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長蘇經過幾日休養,總算是可以下床走動了

甄平心有餘悸,說幸好梅長蘇沒有大礙,這次情況嚴峻,跟兩年前火寒毒復發時一樣嚇人

梅長蘇聽了後,正色看著甄平,說什麼一樣嚇人啊,明明是一樣的有驚無險!

41001.jpg41002.jpg

梅長蘇問還是沒有童路的消息嗎?

甄平回說因為童路供出十三先生,他們只得撤出大批人手

之後又爆出衛錚的事,所以他們追查的慢了一些

梅長蘇思索著童路就算被抓也不至於立刻就把他供出來,對方一定會留著童路慢慢拷問

交待甄平既然外面的情勢已經緩和了,那就多加派些人手去尋找童路的下落

41003.jpg41004.jpg41005.jpg41006.jpg


在正陽宮每日例行的請安,皇后破天荒的問候起了越貴妃是否安好

皇后說獻王雖然離京,但仍然是御封的王爺,皇上的恩澤猶在,年下的賞賜也沒有忘了他

越貴妃是獻王之母,位份品級一樣都沒變,在後宮之尊除皇后以外,仍以越貴妃為尊

要是越貴妃身體還好,就好好打起精神,不要這麼不爭氣,無端的被人奪了位份

皇后這段話中有話誰聽不出來,明著是關心越貴妃,暗著是在教訓靜妃不要癡心妄想

41007.jpg

跟靜妃交好的惠妃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卻被皇后逮個正著

皇后語氣不善問命惠妃抄寫的佛經是否寫好了?

惠妃惶恐說那是上元節供太皇太后小佛堂用的,她不敢怠慢,絕不會誤了皇后的事

皇后冷冷的說難道惠妃以為14日那日交上來就沒事了嗎?

要是惠妃的字跡草率,或是有抄寫疏漏怎麼辦?到時佛經不能用時日惠妃讓她拿什麼來替換

見皇后刁難惠妃,靜妃救場說皇后所慮極是,不如恩准她也開始抄寫佛經

都是宮中姊妹,再不濟,兩個中總能挑出一個勉強可用的,太皇太后寬厚想必不會計較

皇后嘲諷的說靜妃以醫女之身入宮,身份實在過於低賤,就算皇上再抬舉也抹不掉這個出身

靜妃怕是沒有這個體面抄寫太皇太后堂前供的佛經

踩了靜妃兩腳後,皇后滿意的轉頭命令惠妃在14日以前抄兩份佛經出來

41008.jpg41009.jpg


當日,皇上到芷蘿宮歇息時,問起靜妃今日在正陽宮被皇后當眾羞辱的事情

靜妃笑說這又是誰嚼的舌頭,皇后不過是說話直了些,她這個做妹妹的難道還要計較不成?

皇上說靜妃不計較,那他來計較!皇后這也是提醒了他

廢太子被謫為獻王離京,越氏仍為眾妃之首實在不妥,就讓越氏降為賢妃吧

41010.jpg41011.jpg

(皇后得知自己親手推了一把應該會哭死在廁所裡)

靜妃問說,太子被廢,越貴妃就一定要降位嗎?皇上說這是當然,自古以來後宮都是母以子貴

皇上又說靖王現在是七珠親王,那靜妃的位份就必須要升,這是規矩

靜妃說她是醫女出身,倒是不在意什麼位份,只要姐妹們和氣,安穩度日就好

皇上見靜妃如此懂事很是高興,此時小梨帶著兩瓶藥膏前來詢問,靜妃點點頭讓她快點送去

41012.jpg

(靜妃超強,故意問起越貴妃是否要跟著太子降位,結果皇上就想起要讓她升等了!靜妃威武!)

皇上問說那是什麼東西,靜妃回說是舒筋活血的膏藥,因為惠妃這兩天天天抄經,手都抄痛了

皇上沒有放在心上,只是隨口問說為什麼要天天抄經,靜妃才說了供奉太皇太后佛堂的事

皇上這才放下手中的書,皺眉問靜妃到現在皇后還一直為難靜妃嗎?

靜妃一臉困惑的樣子,說她也覺得很奇怪,惠妃一向恭謹,為何皇后…

皇上說就是靜妃沒心眼,到底為了什麼不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嗎!

