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說衛錚已經出城,夏江不相信

夏江說他初五入宮前已經派人守住四個城門,巡防營沒有機會放水

緊接著靖王就被奪走了節制權,巡防營被交由兵部接管,靖王更是無從下手

為了找尋衛錚,整個京城就像鐵桶一樣,衛錚不可能出的去

梅長蘇涼涼的說,這話可是說大了,就算是鐵桶,也有個進出吧?

只要有人出的了京城,衛錚就有脫身的機會

38001.jpg38002.jpg

夏江說他知道衛錚的傷有多重,衛錚無法站起來走路,而這些天裡一個橫的都沒有出去過

馬車、箱籠,甚至是棺材,夏江都命人撬開來細查,只要能裝的下人的都不放過

這種情況下衛錚怎麼可能出的去?懷疑梅長蘇是在 虛張聲勢

梅長蘇告訴夏江,懸鏡司的人的確查得很嚴,可惜還是有漏掉的,比如說,懸鏡司自己的人

夏江想到前幾日夏春收到家書說他的岳父病重,妻兒趕著回去探望

而夏春不方便離開懸鏡司無法同行,所以多準備了幾箱東西以備不時之需

38003.jpg38004.jpg38005.jpg

夏江不信,梅長蘇哪有這個本事把人塞到夏春夫人的箱籠中

梅長蘇說夏春夫人是武當派出身,昨日離開京城時有個名叫李逍遙的師侄陪同

這個李逍遙是個江湖人,曾經受過江左盟一點小恩惠

託他帶一箱京城的土產回廊州,他想都不想就會答應

更何況現在所有人都以為懸鏡司跟以前一樣不涉黨爭

他一個江湖人又怎會想到夏江站在譽王那邊跟梅長蘇作對呢?

38006.jpg38007.jpg

(逍遙哥哥亂入XDDDDDDDDD)

38008.jpg38009.jpg

夏江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轉身大喊來人,但還沒下令,梅長蘇就勸夏江不要做無謂的掙扎

衛錚已經出城一整天,茫茫江湖夏江是要去哪裡找,不要費心了

夏江陷入沉默,但不久之後認清現實只能默默的讓下屬退下

梅長蘇露出淡然的笑容,說自己明知道夏江會來抓他,卻不躲也不跑,問夏江知道是為什麼嗎

夏江臉色鐵青的說因為梅長蘇覺得夏江奈何不了他

梅長蘇嗤笑一聲說夏江當然奈何不了他,而且他也沒有什麼可怕夏江的

38010.jpg38011.jpg38018.jpg38019.jpg38020.jpg

夏江緩緩轉過身語帶威脅說梅長蘇這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士竟然會覺得夏江制不住?

梅長蘇淡然依舊,說論蠻力他當然是比不過夏江,可是他要是死在懸鏡司裡

不要說皇上了,光是江左盟的兄弟就不會放過夏江

再加上梅長蘇在江湖上的名聲,除了江左盟的弟兄外,還有不少的朋友

即使夏江位高權重,但是江湖人無所不在,要是這些人拼命的話,夏江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梅長蘇問夏江,難道夏江想為了梅長蘇這條命被整個江湖追殺嗎?

38021.jpg38022.jpg38023.jpg38024.jpg

(這個江湖誰作主!)

梅長蘇告訴夏江,讓梅長蘇活著對夏江只有好處,夏江可以知道更多想知道的事情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梅長蘇的身體狀況絕對熬不過懸鏡司的任何手段

梅長蘇告訴夏江,不管夏江問什麼,他一定會照實回答,只是這些回答對夏江有用嗎?

夏江根本控制不住梅長蘇,所以夏江不敢讓梅長蘇到皇上面前指證什麼

因為夏江害怕梅長蘇會在皇上面前說出什麼不利於他的話

38025.jpg38026.jpg38027.jpg38028.jpg

夏江驟然抓住梅長蘇的手掌發勁,梅長蘇臉色發白跪地不住喘氣

夏江警告梅長蘇得罪自己是沒有好處的,只要梅長蘇在夏江手裡,想怎麼對他就怎麼對他

梅長蘇聽了夏江這番警告反而笑了,說他知道,所以夏江有什麼吩咐就盡管說吧

夏江說他也不強求,只要梅長蘇說幾句實話,梅長蘇無奈的說,剛才他說的句句屬實

梅長蘇說他的確跟靖王勾結救出衛錚,他的確派人把夏江打了一頓,這些都是大實話

38029.jpg38030.jpg38031.jpg38032.jpg

夏江逼近梅長蘇,說梅長蘇知道他的意思,他問的是梅長蘇為何選擇靖王?

