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琅琊榜整整54集中我最討厭的一集


小新不顧靜妃的勸阻,將那個冒牌貨的原話原封不動的轉達給靖王聽

聽到小新的各種搧風點火,靖王沒想著要確認就大發雷霆

靜妃勸靖王冷靜,小新不過是聽人轉述未曾確實,而且她相信梅長蘇不是這個意思

靖王大怒指著小新說剛剛那段話不是一個小宮女編的出來的(一個小宮女就會騎馬喔幹)

權衡利弊、算計人心,這些事以前梅長蘇又不是沒做過,從以前郡主的事情就是如此

靖王破口大罵說枉費他以為梅長蘇跟其他謀士不一樣

靜妃神色嚴厲的要靖王冷靜,說之前郡主的事情就覺得是靖王多心了

這次的事情也未必就如靖王想像的那樣,就算小新講的是事實,梅長蘇也沒說錯

靜妃說一切並沒有那麼嚴重,一切如舊,小新又在旁邊加油添醋

但靖王的怒火已經成功被燃起,不顧靜妃的攔阻一怒之下出宮去

33001.jpg33002.jpg

列戰英一直在宮門等待,看到靖王連忙迎上去問靖王是不是已經知道了

靖王說他知道了,列戰英說衛錚已經被押入懸鏡司地牢,很快會被處死,現在該怎麼辦?

靖王臉色陰沉,問列戰英有沒有為了衛錚的事情去找過梅長蘇

列戰英說他找過,可是根本沒見到,因為聽說梅長蘇一直病著,整個蘇宅都怪怪的

不管自己說什麼事情,蘇宅的人好像都聽不進去 (馬的就說病了你聽不懂喔(︶︿︶)=凸)

列戰英這麼低能的推斷,卻獲得了靖王的贊同,果然是什麼樣的主子養什麼樣的屬下

靖王冷哼一聲,說也許你過去說的事情,他們通通不在意(幹,是聽不懂中文喔,就說是病了)

然後自己腦補了一堆梅長蘇會對靜妃跟衛錚視而不見的想法

靖王說經過這一年多的相處,以為跟梅長蘇算是性情相投、理念相近

沒想到一遇見這樣的事情,他才發現這不過都是自己的錯覺

列戰英建議靖王還是勸勸梅長蘇想個主義出來,畢竟梅長蘇點子很多

靖王怒容未消不發一語,只是徑直往宮外走去

33003.jpg33004.jpg33005.jpg33006.jpg


梅長蘇拖著病體走出密室,打算把門關上時咳了起來,咳得撕心裂肺

梅長蘇呆呆的看著暗門一會,還是又打開了暗門走了進去

列戰英跟靖王報告曾有衛錚的同黨試圖解救他,但不知道是誰

靖王指示讓巡防營多注意一點,別讓懸鏡司抓到更多的人

話講到一半,密室的方向傳來鈴聲,靖王臉色冷漠的看向密室

梅長蘇在底下一直不斷拉鈴,卻始終得不到回應

列戰英看著靖王陰沉的臉色,勸靖王還是去見見

33008.jpg33009.jpg33010.jpg33011.jpg

靖王在列戰英的陪同下終於動身進密室,梅長蘇連忙拜見,靖王只是冷冷的問有什麼事嗎

梅長蘇臉露憂色,問靖王從宮中出來後,難道沒有事要和自己商量?

靖王一語不發,只是緩緩走向一旁,列戰英看氣氛膠著急忙替靖王回答說有

列戰英問梅長蘇是否知道當年赤羽營的副將被夏江抓住了,梅長蘇說他知道

列戰英說大家都以為衛錚早已蒙冤慘死,現在知道他還活著,一定要救他出來才行

既然梅長蘇常有絕妙的智計,拜託這次還請梅長蘇指點一二

33012.jpg33013.jpg33014.jpg33015.jpg33016.jpg

(幹,你講句話會死嗎)

33017.jpg33018.jpg

梅長蘇讓列戰英冷靜想想,就算自己想出了辦法,最終都要靖王出面實施

靖王多年來受到的打壓和委屈源自於赤燄案,此時出面必會惹惱皇上

從而失去現在恩寵在身的大好局面,靖王冷冷回說這點就不會再費心了

因為今天在御前靖王已經為此惹惱了皇上,現在才想說要抽身已經來不及了

梅長蘇激動的告訴靖王,今天能全神而退實屬僥倖,只要衛錚還在懸鏡司,譽王就佔得了先機

不管靖王做什麼,都會掉入他們的圈套,難道靖王心中不明白嗎?