41013.jpg

(每次看到皇上說靜妃單純沒心眼我就想笑XDDDDDDDDD)

當年皇后和惠妃同時懷胎,兩人前後只差了幾天產子,兩個孩子又同時生病

寧王雖然腳上落了殘疾,但終歸是活了下來,可是皇后的孩子卻夭折了

靜妃說可是當時是因為京中突發的瘟疫,天命如此,怎麼會怪到惠妃的頭上呢?

皇上無奈道要是每個人都像靜妃這樣講理就好了,可是人心哪是道理能講清楚的

所以這些年來皇后看到惠妃就心裡不舒服,對寧王更是不好,這些他都知道

只是惠妃能忍,寧王又過於平庸,所以皇后頂多就是刁難一下不會有太過分的舉動

靜妃說寧王已經是開府建衙的王爺,惠妃在宮中更是有老資歷了,讓皇上還是多勸勸皇后

皇上冷哼一聲,說皇后那個性子,靠勸怎麼能行?只是他還是有辦法的

皇上說懸鏡司的案子牽涉到皇族家事,他本來就不想讓外面有司審理,想要挑個皇子來接手

可是靖王是當事人不適合,今天靜妃這麼一說,寧王倒是合適

寧王膽子小,絕對不敢栽贓陷害,但是對於皇后的心結他也絕不會大事化小

41014.jpg

(就算兄妹感情不好,性子倒是一樣激烈,言氏出品,品質保證?可惜皇后的腦子沒跟她哥一樣好)

41015.jpg41016.jpg41017.jpg

(皇上到底有多少事情是在靜妃這裡想到的)


蒙摯奉命去天牢中對夏江"精神喊話",讓他早日交上一份讓皇上能夠滿意的口供

畢竟皇上的脾氣夏江也知道,要是不肯如實認罪,那麼夏江一定很清楚什麼在等著他

夏江抬眼看蒙摯,說要是皇上知道蒙摯也是靖王的人,又會怎麼想?

蒙摯冷哼,說夏江在供狀中指認梅長蘇是祁王舊人皇上也不過就是冷笑兩聲

在下一份供狀中,夏江大可以指認他跟靖王勾結,他一定會原樣轉呈皇上

夏江臉色鐵青說皇上遲早會明白他說的全是真話

蒙摯激動的反駁說難道十三年前的真相夏江敢全部說出來嗎!夏江一個字都不敢回

41018.jpg41019.jpg

蒙摯說夏江不想認罪想拖點時間也沒關係,反正夏江手下的兩個少掌使已經招認了

說是夏江曾經授意他們放劫匪進懸鏡司,不必全力抵抗

夏江氣到青筋都快爆開,說他曾在地牢設置火藥,就是為了勦殺這批劫匪

是蒙摯在查封懸鏡司時抹去了火藥的痕跡,也一定是蒙摯改了兩個少掌使的口供

只要皇上親自提審他們,就會明白夏江是被冤枉的

蒙摯搖搖頭說怎麼設局的人是你,喊冤的人還是你?可惜一切都已經晚了

那兩個少掌使只知道奉夏江之命,卻忘記他們任的是朝廷的官職

受審時聲稱因為是奉命,所以他們無罪,寧王將二人的狂悖之言稟報皇上

皇上盛怒下令重杖四十,二人沒有撐過去已經死了,夏江絕望的坐倒

41020.jpg41021.jpg

蒙摯說失去皇上信任的掌鏡使對皇上來說算什麼,夏江很清楚

皇上現在已經越來越不想聽到關於夏江的消息,估計再過不久,連蒙摯都不會來了

在夏江伏法之前,還得在天牢裡待上一段時間,夏江身上的罪應該不只這一樁

反正筆墨是現成的,在牢中夏江時間多的是,可以慢慢想、慢慢寫

不要把這些都帶進棺材,成為下一世的罪孽 (蒙摯這番話真是擲地有聲啊!)

夏江絕望了,他所有的活路都已被封死,現在他只希望那個罪魁禍首也沒有生路

夏江叫住蒙摯,問梅長蘇的烏金之毒是否解了?

蒙摯冷言道,如果沒有解,夏江還能活在這裡喘氣嗎?