梅長蘇神情認真的說,跟廢太子跟譽王比起來,靖王是最好的

夏江不信,認為梅長蘇是職掌天下第一大幫的江左梅郎,大可以誰都不選

梅長蘇本來可以在江湖中逍遙自在,為什麼偏偏要捲進京城這場奪嫡的渾水?

38033.jpg38034.jpg

梅長蘇反問夏江,懸鏡司的耳目遍佈天下,會不知道他怎麼入京的?

夏江說麒麟才子,得知可得天下,他原本也以為梅長蘇是被廢太子和譽王逼的不得不入京

可是交手以後,夏江可以肯定這些是無稽之談,因為以梅長蘇的智計要是不想入京,誰能逼他?

夏江問梅長蘇到京城到底想要得到什麼?

是位極人臣的富貴?還是睥睨天下的權力?還是萬世流芳的名聲?

梅長蘇扯出一抹冷笑,漫不在乎的問說這三個他可以都要嗎?

夏江又說,或者你是為了別的更真實的目的,而這個目的只有靖王能幫你達到

38038.jpg38039.jpg38040.jpg38041.jpg38042.jpg38043.jpg

雖然夏江已經接近真相,梅長蘇仍波瀾不驚問夏江不會以為這個目的跟劫走衛錚有什麼關聯吧

夏江說當然有關,因為在劫走衛錚的事上,以梅長蘇的智計必定會知道最好的對策是置之不理

而最瘋狂地作法就是頂著大逆不道的罪名去劫獄,為什麼梅長蘇偏偏做了最差的一個選擇

梅長蘇說因為他攔不住靖王,既然攔不住就只能幫他

而且一旦這件事做成,靖王會加倍的信任他,他在靖王府的地位也會不一樣

38045.jpg38046.jpg38047.jpg

夏江問難道只有如此?梅長蘇說其實還有第二個原因,夏江問說是什麼

梅長蘇冷笑道:「因為我自信,我相信即使我選了下下策,也可以贏你。」

夏江說難道梅長蘇以為他贏了嗎?梅長蘇驚訝道難道他輸了嗎?

夏江警告梅長蘇不要忘了梅長蘇還在他手裡,梅長蘇噗哧笑說那是因為他願意來

梅長蘇欠揍的說他就是來看看夏江能把他抓在手裡多久,也想看看夏江會怎麼對付他

38048.jpg38049.jpg38050.jpg38051.jpg

夏江心塞,收拾好情緒後問梅長蘇怕死嗎?

梅長蘇回說不怕死活著幹麼夏江陰險的笑說沒錯,人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夏江緩緩的從懷中掏出藥瓶倒出一顆藥丸,梅長蘇看到藥瓶後始終從容的神色一凜

夏江展開手掌問梅長蘇知道這藥丸是什麼嗎?梅長蘇淡淡的說想必不會是補藥吧

夏江說梅長蘇還真是幽默,不過這不是補藥,而是毒藥

梅長蘇瞇起眼睛說夏江這是想毒死他?夏江說這取決於梅長蘇了

38052.jpg38053.jpg38054.jpg38055.jpg38058.jpg

夏江說這藥叫烏金丸,服下後七天後會發作,如果七天內有解藥就不會死

梅長蘇了然說道,夏江是想讓他在御前說出讓夏江滿意的答案,這樣他才可以保命

夏江說非常正確,梅長蘇回說他憑甚麼相信夏江,要是夏江事後不認呢?

夏江笑說因為梅長蘇在他手裡,梅長蘇除了相信他別無選擇

梅長蘇問夏江,反過來說夏江又憑甚麼認為他為了得到解藥就會任憑夏江擺佈

如果他對靖王的忠心已經達到寧死不屈的程度呢?