33019.jpg33020.jpg33021.jpg33022.jpg33023.jpg

靖王說他當然明白,赤燄案是橫在他與皇上間最深的一根刺

夏江以衛錚相激,救是想讓皇上明白靖王心中還懷有舊恨

只要給了靖王權勢和地位,靖王就會是一個對皇權有威脅的皇子

因為當年赤燄之案中,需要負最大責任的人就是皇上他自己

梅長蘇鬆了口氣,說靖王心繫赤燄中人天下皆知,所以皇上今天不會多想

可是皇上並非心胸寬廣之人,要是靖王繼續有所行動,皇上必定會覺得自身的威權受到挑釁

這樣一來,祁王當年的殷鑑就在眼前了

33024.jpg33025.jpg33026.jpg33027.jpg33028.jpg33029.jpg33030.jpg

列戰英緊張說,那說了半天,衛錚到底該怎麼辦

梅長蘇語氣沈重說靖王想救衛錚是為情義,可是這件事實在百害而無一利

梅長蘇走近靖王,告訴靖王謀大事者,需懂得割捨

靖王才進來到現在幾乎沒看過梅長蘇一眼,聽到這裡卻淡淡說好,話都說完了

靖王轉向梅長蘇說梅長蘇的指點,他都明白了,恨恨的說了多謝

梅長蘇看出靖王的冷絕,向著靖王的背影連喊了幾聲

靖王一句話也沒說,卻突然抽出列戰英的佩刀砍斷鈴鐺的繩子,鈴鐺哐然落地

33031.jpg33032.jpg33033.jpg33034.jpg33035.jpg33036.jpg33037.jpg33038.jpg

梅長蘇見狀,頹然跪倒,語氣淒絕喊著殿下,靖王此時也有點動搖,轉身走向梅長蘇

「我曾經竟然以為蘇先生會是個與眾不同的謀士,沒想到此時才看清楚,

 你也是動輒言利、眼中沒有天性和良知的人!

 我若是依從先生之意,割捨掉所有的道義人情,一心只圖謀大位,

 那我當初奪位的初衷又是什麼?

 一旦我真的成了那般無情到令人齒寒的人,難道先生就不擔心,

 我將來為了其他利益也將你扶助我的情義拋諸腦後嗎?

 事到如今,你既不願援手,我也無話可說,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我蕭景琰今後何去何從,就不勞梅宗主費心了。」

33039.jpg33040.jpg33041.jpg33042.jpg33043.jpg33044.jpg33045.jpg33046.jpg

梅長蘇聲音顫抖著問靖王這是什麼意思

靖王冷笑道先生算盡天下人心,我此言何意,你豈會不知?

靖王話說完頭也不回的帶著列戰英離開,梅長蘇想追卻一口氣提不上來撲倒在地

此時甄平跑進密室,急忙想攙扶梅長蘇站起來,但梅長蘇說不要管他讓甄平趕快攔下靖王

甄平雖然追了過去,但靖王那頭的門已被鎖上,甄平無能為力

梅長蘇問甄平這兩天還有沒有別的事情發生,甄平回答除了衛錚和童路就沒了

但甄平後來又補說還有靜妃的事情,說是被皇后為難了,但這怎麼能怪到梅長蘇頭上呢

梅長蘇聽了之後依舊想不通靖王怎會如此決絕,你當然想不通,因為那頭笨牛什麼都沒說

但是無論如何,此時都不能讓靖王魯莽行事,讓甄平快扶他回去

33047.jpg33049.jpg33050.jpg33051.jpg33052.jpg33053.jpg33054.jpg


列戰英問靖王是否真的打算把密道堵死,可是他覺得無論如何梅長蘇是真心在輔助靖王

所以很多事情不要太放在心上,畢竟梅長蘇有梅長蘇的立場

靖王悠悠道要不是早已視梅長蘇為友,他又何至於會如此失望

可是列戰英說現在的情形要是沒有梅長蘇,要怎樣才能救出衛錚

靖王生氣的說剛剛梅長蘇的話,哪有半分要相救衛錚的意思

列戰英無奈勸說梅長蘇剛剛說的的確讓人生氣,但不是完全沒有道理,靖王氣噎

列戰英又說梅長蘇跟他們不是同一路的人,不了解他們跟衛錚之間的袍澤之情

既然梅長蘇只是立場不同才講那些話,勸靖王還是去跟梅長蘇商量商量

靖王賭氣一般的說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沒什麼好商量的 (凸(゚皿゚メ) )