41022.jpg41023.jpg

書中知道夏江計畫的只有兩個少掌使,因為夏江不能確定夏春跟夏秋能不能對夏冬下手

所以夏江聽到兩個少掌使已被打死才如此絕望,因為他不僅物證火藥沒了,現在連人證都沒有

他為了隱藏自己的真實目的沒告訴任何人他的計畫,結果卻是現在沒人替他證明

不過我很好奇的是夏春的話不能算是證據嗎?雖然他是事後才知道的,可是總歸是知道的

怎麼兩人的對話中完全沒有提到夏春的存在?


靖王從芷蘿宮出來,在養居殿前遇見沈追和蔡荃,沈追說靜妃沒事真是太好了

沈追說他母親前幾日進宮想去探望靜妃,卻被皇后擋下,說是靜妃在閉宮自省很是掛念

靖王問二人來養居殿有何要事,蔡荃回說是因為私炮方爆炸一案已經審結,這才前來覆旨

靖王意外,說這麼快?蔡荃一臉不服,回說於他而言,當然還沒結,但對皇上,已經結了

沈追無奈,說事情都這樣了,蔡荃就少說兩句吧,現在是在靖王面前才沒事

要是在旁人面前也是如此,難免要編派蔡荃的不是

蔡荃辯解說所以他也是在靖王面前才會抱怨個兩句啊!

看到二人就這樣在殿前一來一往的槓上靖王不禁失笑,讓二人快點進殿

41024.jpg41025.jpg

皇上對蔡荃的結案奏本很是滿意,說明日就傳旨免去朱樾的爵位和職銜,讓蔡荃看著發落

至於懸鏡司的案子,寧王也問的差不多了,只是一提起這個夏江他就生氣

雖然現在仍在年節沒有上朝,但這幾件事情卻是傳的沸沸揚揚,人人都在議論

皇上氣說既然大家都在等著,那就順了大家的意,他明日一起處置

靖王問說夏江可曾認罪?皇上冷笑說案情這麼明白了,夏江不認又如何?

皇上不滿的說夏江已經亂了方寸,隨意攀咬,甚至說梅長蘇招認是祁王舊人,問靖王信不信

靖王不卑不亢,說他自幼長在祁王府,若蘇哲是祁王舊人,他怎麼會不認識?

看來夏江真的是被逼急了,梅長蘇跟祁王怎麼會有關係?皇上大力同意說就是如此

41026.jpg41027.jpg41028.jpg41029.jpg41030.jpg

沈追問皇上提的是否就是那個在京中養病,被尊為客卿的蘇哲?

沈追說去年梅長蘇職掌霓凰比武招親文試時,他曾與梅長蘇有一席之談

當時他就被梅長蘇的文采驚豔了,可惜梅長蘇終究是在野之人,實在是拿不准心思

皇上說就是此人,然後問靖王說他曾讓靖王去探望梅長蘇,去請對方指點一下,靖王去了沒

靖王說去過一次,可是因為梅長蘇病著,沒見到人,然後就沒去過了

41031.jpg41032.jpg

(看那無辜的鹿眼,誰會懷疑他啊!)

皇上看靖王這副不冷不熱的樣子甚是無奈,說靖王這脾氣是該怎麼教才好

皇上說不說別的,光是求才問賢的架勢,譽王擺的就比靖王好

靖王解釋說他跟梅長蘇還是有來往的,當年擊敗百里奇的三個孩子就在靖王府當親兵

年節時下,他也會給梅長蘇送些例禮過去,臉上的神情正直的讓人無法懷疑他

皇上傻眼說難道這就夠了嗎?著急的問說難道靖王不知道譽王怎麼籠絡梅長蘇的嗎?

靖王笑了起來反問皇上,譽王籠絡梅長蘇可有成效?

