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醫跟靜妃的照顧下,皇上的身體休養了兩三日就恢復了

皇上看外頭天候正好,想說去外面走走,高湛推薦現在金桂正盛開值得一觀

皇上卻說要說桂花,還是東宮那裡開得最好,高湛聽見提起太子聰明的沒有接話

皇上接著說前幾日在壽宴上看到越貴妃有點憔悴,太子也神形委靡

雖說太子犯了錯,但畢竟是儲君,冷落他這些日子太子也該反省夠了

說該去東宮安撫安撫太子,讓高湛安排一下,但隨後又說不要大張旗鼓通傳

自己只是想去東宮看看花,搞的太正式會讓太子想太多


東宮的太監看到皇上無預警駕到嚇的魂不附體,皇上沒放在心上,問太子在做什麼

太監結結巴巴的一問三不知,高湛請示過皇上後讓太監去請太子出來接駕

太監如獲大赦般跌跌撞撞的往裡面跑,皇上卻對太監這麼慌張的樣子起了疑心

皇上認出這個太監是太子貼身的內侍,常跟著太子接駕,慌張成這樣太不自然了

皇上讓高湛把人叫回來,命東宮的人待在原地,不得擅傳、不得通報

只讓蒙摯跟高湛二人跟上,沿途上所有東宮的太監宮女看到皇上慌忙跪倒在地

27001.jpg27002.jpg

沒想到往裡面走沒多久,竟然聽見屋裡傳來絲竹演樂之聲,皇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蒙摯跟高湛在後面氣都不敢喘一個,只怕皇上的怒火燒上身,紛紛低下頭迴避皇上質疑的眼神

太皇太后喪期不到半年,連皇上的壽宴都不敢有演樂之聲,太子卻在東宮奏樂享樂

皇上這才明白那太監為何被嚇的魂不附體,因為太子的行為悖禮之至,被發現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高湛勸皇上保重龍體,太子犯錯詔太子三師訓斥即可,切莫動氣