夏江自信的說因為梅長蘇不是為了表示對靖王的忠心才來京城的

讓梅長蘇想想他來京城的真實目的,雖然夏江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但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38059.jpg38060.jpg38061.jpg38062.jpg38063.jpg38064.jpg38065.jpg

(夏江的胸有成竹二刷後實在太打臉了)

梅長蘇哈哈笑說難道夏江就憑著這點推測篤定他不會在皇上面前翻供?

夏江說當然不是,他自然早有準備,只見夏江手指對著不遠處的燈籠空彈,燈火滅了

梅長蘇說好一招隔空煞氣,非內家高手不可為

夏江警告梅長蘇要是梅長蘇敢在皇上面前亂說話,下場就會跟那燈火一樣

梅長蘇鄙視的說你敢在皇上面前殺人?夏江說既是隔空,我自然不會碰你,怎能說是我殺的?

38066.jpg38067.jpg38068.jpg38069.jpg38070.jpg

梅長蘇笑說夏江是在欺負他不懂武功,憑夏江的功力,要想做到讓人無法察覺,根本殺不了他

夏江說當然不行,可是那時梅長蘇已經吃下了烏金丸

只要夏江用最輕的手法點了梅長蘇的天澶穴,烏金丸的毒性會立刻發作,梅長蘇必死無疑

梅長蘇說可是夏江在皇上面前殺人,皇上必定會詳查

夏江說查不出來,因為梅長蘇全身上下不會有半點傷痕,到時候結論會是梅長蘇服毒自殺

梅長蘇說難道皇上不會懷疑是你毒死我的?夏江說他要毒死梅長蘇在懸鏡司有的是機會

他何必把人拖到皇上面前毒死,這樣對他有什麼好處呢?梅長蘇黯然的說看來我是非死不可了

夏江覺得說動了梅長蘇,微笑說道梅長蘇可以不死,只要梅長蘇好好想想怎麼說話

38071.jpg38072.jpg38073.jpg38074.jpg38075.jpg38076.jpg38077.jpg

梅長蘇細細思索,過了良久卻是一語不發,夏江說梅長蘇這都思考一炷香了,還沒想好?

梅長蘇為難的說這有關生與死的問題,連聖賢都經常選錯,何況是他

夏江說聖賢從來沒有選過死,他們只會勸別人去死

一旦烏金丸落到梅長蘇的肚子裡,梅長蘇就會知道活著永遠是最重要的

梅長蘇說現在他落在夏江手裡,這藥看來是不得不吃了

夏江失去耐心抓住梅長蘇的臉逼梅長蘇打開嘴,另一隻手把藥往梅長蘇的嘴裡塞

梅長蘇制止夏江,說既然他都要吃了,那大家都斯文點,讓他自己吃吧,夏江把藥丸給了梅長蘇

38080.jpg38081.jpg38082.jpg38083.jpg38084.jpg

梅長蘇拿著藥丸就往嘴裡放,可是到了最後一刻又把藥拿了出來,說這藥苦不苦啊

夏江不耐的說梅長蘇拖這些時間有什麼用,這裡可是懸鏡司,有誰會來救他不成

梅長蘇說那可不一定,萬一真的有人來救他呢?他當然是能磨就磨啊

他只要一吃這藥丸,立時就會變成夏江的傀儡,夏江讓他說什麼就得說什麼,這也太難受了

夏江用高高在上的語氣說你能明白就好,懸鏡司從來沒有對付不了的犯人

梅長蘇要馬聽夏江的話,要馬就是死,沒有第三條路

梅長蘇說看來他是低估夏江了,早知道當初他跑了多好啊

夏江說自從梅長蘇選了下下策幫靖王劫走衛錚,就注定接下來步步險棋,絕無好日子可過

梅長蘇神色一斂,卻是認真的問夏江,他可以再問一個問題嗎?

