我很喜歡翻牌子的概念,很清楚的呈現出雙方的勢力劃分)

012.jpg013.jpg

(每次有人倒台梅長蘇將牌子都到火爐裡也超殺的)

014.jpg

(我純粹是喜歡這張的構圖…)


譽王問起梅長蘇是否知道濱州侵地案

「哎唷~那對原告還曾經過我江左呢,那時我順手幫了一下,殿下不介意吧?」

譽王大肚的表示都是誤會一場,沒什麼好介意的

話風一轉,譽王恭敬地請求梅長蘇在慶國公的事上伸出援手

譽王告訴梅長蘇皇帝已經下旨讓靖王主審,三司協理

譽王知道慶國公案沒有落在太子手上已屬萬幸,但靖王堅持原則,不好打交道

就算是當初曾在皇上面前替他求情,也於事無補

譽王是希望梅長蘇能想辦法牽制靖王,讓靖王放慶國公一條生路

015.jpg016.jpg018.jpg019.jpg

本來總是謙和客氣的梅長蘇,聽到譽王的拜託卻反常的說了重話

梅長蘇:「世間路有千萬條,殿下為何要選一條死路呢?」

梅長蘇警告譽王,譽王以一介親王之身,卻能跟太子分庭抗禮,是源自於皇帝的寵愛

所以譽王不能忘記,這個國家還有一個人他不能違抗,就是皇帝

譽王連忙否認自己有違逆皇帝的意思

梅長蘇:「侵地一案是誰要主審的?是太子嗎?是譽王嗎?都不是,而是皇上。

     他為何要派司法機構以外的懸鏡司去查案?為何要竭盡心思找靖王來主審呢?

     還不是想一舉震懾住當前的土地兼併之風。

殿下與太子相爭多年,皇上可以容忍,但他絕對容忍不了,你們阻礙他推行國政。

     濱州一案,其實皇上早已有了決斷,如果殿下從中掣肘,擾亂朝局,

     那最終惱怒的人會是誰呢?」

譽王默然,梅長蘇勸譽王不要為了慶國公惹怒皇上,到時失去聖眷會得不償失

梅長蘇說,其實譽王心中早就知道保不住慶國公了

021.jpg022.jpg024.jpg025.jpg026.jpg

按照大梁國制,文臣武將涇渭分明,軍方甚少干涉朝局

書中有提到武將晉升多靠軍功,加入黨爭對他們並沒有太大的益處

因為就算得到主子的青睞,沒有實質的軍功根本沒有用

但已經封侯拜將的武臣不受這些限制,因為他們可以得到加封,進而可能有世襲的蔭賞

所以對譽王來說,慶國公很重要,慶國公是唯一一個表態支持他的武將

尤其現在又得知太子有寧國侯謝玉支持,他更不想失去慶國公的助援

譽王試探梅長蘇,裝作無心提起梅長蘇倉促搬離寧國侯府是不是有什麼隱情

梅長蘇保持一貫給人距離的回答,說只是自己不習慣侯府的繁文縟節

譽王聽到梅長蘇仍舊沒有表態,為顯器量再度強調譽王府的大門始終為梅長蘇而開

027.jpg028.jpg


送譽王離開的時候,梅長蘇勸告譽王捨棄慶國公,轉而支持靖王

譽王很意外,因為靖王是皇子,又有聖命在身,何須自己的支持

梅長蘇分析濱州侵地案結束後,各地會紛紛呈上相同的案子

到時會牽扯到更多豪門,而譽王要是幫忙靖王平復這些反對勢力,靖王一定會感激不已

而且比起在軍方的影響力,靖王遠遠強於慶國公

譽王承認靖王在軍方的實力,但怕將來需要時,靖王不會聽從調派

梅長蘇反問譽王為何要調派軍隊,一不逼宮,二不造反,又何來調派一說?

皇上親掌御林軍,蒙摯鎮守宮城,謝玉的巡防營不是對手,能不能實質掌握軍隊根本不重要

軍方的支持只是立場問題,就算哪天太子謀反,靖王的個性鐵定會勤王保駕,何須調派?

