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梅長蘇的計畫,譽王已經在侯府外的巷弄中等待,就等著侯府內傳出消息

謝玉知道梅長蘇所言不虛,要是能夠折下太子身邊最有用的臂膀

兵攻一品軍侯府的風險譽王承擔的起,連忙讓屬下去外面看探勘,順便偷偷指示了什麼

梅長蘇涼涼的表示,反正暫時打不起來,大家沒事做,那就把宮羽的話聽完吧

梅長蘇調侃要是卓鼎風聽完覺得是場誤會,那大家也不用打了,不失為一件好事

21001.jpg

宮羽說她父親是個殺手,得知宮羽母親懷孕後想金盆洗手,殺手組織因此交給他最後一項任務

就是幫一個朝中要員殺害一個還未出世的嬰兒,宮羽父親跟蹤蒞陽一個月

好不容易等到蒞陽臨產,但是當天雷擊大火場面一片混亂,嬰兒身邊圍滿了人無從下手

宮羽父親躲在林中等到第二天夜裡下手,可是他不知道前天晚上搞混孩子的事情

只是認準蒞陽身邊的嬤嬤,就把她懷中的嬰兒殺死了

謝玉回京後十分惱怒,認為寧可殺錯,不可放過,於是逼宮羽父親去殺死另一個嬰兒

但宮羽母親當時已有胎動,宮羽父親不願再殺人,就帶著妻子逃亡了

宮羽一家逃了兩年,後來宮羽父親將妻女藏在青樓裡獨自尹殺手的追殺

宮羽長大後查證過,宮羽父親在逃亡七個月後被謝玉派來的人殺死了

21002.jpg21003.jpg21004.jpg21005.jpg

卓青遙質疑謝玉連執行任務的殺手都不願放過,怎麼會放過景睿

宮羽說這就要問蒞陽了,當時死去的嬰兒是怎麼回事,沒有人知道,但蒞陽隱約猜到了

所以近乎瘋狂地保護著活下來的孩子,須臾不離

卓夫人心碎原來當年蒞陽那麼保護孩子是因為早就知道了真相

(書中有提到景睿身為兩姓之子一年在謝家,一年在卓家

  輪到景睿待在卓家的日子,蒞陽還會跟去卓家不讓景睿離開她的視線)

21006.jpg21007.jpg21008.jpg


隨著景睿長大,謝玉的殺人之心稍減,他也察覺到蒞陽隱約知道了,只是不願意跟他撕破臉

最重要的是,透過景睿,謝玉可以跟江湖勢力不低的天泉山莊建立聯繫

有了共同的兒子,雙方有了親密的聯繫,開始建立友情、建立親情

這些慢慢變成對謝玉無條件的信任,變成卓鼎風願意為謝玉做一切隱密的事情

經過謝玉的洗腦,卓鼎風以為自己在扶持正統,認為將來這可以為卓氏博得功臣的名聲

卓鼎風以為自己是跟謝玉合作,今日一聽才知道自己不過是謝玉的一個棋子

21009.jpg21010.jpg21011.jpg21012.jpg


蒙摯對岳秀澤說,要是他肯擇日在戰,卓鼎風也不至於為了維護謝玉捨去畢身修為

岳秀澤無奈道他只知道今天卓鼎風會得知那個兒子不是他的,怕會影想對決時的心境

所以才執意要在今天對決,哪知道後面這些曲折,更沒想到卓鼎風會為謝玉做到如此程度

卓鼎風痛心,說不是岳秀澤的錯,都是自己有眼無珠錯信謝玉

謝玉狡辯扶持太子本就是大義,其他野心之輩都是亂臣賊子

許諾給卓氏的殊榮,也沒打算在事後賴掉,何騙之有?

夏冬冷笑,謝玉說得如此大義凜然,可是現在不過是有了一點點疑慮就要殺卓家滅口

這跟無肝無肺的野心之輩有什麼區別?

