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天樞從帶來的人中挑了幾個輕功高強、用藥使毒的高手任梅長蘇差遣

梅長蘇請這些人先下去休息,說隔日再跟他們推演救人的計畫

梅長蘇謝謝素天樞,因為這次的行動不得不借用藥王谷的名義

素天樞大氣的說這次他帶這麼多人親自殺到京城就是要救衛錚,說什麼謝字

梅長蘇說這次行動並非萬無一失,要是有人不幸失手,恐怕藥王谷會有點麻煩

素天樞豪氣的說他早想過可能會有人失手,所以到時要是有人失手盡管說是他藥王谷的人

不要連累其他人,反正藥王谷天高皇帝遠,朝廷要找藥王谷麻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35001.jpg35002.jpg35003.jpg35004.jpg

(素老谷主超殺的)


飛流一大清早溜進豫津的房間,豫津一睜開眼就看到飛流嚇了一跳

豫津問飛流怎麼在這,飛流沒回答逕直遞了一封沒有署名的信給豫津,說「燒掉」

豫津接過信來,饒有興味問飛流你真的要我燒掉,不讓我打開來看看?

這個跳脫飛流思考模式的問題著實難住了飛流,小飛流歪頭苦思

豫津笑著點了下飛流的額頭,說他真是個小可愛

豫津打開信箋,上面寫著「帶紀王到宮羽處」,豫津看完後遵從飛流願望把信給燒了XD

35005.jpg35006.jpg35007.jpg35008.jpg35009.jpg35010.jpg35011.jpg35012.jpg35013.jpg


譽王想去懸鏡司地牢看看衛錚,卻在夏江那邊碰了個軟釘子

譽王跟秦般弱抱怨,夏江似乎很不高興他上門 (你這不是廢話嗎= =)

秦般弱安撫譽王,夏江這時候自然是不想讓人知道他跟譽王有來往,尤其是他的徒弟們

懸鏡司歷代以不涉入黨爭為鐵則,各個掌鏡史又各自獨立,夏江雖是首尊也不能為所欲為

所以以後譽王想跟夏江聯絡,還是通過四姐比較好

只是講到四姐,譽王的火氣又上來了,質問秦般弱四姐到底是怎麼回事

每次讓她做事總是推三阻四,問秦般弱四姐是不是根本不想為他效力

要不是四姐跟夏江有舊交,夏江指定讓四姐傳遞消息,他早就忍受不了四姐的放肆

(既然四姐是夏江指定的信使,那她當然不是在為你效力而是在為夏江效力啊…腦子長去哪了)

秦般弱說她也知道四姐有諸多問題,但是夏江生性多疑信不過其他人,而四姐好歹是舊人

即使將來要是四姐抽身而去,四姐自身的狀況也不會容許她背叛的,請譽王多多寬宥

(其實秦般弱也不是在幫四姐說話,只是紅袖招毀了以後,她只是依附在譽王府的普通謀士

要是譽王對四姐不滿,那火可是會燒回秦般弱身上的,倒楣的還是她,所以…╮(╯_╰)╭ )

譽王說,看在妳跟隨我多年的情面上,我就再給她一次機會(真是自我感覺良好)

然後還兩手放在秦般弱的肩上,說都是因為妳 (靠腰,這是在演哪齣)

35014.jpg35015.jpg

這段不合時宜的瓊瑤戲碼,在王妃的出場下被打斷了 (謝謝妳!9527!)

秦般弱連忙拜見王妃,王妃說既然大家都是姊妹就不用見外了

譽王妃說她不知道譽王跟秦般弱在議事,就這樣擅自闖入,讓譽王切勿怪罪

譽王說妳是我的王妃,我的書房妳有什麼進不得的,秦般弱則趁勢告退

譽王問王妃近日宮裡情形如何,王妃說靜妃除了在年宴上得到賜禮外,這幾日也是賞賜不斷

不過靖王除了初一曾入宮外,這三日來從未進宮,譽王冷笑說這是當然,他在外面忙著唄

另外,王妃還說皇后得到芷蘿宮人的密報,說靜妃私設宸妃的牌位時時祭奠

譽王一聽高興了,靜妃可是靖王崛起的一大助力,但有這麼大的一個把柄,還怕靜妃不倒?

