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說只要夏冬願意施以援手,他們的計畫就成功了一半

靖王問梅長蘇真的可以確認夏冬會在年前回來嗎?

梅長蘇說夏冬每年初五都會到孤山上祭奠聶鋒,從不間斷

梅長蘇派人調查過她的行蹤,不出兩三日,夏冬一定會回京

34001.jpg34002.jpg

靖王像是有點難以啟齒的樣子,問梅長蘇要親自去勸夏冬嗎

梅長蘇沒注意到靖王的變化,只說怕別人去,不一定能說動夏冬

沒想到靖王卻淡淡地反駁梅長蘇,說要是梅長蘇去反而不妥

靖王說梅長蘇是他的謀士,以這個身份出現在夏冬面前以舊事勸之,夏冬恐怕很難信服

畢竟夏冬從小生長在懸鏡司,習慣以惡看人

若是梅長蘇出現,夏冬首先想到的會是黨爭,未必會相信梅長蘇是真心想相救衛錚

34003.jpg34004.jpg34005.jpg34006.jpg34007.jpg34008.jpg34009.jpg34010.jpg34011.jpg

就算梅長蘇是最想去救衛錚的人,他也只能默默的把話吞下

梅長蘇自嘲說是啊,我只是個攪動風雲的謀士,如果用情義去勸服,可信度自然少了幾分

靖王剛剛才這樣指責過梅長蘇,聽到這番話也是一陣赧然

只是斂下眼瞼說自己只是就事論事,別無他意,梅長蘇問靖王是想親自去嗎?

靖王說十三年前的慘案,夏冬失去了夫君,他失去了兄長和好友,他們能了解彼此的痛苦

所以面對靖王這個局內人,總比面對梅長蘇這樣的局外人,更能容易勾起往日的情義

最起碼,夏冬不會懷疑靖王相救衛錚的誠意

靖王說得每句話都在理,因為在他眼中梅長蘇只是個謀士 (這才是靖王真正的智商啊啊啊啊)

只是聽在梅長蘇的耳中自是酸楚,在十三年前的慘案中,誰失去的比他更多呢?