21013.jpg21014.jpg21015.jpg


梅長蘇打岔,問謝玉派去府外查探的人回來了沒,謝玉不掩得意之色,說終於有人想起來了

他跟眾人耗著閒聊,自有用意,謝玉如此胸有成竹,梅長蘇警覺到謝玉這是把巡防營的人調來了

謝玉自信的說譽王的府兵絕對不是他親手調教出來的巡防營的對手

蒙摯大怒,說巡防營不是謝玉的府兵,謝玉這是私自調用,膽子實在太大了

謝玉不改態度,說維護京城治安本就是巡防營的職責,巡防營在侯府外待命,何來私用之說

21016.jpg21017.jpg21018.jpg


謝玉話說至此,殺意已定,府裡府外都是他的人,沒有什麼可顧忌的,手一舉起已準備下令

沒想到謝弼撲到謝玉面前跪下,懇求謝玉放過眾人,畢竟謝卓兩家相交多年,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何況世上誰人不知謝卓兩家的關係,這樣殺害至親會引起天下人的非議

可憐的謝弼,雖然他的世界不像景睿那樣徹底的崩解,但他所認知的世界也已經風雲變色

但在這個時刻,他仍同時用感性跟理性試圖說服謝玉不要痛下殺手…

(謝玉到底是什麼好狗命有這麼善良的兒子…)

謝玉怒罵謝弼這是婦人之仁,人只有活著才有說話的權利,一把把謝弼推開

謝弼看到父親如此決絕,抽出府兵的長劍抵在脖子上,威脅謝玉要殺了卓家就先殺了自己

謝玉面不改色,說你是什麼德性我會不知道嗎,你要是有種抹斷自己的脖子就動手啊

謝弼畢竟只是一個養尊處優的世家公子,面對如此狠決的父親嚇呆了

謝玉奪下謝弼的長劍,命人將謝弼帶下去看管,還順帶讓人把蒞陽跟謝綺帶到後院軟禁

21019.jpg21020.jpg21021.jpg21022.jpg21023.jpg21024.jpg21025.jpg21026.jpg21027.jpg

身為一個活在景睿光芒之下的小小配角,謝弼的悲慘很容易被人忽視

但是謝弼以死相逼這段讓人很為他心疼,景睿是被他多年來稱為父親的人追殺

可是對謝弼來說,他要面對的是自己的父親其實是個心狠手辣的冷血之人

可以一念之間就不顧忌任何情義,面不改色的下令殺害跟他們相待如家人的至親

那股被背叛的感覺跟景睿相比其實沒有差到哪裡…

書中的謝弼更慘,卓家在書中還有個小女兒,跟謝弼情投意合,很快就要訂親了

但是兩家一搞,他們的情份就此斷絕,也不知道他跟謝綺哪個比較慘

謝綺是成了親,謝弼是沒結成,也說不清到底誰比較不幸…


謝玉的屬下衝出府邸,騎著馬飛奔而去,在遠方觀望的譽王手下建議把人攔下來

譽王說不過就一個人能掀起什麼風浪?讓手下不要輕舉妄動

(真是豬隊友,裡面的情況一定很凶險,你好歹也把人抓下來問一下啊!)

等到巡防營的人馬趕到,譽王這才發現來不及了…

要是沒有巡防營,譽王可以帶著府兵就衝進去,可是現在巡防營擋在門外

寧國侯府又沒傳出什麼大動靜,譽王根本找不到理由跟巡防營動手


將妻兒帶離現場後,謝玉下令將宮羽跟卓家三人,格殺勿論

四人雖都武功不弱,但是敵不過府兵的人海戰術,頓時險象環生

其餘眾人紛紛加入戰局,卓夫人身後露出破綻時,景睿及時出手救了卓夫人

看到景睿加入戰局,宇文念也出手幫忙,岳秀澤在受傷的卓鼎風身邊護衛

豫津則是守在宮羽身邊,頓時場面一片大亂鬥

(書中宮羽武功高強到根本不需要豫津,豫津是去保護魂不守舍的景睿了…)

夏冬見情形不對,放出懸鏡司的煙火求救,梅長蘇還涼涼的說賭夏春跟譽王誰會先衝進來

夏冬翻白眼要梅長蘇不要說風涼話,趕快幫大家找個退路吧

21028.jpg21029.jpg21030.jpg21031.jpg21032.jpg21033.jpg21034.jpg

梅長蘇帶著夏冬到一個壁飾前,告訴夏冬這是一到暗門

靠著飛流的力量硬是把門給推開了…(我好想吐嘈啊)

夏冬讓眾人走進暗道躲避,蒙摯跟卓青遙斷後,景睿帶著大家走到後面的湖心亭

眾人躲到亭子裡,蒙摯跟岳秀澤擋在連接陸地和亭子的棧橋上

在狹窄的棧橋上,府兵的人海戰術沒有優勢,一時之間僵持不下,謝玉讓人去調巡防營的弓箭

21035.jpg21036.jpg21037.jpg21038.jpg21039.jpg21040.jpg21041.jpg21042.jpg


景睿憑著本能帶領大家逃到湖心亭,但是安靜下來之後整個人又陷入沉默

白目宇文念這時候又跑來叫哥哥!!!!!!