譽王問皇后想如何處置,王妃說皇后指示一切將配合譽王在外面的行動

譽王說這下靜妃就算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難逃,鄙視靜妃母子真是一個樣,傻透了

35016.jpg35017.jpg

(誰傻還不知道勒…)

書中譽王對情般弱是有意思,但劇中突然把他搞得這麼深情我真是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秦般弱在書中知道譽王對她有意思,雖然明說她不當妾,但卻總是欲拒還迎

有點利用美色引誘譽王的感覺,對於譽王的親密舉動不排斥,但會不動聲色的推開

劇中秦般弱看著譽王的眼神倒是很像對譽王有意思,很像陷入愛情中的小女人

(所以才蠢成這樣嗎?)


行動前一天,梅長蘇再一次跟劫囚人員推演劫囚計畫

首先行動將在初五的午時開始,因為此時懸鏡司換防,守衛最為鬆懈

劫囚人員會先在外街跟夏冬會合,然後夏冬會帶他們進入懸鏡司

不過除了闖入懸鏡司的三十人以外,其餘都在外面接應

至於夏江、夏春和夏秋,到時都不會在懸鏡司裡,所以剛開始闖入行動會很順利

不過到時就算當值的少掌史反應再慢,劫囚的人馬也只能衝到地牢的外院

而強攻就從此時開始,但是夏冬絕不會出手相助,她只會旁觀

劫囚人馬要做的,就是衝到內院,到達相應的位置完成任務,然後再衝出來

而這時就是梅長蘇交待準備的毒蟲藥粉派上用場的時候

懸鏡司內府兵眾多,但空間相對狹小,所以毒蟲藥粉可以發揮很大的功用

劫囚的人馬都是好手,只要讓懸鏡司有了一絲鬆懈,突圍的機率自然就大了

35018.jpg35019.jpg35020.jpg35021.jpg35022.jpg

梅長蘇叮囑大家撤退時速度一定要快,只要逃出懸鏡司門口事情就好辦了

素天樞奇怪,懸鏡司門外地勢空曠,有利於懸鏡司府兵,怎麼會說到外面反而好辦?

梅長蘇說因為明天的這個時候,在寶光閣作案的大盜會剛好在附近露出行蹤

所以眾人衝出懸鏡司時,巡防營會在那時出動抓捕犯人,到時候雙方撞在一起,場面可就亂了

最後梅長蘇期許眾人,明日都能夠全身而退,一個也不會落下

35029.jpg

(這手美哭我)

35030.jpg35031.jpg35032.jpg35033.jpg35034.jpg



豫津去紀王府上拜訪,紀王一看到豫津便拿著一份樂譜向豫津獻寶

紀王說因為太皇太后喪期,樂坊幾乎都關閉了,所以他就找了幾個頂尖的樂師住在府上

而這份樂譜就是這些樂師現寫出來的,而這京城中能鑑賞其高下的也只有豫津了

豫津笑說紀王才是詩酒風流的妙人,他哪敢跟紀王比

不過紀王說,他知道豫津的耳朵已經被妙音坊養刁了,這份樂譜可能入不了豫津的法眼

豫津回說紀王爺又何嘗不是如此,迷戀宮羽手中那把琴的可不是只有豫津一個人呢

35023.jpg35024.jpg

紀王語氣可惜的說,好好的妙音坊,怎麼就通了匪呢?

豫津一臉莫測高深的樣子,說這你也信?紀王聽出豫津的言外之音連忙追問

豫津反問通的是哪股匪?可有名目?刑部有案卷嗎?主告人呢?根據呢?一切都是子虛烏有

紀王又問既然沒有通匪,那妙音坊的人為何要提前避罪潛逃?

