譽王送走梅長蘇後,不甘落於人後的秦般弱出來刷存在感

秦般弱問譽王,在私炮坊這個案子上,難道只滿足於在旁邊幫助沈追?

沈追身為樓之敬的繼任者,具表彈劾前任,就算有再多的人證物證,鬧到天也就是個貪瀆案

太子怎麼說都是儲君,皇上就算斥責他,懲罰也是不痛不癢

譽王聽出秦般弱的暗示,這件事要真的傷到太子的筋骨的話,必須在私炮坊關閉前把事情鬧大

001.jpg 


景睿去探望臥病在床的卓青遙,問謝綺是怎麼回事,謝綺剛開始堅持只是突發重病

但景睿說滿屋子的血腥氣,怎麼可能是生病,謝綺眼見瞞不過只能默認

景睿問上元夜卓青遙是不是又出去了,謝綺讓景睿不要問

景睿推測謝玉跟卓青遙受傷脫不了關係,痛心父親在謝綺懷孕時還讓兄長做如此凶險的事

謝綺看出景睿想找謝玉理論,攔住景睿說不關父親或公公的事

畢竟無論如何這都是卓青遙自願的,怨不了人(謝家小孩都太懂事了…)

002.jpg003.jpg


景睿沒有聽謝綺的勸阻,衝進謝玉的書房,說自己再也看不下去了

景睿質問謝玉僅因為黨爭立場不同,就讓卓鼎風刺殺朝廷重臣,是否為忠?

年關剛過,謝綺又懷有身孕,又讓卓青遙踏上凶險之路,是否為慈?

卓鼎風因為兩家為至親,才對謝玉全盤信任,任其差遣,但這些手段非君子所為

景睿希望謝玉能懸崖勒馬,別讓謝卓兩家跟謝玉一起誤入歧途

謝玉打了景睿一巴掌,斥責他天真,寧國侯府現在權勢如日中天,炙手可熱

但身為一品軍侯也無法保證可以永遠中立,寧國侯手上的權力,必須是未來天子的權力

一旦譽王登基,謝卓兩家在京城將無立足之地,朝堂之上沒有正歧之分,勝者自然為正

父子倆不歡而散,卓鼎風從內室走出,建議讓景睿多去江湖上走走,不讓他介入朝堂之事

謝玉說以前只是不想讓他知道,現在則是要防著景睿了

004.jpg005.jpg006.jpg

謝玉說得好聽,捲入黨爭像是不得不為,但說穿了就是要保護手中的權勢

他的毫無選擇是因為他自己做過太多見不得人的事

梅長蘇在書中說過,謝玉身有污點,自知不能做純臣,所以他一定要為將來提早做打算

謝玉當年為了上位無所不用其極,他根本無所謂何謂忠孝仁義,他要的只是權力

他現在所做的,就是當年的事情重來一遍而已,什麼護國柱石,不過是踩著別人的屍體往上爬

謝卓兩家陷入這樣的困境,都是出於謝玉當初的一己私心

話說書中景睿一直沒有發現卓家父子也涉入黨爭,甚至沒有發現卓青遙不是生病而是受傷

直到豫津告訴他卓青遙的狀況很不尋常,什麼樣的傷會受了傷還不敢說?

自然是受傷時是在做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景睿這才去試探卓青遙

豫津簡直就會通靈…說什麼中什麼,不管是書裡還是劇中都是


京城傳來一聲巨響,譽王的屬下前來報告事情成了

譽王表示雖然會傷及無辜,但這樣才能讓私炮坊發揮他最大的價值

008.jpg

(譽王頭上那塊匾還寫著崇德尚賢簡直是搞笑,一代賢王?科科)

009.jpg

我真的很好奇,怎麼會有人在私炮坊的案子後還會覺得譽王比靖王更適合當皇帝

就因為他比較善於權謀,比較能夠適應這個畸形的官場文化嗎?

如果琅琊榜追求的是這樣的結果,也不會那麼的深入人心了

12年前的赤燄案,源自於皇帝為了鞏固王權的疑心病,人命在他眼中很重要嗎?