38085.jpg38086.jpg

(宗主這小委屈的樣子瞬間有明台上身的FU)

38087.jpg38088.jpg38089.jpg38090.jpg


豫津又去拜訪紀王,紀王看到豫津高興的就拉起豫津的手說你今天找我又是要做什麼

紀王正想兩人是要聽曲還是看舞,豫津卻是欲言又止的像是有話要說

豫津猶豫的看向四周的僕役,紀王說難道這話還要喝退左右才能說?看來真是有事

等到眾人都退下後,豫津說起靖王前幾日突然被禁足於府的事情

紀王奇怪只關心風花雪月的豫津也關心這個,難道言府也…?

豫津臉色凝重的說這件事跟言府並沒有關係,只是靖王被禁足的理由讓他很不安

38012.jpg

豫津說靖王被禁足的理由沒有確切的說法,朝野間也是眾說紛紜

但是說到底其實是因為懸鏡司丟了一名逆犯,紀王說他也知道衛錚這檔事

懸鏡司丟了人,夏江指控是靖王指使的,皇上勃然大怒,才讓靖王禁足於府中等待查案結果

豫津不安的說,懸鏡司為了找那名逆犯,在金陵城中四處張貼畫像,嚴查出城人等

他今日經過時看到了,沒想到…紀王好奇心被吊上來連問到底是什麼事

豫津沒說什麼,只是從懷中拿出畫像,紀王一看大驚,指著畫像說不出話

38013.jpg38014.jpg38015.jpg

紀王想起初五那天夏冬詭異的行動,隱晦的問豫津是不是覺得這個人…就是那個人?

豫津誇張的說,我覺得就是啊!那天冬姐在巷子裡抓的就是這個人!

紀王說不對啊,如果是靖王要求懸鏡司把人搶了出來…那犯人怎麼會跟夏冬在一起呢?

38016.jpg38017.jpg

琅琊榜御用證人紀王爺聽了豫津這番話後,轉身就叫人備車進宮

豫津追著紀王,說不如讓他跟著去吧,紀王說這件事有他就夠了,豫津何必攪進來

紀王告訴豫津,皇上生性多疑,要是豫津一起去,把言府扯進來會讓皇上想的更複雜

豫津一臉擔憂,紀王安慰豫津他只是進宮講兩句話,又沒有危險

而且皇上對於紀王還是很相信的,就算不信又如何,紀王還是得把這些話說出來

豫津自責的說這都怪他,要不是那天他帶紀王去看宮羽,紀王也不會看到這種事情

紀王臉皺著說這跟你有什麼關係,他只是進宮去說幾句話讓自己能落個輕鬆

紀王嚴肅的告訴豫津,說他這就進宮去,至於豫津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

豫津看著紀王的馬車離去,滿臉的擔憂卻化成一抹笑容

38035.jpg38036.jpg38037.jpg

紀王的馬車緩緩駛入宮城,甄平從暗處現身囑咐屬下通知蒙摯準備

皇上看到紀王嘴上說著現在年假朝休,天氣又冷即將下雪

紀王要問安遞個帖子就好,何必親自入宮,可是皇上臉上笑容卻是止不住

紀王笑說皇上這是在敲打他這個弟弟了,暗示他這個弟弟懶惰來的不夠勤快唄

皇上問說紀王這次進宮有什麼事情就直說吧,紀王回答他知道了一件事不告訴皇上心裡不舒服

皇上笑說難不成還有人敢惹你不成,紀王笑著否認說不是這樣的

紀王說只是初五那天有點事,當時他覺得沒什麼,但這幾天流言四處飛,他才覺得有點奇怪

皇上的神情本來是很輕鬆的在跟這個弟弟談笑,可是聽到初五後臉色卻有點變了

皇上若有所思,喃喃自語初五那天…之後讓紀王詳細交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38044.jpg38056.jpg38057.jpg

紀王告訴皇上那天他看見的,皇上不可置信的問紀王看見的真的是夏冬?

紀王說夏冬又沒易容、又沒喬裝,他肯定一眼就認出來了

被逆賊從大理寺劫走的逆犯卻落在夏冬的手裡?而且還在僻巷中偷偷轉移?