皇上被問倒,訕訕的說這次譽王他們強行把梅長蘇拖進懸鏡司看來是沒有籠絡到

靖王說既然譽王如此籠絡都沒成效,看來梅長蘇是不吃這一套的

41033.jpg41034.jpg41035.jpg41036.jpg41037.jpg 

靖王說他曾和梅長蘇深談過,經世學問深不可測讓人佩服,若是只以謀士待之,只怕難得其用

皇上訕訕的說是這樣沒錯,只是這次梅長蘇因為靖王無緣無故被牽扯,靖王還是應該多去探望

而且梅長蘇甚為洞悉時事,靖王又遠離朝堂十年之久,多跟梅長蘇交流於靖王有益

皇上已經是明的暗的在告訴靖王可以去找謀士了,但靖王對皇上這番照顧像是沒有感應到

竟然說與飽學之士交流的確會有進益,不僅是他,朝中大臣也不應該故步自封

既然都要去了,不如讓蔡荃和沈追和他一起去,大家多切磋自然有好處

靖王這番話不要說皇上,連沈追都意外了,因為皇上的私心如此明顯,靖王還是把他們帶上?

帶著朝臣去切磋跟禮賢下士發展自己的勢力完全是兩碼子事,這靖王也太沒心眼了

41038.jpg

見兒子如此不解風情耿直,皇上笑了兩聲說靖王真是傻孩子,還是沒明白他在說什麼

要是把沈追二人帶上,不就變成純粹對談學問了嗎?靖王一臉無辜的問說對談學問不好嗎?

皇上無奈的說好好好,隨便靖王吧,看來靖王的事就只能讓皇上來操心了

41039.jpg

(到底是誰傻)

41040.jpg

(母子倆都是大寫的演技派,靖王的智商在劫獄後終於又上線了)

41041.jpg 


之後,照皇上的說法,開朝復印的時候,一連下了幾道旨意處理這次的事情

譽王以忤上失德的名義斥降為雙珠親王,退府幽閉三月,譽王的奪嫡之路看似終結

另外,後宮裡越貴妃被免去貴妃之位,改封賢妃,不同於越氏,靜妃則是加封為貴妃

皇后鬥倒了一個對手,卻又有另一個對手上位滿是無奈,而越氏連貴妃之名都沒了,氣得發抖

41042.jpg41043.jpg41044.jpg

譽王斥降為雙珠親王,靜妃加封為貴妃,似乎都跟靖王無關,都又跟他有關

靖王現在不僅是唯一的七珠親王,靜妃的上位更有母以子貴的意義

靖王的橫空出世讓對朝局期待的朝臣們看到了希望,可是同時又擔憂不已

蔡荃跟沈追說起靖王最近順風順水,好事一樁接一樁,他反倒有點心慌

沈追說他明白,之前中書令柳澄還託他轉告靖王「登高易跌重」

看來越是這種重要關頭,他們越需要幫靖王盯緊一點了

41045.jpg


靖王帶著隨從出門,在路上巧遇穆青一行人,問穆青這是要去哪

穆青笑說他剛從梅長蘇那回來,靖王訝異的說梅長蘇見穆青了!

小逗逼穆青說他又不是什麼壞人,見他很奇怪嗎? (穆青真的太可愛了!)

靖王問說梅長蘇的病是好了嗎?穆青說怪不得梅長蘇臉色不好,原來是病了

靖王思索了一下後驅馬上前,到穆青身側低聲想問些什麼,可是問題還沒出口,就被穆青打斷

41046.jpg41047.jpg41048.jpg41049.jpg

(水牛OS:不見我卻見別的男人! 水牛哭倒在廁所)

41050.jpg41051.jpg

穆青欸了幾聲誇張的打斷靖王,說他才有事要問靖王呢

穆青從懷中拿出一封信,說是梅長蘇給霓凰的回信,想不想知道裡面寫了什麼

靖王斥責穆青這是胡鬧,既然這是梅長蘇給霓凰的回信,兩人怎能偷看

穆青懊惱說他是想知道但又不敢開,要是靖王堅持想看,他還可以說是扛不住靖王施加的壓力

靖王語帶警告的叫了一聲穆青,穆青笑著連說他知道了,說家裡還有晚課就告辭離開了

在穆青這般左拉右扯的狀態下,靖王的問題就這樣無疾而終

41052.jpg41053.jpg41054.jpg41055.jpg41056.jpg

(從截圖的數量完全可以看出我對一個角色有沒有愛)

41057.jpg

(啊啊啊啊啊啊,今日一別不知何時能見)

41058.jpg

穆青離開後,列戰英問靖王剛剛想問穆青什麼,靖王回說他想知道衛錚是不是在穆王府

列戰英驚訝說靖王的意思是說梅長蘇把衛錚藏在穆王府了嗎!