豫津誇張的嘆了口氣,說通匪是假,但得罪了人是真的,得罪了惹不起的人,當然只能跑了

紀王滿臉不信,說天子腳下誰敢如此猖狂,豫津讓紀王想想是誰抓的人

紀王說他聽說當天調用的是大理寺的官兵,下令的是譽王的小舅子朱樾,莫非是朱樾對宮羽…

豫津笑說您才明白啊,朱樾好色全城皆知,宮羽只是覺得惹不起,才先躲起來再找出路

35025.jpg35026.jpg35027.jpg

豫津一臉我很懂我很了我很清楚的樣子,又分析的如此詳盡,當然引起紀王的疑心

紀王問豫津怎麼會這麼了解宮羽的心思,豫津笑而不答

紀王問豫津是不是把宮羽藏起來了,豫津故意支支吾吾說他可沒有,讓紀王不要亂說話

紀王笑說你這是心虛了,問宮羽現在怎麼了,他實在很惦記她

35028.jpg

豫津解釋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宮羽逃出來後身陷困境才找上他,自己順手施以援手而已

不過宮羽現在還不錯,甚至還譜了新的曲子,過年給她送年貨時,還悄悄的聽過了呢

身為一個樂癡,紀王怎會放過宮羽的新曲子,一聽就按捺不住了,嚷嚷著要去看宮羽

豫津欲言又止,紀王說難道你是顧忌朱樾?那個小子我怎麼可能放在眼裡

豫津有些為難的說其實帶您去也沒什麼,只是宮羽有些心灰意冷,不想再見你們這些貴人

紀王聽聞不依了,說自己跟那些人能一樣嗎,立即就想抓著豫津去見宮羽

豫津像是拗不過紀王,說那就冒著被宮羽責備的風險帶紀王去看看

只是當日已經不早了,說好隔日初五再帶紀王去宮羽那

35035.jpg35036.jpg35037.jpg


言侯送了一封信到懸鏡司,夏江從夏春手上接過時只是有點訝異,看過以後卻臉色大變

夏春急忙問發生了什麼事,夏江略為激動的說言侯約他明日上午到西郊寒鐘觀一會

夏春說言侯跟夏江這麼多年沒來往了,偏偏約在這個時間點,想來言侯的目的並不簡單

夏江說不管如何,他都不得不去,因為言侯信上寫道有夏江最掛念的人的消息

夏春一聽,激動的問說難道言侯知道小師弟的下落?師娘帶走小師弟一晃眼也十多年了…

夏江說無論真假,這一趟他都必須去,夏春顧忌言侯自告奮勇陪同夏江前去赴約

35038.jpg35039.jpg


隔日,各方在梅長蘇的運籌帷幄下紛紛粉墨登場,,走上自己的戲台

言侯父子跟夏江師徒出發前往寒鐘觀,列戰英跟戚猛帶著巡防營在懸鏡司前就定位

列戰英看到夏江師徒離開後,就回靖王府向靖王報告一切都準備好了

35046.jpg

蘇宅裡,藥王谷跟江左盟的人也在做最後的準備

素天樞說這幾日聽梅長蘇沙盤推演,過程真是細緻入微,讓人十分佩服

梅長蘇說這就像是打仗,整合自己的兵力,了解對方的底細,根據戰時地形制定不同的戰術