多疑的梁帝開始在腦中編織無限的可能性,皇上的口氣不太好的說這懸鏡司到底在幹麼

紀王沒有回答,只說他也不知道,可是親眼看見的事情總得跟皇上說一聲

紀王看皇上臉色陰沉,建議把夏冬宣進來問問,也許夏冬能解釋清楚也說不定

皇上先是指示高湛派人去懸鏡司,卻臨時改變主意讓高湛先把蒙摯叫來

蒙摯奉召前來,皇上命令蒙摯親自去趟懸鏡司,把夏冬帶到皇上面前

皇上嚴肅的指示蒙摯這趟來去要快、要隱密,而且絕不能讓夏冬接觸任何人,尤其是夏江

38078.jpg38079.jpg38091.jpg38092.jpg


梅長蘇說夏江問他為什麼不在江左逍遙度日,反而要捲到京城的亂局之中

可是他倒想問問夏江,懸鏡司歷代不涉黨爭,皇上對夏江的信任又非常人所及

夏江為何偏偏要淌奪嫡這個渾水呢?夏江眼神一閃,說抓捕逆犯本就是懸鏡司的責任

梅長蘇笑道要是如此,你把衛錚關在牢裡,等到年一過,請旨把衛錚拉出去斬了就行

何苦費這麼大的力氣,設這麼大一個局,只為了引靖王自投羅網?

38093.jpg38094.jpg38095.jpg38096.jpg

夏江看著梅長蘇眼神閃了閃,移開眼神說讓悖逆之徒露出真面目也是對皇上的忠心

梅長蘇搓著手中的藥丸,緊盯著夏江不放,說夏江沒有說真話

不過這也沒關係,反正他也只是隨便問問,因為其實他心裡什麼都明白

夏江問你明白什麼?梅長蘇回答他知道夏江為什麼一定要置靖王於死地

夏江說你說說看,梅長蘇眼神沒有素來的淡然反而凌厲的直視著夏江,說因為你怕他

夏江瞪大了眼說怕誰?靖王?站起身來誇張的大笑說梅長蘇怎麼會有這麼可笑的結論

梅長蘇:「你害怕靖王,就如同當年害怕祁王一樣。」

夏江埋得最深的秘密被說中,方才的自以為消失的無影無蹤,臉色鐵青

38097.jpg38098.jpg38099.jpg38100.jpg38101.jpg38102.jpg38103.jpg38104.jpg

梅長蘇沒管夏江的反應逕自說下去,說十幾年前祁王參理朝政,曾建議裁撤懸鏡司

當年祁王曾私下上奏,說歷朝歷代的明君不需要懸鏡司這樣的機構,朝廷的法度應該歸於統一

認為應該讓懸鏡司併入大理寺,一應行事,但皇上聽聞後大怒當場駁回

夏江知道後並沒有因此放心,因為即使現在這個建議擱置了,只要祁王登基遲早都會實施的

可是後來祁王死了,夏江的威脅消除了,夏江就這樣安心的過了這些年,直到靖王上位

靖王是祁王一手帶大的,對懸鏡司自然更加不會有什麼好感

或許當年祁王裁撤懸鏡司後,還會考慮如何妥善的安置夏江

可是對靖王來說,不把夏江五馬分屍已經很寬大了

梅長蘇剛開始的語氣冷的像冰,但是隨著一點點深入真相,語氣卻是越來越激動凌厲

38105.jpg38106.jpg38107.jpg38108.jpg38109.jpg38110.jpg38111.jpg38112.jpg38113.jpg

梅長蘇這番話聽得夏江是膽顫心驚,夏江奮力壓下不穩的氣息

夏江故作鎮定,聲音卻微微顫抖問說靖王即使怨恨懸鏡司,也不會如此怨他吧

「那就要問問你自己當年做過些什麼!

 你為了保住懸鏡司、保住手中的權力,不惜害死一代賢王,又讓七萬赤燄軍冤死在梅嶺!

 如此惡魔般的行徑,難道永遠的都會不為人所知嗎!」

38114.jpg38115.jpg38116.jpg38117.jpg38118.jpg38119.jpg

聽到梅長蘇絲毫不差的指控,夏江失控的抓起梅長蘇,抵著梅長蘇的脖子壓在柱子上

夏江激動的說梅長蘇不是來輔佐靖王的,而是來為蕭景禹翻案的!

夏江問梅長蘇到底是誰?難不成是祁王府的舊人?