豫津受不了,嘖了宇文念一聲,讓她至少現在不要去煩景睿

豫津說今天鬧這一場,幸好言侯不知道,不過言侯就算知道了,恐怕也不會在意的

21043.jpg21044.jpg

(書中宇文念話沒那麼多沒那麼討人厭,劇中給她加了台詞反而是在給她招anti)

21045.jpg21046.jpg

這段改編我覺得很怪,言侯父子的誤會在黑火事件後就以冰釋

豫津知道父親不是不重視他,只是內心太多怨恨無暇顧及他

但聰慧的豫津卻在了解父親的苦衷說父親不會在意自己的安危?

所以這段不管看幾次我都覺得違和感很重,這不像是我認知中善體人意的豫津會說的話

言侯或許還在學習當一個父親,但豫津絕不會質疑他的父愛


譽王看見夏冬放出的求救煙火,指揮府兵攻入寧國侯府,卻被巡防營攔下

巡防營帶隊將領歐陽遲堅持寧國侯府是一品軍侯府,任何人不得強行進入

譽王說懸鏡司的夏冬已經放出示警煙花,裡面很明顯出了事,他進去查看是理所當然的

歐陽遲回答已經派人進去問過,謝玉說這是私事,他可以處理,無須外人干涉

譽王說如果我非得要進去,你又能耐我何,歐陽遲回答譽王身份尊貴他無力阻擋

但是譽王的府兵和護衛卻一個都不能進去,譽王大怒之時,言侯出現了

言侯:「你讓不讓我進去?我剛才在這裡站了很久,你都看不見,

    我還以為你不認得老夫了呢?」

歐陽遲恭敬地回說,末將忘了誰也都不敢忘了您

21047.jpg21048.jpg

(言侯你太殺了!!!!!不愧是一出場就要炸皇帝的男人)


謝玉手下報告巡防營的強弩都已經送到,謝玉下令卓家人一個都不許留

正感到勝券在握時,手下又來報告門外的歐陽遲擋不住了

謝玉大怒他巡防營三百精銳怎麼可能打不過譽王的府兵,手下回道外面還沒打起來

只是言國舅來了…(一個戰力比巡防營跟譽王府兵加起來還威的男人)

謝玉煩躁言侯來淌什麼渾水,但靜心一想,言豫津可就在那亭子裡勒,言侯來了很奇怪嗎?

譽王帶著府兵傾巢出動都沒能讓謝玉看一眼,一聽言侯來了謝玉卻馬上就出去了

言侯的戰力果然不可小覷,譽王算什麼咖!


謝玉到門口跟言侯打哈哈,譽王完全不重要沒在理他

謝玉問言侯有什麼事,言侯說我兒子到你府上至今未歸,為父者自當關心

謝玉回說豫津是貴客,太晚了自會好生招待他在府上留宿

夏冬也在寧國侯府做客,夏春就毫不擔心,言侯我兒子要是有夏冬的身手我自然不擔心

譽王撂狠話說不管謝玉同不同意,今天他是闖定寧國侯府了

21052.jpg21053.jpg21054.jpg21055.jpg

謝玉交待歐陽遲,寧國侯府是自己的私宅,門前還有陛下御筆,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闖入

不然就是冒犯天家威嚴,就是一個狐假虎威的概念,當場讓闖入侯府的罪名上了一個檔次

言侯淡淡地看了「護國柱石」的影壁一眼,步伐堅定的往侯府門口走去

有了言侯做後盾,譽王的府兵們抽出兵器,巡防營的官兵也準備抵抗

21056.jpg21057.jpg

(啊啊啊啊啊啊,言侯你帥死了)


梅長蘇跟蒙摯說謝玉今晚敗局已定,讓蒙摯再多撐一段時間

梅長蘇回到亭子後,夏冬問兩人說了什麼,梅長蘇藉口拜託蒙摯多照顧景睿

夏冬說景睿待你亦兄亦友,一片赤誠,你卻為了自己的目的從背後捅他一刀

難不成麒麟才子之名,就是這樣來的?