然後推演出在戰時會有的各種可能性,這都是最基本的用兵之法,沒有什麼稀奇的

素天樞聽了後,問梅長蘇過去是否打過仗,梅長蘇沒有回答

素天樞雖然沒有深問下去,卻感嘆梅長蘇這樣的人才不去打仗真是太可惜了

35040.jpg35041.jpg35042.jpg35043.jpg35044.jpg

這段改編的我覺得蠻奇怪的…

書中沒有明說素天樞是否知道梅長蘇=林殊,但是我覺得他應該是知道的

因為素天樞知道衛錚是赤燄中人,也知道衛錚跟江左盟的關係

衛錚應該不會瞞著素天樞所謂的梅宗主其實就是當年他的少帥

所以在衛錚被抓後,素天樞第一時間就帶著人趕到京城找梅長蘇

尤其劇中還設定衛錚從軍前就是素天樞的徒弟,不像書中素天樞只是剛好在梅嶺救了衛錚

那麼素天樞了解的衛錚不僅是逆案發生後,更早在逆案發生前

這麼親近的關係下,於情於理衛錚應該都不會對他的師父兼義父有秘密才對…

尤其以衛錚對梅長蘇的尊敬而言,就算他不說,精明的素天樞又怎麼猜不出來?

這段新增的劇情,我個人感覺是為了帶出林殊的軍事才華被浪費掉才特意加進來的


夏冬出門去給聶鋒掃墓前找上夏秋,說有事要請夏秋幫忙

夏冬說手上的案子有個重要的人證住在鄰近的鎮上,想儘快帶回來監看

但是自己一年只去看聶鋒一次不想失約,想拜託夏秋代她去接人

夏秋欣然答應,兄妹倆聯袂出城,但是到了京郊,兄妹二人分手,夏冬只是看著夏秋的背影遠去

35045.jpg


寒鐘觀在山上,不太好找,夏江到那時言侯父子已經到了

言侯跟夏江打完招呼後,故作嚴厲叫豫津去跪經,豫津不情不願的去了

言侯無奈道豫津被慣壞了,一點苦都吃不得,夏江說看起來還好,頗有言侯年輕時的風采

言侯說我年輕時哪有那麼紈絝,不過孩子總是成長的太快

要是夏江的兒子還在的話,撒起嬌來大概跟豫津差不多

夏江黯然,眼色陰沉的問言侯約自己到這深山中,只是要在外面說話嗎

言侯道豈敢,三人這才移步觀內

35047.jpg35048.jpg

三人落坐後,言侯好整以暇的泡起茶來,說這觀裡的茶堪稱一絕

看著言侯如此淡然的樣子,夏江首先沈不住氣開口

夏江問言侯信中說有他掛念的一個人的消息,那指的可是夏江的兒子

言侯嘆了口氣,說當年夏江為了璇璣公主這個紅顏知己,至髮妻於不顧

以至於夏夫人一怒之下攜子出走,不知所蹤,到了現在事隔多年,事過境遷

沒想到夏江記掛的仍然只有自己的兒子,而不是師出同門,元配結縭的髮妻

夏江語氣強硬,說這是他的家務事,不勞言侯費心,卻連言侯的眼神都無法直視

35051.jpg35052.jpg35053.jpg35054.jpg35055.jpg35056.jpg

言侯說如果真的不勞我操心,何必見了信就來呢?

夏江訕訕的說他今天只問一句,言侯當年不願意告訴他兒子的下落,為什麼今日又願意說了?