現在的譽王也在做一樣的事情,為了鬥倒政敵他眼中沒有是非,他到底賢在哪?

私炮坊爆炸會連累多少無辜的人,他看不見,他只在心中計算私炮坊能發揮的最大價值

但人命的價值是能夠這樣計算的嗎?譽王的冷酷無情讓人不寒而慄

視人命如草芥,毫無悲天憫人的胸懷,怎麼可能成為明君呢?


梅長蘇當然聽見了爆炸聲,心中不安,急忙要黎綱去查查發生了什麼事情

黎綱回報是私炮坊爆炸,據說是因為無雪天乾,火星崩落引起的,私炮坊當場夷為平地

受牽連的人家有九十多戶,燒了整整有一條街,死傷上百

要不是今日無風,火勢沒有延續到下一條街,傷亡會更慘重

現場有些宵小趁機哄搶,巡防營的人一時鎮壓不住,後來是靖王率親兵趕到才控制住局面

靖王還支出了一些帳篷安置災民,一時調派不到在冊的太醫,就出資徵用民間的

010.jpg011.jpg

梅長蘇覺得奇怪,照理來說正月已過,私炮坊過了最危險的時候,怎麼剛好在這時爆炸

懷疑這不是意外而是人為的,黎綱聽出梅長蘇這是在懷疑譽王,說會立刻著手去查

梅長蘇告訴黎綱,有任何線索指向譽王,一定要儘快報給自己,不能讓這麼多條人命白死

012.jpg013.jpg014.jpg


太子收到了消息驚慌不已,指示讓謝玉帶著巡防營過去封鎖現場,不能讓任何人進去

但是屬下回報巡防營的人已經到了,但是京兆尹府先到,隨後靖王府的人也去了

就算現在強行把他們趕開,這件事情也怕是瞞不住,太子趕緊進宮跟越貴妃求救

越貴妃臭罵太子已經貴為東宮還這麼貪錢,太子辯解為了對付譽王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

太子手上有幾個安插在譽王陣營的御史,越貴妃指示讓那些人趕快上奏彈劾太子

罪名越大越好,即使是廢黜太子這樣的罪名都可以,太子很緊張以為真的要廢了自己

(靠腰,太子真的好廢…他腦袋是裝飾品嗎)

越貴妃解釋事情太大,太子根本沒有解釋的餘地,只能認罪

但是皇上生性多疑,要是譽王的人馬瘋狂地攻擊太子,皇上就會覺得這只是黨爭

只要皇上認定是黨爭發起的攻擊,不管皇上怎麼處罰,都會留有餘地,避免朝中的勢力失衡

(反正就是什麼事情牽扯上黨爭,皇上就不會管誰是誰非就對了,這招超好用,幹!)


梅長蘇帶著黎綱去看爆炸現場,眼看災民哀鴻遍野,舉目盡是焦黑的斷垣殘壁

梅長蘇被小兵攔下,剛好列戰英經過,梅長蘇說是要找他的,小兵立刻放行

梅長蘇問列戰英靖王在哪,列戰英回說在裡面巡視,這時霓凰來了

大家紛紛跟霓凰行禮,但是梅長蘇卻斂下眼眸,連霓凰叫了蘇先生也沒回應就走了

015.jpg016.jpg017.jpg018.jpg019.jpg020.jpg021.jpg

梅長蘇找到靖王,霓凰隨後也跟上,靖王說京城的大事果然瞞不住先生的法眼

梅長蘇說在帝都看到這樣的景象太過慘烈,靖王說這都是命,要是能再晚個一天就好了

霓凰疑惑為什麼再多一天就好,靖王說沈追已經上奏請求恩准查封私炮坊

梅長蘇反問靖王真以為這是意外嗎?靖王問梅長蘇在暗示什麼

梅長蘇告訴靖王,這本來是一件貪瀆案,但現在這一炸,事情就不限於朝堂之上了

畢竟關係到幾百條人命,民怨會成鼎沸之態,到時候東宮受到的懲罰就會更重

那麼仔細想想,誰會變成最終的受益者?