33055.jpg33056.jpg33057.jpg33058.jpg33059.jpg

(終於有人說了一句人話)

33060.jpg33061.jpg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不是這樣用的好不好幹!沒有梅長蘇你想破腦袋也救不出人)


梅長蘇在飛流的攙扶下匆匆的往外走,甄平跟黎綱一左一右試圖阻止

黎綱建議讓蒙摯來勸靖王,甄平說晏大夫交待梅長蘇病還沒好不能出門

可是梅長蘇像是渾然不覺只是一心往外走,甄平急了往梅長蘇面前一跪

甄平說梅長蘇才剛大病初癒,實在不適合跟靖王爭執

梅長蘇激動喊到要是他現在任憑靖王踩進夏江的陷阱,那把病養好又有什麼用

33062.jpg33063.jpg33064.jpg

在漫天飛雪下,梅長蘇在靖王府空蕩蕩的廊下靜靜的等待,倒是陪同的甄平氣憤難平

甄平質問守崗的小兵靖王在做什麼,怎麼讓梅長蘇在這透風的地方等了半個時辰

還連個火盆都沒有,小兵說他們靖王府一向很少有人在用火盆

甄平聽了火氣都上來了(其實我也是),還想繼續爭論卻被梅長蘇制止

只見屋子的門開了,只是出來的不是靖王,而是列戰英

列戰英委婉的勸退梅長蘇,說靖王今天不會見他,讓梅長蘇先回去不要再等了

梅長蘇堅定說今天沒有見到靖王,他絕不離開,列戰英怯怯地問梅長蘇真的不打算救衛錚?

梅長蘇知道癥結點在靖王,跟列戰英多說無益,只說讓靖王出來見他

33067.jpg33068.jpg33069.jpg33070.jpg33071.jpg

蒙摯從黎綱那裡得到消息趕來靖王府,嚷嚷著怎麼沒事又吵起來

甄平向蒙摯吐苦水,說梅長蘇已經等了半個時辰,靖王根本沒露面,像梅長蘇哪裡對不起他一樣

蒙摯一聽火大了,怎麼能欺負我家小殊,立刻就要找靖王理論,沒想到靖王剛好出來

蒙摯看到靖王秒慫,剛剛要問罪的氣勢瞬間消失,恭恭敬敬的喊了殿下

靖王走向梅長蘇,卻客套疏離的說梅長蘇這又是何苦,該說的都已經說清楚了

(馬的,你們到底說清楚了什麼!!!!!!!!!快點把誤會解開啊,巴嘎呀囉!)

梅長蘇說在靖王了解他的意思前就不算說清楚

靖王說他明白,在謀士的眼中救衛錚有弊無利,但對靖王來說卻是必做之事

如果在這點上無法達成共識,再多的話也是多說無益

33078.jpg33079.jpg33080.jpg

梅長蘇問靖王是否救定了衛錚,靖王說是

梅長蘇警告靖王拯救衛錚必定會付出慘痛的代價,就算把靖王搭進去,也未必能救出衛錚

「衛錚只是赤羽營的一個副將,這樣做值得嗎?」

「等我死後,見到赤羽營的主將林殊,如果他問我為什麼不救他的副將,

 難道我能回答他說,不值得嗎?」

靖王心意已決,而且還是為了林殊,梅長蘇無法阻止,說那就讓他來安排吧

但是無論如何,靖王都不能出面,還有靖王府也不能捲進來

這件事只有他能做,他會想辦法把衛錚救出來的

33081.jpg33082.jpg33083.jpg33084.jpg33085.jpg33086.jpg33087.jpg33088.jpg 

沒想到靖王卻一口拒絕梅長蘇,梅長蘇不可置信的看著靖王,想說你那腦袋是能救到誰

靖王問梅長蘇是否還記得霓凰遇險後,曾跟梅長蘇訂過的規矩,梅長蘇說那又怎樣

靖王說這種事你已經做過第二次,我不能讓你拿衛錚做第三次

梅長蘇的所作所為已經觸及靖王的底線,靖王無法再相信梅長蘇了

梅長蘇痛心到難道靖王以為自己是在敷衍靖王嗎?梅長蘇其實不是真心實意的去救衛錚?