27003.jpg27004.jpg27005.jpg

屋裡傳來的陣陣的歌舞聲不停的撩撥皇上的怒火,皇上衝向緊閉的殿門口

裡面卻傳來女人嬌軟的媚聲跟太子絮絮叨叨的抱怨,皇上細細一聽更是面如寒霜

太子不停的說著皇上現在眼中只有譽王沒有他,皇上根本不把他這個太子放在眼裡

要是皇上真的把自己當成太子,又何必扶植一個譽王來對抗自己

皇上還是有點理智的,知道自己現在衝進去等於坐實太子喪期演樂大不孝的罪名

可是太子的德名本就薄弱,這麼大的罪名他根本擔不住,廢黜幾乎是唯一的可能

27006.jpg 

皇上還在考慮此事對太子的影響,但屋裡太子的抱怨卻沒有停下

太子抱怨皇上說他德性不修,但要不是皇上捧了譽王出來跟自己作對,自己又何必做那些事

大喊著自己的德性不好,那皇上的德性就好嗎!門外皇上稍稍壓下的怒氣瞬時又衝上來

太子喪期間奏樂大不孝皇上可以忍,但沒想到太子更過份的在批評皇上的德性問題

皇上氣得拔出蒙摯的佩劍就要往裡衝,但到了門前又停了下來,轉身沉默良久

皇上的手頹然落下,手中的長劍哐啷落地,皇上緩緩的走下台階,憤怒的推開高湛的攙扶

只是腳一軟從台階上跌下,整個人趴扶在地,蒙摯跟高湛連忙扶起皇上

27007.jpg27008.jpg27009.jpg27010.jpg

皇上痛心疾首,問蒙摯太子如此怨憤,是不是自己真的做錯了什麼

皇上扶著石盆站起來,看著水中的倒影喃喃說著自己老了

高湛安慰皇上,要教訓太子有的是時間,保重龍體要緊

皇上下令,今日之事嚴禁外傳,並且封禁東宮,尤其是太子,一應人等不得隨意出入

27011.jpg27012.jpg27013.jpg27014.jpg

蒙摯一聽立刻跪下表示幽禁太子茲事體大,僅奉口諭難以執行,請皇上下明旨詔書

這時太子聽見了外面的動靜,打開殿門出來看看,看到是皇上臉上都沒血色了

他剛剛那些話多麼的大不敬他也知道,只是跪下俯伏在地不停的喊著父皇

皇上看著太子無言以對,只是嘆了一口氣,說回宮吧…

蒙摯還想跟皇上請求下詔書,只是高湛一再打斷他,蒙摯找不到機會開口

27015.jpg27016.jpg27017.jpg

這段書中寫得比較詳細,依大梁禮制,太皇太后過世,舉國進入國喪期,喪期三年

在喪期間,歌舞禮樂一律禁止,只是因為喪期很長,民間到了喪期後期有些人會偷偷違規

但只要不要做的太過分,沒有人檢舉,朝廷一般來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太子不一樣,太子不僅是儲君,還是太皇太后的嫡系子孫