靖王立刻意會過來,憤怒譽王為了加重打擊太子的砝碼,便如此草菅人命

022.jpg023.jpg

(霓凰的站位很妙,她的地位比梅長蘇高,卻甘願站在梅長蘇後面…難怪蘇兄不敢把妳留在身邊)

024.jpg025.jpg026.jpg027.jpg028.jpg029.jpg

靖王凌厲的眼神一轉射向梅長蘇,問這是否是梅長蘇對譽王的獻策

梅長蘇還來不及反應,霓凰已經衝上來「蕭景琰,你這是什麼意思!」

霓凰反應這麼大,倒是讓靖王驚慌了一下,眼神在兩人之間轉來轉去

靖王:「先生對形勢推測的如此細微,我還以為…」

霓凰:「你以為什麼!無論何種緣故,這樣惡毒的罪名怎能想扣就扣,

    蘇先生入京以來,有何種地方惹到了你,你要這樣羞辱於他?

    怎麼,難道靖王殿下離了沙場,連說錯話給人道歉的道理都不懂了嗎?」

梅長蘇在旁緩頰說靖王不是故意的,霓凰生氣地說無論誰這麼說都有惡意,更何況是他!

030.jpg031.jpg032.jpg033.jpg034.jpg035.jpg036.jpg

(聽到有人侮辱林殊哥哥,霓凰從剛剛跟在後邊的小女孩變成統領一方的女帥,氣場全開)

037.jpg038.jpg039.jpg040.jpg

(靖王也很委屈,為了一個梅長蘇…你竟然對靖王哥哥這麼兇!小哭包心中淚奔中)

041.jpg042.jpg

(這句話差一點點就要露出破綻了,靖王要是敏感一點會聽出不對勁的…)

043.jpg

(看到林殊哥哥這麼安撫她,霓凰仍是忿忿不平,但聽話的把話吞了下去)

梅長蘇向靖王解釋,這件事跟他沒關係,靖王看了霓凰一眼,向梅長蘇致歉

眾人一陣尷尬時,戚猛上前報告支出的軍用物資是否要上報兵部

靖王回說自己都忘了,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還是得報兵部一聲

梅長蘇攔下戚猛,告訴靖王這批軍資不用報,戚猛沈不住氣忙問為什麼

霓凰霸氣回應別問為什麼,蘇先生說不報就不報,就當靖王忘了,你們也忘了

這裡大家的眼神很有戲啊…霓凰叫戚猛他們別問時,梅長蘇忍不住看了霓凰一眼

畢竟以霓凰的身份,他不能明目張膽要霓凰別說了,但又擔心霓凰不小心說太多

靖王更是疑惑兩人怎麼會熟到霓凰對梅長蘇如此百般維護,眼神一直在兩人之間游移

044.jpg045.jpg

(霓凰眼神都快把靖王瞪出洞來了)

046.jpg047.jpg048.jpg049.jpg050.jpg051.jpg052.jpg

靖王指示就聽郡主的吩咐,戚猛走後問梅長蘇為何如此,畢竟這些軍資雖已撥給他

但也算挪為他用,按照規矩,本來就應該報給兵部,為什麼不讓他報?

梅長蘇淡淡地說,殿下剛剛沒問就照做了,不怕我出了什麼陰詭的主意嗎?

靖王小囧,說自己之前說錯話,請梅長蘇不要放在心上

梅長蘇回頭看了看,跟霓凰說穆府的物資到了,讓霓凰去看看

霓凰看了靖王一眼,雖不放心梅長蘇,但梅長蘇支開她的意思這麼明顯,還是聽話的離開了

053.jpg054.jpg055.jpg056.jpg057.jpg

梅長蘇告訴靖王現在不是戰時,借出的物資也不多,不算什麼大事

靖王回雖然不是大事,但還是要按規矩辦事,梅長蘇反問不按規矩辦事又如何?

靖王無奈表示兵部是太子的勢力範圍,要是不照規矩辦事,兵部到時一定會具本參他

梅長蘇:「我就是要他們參你。」

梅長蘇說靖王對災民廣施仁慈,並不是壞事,犯的又是小錯,兵部憑甚麼參他

到時告到朝堂之上,皇上跟朝臣是會覺得靖王罪不可恕,還是太子借兵部打壓靖王?