靖王冷哼,難道不是嗎?蒙摯看不下去說梅長蘇不是這樣的人

靖王說他不在京城的這段時間,梅長蘇做過什麼自己心裡清楚 

33094.jpg33095.jpg33096.jpg33097.jpg

(幹,你不講誰知道啊,不要玩這種猜心的白痴遊戲好嗎)

靖王說就算他的思慮沒有梅長蘇周全,但是搭救衛錚這件事他必須要做

梅長蘇是麒麟之才,大可令擇賢主,就當作一開始,梅長蘇就選錯了人吧

說完靖王就頭也不回走了,不管梅長蘇怎樣叫喚都無動於衷

33098.jpg33099.jpg33100.jpg

體虛力乏的梅長蘇腳步踉蹌的追過去,蒙摯急忙前去攙扶,靖王卻走得決絕

見靖王如此冥頑不靈梅長蘇也火大了,「蕭景琰,你給我站住!」

靖王停下來連頭都沒有回,說不管梅長蘇說什麼都阻止不了他

「如果我今天不攔你,你想怎麼做?

 是到宮裡逼著皇上把衛錚放了,還是帶著你的府兵去懸鏡司救人?」

「那也總比為了一己私利龜縮不前的好!

 靖王府上上下下都是血戰沙場的漢子,做不出這種事情!」

33101.jpg33102.jpg33103.jpg33104.jpg33105.jpg33106.jpg

「蕭景琰,你有情有義,可你為什麼就沒腦子!

 十三年前梅嶺那場火燒的還不夠旺嗎?祁王府流的血還不夠多嗎?

 你到底還想把多少人命搭進去,你說啊!」

「我…」

「我不管你信不信的過我,這都不重要,但是想把衛錚救出來,沒有我的籌謀你就辦不到!

 到時候玉石俱焚,你有何顏面去地下見你的皇長兄,你又有何顏面去見林殊!」

33107.jpg33108.jpg33109.jpg33110.jpg33111.jpg33112.jpg33113.jpg33114.jpg

靖王被說得啞口無言,憤憤的走到一旁一拳打向燈柱,眼神滿是悔恨

「殿下,你的心情我明白,十三年前在他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沒有在他們身邊,

 這份懊惱、這份苦楚,到今天都沒有減輕分毫,是不是?

 我既知殿下此心,又怎麼會敷衍你呢?」

梅長蘇答應靖王一定會竭盡全力救出衛錚,只希望靖王能夠顧全大局,不要急躁

至少在明面上不能讓人抓到把柄,這點靖王還是能做到的

靖王緩緩轉身看向梅長蘇,問梅長蘇有什麼想法,他願聞其詳

33115.jpg33116.jpg33117.jpg33118.jpg33119.jpg33120.jpg33121.jpg33122.jpg33123.jpg33124.jpg33125.jpg

後面這段算是補完整了靖王為何一定要救人的理由吧,應該算是種倖存者的內疚?

因為只有他活下來了,但是舒心的活著會讓他感到對不起死去的亡者

皇上對他的冷落與放逐,是靖王的贖罪,因為他在最後一刻沒有陪在至親好友身邊

他心裡的一部分隨著赤燄軍死去了,他想填補這股失落,卻苦無機會

他連死者的名聲都要捍衛,何況是還尚存的活人?