靖王說方才穆青一直胡攪蠻纏,故意岔開話題,明顯就是有諾在先不能告訴他

不過,這件事也不急於一時,就先放下之後再說,之後交待列戰英將蔡荃和沈追請到蘇宅來

41059.jpg41060.jpg41061.jpg41062.jpg

穆王府也很會教小孩啊,穆青小小年紀就襲爵,簡直是土皇帝卻沒有驕橫之氣

之前被飛流抓起來也沒說什麼,被放下來後還沒事一樣詢問飛流武功怎麼練得,非常大氣

這次遇到靖王這個他沒辦法回答的問題,三言兩語就扯開話題,然後順勢離開

穆王府對穆青的教導不僅是在人品性格上,在動腦子這方面也著實不差

穆青離開時還說家裡有晚課,家裡人管得嚴他得敢快回去,聽了實在很可愛

穆青可是成年襲爵的王爺,他要是鬧起來,誰又能奈他何?

可是在家裡仍然遵循姐姐、師長的教導,乖乖的做著晚課,這麼可愛的少年誰能不愛他?


蒙摯去蘇宅看望梅長蘇卻被飛流攔下來,兩人就這樣又打了起來

無奈身形鬼魅的少年碰到樸實剛猛的大梁第一高手卻是無能為力,被制的死死的

甄平無奈問在一旁看熱鬧的梅長蘇,兩人都打上了,梅長蘇怎麼不攔攔

梅長蘇笑說再打打吧,反正蒙摯有分寸,至於飛流沒分寸也不要緊,反正飛流也傷不到蒙摯

蒙摯聽了哈哈大笑,說梅長蘇這可真是夠護短的,既然梅長蘇都說只要飛流不受傷就行

二人又打了起來,梅長蘇樂呵呵的看著二人拳來腳往

41063.jpg41064.jpg

梅長蘇還想隔山觀虎鬥呢,這下卻有"虎"找上他了,因為晏大夫來了

晏大夫氣鼓鼓的端著藥碗過來,看著晏大夫的神情,梅長蘇的三寸不爛之舌只能收起

梅長蘇安分的把藥給喝了,但晏大夫卻還是一臉怒容,又氣鼓鼓的走了

梅長蘇惡作劇心升起,叫住晏大夫,問晏大夫是不是又生氣了,晏大夫怒哼了一聲

梅長蘇說生氣傷肝,晏大夫每天都生氣,身體怎麼還這麼好!

看到梅長蘇那嘻皮笑臉的樣子,晏大夫怒氣沖沖的說為了梅長蘇,他的命都被氣短了兩個月!

晏大夫被梅長蘇氣得夠嗆,梅長蘇也知道自己是個不聽話的病人,只是在晏大夫背後偷笑

41065.jpg41066.jpg41067.jpg41068.jpg41069.jpg41070.jpg41071.jpg

梅長蘇看了看飛流跟蒙摯,飛流當然不是蒙摯對手,攻勢總是被蒙摯輕鬆化解

梅長蘇看了幾眼後說夠啦,讓二人停手,但好勝的飛流還想繼續呢

蒙摯指了指梅長蘇,飛流意識到這是蘇哥哥的吩咐硬是收手,臉上卻是滿臉不服氣

蒙摯哈哈大笑,摸了摸飛流的頭,飛流雖不甘願,卻只是甩甩頭沒有過激的反應

甄平在一旁看得眼珠都快掉下來,叫說飛流竟然肯讓蒙摯摸頭髮!

蒙摯笑說他可不是白白陪飛流練了這一年多的功夫,小飛流不忿轉身離開

41072.jpg41073.jpg41074.jpg41075.jpg41076.jpg41077.jpg41078.jpg41079.jpg41080.jpg