梅長蘇堅定的說他只是一個仰慕祁王的人

而且直到現在,全天下還遍佈著景仰祁王的人,這點,連夏江都知道

夏江把梅長蘇扔倒在地,趁梅長蘇還沒緩過神時,就把烏金丸往梅長蘇嘴裡塞

夏江看著梅長蘇把藥丸吞下,得意的說什麼麒麟才子、什麼江左梅郎

梅長蘇現在吃了烏金丸,他倒要看看梅長蘇能風雅到幾時

38120.jpg38121.jpg38122.jpg38123.jpg

梅長蘇喘過氣來後說讓他吃藥還有意義嗎?他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夏江還敢讓他去面聖?

夏江陰狠的說梅長蘇可以去見皇上,但梅長蘇已經沒有機會說話了

因為夏江現在只想讓他死,可是梅長蘇不會死在懸鏡司裡

梅長蘇笑說都這個時候了夏江還會忌憚他死在哪?

夏江說對,梅長蘇太厲害了,厲害到梅長蘇不管說什麼他都不敢把口供原樣呈給皇上

因為裡面可能會有夏江看不出來的陷阱,梅長蘇笑起來說真是過獎了

夏江說可惜梅長蘇再厲害也沒用,因為他還是那句話,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夏江承認現在他鬥不過梅長蘇,可是他能要了梅長蘇的命,等到收拾了梅長蘇後,再去對付靖王

38124.jpg38125.jpg38126.jpg38127.jpg38128.jpg38129.jpg

這時夏江感覺到後面有人的氣息,轉身大喝說是誰,才想追卻看到夏冬站在那一動也不動

夏江驚愕的問夏冬怎麼出來的,夏冬回說那日夏江一出宮,就把她關在房中

本來是出不來的,只是兩個師兄還對她念及一點香火情,看管的沒有那麼嚴

承蒙夏江多年的調教,要是沒有這點脫身的本領,她還當什麼掌鏡史呢?

夏冬語調平平,眼神卻是淒絕,夏江看著這樣的夏冬,追問夏冬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夏冬說夏江還沒那麼激動的時候她就過來了,夏江眼神游移想說夏冬到底聽到了多少

38130.jpg38131.jpg38132.jpg38133.jpg

夏冬眼眶泛淚,說她一直以為懸鏡司歷代相傳的準則是忠君、是公正

是為朝廷去污除垢,而夏江也是這麼教導她們的,只是夏江今日做的事情她看不太懂

夏冬沒有談到最關鍵的那一部分,夏江以為夏冬仍不知情,冷靜下來

夏江裝沒事說他只是在審問犯人,夏江以為可以就這樣打發夏冬

沒想到夏冬卻悲憤的喊道什麼時候開始懸鏡司可以把毒藥塞到犯人的嘴裡了

夏江愣住,還沒想到解釋的理由梅長蘇倒是替他回答了

梅長蘇說懸鏡司歷代都有烏金丸,並非夏江自創的,夏冬不知道只是夏江還沒傳給她而已

38135.jpg38136.jpg38137.jpg

夏江辯解對付非常之人就要用非常手段,夏冬不懂就不要多問了

夏冬語氣卻異常堅決,說很多事情她可以不問,但今天之事,她不得不問,夏江眸光閃動

夏冬說當年祁王舊案與她切身相關,她只想知道夏江在其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夏江惱羞成怒,說夏冬放肆,哪有這麼質問師父的,夏冬這些天的所作所為真是令他失望

是不是梅長蘇往夏冬的腦子裡灌了什麼,祁王謀逆是罪有應得

夏冬的夫君不就是因為這個才死在了林燮的手上,難道夏冬都忘了嗎!