譽王被梅長蘇忽悠洗腦成功,承認靖王的確是不錯的拉攏對象

梅長蘇告訴譽王不用太過籠絡靖王,表現一下親近就是,反正靖王那死個性也不會放在心上

還自告奮勇跑一趟靖王府,讓靖王了解譽王釋出的善意,譽王感激涕零

030.jpg031.jpg032.jpg033.jpg034.jpg035.jpg036.jpg037.jpg038.jpg

譽王這裡簡直就是被人賣了還替人數錢…雖說我也不同情他就是

放棄慶國公這點梅長蘇是沒說錯,因為皇帝的確想辦這個案子

但是讓譽王暗中助靖王一把,其實是在用譽王的力量,扶持靖王上位

譽王沒把靖王放在眼裡,在他看來不過就是辦了一個案子

他不會知道這是靖王參與奪嫡的第一步

譽王在戲中禮賢下士的姿態做的很足,很多人都覺得譽王比靖王適合當皇帝

但我覺得譽王的禮賢下士其實還是一種姿態而已,因為他必須跟太子有所區別

太子有大義的名分,但譽王不過是個親王,如果要拉攏人心,只有這個方法

我承認譽王比太子好,至少有腦,但他骨子裡跟太子一個樣,只有奪權沒有天下


靖王去刑部傳皇帝旨意,齊敏多番推託,就是不肯出人出力

裝死說中書省還沒下達旨意,不能領命,還說最近刑部大案太多,人手不夠

反正靖王也不急在這一時就等等吧…過個十天半個月就會有人手物資了

靖王處變不驚,冷冷的告訴齊敏明日書文就到,讓他再想想明天該怎麼回答

017.jpg020.jpg023.jpg029.jpg

(不同於刑部的掣肘,廷尉府跟御史台都開始雷厲風行的配合靖王審案 列戰英好帥)


黎綱疑惑梅長蘇怎麼會跟譽王聊這麼久,梅長蘇回答譽王思維縝密沒那麼好騙

梅長蘇告訴黎綱隔天要去拜訪靖王府,讓黎綱拿出金絲軟甲

黎綱緊張以為是有危險,梅長蘇解釋霓凰已經把庭生送去靖王府,金絲軟甲是要送給庭生的

黎綱覺得以梅長蘇的身份送庭生禮物太招人耳目,而且金絲軟甲也太貴重了

梅長蘇反問該怎麼辦,結果根本沒打算聽答案就走掉了XD

梅長蘇去找飛流,告訴飛流明天要去看庭生,蘇哥哥已經準備好禮物送給庭生

事情解決,黎綱自顧自的狂說又被宗主打槍

039.jpg040.jpg041.jpg

(宗主一臉跟智商低的人真難溝通的樣子XDDDD)

042.jpg

(宗主根本沒指望黎綱能想出答案)

043.jpg044.jpg

(一天只能吃一顆甜瓜鬱悶中)

045.jpg046.jpg

(變成兩顆了!)

047.jpg048.jpg


太子不滿梅長蘇翻出蘭園藏屍案,要謝玉無論如何都要除掉梅長蘇

謝玉當夜又讓卓家派出殺手去暗殺梅長蘇…(真是不見黃河心不死)