太子的勢力沒有大到可以一手遮天,到時一定會有耿直的朝臣出來替靖王說話

058.jpg059.jpg

(太殺了)

060.jpg

靖王說這罪名他不放在眼裡,但是明明可以避免的錯誤,為什麼非要搞大

梅長蘇說他就是要搞大,現在朝堂之上大家只看見太子跟譽王,靖王做的再多也沒人看見

靖王疑惑現在不是該多做事少說話,梅長蘇回答自己不說,但是要讓別人來說

梅長蘇:「等兵部一狀告上去,皇上和朝臣們才會知道,當太子和譽王在互相撕咬的時候,

     是誰控制住了局面,穩定了民心,又是誰明明默默無爭,卻要反過來被攻擊。

     人人的心裡都有一稈秤,孰是孰非,自然會有公論。」

反過來說,靖王現在將此事上報兵部,雖然沒有出錯,但靖王的善行將被埋沒

靖王回答自己做這些事情,不是為了做給別人看

梅長蘇:「若是做事之前,就想好了要給別人看,那是殿下的德行問題,

     可若是做了好事,最終卻無人知曉,那就是蘇某這個謀士無用了。」

061.jpg062.jpg063.jpg064.jpg065.jpg066.jpg067.jpg068.jpg069.jpg070.jpg

當初看書時,真的很為梅長蘇感到心酸,因為這個罪名實在太大了

昔日的摯友竟然這樣看待他,換個角度想,這就是梅長蘇在靖王心中的形象

可是你沒有辦法去苛責靖王,對靖王來說,梅長蘇就是個陌生人

梅長蘇雖然說要扶持他,但他始終覺得梅長蘇扶持他還有別的目的(這點他也沒猜錯)

對於這樣一個充滿謎團的人,靖王始終是充滿戒心的

更何況,從梅長蘇說要選他開始,到現在不超過半年

兩人之間沒有培養出太多信任,靖王本人又對謀士印象很差,會懷疑梅長蘇也是情理之中

(梅長蘇進金陵時中秋已過,現在則剛過上元節)

而且回頭想想,等到景琰知道梅長蘇就是小殊時

這些傷人的話會比當初寒了梅長蘇的心時,加倍的讓景琰感到心痛

搞了半天,被虐的還是景琰啊…

這段劇中比書還讓我喜歡的是多了霓凰,雖然前面說過景琰不是故意的

但看到霓凰出來捍衛梅長蘇還是讓人覺得很欣慰,有人懂他,真好

梅長蘇在這段中其實有刻意冷淡霓凰,從沒有回應霓凰,到把霓凰支開

我覺得主要兩個原因:

第一,他怕別人看出兩人的交情;第二,他不能也不想讓霓凰看見這樣的自己

這時霓凰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他怕一不小心就會流露出真實的情緒

就算他隱藏的很好,他也不能確保霓凰能夠如此,後面霓凰明顯的護短已經讓靖王起疑了

雖然還沒有聯想到梅長蘇的真實身份,但是霓凰的反應太大,很難說兩人只是泛泛之交

而且不講小時候的交情,靖王前一陣子才救過霓凰,霓凰卻為了梅長蘇對他步步相逼

種種舉動都太不像謹慎穩重的霓凰,可以讓霓凰做到如此的梅長蘇到底是何方神聖?

值得注意的是從頭到尾,霓凰都是站在梅長蘇後方,甚至不是並肩

堂堂一品軍侯,沒跟平民並肩行走就算了,竟然站在平民布衣的身後?

再來很重要的是,梅長蘇也不想讓霓凰看見為靖王出謀劃策的自己

梅長蘇一直是自卑的,他厭惡只能這樣在幕後操弄的自己,他自然不想讓霓凰看見

雖然霓凰知道他在做什麼,但他不想讓她親眼看見,他希望霓凰心中的林殊仍是完美的

另外他也不能讓霓凰看見,應該說不能讓靖王看見霓凰能看見為靖王獻策的梅長蘇(好饒舌啊…)

梅長蘇扶持靖王這件事仍然是個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畢竟事關奪嫡,這是生死的問題

如果梅長蘇在霓凰面前向靖王獻策,代表霓凰已經知道梅長蘇不是譽王的謀士,而是靖王的

那麼又回到了第一點,梅長蘇跟霓凰的交情已經好到可以知曉這個秘密?