經過這一晚上的廝殺,大家多少都猜出是誰在背後策劃了一切

面對夏冬話裡赤裸裸的責備,梅長蘇無話可說,只能默默承受

夏冬說得沒錯,只是聽在宮羽這樣知道內情的人耳裡,實在很讓人難受…

21049.jpg21050.jpg21051.jpg

宮羽跪在卓家面前,說卓家的兒子死於父親之手,既然自己能找謝玉報仇

卓家當然也能找她報仇,此乃天道循環,她毫無怨言,豫津想維護宮羽,卻被夏冬的眼神制止

卓夫人說如果宮羽父親還在世,卓家一定會追殺他到天涯海角,但是他人早已過世

宮羽當年又還未出世,殺了宮羽又能如何,卓家不會找她一個孤女報仇

21058.jpg21059.jpg21060.jpg21061.jpg


策劃了這麼大一個局,梅長蘇要的其實是卓家人的證詞

梅長蘇問卓鼎風,如果謝玉今天不下殺手,卓鼎風是否還是會為謝玉保守秘密

卓鼎風說他也不知道,殺子之仇固然慘痛,但是將謝玉置之死地的話,卓青遙又該怎麼辦…

梅長蘇眼神不忍,但還是警告卓鼎風,謝玉根本沒有給他選擇的機會,謝玉一定會殺人滅口

21062.jpg21063.jpg


門外情勢一觸即發,謝玉手拿長劍,威脅言侯再往前的話,不要怪他不念舊情

言侯聽見眼神沒有絲毫動搖,伸手正了正衣冠,一步一步踏上侯府門前的石階

譽王的府兵也跟著一步一步的逼近寧國侯府,眼看雙方就要見血的時候

蒞陽出現阻止眾人,謝玉的眼神又驚又怨又哀

21064.jpg

(為什麼突然變那麼亮,我言侯太威自體發光了嗎?)

21065.jpg21066.jpg21067.jpg


由於謝玉在侯府門口陷入僵局,湖心亭上倒是一片沉靜

卓鼎風知道梅長蘇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譽王,但是他就是因為踏錯了一步才陷入死地

實在不願再捲入朝局太深,梅長蘇冷酷的說難道你還以為自己可以脫身?

梅長蘇告訴卓鼎風,謝玉不把卓家趕盡殺絕絕不罷休,除非扳倒謝玉,不然卓家沒有活路

只是卓鼎風身為從犯,即使首告有功,脫罪是不可能的

卓鼎風遭此大難,此時心思倒是異常清明,只要梅長蘇答應他保全妻兒的性命

然後讓他們得回卓青遙的孩子,所有的罪孽,他會一人承擔

卓青遙不想讓父親承擔一切,但卓鼎風讓他為了天泉山莊的未來著想

只要保全了卓青遙,至少天泉山莊在江湖上不會就此寂滅

眾人沉浸在卓鼎風的悔不當初時,本來已經平靜下來的湖邊射來如雨般的箭矢

21068.jpg21069.jpg21070.jpg21071.jpg21072.jpg21073.jpg21079.jpg

(都什麼時候了,豫津你還有心思計較這個)

21080.jpg


門口的情勢因為蒞陽的出現有了轉機,蒞陽緩緩走出,謝玉柔聲對蒞陽說不要插手

但蒞陽沒有看他一眼,只說把路讓開,讓他們進去,謝玉還想哄哄蒞陽

蒞陽根本不給他機會,從袖中抽出匕首抵在頸上,聲音一樣的堅定「讓他們進去」

謝玉眼神很受傷,問蒞陽真的要為了景睿…要捨棄他這個丈夫?