別人守的是國孝,他是國孝家孝一起背,可是他卻在太皇太后喪期還未滿半年就演奏歌舞

太子本就不是以賢德出名,在私炮坊事件後名聲更是蕩到谷底,這個大不孝的罪名他擔不起

要說皇上愛護太子也不是沒有,因為皇上喃喃自語著自己老了,其實已經是心軟的表現

想當初他處置祁王的手段多麼的雷厲風行,現在太子言語大不敬他忍了下來

太子對他的怨懟多少也觸動皇上的內心,反思這些年來是否對太子太過苛刻

不過除此之外,皇上在意的還是朝堂上的平衡,太子現在離廢黜只差一步

這件事要是鬧大就不是皇上可以控制的了,光是御史的奏本就可以把皇上淹死

皇上就算有廢儲之心,也不想用這麼激烈的方式開頭

其實某方面來說,太子的抱怨不是沒有道理,太子自己失德的確怪不了人

但是皇上為了制衡太子,扶植譽王平衡太子的勢力,太子空有儲君之名,卻無太子之實

皇上架空了太子的地位,到頭來被太子怨懟也是活該

不過太子的確是個扶不起的阿斗啦,皇上其實本來想就這麼默默的走掉的

哪知道他一直在裡面神補槍,補到皇上氣得七竅生煙想衝進去砍他

太子在喪期間演奏歌舞皇上可以忍,但罵到皇上頭上卻踩到皇上的底線

說穿了就是自作孽不可活,父子倆一樣欠揍


禁軍幽禁東宮這種事當然瞞不住,消息很快傳遍朝野,譽王自然也會知道

譽王認為這麼大的事情不可能是蒙摯的獨斷,一定是皇上有旨,問旨意上怎麼說

蒙摯的親隨灰鷂告訴譽王,誰也沒看到旨意,蒙摯一口咬定只有口諭

就連太子三師在東宮門口吵著要蒙摯給個答案,蒙摯還是堅持只有口諭

蒙摯解釋的焦頭爛額,後面乾脆躲起來不見人,沒人知道他去了哪

譽王說不管怎樣都要趕快把蒙摯找出來問個清楚

灰鷂說現在去找蒙摯是否不太妥當,譽王氣急敗壞說都什麼時候了還避嫌

譽王心急想說進宮見皇后,但轉念一想,東宮出事皇后未必會知道什麼端倪

還不如去蘇宅找梅長蘇討論接下來該如何應對東宮被封閉的事情


大家遍尋不著的蒙摯,偷偷地跑去了靖王府,靖王一看到他就問到底怎麼回事

靖王說幽禁東宮朝野震動,可是內閣中書卻沒接到旨意,皇上又稱病不見人

調用禁軍幽閉儲君可不是件小事,卻又如此神秘,現在外面什麼傳言都有

蒙摯委屈的說皇上就給了他一道口諭,立刻就要說靖王聽,讓靖王評評理

靖王打斷蒙摯,讓他跟自己去見梅長蘇時再說,不然見到梅長蘇又得說一遍

27018.jpg27019.jpg

兩人到了密室的另一頭拉了鈴卻遲遲不見回應,靖王說通常很快就有回應讓蒙摯等等

沒多久蘇宅那頭有了動靜,兩人一看有人下來了,可是不是梅長蘇,而是飛流

兩人意外梅長蘇竟然只派飛流下來,這是以往沒有過的事情

飛流言簡意賅,看到兩個人就兩個字「等著」,蒙摯聽到快暈倒問梅長蘇人呢

飛流說在外面,蒙摯敏銳的問是不是有人來找梅長蘇,飛流點點頭

蒙摯又問是誰,飛流說「毒蛇」,兩人愣住,蒙摯想了一下問是譽王嗎?飛流點頭

聽到是譽王兩人倒是放心下來了,聽聞東宮幽禁,譽王來找梅長蘇商討很正常,就等等吧

27020.jpg27021.jpg27022.jpg27023.jpg

三人在密室中默默的等著,靖王看著飛流,可能是難得看著孩子,有了聊天的興致

靖王笑著問為什麼叫譽王毒蛇?飛流回說蘇哥哥,靖王聽懂是說梅長蘇這麼叫過

靖王又問知不知道為什麼梅長蘇這樣叫,飛流說知道,因為噁心

蒙摯不懂,跟飛流雞同鴨講了一番後,倒是靖王先了解了 (果然是soulmate)

靖王說不是蘇哥哥噁心,而是蘇哥哥見了譽王後會噁心,對嗎?飛流見靖王懂了,開心的點頭

27024.jpg27025.jpg27026.jpg27027.jpg

(王凱笑起來很好看,可是琅琊榜中他很難得有笑得這麼無防備的時候)

27028.jpg27029.jpg

靖王搞懂了飛流說話的邏輯,饒有興致的繼續問譽王是毒蛇,那自己是什麼

飛流歪頭想了一下,清清楚楚的說是「水牛」

靖王輕鬆的神情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代的是毫無血色的臉龐

他以為自己此生不會再聽到有人這樣稱呼自己,因為那個這樣戲謔的稱呼他的人已經不在了

因為這個暱稱屬於太久遠的以前,屬於那個還會笑會鬧有摯友有皇長兄的少年

27030.jpg27031.jpg27032.jpg27033.jpg 

他的思緒回到了那個碧草綠茵的水邊,他帶座騎去河邊喝水

林殊,那個明亮開朗的摯友,追到河邊問他到底要不要去,霓凰在一邊笑臉盈盈看著他們

他說不要,因為皇長兄說過不行,林殊說他是條不知變通的倔牛

霓凰跟著搭腔說靖王哥哥這條倔牛從來不喝茶,喝水如飲牛

林殊說他不僅是條倔牛,還是條大水牛,兩人還笑鬧著模仿自己咕嚕咕嚕喝水的樣子

27034.jpg27035.jpg27036.jpg27037.jpg27038.jpg27039.jpg

蒙摯看到了靖王臉色的變化暗叫不妙,但又不能說什麼,正煩惱時梅長蘇下來了

梅長蘇解釋譽王來的突然,只能先應付一會,這才耽擱了

靖王還沉浸在思緒中,有沒有聽進梅長蘇的解釋不知道,只是默默的抬起頭凝視梅長蘇

梅長蘇感覺到微妙的氣氛,轉頭問蒙摯剛剛他們在說什麼,蒙摯看了一眼飛流欲言又止

只見靖王緩緩的站起身,臉色恢復平靜,淡淡地說「我們是在聊…水牛的事」

縱然是冷靜如梅長蘇,在這麼突然的情況下聽到靖王談起過去的事也陷入怔忡

27040.jpg27041.jpg27042.jpg27043.jpg27044.jpg27045.jpg

(這一秒下的鼓聲timing簡直完美,每次重看那鼓聲一下我的心臟彷彿也漏跳了一拍)