知道真相的蒙摯也是擔心的一直觀察著梅長蘇呢

34012.jpg34014.jpg34015.jpg34016.jpg34017.jpg

梅長蘇露出寂寞的笑容,說那就先謝過靖王這番辛勞了

梅長蘇不自覺的用衛錚少帥的立場謝謝靖王,當然引起靖王的疑惑

靖王說明明是梅長蘇在幫他,這謝字從何而來?梅長蘇一時間無法回答

34018.jpg34019.jpg34020.jpg

蒙摯看梅長蘇不小心講出真心話又沒辦法收尾,趕緊轉移話題問飛流去哪了

說城門劫囚那天據說有個高手出現,想必就是飛流吧

雖然蒙摯轉移話題的方式很拙劣,梅長蘇還是順勢說飛流應該在後院跟庭生玩

靖王說講到庭生,多虧了梅長蘇的教導,現在進益不小,常嚷著要去蘇宅住

梅長蘇說他只是閒來出了幾道題給庭生,哪敢妄稱做他的老師

34021.jpg34022.jpg34023.jpg34024.jpg


司天監上奏皇上,東南方有赤光侵入紫微,主東宮衰晦,有位移之象

皇上藉口這是上天示警,在年前廢太子為獻王,令其即日出京,謫居獻州

34025.jpg34026.jpg

廢太子的同時,皇上下旨靖王因賑撫五州府災情有功,特加賜王珠兩顆,令著七珠冠

譽王知道靖王現在跟自己並肩後大發雷霆,直呼當日在武英殿上不應輕易放過靖王

當時皇上雖然斥責了靖王,卻像是沒有放在心上一樣,之後還絕口不提當日的事情

不僅把靖王升為七珠親王,還特地囑咐譽王準備跟靖王一起取代廢太子在年尾祭典上陪祭

秦般弱笑著說,譽王實在不用那麼生氣,要是沒有衛錚的事情,靖王被加封,那就是恩寵

現在出了衛錚的意思,皇上還重重加恩,那就有點警告的意思了

是在提醒靖王不要忘記恩寵,違逆恩寵做些糊塗事出來

譽王聽了深有同感,因為靖王頂撞在前皇上還如此加封,實在不像皇上素日的心胸

秦般弱冷笑道,可惜靖王的性情哪是兩顆王珠穩的住的

譽王怒火消散,笑說爬得越高跌得越重,靖王得到的恩寵越多,皇上之後的怒氣就越非平常可比

34027.jpg34028.jpg34029.jpg


小梨向靜妃報告,曾幫小新逃出宮中的小金子突發急病,已經死了

靜妃情緒沒有波動,又問小新的病怎麼了,小梨說小新只是偶感風寒,沒有大礙

靜妃屏退小梨後,陷入沉思

34030.jpg34031.jpg


飛流抱著大大的食盒大啖點心,吃得滿臉都是糕餅屑

梅長蘇笑著擦去飛流臉上的碎屑讓飛流慢點吃,不要噎著了

飛流指著手上的糕餅說茶花餅,梅長蘇寵溺的指正飛流這不是茶花餅,而是太師糕

這其中的差異對飛流來說有點太困難了,飛流皺了下眉頭

飛流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懂了沒,只是繼續朝著糕點進攻

34032.jpg34033.jpg34034.jpg34035.jpg

甄平進來報告梅長蘇,夏冬已經進城,梅長蘇臉上的笑容迅速退去

甄平看到梅長蘇那麼嚴肅,問梅長蘇是否心中還有疑慮

梅長蘇眉頭輕皺,說要是他這次失敗了,靖王的未來也將隨之結束

是他將靖王推上奪嫡之路,但是這次他卻沒能說服靖王做出正確的選擇,這是他對靖王的虧欠

34036.jpg34037.jpg34038.jpg34039.jpg

甄平安慰梅長蘇,是否正確要看怎麼想,而且說到底什麼才是正確的選擇?

梅長蘇笑道你什麼時候也跟他們學得一樣問一些我回答不出來的問題

梅長蘇接著說,如果我是一個謀士,我可以很簡單的回答你的問題

但是埋在我內心深處,永遠都無法抹去的東西,其實比誰都多

甄平說,軍中的情義不是每個人都懂

梅長蘇回說夏江就懂,還讓其變成致命的殺招,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說是勇氣,但同時也很愚蠢

身為靖王唯一的謀士,梅長蘇應該告訴靖王,只要不理會夏江,夏江就不會有後招

可是梅長蘇卻無法勸服靖王,因為梅長蘇連自己都無法勸服

34041.jpg34042.jpg34043.jpg34044.jpg34045.jpg34046.jpg

飛流在後面一邊吃著一邊默默的聽,聽到這卻冒出一句「不用」

梅長蘇跟甄平都被飛流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搞得一頭霧水,問飛流什麼不用

飛流抱著食盒站起來撞開甄平站到梅長蘇面前卻解釋不了,只能說一句「反正不用」

梅長蘇稱讚飛流聰明,是他自己想多了,做事無論對錯,惟心而已

只要是心裡面真正想做的就去做,看蘇哥哥聽懂了自己的話,飛流高興的拿了一塊糕餅給梅長蘇

34048.jpg34049.jpg34050.jpg34051.jpg34052.jpg

(話說飛流在聽蘇哥哥講話時還是在吃XD)

34053.jpg

看飛流一口塞一個,梅長蘇笑著告訴飛流別再吃了,今天可是除夕,晚上有餃子呢

聽到晚上還有餃子,飛流如夢初醒,把手上的食盒塞到甄平手上就跑去找吉嬸了

34054.jpg34055.jpg

(連梅長蘇手上的點心都不放過)


除夕夜,宮中擺了家宴守歲,皇上問高湛賜菜還漏了哪些府邸,高湛零零總總講了一些

皇上吩咐沈追母親的清河郡主府,中書令柳澄、新任禮部尚書柳暨兄弟的柳國公府都各賜一道

接著皇上看了看靖王,又看了看靜妃,宣佈剩下的府邸都由靖王來點,眾人意外

皇后疑惑的給了譽王一個眼神,譽王只是對皇后微微搖搖頭

34056.jpg

(太皇太后喪期不到一年,你們就在這裡歌舞昇平,是讓廢太子情何以堪啊…

還有dororo八皇子又消失了,連最小的九皇子都在了耶…)

