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武英殿後,靖王向沈追道歉,說都是自己無能

沈追安慰靖王,他豈不知道靖王已盡全力,只是在嘴上跟譽王拼私庫,哪裡拼得過

譽王那些豐厚的隱形收入都是不能說的秘密,靖王當然是不屑為之

沈追絕望說看來這次又是一個慘局,靖王說賑災銀兩出庫尚有幾日,或許還有轉機

沈追搖頭抬頭看向天空,說現在只盼天上打下一道雷,正好打在譽王的頭上

靖王緊張的看看四周,斥責沈追也不看看現在在什麼地方,竟然說這麼大不敬的話

沈追其實也是一時鬱悶才心直口快的講出心裡話,經靖王提醒回過神來連忙說失言了

靖王看此地不是久留之地,加上想到災民慘況心情也很複雜,怏怏的離開

29001.jpg29002.jpg29003.jpg29004.jpg29005.jpg29006.jpg


靖王為了賑災一事去找梅長蘇,只是梅長蘇卻咳得厲害,靖王擔心梅長蘇舊疾復發

梅長蘇回說不礙事,只是天氣冷,喉嚨癢,不算是病,並說自己知道靖王的來意

梅長蘇告訴靖王,早朝以後武英殿上的事已經傳開了,蒙摯早來通知過他

靖王奇怪蒙摯怎麼會來,梅長蘇說蒙摯是聽說自己病了,不,是喉嚨癢,才來看看

靖王自責連蒙摯都知道梅長蘇病了,自己卻從未關心梅長蘇的狀況

梅長蘇安慰靖王是因為最近太忙了才沒有注意,而且何必為這些小事分心

29007.jpg29008.jpg29009.jpg29010.jpg

靖王落寞笑道雖說是忙,但是真的有事的時候又無能為力

既然賑災一事已成定局,梅長蘇又病著,那就請梅長蘇安心養病不要為此事擔憂

只見梅長蘇又露出那自信的微笑,說也未必是定局

靖王疑惑皇上都已經明確指定譽王,如何有轉圜的餘地

沈追甚至都絕望到希冀老天劈下一道雷來,打在譽王的頭上

梅長蘇一聽笑了,說這句話說的不錯,要是靖王信自己,就再等個兩天

有道雷現在正在路上,馬上就要砸下來,而且絕對砸在譽王的頭頂

29011.jpg29012.jpg29013.jpg

梅長蘇雖講得玄乎,但靖王一聽就知道梅長蘇又未卜先知先做了什麼

梅長蘇自責這次受災的五個州都不在江左的範圍,所以他得到消息時間並不比戶部快

事先沒能為靖王籌劃是他的疏漏,靖王聽了反倒慚愧說是自己未能抗衡譽王才導致現在的局面

梅長蘇安慰靖王這不是靖王能力不夠,只是靖王行事方正,不會曲意奉承

所以皇上會覺得靖王沒有譽王貼心,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靖王嘆了口氣說的確是無奈,譽王的那套他學不來,也不想學,只能麻煩梅長蘇多擔待了

梅長蘇說譽王受皇上寵愛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讓靖王多些耐心等等

29014.jpg29015.jpg29016.jpg29017.jpg29018.jpg29019.jpg29020.jpg

靖王急道不是自己沒有耐心,只是賑災一事迫在眉睫,實在等不得

聽到這個…梅長蘇咳了

梅長蘇說讓靖王稍安勿燥,這件事情他們雖然失了先機,但是運氣還算不錯

有件事情可以幫助他們扭轉局面,靖王意會到這件事就是梅長蘇說得那個已經在路上的"雷"

梅長蘇告訴靖王,五日前江左盟劫了一支給譽王送禮的鏢隊

靖王聽聞沒什麼反應,覺得只是結了譽王的一支鏢隊,怕是傷不到譽王的筋骨

梅長蘇信誓旦旦的說要是靖王知道送禮的是誰就不會這麼說了,因為送禮的可是岳州知府

靖王一聽氣得跳起來,因為岳州災情最為嚴重,據傳都已經有人餓死

這種危急時刻岳州知府竟然還能搜刮到財物給譽王送禮?