27046.jpg

梅長蘇成功掩蓋了一瞬間的動搖,沒有立刻向靖王解釋

而是轉過頭嚴厲的問飛流是不是亂說話了,飛流委屈的搖頭說沒有

梅長蘇繼續教訓飛流說那是郡主在開玩笑,不可以學,飛流還是一臉委屈說「你也學」

期間靖王一直打量著兩人,想從其中找出一絲蛛絲馬跡,可惜梅長蘇這謊圓的實在太好

跟飛流演完這麼一齣後,梅長蘇這才跟靖王解釋霓凰曾到蘇宅拜訪,曾說起以前的事情

自己跟飛流覺得有趣,私下叫過那麼幾句,沒想到飛流記在心上,請靖王恕罪

27047.jpg27048.jpg27049.jpg27050.jpg27051.jpg

靖王聽見是郡主說得,眼神卻流露淡淡地失落,說他以為梅長蘇以前認識什麼別的人…

蒙摯插嘴自從昭仁宮事件後,霓凰就對梅長蘇青睞有加,經常向梅長蘇聊些陳年舊事

靖王回說霓凰是女中豪傑,識人的智慧遠勝於自己,以往以為梅長蘇只是個陰詭謀士

但最近交往多了,才知道梅長蘇的雅量非常人可比

梅長蘇說怎樣的鴻圖遠略還是得先腳踏實地的做事,與其說這些不如說回正事

蒙摯回說也對,一講水牛的事都忘了來這裡的目的,問梅長蘇知不知道幽禁東宮的事情

梅長蘇說剛聽譽王講了一些,詳細的還想問問蒙摯,讓大家一步到上面細談

27052.jpg27053.jpg27054.jpg27055.jpg27056.jpg27057.jpg27058.jpg

靖王淡如清風的試探比起激動的質問更讓人心驚膽戰

平靜的口吻配上爆炸性的內容,其中的反差更讓人無法反應,可惜,靖王遇上的是林殊/梅長蘇

梅長蘇的回應真的是絕了,突然聽到當年沒什麼人知道的舊事,靖王當然會懷疑

當然不是說現在就在懷疑梅長蘇=林殊,只是知道這個綽號梅長蘇很有可能認識林殊

梅長蘇當下要是直接向靖王解釋會很像在辯解,靖王的疑心不會那麼容易消除

可是藉由飛流,一個靖王認定不會說謊的孩子,梅長蘇卻做到了

梅長蘇的確無法控制飛流的回答,但他可以控制飛流答案的走向

而且梅長蘇藉由跟飛流的對話很自然的帶出了霓凰,這還獲得了飛流的背書

他單方面的解釋靖王不一定會買帳,但是有了飛流就會大大增加故事的可信度

還有蒙摯插話並不完全是說錯話,這段解釋在書中是梅長蘇說的,合理化霓凰聊起過往的行為

不過劇中梅長蘇最後給蒙摯的眼神像是在責備蒙摯說太多了XD


聽完蒙摯解釋幽禁太子的來龍去脈,靖王憤怒不已,說太皇太后喪期還不過半年

就算是民間守孝都沒這麼過份的,何況是太子,太子的性情,遲早會把自己拖下去

迥異於靖王,梅長蘇毫不意外說太子享樂慣了,耐不住喪期的清寂

他以為關上門來沒人會知道,哪知道皇上為顯恩寵去看他反而讓他徹底淪落

梅長蘇問服侍的是不是還是東宮的人,蒙摯說沒錯,現在東宮的責任都擔在他身上了

他怕太子想不開還特地派人盯著太子,就怕他做傻事 (我覺得他沒那個膽)

27060.jpg27061.jpg27062.jpg

蒙摯說太子這樣算是廢了,但就是不知道皇上是怎麼打算的

梅長蘇分析太子失去聖心是肯定的,只是看皇上今日處置的態度

皇上並沒有立刻廢黜太子的想法,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東宮的安定

東宮屬於皇城,現在宮內的防務暫由禁軍接管,但宮外還是巡防營的守衛範圍

靖王需多加派人手巡視,就算朝局再亂,東宮不能亂,免得到時候東宮出事

到時倒楣的就是靖王跟蒙摯,而譽王就可以在旁邊撿便宜了

27063.jpg27064.jpg27065.jpg

蒙摯聽了說自己想穩住東宮,但手上連一道諭旨都沒有談何容易

抱怨自己當時曾向皇上要求過,可是每次一開口高湛就打斷他,害他現在只能用口諭硬撐

聽到這裡,梅長蘇說蒙摯應該準備一份厚禮謝謝高湛,蒙摯一聽就急了說高湛憑甚麼

梅長蘇笑著解釋,高湛打斷蒙摯是好意、是一份人情,給他謝禮就是知道了他的好意

蒙摯就不懂了,為什麼高湛打斷自己會是好意?