蒙摯進屋後看看梅長蘇,高興的說梅長蘇的臉色看起來不錯啊

之前梅長蘇讓飛流擋著他,他還以為梅長蘇怎麼了,讓他擔心的要死

梅長蘇解釋他迷迷糊糊的時候沒有交待清楚,他的本意不是想攔著蒙摯

蒙摯了然,說就算靖王來看梅長蘇也在情理之中,何必攔著呢

梅長蘇幽幽地說道他睡得迷糊的時候,容易說些囈語,讓靖王聽到不好

蒙摯還想勸梅長蘇兩句,這時甄平稟報靖王和蔡荃沈追在門前下馬落轎,過一會就會進來

蒙摯微微訝異的說真帶來了!梅長蘇奇怪的看著蒙摯

蒙摯解釋他聽皇上告訴靖王多來拜訪梅長蘇,靖王卻說要帶朝臣一起來

他本來以為靖王是要打消皇上的疑慮,沒想到靖王真的說到做到

41081.jpg41082.jpg41083.jpg41084.jpg

梅長蘇斂眼,嘆了口氣,說靖王其實不用這麼費心的,蒙摯不解

梅長蘇說沈蔡都是靖王將來要委以重任的棟樑,現在把二人帶來無非是想為梅長蘇的將來鋪路

梅長蘇有點落寞的說將來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將銷聲匿跡,就像那條密道,遲早會消失

而梅長蘇的存在也會漸漸淡出眾人的視線,但靖王是重情義的人

現在帶二人來,就是想為梅長蘇準備一條順理成章的晉升之途

蒙摯高興的一拍大腿說這就對了,這就是靖王的真性情,也不枉費梅長蘇為靖王費盡心血

梅長蘇卻說他費盡心血不單單是為了靖王,因為二人有共同的目標,誰也不虧欠誰

蒙摯還想反駁梅長蘇,梅長蘇卻沒給蒙摯機會,說是三人就快進來了,蒙摯該走了

蒙摯看看也是,起身離去,留下看起來被被一陣淡淡地哀愁壟罩著的梅長蘇

41085.jpg41086.jpg41087.jpg41088.jpg41089.jpg41090.jpg41091.jpg41092.jpg

當得知靖王在梅長蘇的未來打算時,梅長蘇的落寞很明顯

因為他還有一樣秘密沒有告訴蒙摯,那就是他的未來可能沒有很長了…

當梅長蘇說誰也不虧欠誰時,到底是想說服蒙摯,還是說服自己?

我覺得更大的可能是想將來讓蒙摯去勸那個現在並不在現場的景琰

雖然梅長蘇至始至終都沒想過讓景琰知道自己就是林殊,但他知道景琰的重情

不管景琰知不知道自己就是林殊,景琰都會對梅長蘇的付出感到虧欠,只是程度的差別而已

梅長蘇的落寞,不僅僅是為了自己,更是為了那從未改變,重情重義的蕭景琰


譽王本來就因為皇上震怒而鬱鬱寡歡,這下被斥降為雙珠親王更是整日借酒澆愁

秦般弱看到譽王這樣子,問譽王這是要放棄嗎?譽王說現在情勢如此糟糕,他還能怎樣

秦般弱說當年靖王被赤燄案牽連,被放逐在外恩寵全無,位份更只是個低微的郡王

現在譽王仍是親王之身,宮中皇后仍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實力,比當年的靖王好上太多

現在言敗,不是為時尚早嗎?面對秦般弱的激勵,譽王無動於衷

譽王連眼睛都沒抬,只問要是今天他不是親王,秦般弱還會來看他嗎?秦般弱說會

譽王又問要是今天他被貶為庶民逐出京城,秦般弱還會來看他嗎?

秦般弱回說這些都是假想虛無的事情,譽王何必這樣自尋煩惱呢?

譽王落寞的說不會來了對嗎?秦般弱既是謀士,又是滑族後人,身上有未完成的任務

當然會找個值得輔佐的人,如果他倒台了,秦般弱自然不會再來

秦般弱連聲否認,但譽王也不想聽秦般弱的解釋,說他累了,不想再鬥了

秦般弱還想勸譽王,說夏江雖敗,但譽王還沒有到絕境,二月是吏部給各州士人定品之時

到時會有一批新人入朝為官,譽王可以重新培植親信,東山再起並非遙不可及

譽王沉重的說大勢已去,那頹廢毫無生機的樣子讓秦般弱的努力都像丟在了水裡

41093.jpg

譽王說他被罰幽閉在府三個月,就算想插手中正定品也有心無力

沒有了他跟太子,中正官的人選自然會由靖王舉薦給皇上,靖王藉此培植黨羽,有誰能攔的住?