38138.jpg38139.jpg38140.jpg38141.jpg

夏江的義正詞嚴聽在早已知道真相的夏冬跟梅長蘇耳裡真是加倍的諷刺

一直在旁邊默默聽著的梅長蘇給夏冬投去一瞥,只見夏冬掉下斗大的淚珠

夏冬跪下求夏江把解藥給梅長蘇,語帶哽咽拜託夏江早日回頭,因為天道自在人心

要是夏江不及時悔悟,就算殺掉十個梅長蘇也於事無補

38142.jpg38143.jpg38144.jpg38145.jpg

夏江正想著要怎麼處置夏冬時,夏春夏秋趕到

夏江吩咐夏春把夏冬帶下去嚴加看管,夏秋卻攔下了夏春,問夏江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夏江根本無法解釋,只能說他的決定不需要向夏秋解釋,並重申沒有命令,不得私下去見夏冬

夏春夏秋還想求情,夏冬卻開口讓兩人不要多費唇舌

夏冬心如死灰,說夏江只是想教她些新東西,只是她學不會,也不想學,所以夏江才生氣了

夏冬冷眼看著夏春問說,夏江那些新東西,夏春是不是都已經學會了?夏春默然低頭不語

夏冬看向梅長蘇,梅長蘇看著夏冬,只能給她一個安慰的微笑,這也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38146.jpg38147.jpg38148.jpg38149.jpg38150.jpg38151.jpg

對夏江這樣卑劣的人來說,夏冬的哀求是意外的,因為他以為夏冬已經跟他反目

但是對夏冬來說,夏江亦師亦父,即使知道了真相,她還是對夏江抱著一絲期望

她希望夏江能坦承當年的罪惡,至少這樣在夏冬心裡對夏江的尊敬還能留存那麼一點

夏江不知道夏冬知道多少,但能講出祁王舊案,質問夏江扮演什麼角色的夏冬知道的不會少

可是面對這樣的徒弟,夏江選擇嘴硬到底,這樣的夏江擊碎了夏冬心中的那絲期望

再加上夏江對待梅長蘇的方式、烏金丸的存在,夏冬質疑的不僅是夏江,更是整個懸鏡司

懸鏡司的存在現在看來就是個巨大的謊言,夏江的教導是假的,利用才是真的

在赤燄案上,夏冬曾經失去丈夫,現在更是失去了對人生的信念與希望


蒙摯快馬加鞭趕到懸鏡司,不讓守衛通報就帶人闖入懸鏡司

夏春正帶著夏冬要去執行夏江的命令,看到蒙摯問說蒙摯為了何事大駕光臨

蒙摯冷冷的說自然有事,他是奉皇上口諭宣夏冬立即入宮晉見,不得耽擱

夏春還想問皇上是為了什麼事召見夏冬,蒙摯冷冷的回說與夏春無關

夏冬甩開夏春,頭也不回的走了,夏春還想追卻被蒙摯攔下

蒙摯問說難道夏春這是想抗旨?夏春無奈,只能看著夏冬被帶走

38152.jpg

(夏冬這幕好殺)

38153.jpg

蒙摯帶著夏冬入殿,殿上御林軍已在嚴陣以待,散發著懾人的氣勢

夏冬跪下參見皇上,皇上沒讓夏冬起身,卻是緊盯著夏冬問她初五那日去哪了

夏冬面不改色,說她去孤山替亡夫掃墓,至晚方歸

皇上斥責夏冬這是胡說,那天下午有人在登甲巷親眼看過她,問她去那裡做什麼

夏冬咬定她沒有去過登甲巷,一定是有人看錯了

紀王聽了就不高興啦,說看見夏冬的就是他,當時夏冬身邊還有幾個人聽從她的指派

皇上說紀王看見了夏冬把一個很像衛錚的人帶上馬車,對此夏冬有什麼解釋?

夏冬微微地動搖,沈默不語,皇上看在眼裡怒道在他面前,夏冬竟敢拒絕答話?

皇上大怒說懸鏡司到底還是不是他的懸鏡司,夏冬眼裡除了夏江,是不是已經沒有皇上了!

夏冬伏地說不敢,皇上說他相信紀王不會冤枉夏冬,讓夏冬如實招來,夏冬看著紀王欲言又止

蒙摯勸說夏冬此事皇上親審,紀王爺為證,實在非同小可,要是有什麼隱情就趕緊說出來

夏冬坦承她去過登甲巷,皇上追問被帶走的那人是否就是衛錚?夏冬回是

38154.jpg38155.jpg38156.jpg38157.jpg38158.jpg38159.jpg


P.S 拖延症一犯,不小心就拖了好幾天…真是糟糕了我(掩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