雖然梅長蘇大吼靖王這段很帶感,但我還是要說誤會梗真的是蠢到爆

書中靖王雖然也對梅長蘇很失望,可是不會讓人感到火大

因為蕭景琰就是蕭景琰,去救衛錚這件事是他不會退讓的堅持,我理解這樣的他

可是劇中的靖王卻散發著濃濃的中二感,而這一切都源自於那bug一堆的誤會

首先,靖王單方面的接受小新的說法,卻沒有找梅長蘇確認

靖王誤會梅長蘇不是第一次了,在霓凰跟私炮坊的時候他都誤會過

這是因為靖王本來就很討厭謀士,他覺得謀士就是這樣的存在

而且連梅長蘇也一直告訴他他是這種人,連梅長蘇自己都說靖王這樣沒錯

所以我不介意靖王誤會,我介意的是靖王怎麼處理的

梅長蘇當他的謀士一年多了,連靖王自己都說林殊還在可以跟梅長蘇成為摯友

林殊在靖王心中是什麼地位,他卻說出這樣的話你說他對梅長蘇評價有多高

結果小新煞有其事的講了一堆後,他卻完全沒有想過要去確認梅長蘇的說法

這麼輕易的就上鉤,說他不腦包不衝動誰信?我心中的蕭景琰絕對不是這麼衝動的笨蛋

第二,靖王跟梅長蘇斷交時,也沒質問梅長蘇,只說你知道你自己做過什麼

看到這裡我真想死,都什麼時候了你還在玩你知道你自己做過什麼的蠢遊戲

這種不把話說清楚然後誤會解不開最後分手的俗爛戲碼不是只有在偶像劇中才會出現嗎?

為什麼琅琊榜會出現這麼愚蠢的劇情,編劇你告訴我啊告訴我(馬景濤式崩潰)

甚至連在場的所有人,包括聰明的要死的梅長蘇都沒人問上一句「梅長蘇到底做了什麼?」

就算要死也要死的明白啊!梅長蘇你不覺得那個第二次利用很奇怪嗎?

結果搞了半天還真的沒人問!!!!!明明在霓凰跟私炮坊時靖王都很直截了當的問過

這個當頭反而給我搞這麼言情式的「你怎麼不明白我的心」

所以我才會說這一切都很蠢,譽王的計策賭的其實是靖王會像言小女主什麼都不說

而被這個謊言耍的團團轉的當事人靖王理所當然的看起來就變得很蠢了

而且梅長蘇都已經答應要幫他救了他還拒絕!到底是有多中二!

書中的靖王很實際,立刻就接受了梅長蘇的幫助

但劇中連列戰英都知道沒有梅長蘇不行了,靖王還在那邊冥頑不靈

你到底想不想救人啊馬的,現在是你可以耍脾氣的時候嗎?

雖說劇中多了誤會梗讓靖王無法相信梅長蘇,但你要面對現實啊孩子!

話又說回來,靖王如果真的這麼介意靜妃的事情,就算在衛錚的世上被梅長蘇說服

他應該還是不能相信梅長蘇啊,因為靜妃的誤會根本還沒解決

這種時候任何正常人都會多問一句那你為什麼這樣對待我母妃吧?

多問一句是會死嗎,巴嘎呀囉!


靜妃把小新叫來,小新在靜妃面前跪下顫抖著說不知道做錯了什麼

靜妃無奈斥退小新,但小新臨走前又問小新到底是怎麼走出去的

小新當時假裝內急,但這個理由頂多只能逃出芷蘿宮,不可能就這樣走出重重宮門

小新說是惠妃宮裡的小金子幫她的,小金子的表哥在南華門當侍衛

靜妃說這些事情你早該告訴我,讓小新拿些銀兩去賞小金子和他的表哥

靜妃口氣溫和像是接受了小新的說法,臉上卻有說不清的堅決

33065.jpg33066.jpg

(竟然只有靜妃想到要追究這件事,靜妃娘娘你的智商怎麼沒給你兒子!!!!!

 靖王表示:我有智商的,只是被編劇後媽強行收走了!!!!!)

皇上雖然被靖王惹惱,但身體不適想讓靜妃服侍,離開武英殿後還是來到芷蘿宮

在靜妃的推拿下,皇上心靜了許多,在宮女們都退下後,問靜妃對赤燄案的看法

靜妃心中一凜,但臉色波瀾不驚只淡淡地問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皇上知道靜妃不想回答,抓住靜妃的手讓她說實話,靜妃重重地嘆了口氣,緩緩跪下

靜妃說不管她回答什麼,皇上都難免會傷心,所以她先行跟皇上請罪,皇上問此話怎講

「臣妾出身林府,與已故宸妃相交甚厚,

 若是臣妾以惡語評之,陛下豈不會感傷宸妃生無摯友、死無追念,

 若是臣妾念及與宸妃的舊情,為赤燄中人開脫,

 那陛下難免又會覺得臣妾不了解您為了穩固大局的一片苦心。」

33072.jpg

(靠腰,職場上上司這樣說你要是信了,一定穩死的,尤其是你還有梁帝這樣疑心病超重的老闆)