見中正定品也無法動搖譽王,秦般弱使出了最後的王牌

秦般弱告訴譽王,夏江讓她轉告,三月春獵是譽王反擊的良機

譽王搖搖頭,說二月定品三月春獵都跟他無關了,他累了,不想鬥了

(秦般弱到底在心疼個什麼勁啊,不是說只想利用譽王鬥的大梁國勢衰微嗎)

41105.jpg41106.jpg


沈追跟蔡荃跟梅長蘇相談甚歡,一講就講到了華燈初上的時刻

沈追還想跟梅長蘇聊聊中正定品,卻被靖王擋下來 (護妻?)

靖王說沈蔡二人已經在蘇宅叨擾了一個下午,連晚飯都吃了,怎麼還想聊啊!

梅長蘇聊了一下午已經很累了,讓二人改日再來請教

蔡荃因為聊刑律之事聊得很盡興,說天色真的晚了,該回去了

沈追這沒聊到本業的就不依了,說老蔡是聊完了,可他才是剛開始呢!

41094.jpg41095.jpg

(翻譯:你們害我都沒機會跟蘇先生度過二人世界了!)

41096.jpg41097.jpg

梅長蘇出來緩頰說沈蔡二人都是治國棟樑,他難得有機會可以跟二人交流親近

讓大家不用拘泥於虛禮,有話直說,沈追開心的才想開口勒,又被護妻心切的靖王擋下

靖王皺著眉,說中正定品是禮部的事,跟沈追有什麼關係!(不要再煩我愛人!)

沈追笑說中正定品跟他是沒關係,不過歷年選中正官時,是太子跟譽王吵的最兇的時候

可是今年情況不同了,譽王跟太子落馬,滿朝野的眼睛盯著可都是靖王啊

梅長蘇說沈追所言及是,中正選士考核天下士子,今年朝政之重莫過於此

誰來擔當這個職位,皇上一定會徵詢靖王的意見,到時皇上問起豈能不答

41098.jpg

(靖王OS:竟然在我面前說要跟別的男人親近!不能忍啊!)

41099.jpg41100.jpg41101.jpg41102.jpg41103.jpg41104.jpg

蔡荃說往年太子跟譽王為了中正官爭得頭破血流,被選中的自然是考量自家主子的利益

所以私底下流弊之風盛行,縱使有些忠直之士奏本,也是收效甚微

靖王說中正選士流弊成風,主要是中正官持身不正,要是能選出清廉中正之事擔當

這股歪風還怕壓不下去?蔡荃對靖王的看法大聲叫好,說是有點私心的人都不能擔當此職

蔡荃如此斷然,卻讓梅長蘇跟沈追交換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沈追則緊張的看了靖王

41107.jpg41108.jpg41109.jpg41110.jpg41111.jpg

靖王感覺到梅長蘇和沈追似乎另有想法,問說難道他跟蔡荃說得不對嗎?

沈追苦笑,說靖王多年不在中樞想必不太清楚,中正官牽扯的方方面面甚為複雜

地域、出身、故舊、姻親、師門,太多因素可以影響到最後的結果,並非只牽涉到黨爭

梅長蘇說不管誰當選中正官,想要杜絕流弊之風必須要能夠承受各方的壓力

自身還要保證絕對的清廉公允,才不會被人找出措施

沈追說不僅如此,這人品級職位還不能太低,還要有能品衡天下士子的本事才能服人

梅長蘇總結,中正官既要有能力,又要有堅定的心志抗衡各方人情,還要清廉公允

這麼高標準,選一個都難,更不要說還要選十八個副中正了

41112.jpg41113.jpg41114.jpg41115.jpg41116.jpg41117.jpg41118.jpg41119.jpg

聽完梅長蘇跟沈追的分析,靖王很是沉重,細細思索著不發一語

倒是蔡荃坐不住了,問說難道要靖王迫於情勢圓滑求全嗎?

沈追煩躁的說不讓靖王委曲求全,難道要讓靖王在朝堂上整頓吏治,殺個血流成河嗎?

梅長蘇出來仲裁,說現在的情形是要是靖王不夠圓融,這件事就辦不下去

可是讓靖王太過圓融,怕是靖王心裡也會不舒服吧?