29021.jpg29022.jpg29023.jpg29024.jpg29025.jpg29026.jpg

梅長蘇解釋現在太子快倒台了,譽王派系的地方官員自然不能放過譽王這條大魚

所以這次岳州知府送的禮還不輕,總共五千兩銀子,靖王更堅定不能讓譽王主事賑災的心志

靖王問梅長蘇現在有證據在手該怎麼做,是不是要讓他擬摺上奏皇上

結果…梅長蘇又咳了 

靖王問梅長蘇是不是喉嚨又癢了,梅長蘇微笑道這次不是癢

接收到梅長蘇的暗示,靖王默默低下頭反省,自覺這是個下策

梅長蘇像教小學生一樣,語重心長的的告訴靖王

太子和譽王貪了這麼多年,皇上未必不知道,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就算把岳州知府的事上報,皇上頂多是斥責譽王幾句,改變不了什麼(廢物!)

29027.jpg29028.jpg29029.jpg29030.jpg29031.jpg29032.jpg29033.jpg

靖王無奈道可是除了皇上以外,又有誰還能制約譽王呢?

梅長蘇回答,除了皇權,還有民心。他已經安排好了,這件醜事很快會傳遍岳州的大街小巷

對於高居雲端的皇上來說,五千兩銀子不算什麼,但對於食不果腹的饑民來說可沒那麼容易接受

靖王意會,一旦民情民怨成鼎沸之勢,勢必會觸碰到皇上最看重的朝廷臉面

就算皇上再偏寵譽王,也不會放任譽王危害大局的安穩

梅長蘇冷笑,以往太子和譽王處理賑災之後的暴亂,都是先全力鎮壓,再扣個刁民太貪的帽子

可是這一次,賑災的銀兩都還沒出庫呢,他到是想看看譽王還能找出什麼新藉口

29034.jpg29035.jpg29036.jpg29037.jpg29038.jpg29039.jpg29040.jpg29041.jpg29042.jpg


過沒幾日,岳州的民怨就傳到了皇上面前,皇上對譽王大動肝火

皇上罵譽王搶在朝廷前面去岳州散銀賑災,散的居然是底下人送給譽王的禮銀

州府下令圍捕暴民,連差役們都不願意聽從,百姓更是在衙門前喊冤

而且不只是岳州,周邊的災區,甚至是京城都為了這件事鬧的沸沸揚揚,所有矛頭都指向譽王

譽王聽了直喊冤,說不知道岳州知府為什麼要給自己送禮,往年明明都沒有送過

蔡荃在旁邊忍不住插嘴,那這樣他就不懂了,這個岳州知府在豐年時都沒送過禮

今年是大災之年,整個岳州幾乎顆粒不收,怎麼這位知府大人反倒想起要送禮?

如果真是如此,這知府腦袋實在有夠糊塗,就不知道他當時怎麼當上父母官的

皇上沒管蔡荃的話中有話,對譽王說往年收些例銀,只要不過份,他都可以當沒看見

可是今年災情慘重,也不知道收斂一點,但譽王咬定憑著幾個搶匪的說詞怎能定自己的罪

蔡荃聽到一副深得我心的樣子,說他也怕外面傳言不實,讓譽王遭受不白之冤

所以他跟吏部已經派遣巡撫去岳州查證,拿出回報的奏摺讓皇上查閱

另外還拿出岳州知府留存的往年的禮單,讓譽王親自鑑別一下真偽

皇上看過以後,更確認譽王有收禮的行為,但也說他不想對譽王怎麼樣

蔡荃不服想說什麼卻被皇上制止

皇上只說現在群情激憤,讓譽王主理賑災觀感不好,這次賑災譽王就不要管了

譽王還想辯駁兩句,皇上不聽,說年底快到了,他不想大動干戈

讓他安靜幾日,在過年前不要再搞些有損朝廷顏面的事情出來,要是再犯絕不輕饒

29043.jpg29044.jpg29045.jpg29046.jpg29047.jpg29048.jpg

搞了半天,皇上說來說去都是為了朝廷有損顏面在發火

譽王收受賄賂導致民不聊生他一點都不在意,有這種皇帝真是黎民百姓的悲哀

就像梅長蘇估計的,皇上知道譽王收禮絲毫不在意,要不是民怨沸騰他根本無所謂

蔡荃的案子查得如此確實,人證物證皆有就是想讓譽王得到該有的懲罰

可是在皇帝的偏袒下,譽王雖然滿臉不服但依舊是安全下莊

賑災的事雖然交給靖王,但是收禮的事情會因此有所改變嗎?沒有

親王跟官員私相授受,把地方稅賦當成私庫收入來源,皇上竟然無所謂

有沒有想過要是沒有這筆禮銀,岳州可以解多少燃眉之急,而不是只能乾等朝廷賑災

但皇上完全沒想到這個,因為他心中人命根本不比朝廷、他自己的面子重要


靖王接受旨意遠赴災區賑災大半個月了,外面的讚語不絕,什麼上馬能戰下馬能治

譽王卻只是天天待在府中醉酒澆愁,秦般弱看不下去讓譽王振作一點

譽王消沉的說靖王跟沈追合作無間,皇上滿口的誇讚,底下的朝臣也跟風推崇靖王

譽王憤恨靖王假清高,好好一個肥缺可以半點不沾,但是難道他可以擋了所有人的財路?