言侯一貫的淡然,回說原來夏江一直以為當年是他們不肯如實相告

其實夏江錯了,夏夫人當年走得決然,的確沒有告訴任何人她們母子的行蹤

想必是心寒至極才會如此,設身處地的替夏夫人想想

她當年一時心軟救了在掖幽庭為奴的璇璣公主,如姐如母對璇璣公主百般照顧

哪知璇璣公主恩將仇報,但即使如此,夏夫人看出夏江跟璇璣公主的私情後,給過夏江機會

只是夏江不肯回頭,夏夫人這才萬念俱灰攜子出走

不肯透漏自己的行蹤,應該是有跟往事了斷的意思

35057.jpg35058.jpg35059.jpg

聽到言侯揭開往事的瘡疤,夏江這厚臉皮的人也有點難堪

夏江問竟然如此,言侯又何必找他出來,言侯回說他還沒說完呢

言侯說當年夏夫人的確沒告訴任何人她的行蹤,可是五年前她有託人傳信給自己

夏江問為什麼是給你?言侯冷笑那是因為京中故人已被你剷除乾淨,獨剩他一人

這可都是出自夏江的手筆,難不成夏江還忘記了不成,夏江無言以對

35060.jpg35061.jpg35062.jpg35063.jpg

談起往事夏江心裡有鬼不願多談,只問夏夫人在信中說了什麼

言侯說夏夫人提到自己時日無多,惟念京中故友在清明寒食能遙祭一二

夏江臉上肌肉微微顫動,又問還有呢?言侯說還有令郎因染腦疾,未及成年而夭

夏江心中激動,強力按捺,說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言侯無奈,從袖中拿出一封信,說信不信由你,你們是同門師兄妹, 她的筆跡你總認得吧

夏江抽出信紙,看了一會後,把信紙捏成一團,隨即卻撕成碎片

言侯呀然,說這可是她在這世界上最後一件遺物了,你竟撕得下去?

35064.jpg35065.jpg35066.jpg

夏江大怒說那為什麼當時你不告訴我!

言侯冷笑,這封信是寫給我的,她在信中並沒有讓我通知你

所以要不要告訴你,什麼時候告訴你,那都由我來決定!

當初我拿到這封信的時候什麼也不想說,但今天我又想說了,就是這樣!

35067.jpg35068.jpg35069.jpg

(言侯嘲諷技能滿點)

夏江被言侯氣的心塞,夏春在旁安撫夏江,夏江強行按下怒氣

過沒多久,夏江一臉得意的問言侯靖王是打算在今天劫獄吧?,言侯裝作不解,什麼劫獄?

夏江自信滿滿的說懸鏡司的地牢可不好闖,要不是有言侯引開夏江,靖王哪敢動手

言侯噗嗤一聲,說多年未聯絡約你出來只是想喝一杯茶,你想多了

夏江口氣嘲諷說言侯什麼時候替靖王做事的,這些年裝得可真像,他都以為言侯真的遁世了

言侯一副你這神經病給你說不通的樣子,說夏江這自以為是的毛病還是沒變

也許這世界上沒有夏江確定不了的罪名,只有夏江想不出來的罪名 (赤燄案不就是如此…)

可是無緣無故就把劫持囚犯的罪名安在一個親王的身上,這個想法未免也太瘋狂了

35070.jpg35082.jpg35083.jpg

夏將得意洋洋的說難道不是如此?難道依靖王的性情不會去救衛錚?

言侯像是無法再忍受夏江的嘴臉默默的轉開頭看向旁邊

隨後言侯反問,依照靖王的性情,他會救,但靖王也不傻,為什麼一定會去闖懸鏡司呢?

夏江自以為猜到言侯的目的,說所以才由言侯你出面引我離開啊~

還有被夏冬引出城外的夏秋,高階掌鏡史都不在,靖王就有孤注一擲的可能

35084.jpg 

看著如此積極陷人於罪的夏江,言侯真心的感嘆當年剛出師的夏江並不是這樣

總是把想像代替現實,是他們這些舊友太遲鈍了,還是夏江變化的太快

夏江說難道我真的是在想像嗎?靖王以緝匪的名義在懸鏡司週邊增加了兩倍的兵力

可惜靖王打的是必敗之仗,因為他其實是在鼓勵靖王來,所以故意露出破綻讓靖王有可乘之機

讓他覺得有希望可以把人救出來,尤其是在他覺得自己有了內應的時候

35085.jpg35086.jpg

言侯整段話唬爛是為了牽制夏江,在對應上靖王劫囚這件事上的確是在說謊

但要是對比到當年赤燄案的情形,言侯也沒冤枉夏江

言侯好幾句話都在譏刺夏江那一貫的手法,就連夏江自己都無法反駁

證據就是雖然你知道言侯在裝死,但同時又覺得言侯每句話都好中肯


四姐奉了夏江的命令去給譽王傳話,說請譽王今天務必找個理由進宮

譽王問夏江有沒有說為什麼,但四姐一臉倨傲根本不屑回話

秦般弱連忙緩頰說夏江既然有此吩咐,想必有他的理由

譽王略為沉吟後,恍然大悟問秦般弱難道就是今天嗎?