21074.jpg21075.jpg21076.jpg21077.jpg21078.jpg 

因為蒞陽已死相逼,謝玉無奈退讓,射向亭中的箭雨自然也停了

梅長蘇喟探一聲這一夜總算是過去了

21081.jpg

(小豫津這大夜盲什麼也看不見XD)

21082.jpg

這段跟書中有點不一樣,我覺得梅長蘇有點被改笨了…

書中宴客的霖鈴閣靠湖,後廊有個木製九曲棧道,沿著棧道走下去會到湖心亭

在謝玉的府兵圍上時,梅長蘇帶著眾人慢慢往棧道上退去,然後讓蒙摯火燒霖鈴閣

最後讓蒙摯跟夏冬斷掉棧道隔絕火勢,同時府兵也無法衝入,只能靠弓弩手

火燒霖鈴閣這點很重要,這是確保譽王府兵能夠衝進侯府的信號,也是理由

謝玉本來是以滅妖為理由在府中殺戮,但只要失火了,這就不是謝玉所堅持的私事了

還有書中言府離寧國侯府只有一條街的距離,如果侯府失火,言侯一定會得到消息

有了名正言順的理由,又有言侯壓陣,譽王的府兵哪會怕衝不進來,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但是劇中沒有火燒霖鈴閣這個後手,顯得很像梅長蘇的計策割完了弓箭就只能等死

然後又突然告訴你,我知道一條密道喔,啾咪,實在讓我蠻傻眼的

而且沒有火光,言侯又是怎麼得到消息的啊

難不成言侯在自己家中看到懸鏡司的警示煙火,立刻就知道是哪裡出事了嗎…

不過言侯這段戲加的好,讓人可以一窺當年言侯獨闖敵帳的氣魄


事情結束了,每個人劫後餘生,卻是各懷心事

言侯看見兒子鬢髮散亂卻毫髮無傷鬆了一口氣,豫津問言侯怎麼來了

「你在這裡,我能不來嗎?」,豫津就這樣被言侯牽回家了

21083.jpg21084.jpg21085.jpg

夏冬感覺到被利用了心情不太爽,還尋找蒙摯的支持,只是蒙摯裝死說我不覺得啊

梅長蘇無所謂的表示反正夏冬只關心自己的案子,是不是被利用又怎樣

夏冬說我是只關心自己的案子,所以麻煩轉告譽王,有關今天晚上的事情絕對不要來找我

梅長蘇說譽王是聰明人,就算不傳話他也懂得

梅長蘇設計夏冬來生日宴本就是為了讓她查清內監被殺案,扳倒謝玉有卓家的證詞就夠

一開始就沒指望夏冬能在後續的事情上出力

21086.jpg21087.jpg21088.jpg21089.jpg 

景睿扶蒞陽到旁邊休息,想拿走蒞陽手上的匕首,蒞陽不放

蒞陽告訴景睿她還有很多事要做,不會自盡的

蒞陽叫來宇文念,問是不是宇文霖讓她來帶走景睿

宇文念說他是我哥哥,父王很想他 (幹,這女的是跳針嗎!)

蒞陽:「你聽好了,當年他逃走的時候我們就曾說過,情出自願,事過無悔。

    既然拗不過天,又何必怨天尤人呢?」

蒞陽明白宇文念的來意,只是景睿已經成年,她不會,也不會讓任何人干涉景睿的決定

宇文念不知道在委屈什麼一直哭…最想哭的人都沒哭了,不知道她在哭屁

21090.jpg21091.jpg21092.jpg21093.jpg

打發了宇文念,蒞陽叫來譽王,問譽王是不是要帶走卓家的人

蒞陽要譽王答應她兩件事,只要譽王說話算話,她不會去皇上前面說什麼

說實在的,譽王今天的行動就是黨爭,是為了砍掉太子的臂膀

如果蒞陽以皇妹的身份跑去皇上面前告狀,譽王即使握有謝玉的罪狀,只怕也是要被皇上削一頓

蒞陽要求第一絕不株連,第二善待卓家,這兩點對譽王來說其實沒什麼

謝玉罪大惡極,但蒞陽跟她的孩子都是皇親,本來就不好株連

至於卓家則是謝玉一案的人證,善待他們對譽王並無害,因此譽王沒想多久就答應了

但蒞陽強調她說得不是現在,而是永遠,蒞陽要譽王以皇族之名為誓

即使卓家不再對譽王有用,也不得有半點不利他們的行為

21094.jpg21095.jpg21096.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hwd0958
  • 扶持太子是大義?我看根本媽寶太子比較好控制吧
  • hwd0958
  • 本劇的三大戰力天王可是言侯.靜妃跟梅宗主阿
  • hwd0958
  • 言猴都想炸皇帝了,更何況一個小小的謝玉,根本不放在眼睛裡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