就算他現在殺了幾個人,撤了幾個官,頂多只能管一時,豈能管的長久!

秦般弱忍不住翻白眼,提醒譽王不管靖王能管多久,但現在他控制住局面是不爭的事實

秦般弱讓譽王趕緊想想怎麼反擊,譽王悲憤道自己還能怎麼反擊

關在府中這幾天,譽王仔細盤算過自己手上能用的人,赫然發現六部中已經沒人肯聽命於他

沈追不把他放在眼裡,蔡荃更是當面跟他作對,中書令柳澄就是個打哈哈的老狐狸

御史看著風向什麼也不說,只剩下一個大理寺能有什麼用

在這樣的情勢之下,他談何反擊?

29049.jpg

秦般弱冷笑,「得麒麟才子者可得天下」,琅琊閣真是所言不需,譽王側目

秦般弱咬牙讓譽王想想,去年秋天梅長蘇入京時譽王是什麼情形,靖王是什麼情形

現在過去一年多了,到底是誰得了麒麟才子已經昭然若揭

聽到秦般弱這樣明白的譏刺,譽王沒有驚訝、沒有憤怒、沒有意外,只是頹然後倒

秦般弱問譽王難道都沒有懷疑過嗎?譽王低語在靖王封親王時,就感覺到不對勁了

但是梅長蘇畢竟立下不少功勞,像是為了他剷除一品軍侯謝玉,拔掉譽王的眼中釘

秦般弱冷笑,梅長蘇剷除謝玉真的是為了譽王嗎?那最後巡防營落到了誰手裡呢?

29050.jpg

秦般弱勸譽王不要再心存幻想了,可以確定的是靖王已經得到了梅長蘇

秦般弱說這梅長蘇還真是不容小覷,當時太子和譽王都如日中天,可他偏偏選了被放逐的靖王

要是沒有梅長蘇的調教跟謀畫,靖王哪時才能掙得如今的地位

就連宮中的情勢也是風雲變色,越貴妃失勢,靜妃上位

靜妃在宮中多年都默默無聞,皇后何曾把她放在眼裡,誰會想到靜妃竟然這麼難對付

提到靜妃譽王也滿是無奈,不管皇后怎樣軟硬兼施,靜妃都無動於衷

譽王陰狠的說是自己看錯了他們母子,以為是羊,沒想到是兩匹狼

但是既然自己能鬥倒太子,又怎會拉不下一個根基未穩的五珠親王

29051.jpg

秦般弱警告譽王,靖王這次賑災回來又是一個大功勞,很有可能又加封跟譽王並肩

譽王大怒,秦般弱強作鎮定說要是不扳倒梅長蘇跟江左盟,對靖王可以說是無可奈何

譽王嗤笑要鬥倒梅長蘇跟江左盟談何容易,秦般弱的紅袖招不就是被他弄垮的嗎

秦般弱承認這一局她是輸了,但是譽王的大業不能就這樣毀在梅長蘇手上

譽王看出秦般弱只是想利用自己像梅長蘇報仇,但自己又何嘗不恨梅長蘇的欺瞞

只是現在朝中局勢大變,不僅是對付梅長蘇這麼簡單

譽王說一年多前折了梅長蘇就可以毀了靖王,但現在靖王已非池中之物

雖然靖王看似沒有結黨,可是朝中對他的支持卻是異常穩固,梅長蘇不是他唯一的助力

(靖王沒有結黨,但是厭惡的黨爭的人卻會支持他,那些因太子失勢可能被清理的官員也會支持他)

29052.jpg

秦般弱困惑,難不成就這樣放任梅長蘇幫助靖王

譽王說梅長蘇說到底就是個謀士,與其去對付他,還不如釜底抽薪去對付靖王

譽王說他不知道梅長蘇的弱點,但他卻很清楚靖王的痛處,靖王這十多年來被放逐是為了什麼?