所以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梅長蘇都一定要把霓凰支開才行


皇帝宣譽王、戶部尚書沈追、京兆尹高升入宮晉見,想商量如何處置私炮坊的案子

沈追是第一個奏本的,皇上當然先問他,沈追解釋自己上任後清查漕運的帳本

發現有黑火夾運入京,因而發現到私炮坊的存在,而當時樓之敬已經撤職,但私炮坊仍在運作

這才追查到東宮也有參與,附上的證據中還有東宮跟樓之敬的分利帳本,上有太子府詹事的印鑑

太子裝死說自己對下屬管教無方,未能及早察覺實在難辭其咎

皇帝問有沒有直接證據證明太子參與這個案子,沈追說帳本中沒有出現太子的印鑑

皇帝又問那是不是說太子很有可能並不知道這個案子,而是太子府詹事一人所為

(已經在替太子脫罪了馬的)

沈追不急不徐的回道,樓之敬是二品大官,太子府詹事則是東宮屬官從四品

但從歷年分利的帳本來看,樓之敬都是得兩分利,詹事得八分利

「臣只是覺得這個韓禮真乃是個奇人,一個小小的太子府詹事,東宮屬官從四品,

 竟然可以把二品大員戶部上書樓之敬的分利壓成這個樣子。」

071.jpg

(沈追ph值超低我快笑死了XD)

皇帝問高升事故現場損失如何,高升回答燒毀民房46間,死121人,還有輕重傷等

雖然勉力安撫,但是爆炸現場過於慘烈,死傷太多,民怨沸騰

皇帝又問譽王怎麼看,譽王說他昨日得知這消息也很震驚

不過太子說他不知情也不能不信,希望皇帝查明案情,以免太子無辜蒙冤

皇帝說目前已經收到17個奏本彈劾太子,其中甚至有認為太子有失儲君德性,主張廢黜太子

譽王聽聞驚訝的說太子關係到國本,不應輕言廢立,皇帝問這些奏本你真的都不知情?

譽王說自己全然不知,皇帝問譽王該怎麼處置這個案子

譽王說應多加撫卹災民,至於太子雖然有管教不言之罪,但看在東宮尊貴的份上手下留情

皇帝大怒,說太子做這些事情讓自己丟盡臉面,現在怎能輕易放過

命太子即日遷入圭甲宮自省,期間不得參與朝政,私炮坊則交由刑部主審,涉案官員一律嚴懲

072.jpg

越貴妃使盡手段,結果譽王一個以退為進讓他們的努力化為烏有

譽王越是退的徹底,越顯得這些事都是太子自己德行不修造成的

而且譽王引爆私炮坊也是不小的罪名,他不希望有任何人將這件事情聯想到他身上

他必須要營造出自己跟這件事完全沒有關係的表象

還有啊,皇帝非常憤怒的原因,不是死了很多人,是太子給他丟了大臉…

這些上位的人果然都是沒血沒淚的


閉門自省的太子心中憤懣,隨從安慰太子的身份還在就有挽救的機會

太子誓言等他登基以後,跟他作對的人都得死,譽王、沈追,還有靖王

太子問不是抓到了靖王的把柄,怎麼不參他,隨從回說已經參過了…

但就像梅長蘇推測的一樣,靖王當場認罪,可是沈追出來替靖王辯護

說兵部小題大作,惡意攻擊,朝臣紛紛出來替靖王說話,連皇帝都沒有追究

兵部不僅自討苦吃,還讓靖王在朝堂上大大出風頭,聽到這個太子真是有苦說不出

譽王這邊,因為這招以退為進是梅長蘇的獻策,他又送了許多禮物到蘇宅,雖然蘇宅一個也沒收

但是從慶國公案到私炮坊案,梅長蘇的計策都大有用處,對於麒麟才子更是深信不疑

所以也不能說譽王太笨被騙啦,就他看來梅長蘇很認真的幫他搞垮東宮的勢力

梅長蘇幫他搞垮越貴妃(降位)、太子(閉門自省)、戶部尚書+禮部尚書(撤職)