靖王說皇上不問也就罷了,但一旦問了,他必定會遵從本心

41121.jpg41122.jpg41123.jpg41124.jpg

梅長蘇說既然如此,那他們就先來看看十八個副中正的人選吧,靖王想了想,眼光轉向沈蔡二人

沈追意會到靖王的意私,連忙擺手說他不行,他母親清和郡主的門閥複雜

實在是扛不住那麼多親朋好友的人情壓力,為保清白只能躲了

蔡荃卻壯士斷腕的說他不怕,只要靖王指派他去,他就敢去!

梅長蘇說好,那這十八個副中正的人選就用蔡荃當標準,問靖王還滿意嗎?靖王當然是說好

沈追卻是笑了出來,說選十八個蔡荃,這是要殺人的節奏啊

41125.jpg41126.jpg41127.jpg41128.jpg41129.jpg

梅長蘇又問靖王,那中正官的人選呢?但靖王長年遠離中樞哪知道這其中的箇中三昧

梅長蘇說那不如讓他來舉薦一個人—程知忌,但不要說評論適不適合了,靖王根本沒想到這哪位

梅長蘇看向沈蔡二人,二人也是茫然的緊,梅長蘇無奈重申「鳳閣閣老—程知忌」

沈追因為長年在中樞,又是宗室,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而靖王跟蔡荃仍是滿臉抓瞎

沈追大笑,說原來是程閣老,可是他老人家只怕有八十歲了吧

梅長蘇認真的說哪有那麼老,明明只有75!

沈追笑說那還不都一樣,程閣老已經在家恩養多年,但從來都沒有這樣一位老人家被重新啟用的

梅長蘇解釋閣老雖是朝廷恩養的虛銜,但依制卻是正一品的朝職,絕對有資格當選中正官

41130.jpg41131.jpg41132.jpg41133.jpg41134.jpg 


秦般弱又混進天牢,夏江問梅長蘇的烏金毒是否真的沒有發作

秦般弱說沒有,而且據說休養的很不錯,靖王還帶朝臣去拜訪過

夏江說不可能,真正的解藥根本不在庫房,連夏春都不知道在哪

秦般弱猜測也許梅長蘇身邊有醫術高人?

夏江說烏金丸是懸鏡司秘藥,江湖上沒有人知道,不可能有人在幾日內就做出解藥

二人雖然百思不得其解,但怎樣也猜不出梅長蘇怎麼解的毒

41135.jpg

(你確定?梅長蘇就知道,你不知道的是連靜妃都知道,你可以不要那麼有自信好嗎?)

既然問不出結果,夏江問起譽王那邊安排的如何

秦般弱失望的說經過此敗,譽王已經一蹶不振,她跟隨譽王多年,從未見過譽王這副模樣

夏江疑惑譽王向來很穩的住,怎麼會如此不堪,即使是被貶黜,好歹也是個親王啊

秦般弱說對於譽王來說若是不能成為儲君,那他是個親王或庶民都沒有區別

夏江冷笑譽王空有野心,只是在皇上心目中,儲君的人選再也沒有譽王了

秦般弱無奈說連夏江都明白,譽王又何嘗不明白呢

夏江激動的說譽王可以放棄,但他們不能放棄,否則就算到了地獄也無法跟璇璣公主交待!

秦般弱當然懂,只是眼下沒了譽王,他們的目標就更加遙不可及了

夏江憤然道他實在不甘心,突然靈光一閃問秦般弱璇璣公主是否曾留下一個錦囊

秦般弱說沒錯,璇璣公主曾說萬不得已的時候才可打開

夏江問錦囊在哪,秦般弱回說她一直貼身攜帶,夏江正色說打開它,秦般弱疑惑說現在?

夏江反問難道現在還不到萬不得已嗎?要是錯過了三月春獵他們可就真的完了

41136.jpg

(拋妻棄子的人給我演什麼深情啊)

41137.jpg41138.jpg 

(這位大姐,不然妳是要什麼時候開?到底是多呆啊…)


P.S 哈哈哈,這篇從聖誕節寫到跨年我真是沒臉見人了

      趕在2016年前生出來,跟大家說聲Happy New Year啦~~~

, , ,
創作者介紹

C'est La Vie

circl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cpckimo
  • 你寫的真好,有你的批註看琅琊榜變成一大享受(比較不虐心了),期待新文唷..
  • khcat
  • 推樓上~新文新文~~(敲碗)