不是因為他笨,不是因為他不會辦事,不是因為他犯錯,相反地,他還履立戰功

但即使如此皇上就是不賞,追根究底不就是那樁梗在父子之間的舊案

秦般弱恍然大悟,靖王的痛處的確是祁王跟赤燄軍的舊案

譽王還說,他越來越有種感覺,梅長蘇很有可能跟祁王舊案有關聯

現在靖王不在京中,譽王倒是有時間可以好好籌劃

29053.jpg

秦般弱說既然要用赤燄舊案揭開靖王的瘡疤,那一定要血淋淋的一下全部撕開

譽王說雖然說的容易,但是執行起來沒那麼簡單,因為這不僅是靖王的痛處,也是皇上的忌諱

要是無端的提起反而會引起皇上的反感,現在他們需要的是個契機

秦般弱略為思索了一下,告訴譽王雖然她還未想到重啟的契機,但卻想到個絕佳的幫手—夏江

譽王意外怎麼會提出夏江的名字,懸鏡司有傳世鐵則,歷代都不涉黨爭

多年來從未有例外,就連譽王跟太子當年鬥的如火如荼,夏江也從未插手

秦般弱表示當年是當年,譽王跟太子鬥法,夏江當然不會管,但是譽王現在的對手可是靖王

不要忘了當年赤燄舊案就是夏江主查,夏江在赤燄舊案中扮演的角色舉足輕重

當年的事情說穿了可是仇怨,這點夏江很清楚,要是靖王上位,絕對不會放過夏江

夏江可以看著任何人接近至尊之位,但是絕對不能是靖王

想想懸鏡司遍佈全國的實力,還有夏江在皇上心中的地位,他絕對是譽王對付靖王的好幫手

29054.jpg

譽王被秦般弱說動了,但是夏江就算想扳倒靖王,也未必會跟自己聯手

秦般弱說要是譽王想試探夏江是否有聯手之意,她倒是可以效力

秦般弱表示她的師父當年是夏江的舊識,譽王回說妳不是滑族後人嗎?

秦般弱問譽王是否曾聽聞璇璣公主之名,譽王驚訝秦般弱竟是當年滑族掌政公主秦璇璣的徒弟

29055.jpg


夏江顧忌蒞陽手中謝玉的那封手書,派殺手跟隨蒞陽伺機而動

只是長公主畢竟是長公主,身份尊貴,出入都有大批隨從,謝弼也總是隨侍左右

而且在京城巡邏的巡防營官兵對蒞陽也甚是禮遇,殺手找不到機會


隨著靜妃的受寵,宮裡人紛紛開始往芷蘿宮走動,彌補之前對靜妃的忽視以免被記仇

其中內廷司見靜妃喜愛用鮮花乾果做點心,還帶著新上呈的鮮果到芷羅宮供靜妃挑選

靜妃不便拂去對方特地表示的好意,為廣結善緣挑了幾樣鮮果,但獨獨跳過了靖王喜歡的榛子

事後侍女小新問靜妃是不是最近內廷司送來的榛子不太好,怎麼最近都不太做榛子酥了

靜妃回說靖王的口味變了,她要做些別的口味給靖王吃

29056.jpg29057.jpg29058.jpg29059.jpg


寒冬已到,梅長蘇的寒症越發嚴重,晏大夫的藥一碗接著一碗

飛流看著梅長蘇的藥碗,皺著眉頭說很苦的,黎綱壞心眼的說不然你幫蘇哥哥喝?

飛流驚訝回問可以幫嗎?甄平煞有其事的說可以啊~

飛流想也沒想就向梅長蘇伸出手,讓蘇哥哥把藥碗給他

梅長蘇慈愛的回說別聽他們瞎說,藥得自己喝才管用,飛流委屈的控訴黎綱二人騙他XD

29060.jpg

(睡美人~)

29061.jpg29062.jpg29063.jpg29064.jpg29065.jpg29066.jpg29067.jpg29068.jpg29069.jpg

(光看手就飽了)