33073.jpg

靜妃的托詞非常高明,至始至終都以皇上的心情為出發點

皇上聽了從頭爽到腳,說知道靜妃性情柔善,不該難為她,讓靜妃起身

皇上說靜妃跟宸妃二人不同於皇后和越貴妃,宮外的事情不該牽扯到他們

靜妃說她明白,當年皇上是想對宸妃網開一面的,只是宸妃畢竟是將門血脈,性情剛烈

以宸妃的性情哪有可能獨自苟活,以自己對她的了解,與其說宸妃是畏罪自殺

倒不如說是宸妃覺得無法在面對皇上,生無可戀罷了

皇上很滿意靜妃的答案,感嘆這麼多年過去了,也只有靜妃敢跟他聊宸妃了

33074.jpg33075.jpg33076.jpg

(馬的,靜妃也不想跟你聊好嗎,又不是想死,是你硬要聊得)

『靜妃的這番說辭讓皇上敢到十分舒服,不由連連點頭。

 要說梁帝當年對宸妃也可不謂不狠辣,生前褫位,死後簡葬,薄棺一口,孤墳一座,

 不設碑陵,不設祭享,除了確實沒有明令令她自盡以外,涼薄的事情能做的差不多也做完了,

 只不過如今年老追思,總撿自己對她寬大的事情來想,以此博得心理上的舒適感。』—Ch45

梁帝就是心有愧疚,想找個人附和他罷了,真的有人把靜妃敷衍的那段話當真嗎?

皇上每次聊起宸妃,感慨的都是宸妃性情太剛烈,這才走上絕路,其實對祁王也是如此

在書中皇上看著請罪的太子時,也曾想過當年祁王也肯這樣服軟,他是否就不會那麼決絕

但是,一切都是狗屁,以當年皇上處置赤燄案的狠辣,他會放過任何一個"涉案者"嗎?