35049.jpg35050.jpg


夏冬目送夏秋離開後又回到懸鏡司,進門後吩咐守門的府兵把門開著

並讓人把值守的兩個少掌史叫去東院見她

35072.jpg35073.jpg35074.jpg

(可憐的夏冬,身為孤兒,懸鏡司是她的家、她的信仰、她的人生,她現在卻要親手了結它)

梅長蘇點燃一支線香插在香爐上,靖王心中緊張跟著一起坐下

看看線香,看看梅長蘇,想在梅長蘇的臉上找到成功的自信

35075.jpg35076.jpg35077.jpg35078.jpg35079.jpg35081.jpg35080.jpg

在夏冬的幫助下,江左盟跟藥王谷的人成功闖入懸鏡司,夏冬只是遠遠地看著

雖然雙方廝殺激烈,但少掌史帶領的懸鏡司戰力無法發揮

沒有多久,劫囚人馬已經殺到懸鏡司地牢門前

35087.jpg

線香越燒越短,靖王焦急的來回踱步,問梅長蘇現在差不多該打到地牢門口了吧

梅長蘇點頭說是,靖王問說我只能這樣等著嗎?

梅長蘇抬頭看向靖王,告訴靖王他的戰場不在這裡

35095.jpg35096.jpg35097.jpg35098.jpg35099.jpg35100.jpg35101.jpg


夏江說他還不知道夏冬為什麼會開始懷疑他,但這次夏冬倒向靖王那邊反倒幫了夏江的大忙

言侯的表情緊張,但此時火爐上的茶壺咕嚕咕嚕的冒泡,言侯的視線立刻轉向茶壺

凝視了茶壺一會後,言侯順著夏江的話,問什麼叫幫了你的忙

夏江點點頭說我正擔心靖王信心不足不敢動手,有了夏冬正好可以幫他

衛錚地牢的位置、兵力的部署,靖王想知道什麼,他就會透過夏冬讓靖王知道什麼

有這樣一個暗中同謀者,靖王一定會覺得成功已經握在手裡而大膽動手

35088.jpg35089.jpg35090.jpg35091.jpg

言侯說夏江這番說詞未免太誇大了,雖然懸鏡司的地牢高深莫測

但是現在掌境的正史都不在,有夏冬做內應的話,卻有攻破的可能

難道夏江就不怕夏冬帶著人衝進地牢把人放走嗎?

夏江得意的說,對,這是個難題,夏冬是他的徒兒,他很清楚夏冬有本事帶著人衝進地牢

但是,攻破了地牢,不代表就能夠找到衛錚

35092.jpg35093.jpg35094.jpg

夏江說可惜他的一個好地牢,可是裡面卻沒有衛錚,而是佈滿了火雷,只要引線一點燃…

言侯不敢想像下去,旁邊的蒸氣依舊滋滋作響,不停的刷著存在感

夏春驚訝的問夏江怎麼從未說過有火雷,夏江陰鷙的說因為這件事情不能讓你知道

言侯痛斥夏江當然不會讓夏春知道,因為在夏江心中早已不在乎那個人

即使夏冬從小在夏江膝下長大,遵從夏江教誨、聽夏江做事、視夏江如父

但夏江點燃火線的時候,根本不會在意夏冬在什麼地方

35102.jpg35103.jpg35104.jpg35105.jpg

(因為他只想到他自己。對不起,我錯棚了…)

35106.jpg


P.S 寫這幾集的障礙是太刺激太好看,我忍不住會接著看到後面幾集,時光宛如流水啊…(掩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