34057.jpg


懸鏡司裡暗潮洶湧,除夕夜師徒四人都在懸鏡司裡,夏冬在夏江面前雖然有說有笑的

但是夏江前腳一走,她後腳也跟著離開,藉口說是睡覺,其實是去探望衛錚

故人相見,默然無語,夏冬默默的拿出幾包菜餚,說抱歉沒辦法帶酒來

衛錚微微欠首,說多謝嫂夫人,夏冬的手瞬間頓住,因為這個稱呼代表了太多

但想起那個跟他們有關係的人已經不在了,兩人只能嚥下心中的哀傷

而夏江一直在暗處觀察著他們

34058.jpg34059.jpg34060.jpg34061.jpg


芷蘿宮人趁著靜妃去年宴守歲時,也在熱熱鬧鬧的吃著年夜飯

小新藉口身體不舒服先去休息,卻是溜出去見扮成譽王妃侍女混進宮來的四姐

四姐問小新,夏江設的局,她是不是都完成了,小新得意的說早就完成了

小新跟四姐炫耀,那天靖王進宮她便跟靖王細訴靜妃受的委屈,還一字不漏的轉達夏江教的話

靖王一聽就生氣了,走得時候滿頭怒火,要是梅長蘇在場怕是當場就翻臉了

四姐囑咐小新就這樣按照計畫,然後觀察靜妃的動向就是

小新說為了滑族,她一定盡力,四姐聽到小新如此用心反而面露愁容

四姐語重心長告訴小新,在滑族的姊妹當中,小新年紀最小,從未得到璇璣公主的啟用

所以小新的手上沒有沾過血,因此是有退路的,勸小新要是能敷衍了事就算了

但小新卻對四姐的話不以為然,說滑族女子為復國而生為復國而死,絕無二心

四姐無奈道小新自幼長在宮中,不知道外面情形,有些話自己不便多講,只希望小新好自為之

34062.jpg


蘇宅裡,梅長蘇正笑呵呵的站在廊下看飛流滿院子看煙花

甄平前來報告一切都安排好了,梅長蘇淡淡地說這個大年夜沒人能過得安穩

接著又說,可以動了,甄平得令後退下,當夜,禮部寶光閣被盜

34063.jpg34064.jpg34065.jpg34066.jpg34067.jpg

(這根本就吳磊本色演出啊XD)


靖王管轄的巡防營負責京城治安,靖王被皇上召去詢問案情

靖王禀告皇上除了寶光閣外,還有幾戶官員府邸的被偷,而竊賊手法與太行巨盜相符

可見這些盜匪已經潛入京城,靖王自承巡防營護衛不力,是他失職,他願意領罪

皇上並沒有因為除夕夜竊案頻傳大發雷霆,反而寬慰靖王外匪入京並非全是靖王責任

只是現在數案併發,絕對不能姑息,既然靖王行事素來雷厲風行,這案子就全權交給靖王負責

34068.jpg34069.jpg

靖王藉著皇上的恩准,在京城中大肆調動兵力,巡防營可謂傾巢而出

夏春不解為了幾個盜匪何必如此大動干戈,夏江告訴夏春這都是靖王的藉口

雖說巡防營官兵在京城四處走動,但大量的兵力卻是布在懸鏡司門口

看到靖王的大動作,夏江反而高興起來,因為這代表靖王要出手了,而他怕的就是靖王不動

34070.jpg


大年初一靜妃從正陽宮請安回來後,宮女們聊起今年各宮賜禮就屬靜妃最多

宮女們想到皇后的臉色難看的跟什麼一樣,笑語晏晏,反而是當事人靜妃沒有反應

小新稟告靜妃,剛剛靖王來過,只是說皇上有交辦事情,磕了頭就走了

靜妃寵溺的笑道靖王既然有事又何必來這一趟,但神色卻欣慰不已

小新問詢問靜妃接下來有什麼吩咐,靜妃說她有些累了想休息

34071.jpg

(上一幕有穿鞋)

34072.jpg

(下一幕鞋子就不見了,這樣下去我都可以發個bug篇了…)