27066.jpg27067.jpg27068.jpg27069.jpg27070.jpg27071.jpg

梅長蘇問蒙摯,今天高湛好幾次打斷他,但是蒙摯第一次請求皇上的時候

高湛並沒有打斷他,但是皇上卻沒有理會蒙摯,這是為什麼?

梅長蘇語重心長的告訴蒙摯,這世界上最了解皇上心思的不是皇后或越貴妃,也不是譽王或太子

而是高湛,高湛要不是有機敏的反應、準確的判斷,哪能在皇上面前服侍三十多年還恩寵不減

回到今天的事情,蒙摯問了皇上好幾次,皇上都沒有反應,不是皇上沒聽清楚

只是皇上當時沒拿定主意要怎樣處置太子,皇上擔心處置的太重就無法挽回了

所以皇上不是不想理會蒙摯,而是不能理會蒙摯,蒙摯依然不解

27072.jpg27073.jpg27074.jpg27075.jpg27076.jpg27077.jpg

(蒙摯的智商=觀眾的智商,感謝蒙大統領問出觀眾心中的疑惑,不然誰會想那麼多啊…)

梅長蘇無奈的跟靖王對看了一眼,繼續向蒙摯解釋,要是皇上當時應蒙摯明發諭旨

但是幽禁太子總是需要理由的,但不管是什麼理由這都不會是小罪過

現在太子已經被罰閉門自省,如果再來這麼一招,不廢也得廢了

也就是說當時蒙摯請求明下的那道諭旨,幾乎可以說是廢黜太子的詔書了

27078.jpg

(好閃啊)

27079.jpg27080.jpg

蒙摯聽了急喊冤說自己沒那個意思,梅長蘇回說他明白,蒙摯只是想更方便的接管東宮

皇上明白,高湛明白,所以皇上沒有對蒙摯動怒,只是沒有理會他

但要是蒙摯一而再再而三的請求,以皇上多疑的性格會怎麼想?蒙摯還是猜不到…

梅長蘇嘴巴都快講乾了蒙摯還是不懂,無奈的用眼神向靖王求救

靖王接收到梅長蘇的求救訊息,心領神會的點點頭接過解說的棒子

27081.jpg27082.jpg27083.jpg

(江左梅郎崩潰中)

27084.jpg

(靖王一副我懂,我來吧的樣子超可愛)

靖王告訴蒙摯,內監被殺案當時譽王曾進宮替蒙摯求情

那麼依照皇上多疑的性格多少都會懷疑蒙摯偏向譽王

要是這時候蒙摯又極力請求明發諭詔,置太子於死地,確實不太妥當

高湛看出皇上不想立即處理這件事,這才多次打斷蒙摯,以免蒙摯觸怒皇上

蒙摯聽得是冷汗直冒,直說是該好好謝謝高湛才對

梅長蘇說高湛是皇上眼前的紅人,了解皇上心思,這次釋出善意,對他們來說也是好事一件

27085.jpg

了解了皇上的心思,蒙摯問梅長蘇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梅長蘇回答「靜觀其變」,一切順其自然,不要推波助瀾,做好本分之事即可

就當他們從未涉入黨爭,這時候皇上正心煩,誰添亂,誰倒楣

蒙摯興奮的說譽王應該忍不住不添亂吧?梅長蘇輕笑這時候皇上喜歡靜

誰能靜下來,皇上就會偏向誰,後宮的情況也是如此

靖王讓梅長蘇不要擔心,說靜妃大概是整個後宮最靜的下來的人了

27086.jpg27087.jpg27088.jpg27089.jpg27090.jpg27091.jpg27092.jpg27093.jpg

正事都講完,梅長蘇說蒙摯也躲的夠久了,讓他快出去露個面

靖王讓梅長蘇早點歇息,他跟蒙摯就先告退了

靖王身為主君走在前頭,蒙摯隨後跟上,梅長蘇卻偷偷向蒙摯招手叫他回來

蒙摯一臉懵,只見梅長蘇指指書堆,嘴裡小聲的說著「書!書!」

蒙摯好不容易聽懂了,恍然大悟不自覺的大聲說出「書!」

這聲音引起靖王的注意,靖王疑惑的回頭,蒙摯趕緊行禮說「蘇先生告辭」

靖王不疑有他回身走向密室,蒙摯一臉又說錯話的樣子,梅長蘇在蒙摯走後鬆了一口氣

27094.jpg

(宗主招手的樣子超可愛)