當謝玉上報赤燄軍謀逆時,皇上立刻就下了殲滅令,根本沒想過要召林燮回來解釋

當赤燄軍全殲的消息傳入京城後,才短短三日祁王就被賜死,當日宸妃跟著自盡

你說皇上有想給他們服軟的機會嗎?有才有鬼!這個案子他根本不想查

他只是想藉此除掉自己忌憚的皇子,宸妃母子當年的反應是什麼根本不重要

皇上自以為心軟,其實只是在找理由推託宸妃母子的死跟自己沒關係

要不是宸妃怎樣怎樣、要不是祁王怎樣怎樣,說穿了這些要不是都是皇上的理由

以皇上狠辣的心思,這些"要不是"根本沒有討論的必要,因為皇上還是會下殺手的

靜妃看清了皇上的心思,所以才絕口不提皇上的過錯,只順著皇上的話替皇上開脫


皇上提起前幾日見到了言侯,言侯現在很少出現在皇上面前,皇上差不多都快忘了他

但是見到了之後,皇上才發現年輕時候的很多事情是根本忘不掉的

靜妃輕笑道她還奇怪皇上怎麼會想起往事,原來是見到了言侯啊

皇上說不是,是因為今日夏江進宮稟報抓到了一名赤燄逆犯,靜妃聽聞失手掉落茶杯

皇上神色嚴厲的盯著靜妃,靜妃連忙撿起茶杯說過了十多年了還能抓到逆犯真是讓人吃驚

靜妃看似隨意的問起逆犯是誰,自己可認識,皇上說妳認識的,就是林殊

靜妃驚呼他們抓住了小殊!皇上看了靜妃一眼說是林殊身邊的副將衛錚

33089.jpg33090.jpg33091.jpg

靜妃得知不是林殊後飛快的掩飾住情緒,笑說都是皇上最近心神不寧搞的她也糊塗了

那個小殊怎麼可能還活著呢,真是讓她嚇了一跳,皇上說靜妃這是自己嚇自己

皇上轉口又道當年梅嶺夏江親臨監軍,要說最不可能逃脫的就是林殊了

靜妃說,夏江行事自然是深明皇上的意思,隨後直接替靖王求情

靖王在赤燄案上的堅持皇上也知道,言語難免有些頂撞,請皇上不要放在心上

皇上說這也是為什麼今天他會跟靜妃說那麼多的原因,就是想讓靜妃去開導靖王

要是靖王再像當年那樣頑固不知變通,就不要怪皇上對他不夠寬容

言語間雖甚是柔和,但暗藏的警告意味卻不容忽視

33092.jpg33093.jpg

『為什麼北谷的赤羽營當年會被下了比主營更辣、更狠的殺手,

 火殲的如此徹底,其實靜妃心裡是明白的。』

『…已下定決心撤掉赤燄軍的梁帝,絕不可能留下那個十三歲即上戰場,奇兵絕謀,

 縱橫往來有不敗威名的少年將軍,為自己埋下隱患。

 所以儘管被逼無奈答應了太皇太后,未將林殊列入必捕主犯,他依然暗中密令謝玉,

 一定要確保林殊沒有絲毫機會能逃得性命,事後以赤羽營抵抗激烈,局面失控,

 最終玉石俱焚為由回禀了太皇太后。』—Ch45

這就是為什麼皇上會那麼肯定林殊沒有生存的機會,因為他特別囑咐過

書中直到這章才明確的寫出了當時的梁帝如何的狠辣,完全不留給赤燄軍跟祁王一線生機

這些逆犯中有他的妃子、皇子、摯友、外甥,他何曾遲疑過?


好不容易勸服了靖王,眾人進入溫暖的室內,但經過剛剛那股爭吵大家都有點尷尬

蒙摯試圖緩和氣氛,說不用太擔心,夏江跟譽王很明顯是衝著靖王來的

所以衛錚暫時不會有性命之憂,梅長蘇同意蒙摯的看法 (蒙摯的智商竟然碾壓了靖王)

正因為夏江有這樣的企圖,他們這邊才有施救的機會跟時間

蒙摯問這次城門劫囚江左盟的死傷應該不少吧,還慰問了受傷的甄平

梅長蘇回答這次行動過於倉促,所以結果自然難以竟如人意

才剛剛把梅長蘇描述的沒血沒淚的靖王,得知江左盟早就出手過尷尬的要死

33126.jpg33127.jpg33128.jpg33129.jpg33130.jpg

靖王問梅長蘇怎麼不通知列戰英相助,梅長蘇反問是要如何相助?

是要帶上府兵,還是巡防營?夏江正巴不得靖王這樣做

蒙摯替靖王緩頰,說靖王剛回京,又被夏江挑釁,難免亂了方寸

列戰英問那到底要怎麼救衛錚,梅長蘇回「硬搶」

靖王驚訝的說懸鏡司的地牢戒備勝過天牢,對那裡動手比在城門攔截難上數倍

33131.jpg33132.jpg33133.jpg 

梅長蘇說他知道這是下策,可是哪裡有更好的辦法?

要是去皇上面前求情,就會中了夏江離間靖王和皇上父子關係的圈套

更何況這件事本來就要付出代價,根本不可能有萬全之策

所以他們一定要速戰速決,不如時間拖的越長,這根刺就會拔的越深

靖王說他不能讓江左盟獨力冒險,而自己卻在一旁坐享其成

列戰英也搭腔說他跟衛錚曾是舊友,只要能救出衛錚,願意供梅長蘇驅遣

梅長蘇嚴厲的打斷了列戰英,說要如何驅遣?

懸鏡司內高手如林,列戰英就有把握絕對可以全身而退?

一旦列戰英被抓住,就會被夏江當作人證控告靖王府參與劫囚

33134.jpg33135.jpg33136.jpg33137.jpg33138.jpg33139.jpg

靖王說梅長蘇此言差矣,在這京城中,除了他以外,哪有第二個人會想救衛錚

就算夏江沒抓到靖王府的人,只要在皇上面前說是靖王做的,皇上多少都會信個幾分

所以只要事發,靖王是怎樣都脫不了關係的,梅長蘇嘆氣說靖王說得對

不管他們的計畫再天衣無縫,只要有人搶衛錚,皇上一定會懷疑到靖王頭上

梅長蘇告訴靖王既然夏江已經挑起事端,那麼將來有很長一段時間靖王要遭受冷落和打壓了

靖王淡淡的說他早就習慣了,不過謀事在人成事在天,不到最後一刻他絕不放棄

33140.jpg33141.jpg33142.jpg33143.jpg33144.jpg33145.jpg

梅長蘇分析現在年關將至,夏江佔有先機應該不會輕舉妄動

只是再次叮囑靖王無論夏江如何挑釁都要穩住,只要忍過這幾日,等一個人回來就好了

看梅長蘇如此胸有成竹的樣子,靖王連忙問是誰,梅長蘇說是夏冬

33146.jpg33147.jpg33148.jpg33149.jpg

梅長蘇說要闖進懸鏡司地牢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要是夏冬願意相助,他們就有了希望