34073.jpg

(後宮爭寵靜妃波瀾不驚,聽到兒子特地來拜年才露出笑容)

34074.jpg

靜妃說大年節的,讓宮女們去玩,不用伺候她就寢,小新不情願的退下

等到宮女們都退下後,靜妃疲倦的樣子瞬間消失,眼神射出堅決

靜妃緩緩走向內室,打開一道櫃門,裡面卻是供奉著宸妃的牌位,靜妃點燃香燭插上

靜妃雙手合十,眼泛淚光對著牌位說靖王又要去做冒險的事情,請宸妃多多保佑他

(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我看哭了…是靜妃娘娘的眼淚太有感染力嗎?)

34075.jpg34076.jpg34077.jpg

靜妃號稱的"休息"只休了半個多時辰,說是怕多睡了萬上沒有困意

靜妃起來後說請安時看到惠妃臉色不太好,吩咐準備好新調配的藥丸跟點心,她要去看望惠妃

小新退下時又咳起來,靜妃問你著涼還沒好嗎?小新說早上還好,不知怎麼又會咳起來

靜妃眼神深邃,說既然你不舒服,那就在宮裡歇著,自然有人陪自己去惠妃那

靜妃穿戴整齊後,帶著宮女出門,還說不用傳步輦,反正又不遠,走動走動才好

小新見靜妃出門還走路真是天賜良機,摸進靜妃的臥房四處翻找,看見了宸妃的牌位

小新偷偷溜出芷蘿宮,跑去正陽宮,皇后隨身的侍女責怪小新不該隨意跑到正陽宮

小新說她既然來了,就是有大事要稟報,侍女這才帶小新進去

34081.jpg34082.jpg

(竟然敢跟外掛王靜妃娘娘拼心機真是不要命了…)

34083.jpg


靜妃到了惠妃宮中,看到寧王也在那裡,笑說自己應該換個時辰過來

惠妃說宮中還有在走動的,也就只有她們兩個了,她可是時時都盼著靜妃來訪

靜妃讓宮女遞上藥丸,說能讓惠妃晚上睡的舒服些

惠妃無奈道她的毛病太醫來診治過幾次都沒好,惠妃反而因此被皇后責罵

這才跟靜妃哭訴了幾句,沒想到還讓靜妃放在心上,寧王插口皇后也太欺負惠妃了

34084.jpg

惠妃斥責寧王在靜妃面前說些什麼,到回頭告訴靜妃寧王只是心疼她這個母親

靜妃安慰惠妃,皇后畢竟是皇后,她們要是受了委屈也只能自己排解了

惠妃說她羨慕的就是靜妃這坦然性情,不管遇到什麼事都平順的越過去,不像她

寧王的長妃去世時,她操心,皇上不記得給寧王續立正室,她操心

現在娶南楚公主,她還是操心,畢竟娶個異國公主到底是福還是禍實在讓人擔憂

寧王安慰惠妃不用為他操心,聽說南楚公主的性情不錯

靜妃笑說,太皇太后喪期一過,南楚公主進門,看妳還有什麼好犯愁

惠妃回說當然是孫子啊,說皇上的子嗣還算興旺,怎麼要孫子這麼難

景桓有一個,淮王有兩個,其餘一個都沒有,

靜妃笑說子孫是天定,不能強求,我家景琰也沒有,我都沒催他

惠妃說那是因為靖王府中只有側妃,往年又常在外面奔波才耽擱了

現在靖王聖眷正隆,長留京中,等喪期一過她們很快就可以等著當祖母了

就這樣一陣談笑,靜妃像是心血來潮說都忘了要謝謝惠妃宮中的一個下人

惠妃問是誰做了天大的好事竟然還勞煩靜妃來說個謝字

靜妃說是個叫小金子的太監,惠妃聽了卻有點疑惑

34085.jpg

(OMG,dororo八皇子竟然有名字!!!!!!)