27095.jpg27096.jpg27097.jpg27098.jpg

回到靖王府,蒙摯說有很多事要忙就告辭了,臨走時極度刻意的驚呼一聲

說靖王房裡好多書啊,一看就知道靖王博覽群書,問靖王還記不記得上次那本翔地記

他上次翻了幾頁覺得很有趣,想借來看看,靖王說書的主人又不是我,怎麼找我借

蒙摯說他已經問過梅長蘇了,梅長蘇早同意了,因為梅長蘇常對蒙摯說該多看點書

靖王說當然可以,不過蒙摯得多等幾天,書現在在靜妃那裡

蒙摯聽到都結巴了,說怎麼會在靜妃那裡…靖王說在我母妃那裡很怪嗎?

蒙摯解釋之前是殿下說要看,所以突然聽聞在靜妃娘娘那裡有點意外

靖王說靜妃入宮前也曾四處遊歷,現在在宮中百無聊賴所以喜愛看這類遊記

蒙摯的反應太不自然,靖王自然起疑,問蒙摯是真的自己要看,還是誰讓蒙摯來幫忙要的

蒙摯打哈哈說當然是我自己要看得,除了我們幾個之外,誰還知道殿下借過書

靖王笑道他只是意外蒙摯這麼愛看書,開了個玩笑

蒙摯呵呵笑說我最近特別愛看書,說完就向靖王告辭落荒而逃

27099.jpg

(蒙大統領你真的太不自然我快笑死了)

27100.jpg

(靖王OS:蒙大統領,您累了嗎?)

27101.jpg

(這衣服配色剪裁真的好好看,請大家且看且珍惜,他很快就不會有出場機會了Q_Q)

27102.jpg27103.jpg27104.jpg27105.jpg27106.jpg


皇上稱病不見外臣,其實是待在芷蘿宮平復心情

皇上問靜妃自己是不是老了,靜妃回說想想太皇太后的高壽,皇上怎麼能說是老呢?

皇上感慨說這次的事情,要是發生在自己壯年的時候,絕不會是這樣的處置方式

可見自己是老了,心才軟了,靜妃回說雖然不知道太子做錯了什麼

但是皇上沒有動雷霆之怒,乃是為父之慈,與年齡沒有關係

皇上一直說起當年當年,靜妃只是斂下眼眸沒有說話

皇上說現在外面亂成一團,自己卻躲在芷羅宮,想必皇后會給靜妃臉色看

靜妃替皇后說話,現在外臣紛紛求見,都是皇后在擋著,皇上說皇后擋著也有她的理由

現在各人心思各異,幸好自己還有靜妃這兒可以清靜清靜

27059.jpg

(好想讓靜妃出一本《論說話的藝術》)