靖王對於夏冬是否會出手相助抱持懷疑的態度,畢竟她還是夏江的徒弟

梅長蘇幽幽地說道,她不是在幫你,也不是在幫我,而是在幫她亡夫的戰友

而且夏江當年卑劣的害死聶鋒在先,早已喪失為師之義,以夏冬的性情不可能再任他擺佈

33151.jpg33152.jpg


懸鏡司內,夏秋又去巡視關押衛錚的地牢,夏春經過問夏秋怎麼這麼上心

夏江明明吩咐過不用看得太緊,夏秋那日在城門口遇到的高手身法實在太過鬼魅不能小覷

夏春笑道再高的高手也是一個人,難不成還怕有人潛進懸鏡司地牢劫走人犯?

夏春把夏秋拉到一旁,輕聲說沒有衛錚怎麼引來靖王,夏江是絕不會如此大意的

夏秋說這就是他不懂的地方,為什麼夏江一定要對付靖王?

就算當年靖王與赤燄中人交好,但他並沒有涉入其中,更加不是同謀案犯

夏春的眼神游移了一下,只說夏江行事必有他的道理,不要多想

夏秋說他沒有多想,只是覺得事情有點詭異,就連夏冬都不知去向

33150.jpg

書中夏春跟夏秋都不知道夏江是拿衛錚當誘餌,因為夏江根本無法解釋

劇中改成直接告訴兩人倒是有點奇怪,你看像夏秋不是就在懷疑了嗎?

只是夏春這個就是很典型的愚忠,拿著逆犯引誘別人來劫囚到底是在幹麼

他們這是在製造罪名,而不是懸鏡司號稱的除去朝廷的藏污納垢啊

這樣他還是堅定不移的護航夏江也實在是…


P.S 接下來的幾集很精彩,寫文終於不用那麼辛苦了QQ

PP.S 這集的副標我本來想下「無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selenah
  • 版大~~別下無腦的副標啦XD, wuli靖王寶寶的智商真的是被改笨的...這集我也看的很難過,想說景琰~你被魔神仔附身了嗎XD
  • 靖王的智商根本是被強迫下線,誤會這個爛梗首先犧牲的就是靖王
    書中的靖王並不是衝動的笨蛋,但劇中卻像死中二一樣不先確認就到處發脾氣
    所以我才那麼討厭這段啊!
    其實這段無腦的是編劇(刪除線)

    circler 於 2015/12/08 09:39 回覆

  • selenah
  • 後期靖蘇相認被改掉我也很傷心,都準備好要大哭一場,然後就突然沒了= =,書裡的相認多好啊....揪心吶~
  • 到時寫到這段我會說的,那段怨念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circler 於 2015/12/09 01:17 回覆

  • jiehjieh
  • 這一集真的很難再看第二次(雖然還是忍著看了),靖王在小說裡沒這麼笨啊啊啊,完全理解格主的崩潰。畢竟戲劇需要張力和高潮,既然小說和劇本都是海宴寫的,我這粉絲也只能認了,只是靖王沒了深沉,只剩暴躁(無腦),實在可惜。
    看到最後小殊終於進了府內,幾乎要撲上去火盆取暖了,真是心痛。還要被說是局外人,由靖王去勸夏冬比較好。嘆。

  • 因為海宴的原著本身完整度很高,所以這幾段比較大的更動bug都超多的…

    circler 於 2015/12/10 08:23 回覆

  • weekendeat
  • 你罵髒話的每一段OS我都大笑, 超級認同的!!!!

    覺得你好用心,文字跟截圖都很棒, 又幫忙補了一堆小說中的情結讓我這無法出坑的人看的好開心!!! 謝謝你~~
  • 欣迪
  • 現在每看一集,就先跑來這裏看你寫的分享文,搭配服用。還有,你這集罵得真好!因為我也好不到哪!看到蘇兄跪倒在地,當下真想把靖王寶寶拍死=皿=
  • hwd0958
  • 我今天看到這一兩集也快惱火,所以趕快收了收就回樓上了,部過看到太子失勢,靖王上位這一集,看到那個媽寶太子,火氣又上來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