梅長蘇去言侯府上拜訪,跟豫津閒聊起上次多虧他甄平才得救了

豫津卻瀟灑的說沒有什麼,就算沒有他,夏秋也未必抓的到甄平

言侯從內室出來,說梅長蘇大年初一來訪,想必不是來拜年的吧

梅長蘇說言侯是爽快人,他也就不多說了,他這次來是想拜託言侯和豫津一件事

豫津聽到還有他的事樂的,梅長蘇還告訴豫津託付給他的可是最要緊的部份

34078.jpg34079.jpg34080.jpg

梅長蘇離開以後,豫津問言侯,梅長蘇託付的事情並不簡單,怎麼言侯卻答應的如此爽快

言侯回說他不僅是答應,更是真心的想幫梅長蘇把這事做成

豫津不懂,因為言侯說過黨爭過於醜惡,就算答應幫助靖王,但做的事情仍是有限

言侯告訴豫津,這是因為這次跟以往不同,言侯承認他不喜歡梅長蘇這個人

行事詭譎讓人捉摸不透,即使厲害如言侯也看不清,不過這次他是真心要幫助梅長蘇

即使要付出任何代價也在所不惜,因為梅長蘇跟靖王的這個決定讓他震動

34086.jpg34087.jpg34088.jpg

言侯:「明知是陷阱、是虎狼之穴,可是仍然要闖,利弊得失如此明顯,卻仍然要去救,

    如此愚蠢,卻又如此有膽魄的人,已經很久沒有見到了。

    如果這次不去幫他們,日後又有何顏面去見那些九泉之下的故友呢?」

34089.jpg34090.jpg

豫津說身為言氏血脈,自然明白什麼是真正的忠、孝,他對朝局的看法跟言侯一樣

只是不太了解靖王這個人,不過言侯跟梅長蘇都能為其所用,想必有過人之處

言侯告訴豫津,當年宸妃和靜嬪親如姊妹,所以靖王自小就長在祁王身邊

為人處事、治國方略都承自於祁王,在這點上言侯對靖王是放心的

只是靖王的性情和祁王有所不同,多了一些堅毅沉穩的味道,而少了一點灑脫的意思

至於祁王,他的音容笑貌都承自於宸妃,年輕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為之傾倒

豫津聽到興致來了,問言侯他像不像他娘,言侯笑說你像的自然是我,年輕的我

只是希望你到了我這個年紀時,不像現在的我

34091.jpg34092.jpg34093.jpg34094.jpg

(想到宸妃,言侯的眼神很溫柔啊…梁帝你這個垃圾!)

34095.jpg34096.jpg

(言侯這番話實在很惆悵啊…)

書中梅長蘇跟言侯密談時,豫津並不在場,所以有句我覺得很感人的話被刪掉了

書中事後豫津問言侯梅長蘇拜託了什麼事,言侯這才告訴豫津梅長蘇的計畫

然後說梅長蘇還想另外拜託豫津一件事,豫津好奇問是什麼事

言侯說有些細節還不知道,但梅長蘇答應不會讓豫津涉險,豫津說沒關係,但是…

『你覺得沒關係,爹覺得有關係。聽話,這些年。爹已經很委屈你了。』

當時看書時哭點頓時被戳中啊…


回想起往事,豫津說其實他並不是完全不記得,林帥、宸妃、祁王,他都記得一點點

豫津回憶祁王對他們這些孩子都很有耐心,不管問什麼問題,祁王都會細心解釋

帶他們出去騎射時也都照顧得很週到,不像林殊哥哥,林殊哥哥最不耐煩了

講到林殊,言侯露出一抹笑又迅速斂去,說林殊出自武門世家,個性自然跳脫一點

豫津哀怨的說林殊總嫌他們這些孩子慢、又嫌他們笨

可是偏偏景睿最喜歡林殊(!!!),總拖著豫津跟著林殊,這件事他記得最清楚了

言侯黯然道,小殊死的那年應該只有十九歲,最讓人痛惜的,應該就是他了…

34097.jpg34098.jpg34099.jpg34100.jpg34101.jpg

(這樣偷偷戳我淚點太過分了)

34102.jpg

(十三年後依然如此…真的好想讓景睿知道他最仰慕的蘇兄就是他最喜歡的林殊哥哥…)

34103.jpg

每次有人回憶起林殊都是那股惆悵遺憾的表情,淚點極多…

, , ,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hwd0958
  • 原來靖王的後面是九皇子喔,我想說靖王何時冒了個兒子出來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