飛流看見金絲軟甲滿臉嫌棄,蘇哥哥呼嚨他庭生年紀小武功差,容易被人欺負

穿上這個就不會受傷了,飛流秒接受禮物XD 

庭院傳來東西摔破的聲音,庭生得到梅長蘇的指示衝了出去

而梅長蘇並沒有告訴飛流不要傷人

外面刀劍相交之聲此起彼落,梅長蘇卻淡定不語

不多時候,黎綱進來報告殺手都已除盡,從此以後大家都該知道蘇宅比侯府更難闖

049.jpg050.jpg051.jpg052.jpg053.jpg


隔日,梅長蘇一行人來到了靖王府前,看著靖王府的大門,梅長蘇心中思緒翻滾

因為,這個地方跟以前一模一樣,他的耳邊,彷彿還迴盪著摯友的話語

054.jpg055.jpg056.jpg057.jpg058.jpg

靖王帶著飛流出來迎接,飛流一看見庭生弟弟就開心的把禮物送上

靖王一眼就看出金絲軟甲是高級品,立刻就要退還給梅長蘇

梅長蘇:「你跟我說有什麼用啊?這是飛流送給庭生的,你要說跟飛流說。」

靖王:「

靖王不是藺晨,當下就放棄跟飛流對話,帶著梅長蘇一起進府

059.jpg060.jpg 

061.jpg062.jpg063.jpg064.jpg065.jpg


靖王帶著梅長蘇進了議事廳,向大家介紹蘇哲後就把會議交給列戰英

梅長蘇在去書房的路上停下來看了看王府格局,靖王不好意思這才解釋

梅長蘇的名帖送進來時大家都在,想看看名聞京城的蘇哲這才繞路去議事廳

梅長蘇告訴靖王自己是來替譽王示好,讓他不用顧慮儘管放手查案

靖王表示:拎北就沒想過要顧慮他

靖王說不管齊敏配不配合,慶國公一案,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066.jpg067.jpg068.jpg

(靖王指示火盆往梅長蘇那邊放的手勢超優雅的啊!!!!!)

069.jpg070.jpg071.jpg

梅長蘇問靖王案情,靖王胸有成竹,回答毫不遲疑,梅長蘇露出讚賞

梅長蘇建議靖王適時的有些偏差,有人輕有人重,這樣各地豪強會因利益不均無法結盟

既然譽王現在肯助靖王一臂之力,靖王也可以在碰到譽王的人時給點方便,以示回應

靖王意外譽王竟然肯放棄慶國公,還願意幫助自己辦案

梅長蘇告訴靖王,因為現在對譽王來說,靖王太重要了

079.jpg080.jpg081.jpg

靖王看出現在自己會很重要,是因為梅長蘇扳倒了慶國公,又揭露謝玉

但靖王的臉色卻並不好看,靖王說他不想站在太子或譽王任何一邊

梅長蘇安慰靖王,靖王這幾年的處境大家都看在眼裡,就算這時有些放軟,大家也會理解

靖王:「其他人的看法,我並不在乎。可是逝者英靈在上

我不想讓他們也以為,我蕭景琰,最終低了頭。

梅長蘇:「既然是英靈,當知你心…」

082.jpg083.jpg084.jpg

聽到靖王仍堅守往日情誼,梅長蘇心中翻攪,藉口腳麻起來走走穩定心神

卻看到架上掛著一個朱紅鐵弓,不自覺的上前伸手摸去,但靖王一聲大喝,讓梅長蘇回神

靖王:「請先生不要介意,這是我朋友的遺物,他生前,最不喜歡陌生人碰他的東西。」

085.jpg086.jpg087.jpg088.jpg089.jpg090.jpg

(你們兩的眼神哀傷到我心好痛…)

一個是睹物思人,一個是看到自己的東西又不能認

我遲早會內傷吐血的…


庭生帶著飛流四處參觀,到了演武場後,庭生告訴飛流靖王偶爾會指點他

飛流大驚:「他很差的!」黎綱在旁邊聽了都快嚇死了叫飛流不要亂講話

飛流:「蒙大叔更好~」(蒙大統領高興而死)

黎綱聽了不禁失笑,表示怎能拿蒙摯來跟靖王做比較

飛流:「我最好!」

072.jpg073.jpg074.jpg

飛流這猶如踢館一般的對話當然引起了靖王手下的注意

靖王府中的將軍們上前質問飛流是誰,「我是飛流」,答案極其簡單粗暴

不過靖王府中有人想起,飛流就是曾跟蒙摯對打,還打敗夏冬的少年

077.jpg078.jpg


太子跟譽王在皇上面前為了新任戶部尚書人選爭吵不休

兩人都想推自己的人馬,也都不想讓對方佔了便宜,皇帝煩躁不已

皇帝遲遲選不出戶部尚書,擔心戶部政務廢弛

中書令告訴皇帝戶部現在有沈追代理沒有大礙,皇帝聽到沈追之名眼前一亮

(中書令真的是老狐狸,不動聲色的就在皇帝面前提起沈追的名字

  皇帝自詡將整個朝廷都牢牢的掌握在手上,卻不知道被朝臣耍的團團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