他自己雖然損失了慶國公跟吏部和刑部尚書,但這都跟梅長蘇沒關係

會垮都是他們自己的人出了餿主意…


梅長蘇改建園林,設宴請客,邀請的人除了景睿跟豫津,還有蒙摯

霓凰帶了穆青,夏冬帶了夏春,譽王則是帶了秦般弱不請自來

梅長蘇設宴極具巧思,每道菜都佐以不同的酒,豫津是好酒之人,每種都喝的出來

景睿平日不好此道,只喝的出照殿紅,豫津意外景睿竟然喝的出照殿紅

景睿說過年時,卓青遙曾送了一小罈給謝弼,跟著喝了一點所以記得

豫津一聽,說你們兄弟喝照殿紅竟然沒叫上我,我再也不理你們了XDDDDDD

梅長蘇問候卓青遙的病情,夏冬一凜,景睿回說已經好多了

梅長蘇說江湖人士到京城多少會有些不適應,還是小心點好,景睿尷尬的避開夏冬的眼神

073.jpg

(江左盟真是超級有錢人…算上蘭園梅長蘇已經在堂堂帝都買了三個園子了)

074.jpg

(話說這框裡的四個人都是親戚…林殊和景睿的母親都是皇上的妹妹,

豫津關係比較遠,豫津是皇后的姪子,但皇后是所有皇子的嫡母,所以算起來跟譽王也是表兄弟)

075.jpg

(景睿:豫津,你今年貴庚啊…)

076.jpg077.jpg078.jpg

(可憐的景睿,根本不關他的事啊…)

話說書中來參加宴會的人不少,劇中精簡了許多,而另外增加了譽王跟秦般弱

書中來參加的人都帶上親朋好友,像謝家兄弟就帶了卓家兄妹,穆家姐弟還帶了幾個將領

豫津沒帶任何人,卻帶了一艘精巧的獨木舟,結果飛流一整天都在荷塘上飄著…

我好想看飛流玩獨木舟啊啊啊啊啊啊,光想就覺得一定很可愛


酒足飯飽,梅長蘇提議來玩個遊戲,孩子心性的穆青第一個附和

梅長蘇說自己意外得到失傳的廣陵散,他昨晚已將曲譜藏在園中某處

歡迎大家在園中室內室外隨意翻找,誰找到了,就是誰的

夏冬說夏春是有名的樂癡,就算把園子翻個底朝天也要找到

喜愛風花雪月的豫津也是志在必得,立刻邀了穆青跟景睿一起組隊

知道園子秘密的霓凰也拉著夏冬加入戰局

079.jpg080.jpg081.jpg082.jpg083.jpg084.jpg

(穆青差點沒被豫津搞死笑死我了XDDDDDD)

書中對豫津跟穆青的相處描寫超逗趣的

『這裡面豫津是頭一個會玩會鬧的,穆青跟他十分對脾氣,兩個人就抵的上一堆鴨子。』

這實在是太有畫面感了wwwwww


豫津帶著穆青跟景睿在園子裡翻了一圈後,想到梅長蘇不可能把樂譜放在室外招露水

趕緊轉戰室內,而想到這點的不僅是豫津,夏春早已在室內找尋機關

霓凰一邊找一邊觀察夏春是不是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

088.jpg

(穆青的眼神…wwwwww 穆青簡直是自帶笑點啊!)

089.jpg090.jpg091.jpg


留在亭中的只剩下梅長蘇、蒙摯、譽王跟秦般弱,梅長蘇講起夏春最擅長奇門遁甲

自己這麼一點小小地偽裝,想必瞞不過夏春,看來豫津今天只能空手而歸了

秦般弱看起來躍躍欲試,梅長蘇勸她也去碰碰運氣

秦般弱在屋內四處翻找,在一堵機關牆後發現了一間密室…

086.jpg087.jpg092.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