譽王跟梅長蘇諮詢過後,回到府裡召集所有的謀士想聽聽他的意見

有人認為這是天賜良機,既然連太子三師都要求明示太子之過,那麼他們就跟著喊喊

也有人認為太子三師跟蒙摯鬧了那麼久都沒問出什麼,也許不是什麼大問題

譽王聽完各人意見覺得首先還是要搞清楚東宮發生了什麼事,吩咐要盯緊東宮的動靜

在事情明朗之前絕不要在明面上彈劾太子,太子自敗是他們的大好機會,絕不能放過


太子幽禁半個月後,皇上還是沒有想出如何處置太子,情勢依舊撲朔迷離

詢問的摺子堆滿皇帝的桌案,皇上氣得讓高湛傳旨中書閣這類的奏摺一律留中,他不想看

皇上正煩的時候,皇后求見,皇后進來後說想問有關中秋家宴的事情

皇上不耐煩的說妳是國母,中秋家宴這種是哪需要我教,照規程就好

皇后說今年太皇太后喪期,而太皇太后最疼兒孫,中秋家宴為的是骨肉團圓自然一個也不能少

現在如今太子…皇后說自己不敢做主,問皇上家宴上是否要留太子的位置

皇上聽了冷笑一聲,讓皇后不要試探自己,他幽閉太子心意已決,絕無恩赦

至於家宴,由於太皇太后過世尚未足年,家宴取消,各宮上下一律給太皇太后跪經一晚

27107.jpg

這就是梅長蘇說得靜不下來的人了…

皇上連奏摺都不想看,皇后卻用中秋家宴的名義逼皇上表態

雖說最後的結果對皇后是可喜的,但對皇上來說對皇后母子的印象分更差

譽王跟太子鬥了十年,實在是忍不住要確認太子的敗局是否已定

卻忘記了皇上現在就是不想管這件事情,譽王之前才因踩太子踩的太兇恩寵漸弛

在這關鍵時刻卻又忘記這點,難怪譽王跟太子鬥了十年也沒鬥出什麼結果


靖王進宮時,靜妃做了許多月餅讓靖王大快朵頤

看著兒子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哀怨的說到前幾年中秋靖王都領兵在外

好不容易今年中秋靖王留在京中,家宴又不辦了,母子二人要團圓賞月怎麼這麼難

靖王倒是看得很開,說那家宴沒什麼好,他位份不高不能事奉在靜妃身邊

能夠到芷蘿宮吃靜妃做的月餅,已經讓他心滿意足了

靜妃拈起一個榛子酥,說是靖王最喜歡的讓他嚐嚐

靖王笑說每次進宮靜妃都會做一堆東西,像是他在宮外都吃不飽一樣

靜妃說這就是母親的心,何況這次靖王好幾天沒進宮了才多做了些

靖王說其實前幾天他有進宮,只是皇上在他沒進來,幸好今天皇上不在,不然他又得無功而返

27108.jpg27109.jpg27110.jpg27111.jpg

靜妃面無表情說起夏江進宮來了,不知又跟皇上在密談什麼,靖王思索著母親這番話的意義

靜妃見兒子放在心上了,就將話題帶過,靖王問靜妃那本翔地記看完沒

靜妃聽到甚是失落的問是要把那本書要回去嗎?靖王說有個朋友也想看看

靜妃回內室拿起放在案上的翔地記,卻甚是依戀的摸著書皮深思良久

一轉身卻看見靖王不知何時已站在身後,眼神認真無比,靜妃不自覺的握緊手中的翔地記

而這點小動作並沒有沒有逃過靖王的眼睛,靖王問靜妃是不是很喜愛這本書

靜妃回說這本書讓她想起進宮以前的日子…

27112.jpg27115.jpg27116.jpg27117.jpg27118.jpg27119.jpg


P.S 終於寫了一半了,真是個偉大的里程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orinko0902
  • 有看有推~辛苦版主了~請繼續堅持下去XD
    靜妃不只是華陀還是古代劉墉和蔡康永!!!!
    皇上超愛問她很難回答的問題她都回答超好XD
    本集水牛由來很好哭
    解說高湛一事也很精采~人真的要多想一點啊
  • MARCH
  • 推“蒙摯的智商=觀眾的智商”
    雖然劇中蒙摯好像很呆,但根本就是宗主智商太高造成的對比啊!
    有時看到某些片段還覺得自己比蒙摯笨呢哈哈。
    不過大統領跟剛出場時的反差好大啊XDD
  • 若凡Ven.C
  • 我覺得蒙大叔在跟靖王要書的那一段很好笑,感覺王凱都要笑場了,哈哈!
  • kwater0729
  • 不管是宗主對蒙大統領招手,還是蒙大統領向靖王要書那段都超好笑的!

    最喜歡蘇宅的日常,還有這些輕鬆的相處小片段,
    覺得蒙摯真是太逗了,時常被宗主智商碾壓XD

    如果不是雪冤奪嫡的重擔壓著,這些人一定會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到哪裡都會有歡樂吧,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