晏大夫盯著梅長蘇把藥喝完,叮囑藥力過一陣子就會起效用,讓梅長蘇不要坐太久

飛流拿出一個比平常還大上許多的食盒,打開一看看到裡面只剩下最後一塊糕點洩氣不已

甄平問快吃完了?飛流把最後一塊糕點塞進嘴裡後鬱悶的點點頭

甄平又問你知道在靖王回來前,你暫時沒有這點心可吃了吧?飛流繼續鬱悶中…

黎綱笑說靖王離開前,特地送了兩個食盒過來,裡面都是可以存放的點心

沒想到還是不夠飛流吃的,飛流眼看自己變成取笑的對象氣呼呼的走出去了

29070.jpg29071.jpg29072.jpg29073.jpg29074.jpg29075.jpg 

梅長蘇看著食盒出神,甄平問這食盒有什麼不對嗎?每次看飛流拿著梅長蘇的眼神都有點憂慮

梅長蘇說小時候靜妃常做點心給他吃,有什麼吃什麼,樣樣都喜歡

但唯獨有樣東西是梅長蘇吃不了的,那就是榛子酥,因為梅長蘇對榛子酥嚴重過敏

甄平說藺晨曾經吩咐過,所以每次靖王拿來他都會檢查,可是食盒裡從來沒放過榛子酥

梅長蘇說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擔心,恐怕靜妃已經察覺到他的身份了

29076.jpg29077.jpg29078.jpg29079.jpg

黎綱安慰榛子酥並不是什麼必做的點心,就算不放也沒什麼奇怪的

梅長蘇回答靜妃娘娘總是會做,因為這是靖王最愛的點心

為了這個梅長蘇還曾經套過靖王的話,確定靜妃每次拿來的兩份食盒是一模一樣的

也就是說靜妃怕靖王會拿錯,所以乾脆做了一樣的避免梅長蘇誤食

甄平奇怪靜妃連梅長蘇的面都沒見過,怎麼會猜出梅長蘇的真實身份

梅長蘇說想必靜妃是在翔地記裡找到了線索,黎綱回可是最近靖王並沒有什麼異常舉動

梅長蘇只能推測也許靜妃知道應該幫他保守這個秘密

29080.jpg29081.jpg29082.jpg29083.jpg29084.jpg


梅長蘇身著外出服站在迴廊上看著天空飄下的細雪,而飛流卻從另一邊的屋頂飛身而下

飛流手中拿著一束盛開的梅花,甄平看到說看來今年靖王府的梅花開的也不錯

梅長蘇挑眉看向甄平,失笑道飛流這隨便到人院子裡摘花的毛病也不知道是誰教得

甄平笑說還能有誰,一年多沒見到藺晨還真有點想他,往年藺晨到江左盟盟裡都會特別熱鬧

29085.jpg29086.jpg29087.jpg29088.jpg29089.jpg 

這時黎綱進來稟報車子備好了,梅長蘇正要往外走,黎綱卻一臉憂慮

黎綱請梅長蘇在府中休養,他可以代替梅長蘇走這一趟

梅長蘇說日後當然是要讓你們多走動,但這次是第一次,無論如何他都需要親自出馬

29090.jpg29091.jpg 


童路向十三先生轉告,梅長蘇指示先將妙音坊關閉,十三先生說他也是這麼想的

依禮制,國喪期間全國禁止演樂,妙音坊不能開門迎客,來往反而會很突兀

而西市的樂器坊開了已有半年,以後有事就去那兒比較方便

講完正事,十三先生讓童路回去,童路遲疑了一會,問十三先生四姐偽裝的雋娘有沒有問題

十三先生說已經傳書去家鄉問過,細節都如她所說沒有問題,童路高興的低語那就好

十三先生叮囑,雖然雋娘沒有問題,但畢竟是生人,盡量不要有所瓜葛才好


梅長蘇的馬車到了言侯府前停下,豫津出來迎接問梅長蘇這麼冷的天怎麼來了

梅長蘇問豫津言侯在不在府上,他有事要找言侯商量

豫津請梅長蘇進門,卻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梅長蘇關心的問怎麼了

豫津說他只是想起第一次見梅長蘇的時候,沒想到才短短一年過去人事已非

這番話自然會讓人想起當時跟他們同行的景睿,梅長蘇說不知道景睿在南楚好不好

豫津說他跟景睿常有書信來往,景睿現在過得不錯,無須掛心,梅長蘇一臉悵然

豫津告訴梅長蘇,不管今日梅長蘇來跟言侯談論什麼事,言侯答應與否,想必他都有他的道理 

29092.jpg29093.jpg29094.jpg29095.jpg29096.jpg29097.jpg29098.jpg

豫津的豁達真是讓人佩服不已,梅長蘇雖讓景睿走上人生的另一條岔路

但豫津仍以赤誠待梅長蘇,他知道梅長蘇無事不登三寶殿,還指明要找言侯

他知道有大事要發生了,可是也擺明無論世事如何變遷,他只順從命運而行的灑脫

還有啊…豫津的第六感真是強大到恐怖的程度,這孩子將來會做大事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